「周公子身懷中品功德,不用跟這些孤魂野鬼一道排隊,也不知要排到何年何月!來!我們走大德通道,直接面見大王罷。」

馬面鬼差帶著周謙,從大樓左側一道沒有人排隊的大門進入殿中。這殿內也是一派古意盎然,有點像是電影中見過的大官府衙,不過是更有實感,更有氣派而已。

周謙穿過了道道迴廊,一路上眾多僕伇婢女見之,都是公子前公子後的跟他打招呼。周謙最後來到了一處廳堂。

「公子請在這接待室等候一會,在下這就去跟大王通傳一下,安排插隊接見。」

「勞煩鬼差大哥了。」



「不勞煩!能夠接待有德之士,乃在下的榮幸。」馬面鬼差這就昂首挺胸地去了。

這接待室還有美茶美點,婢女侍候。

「公子請用茶。」

「這是閻羅殿著名美點《陰司小拼盤》,請公子務必嚐嚐。」

「好的,謝謝姑娘了。」



侍候的婢女們,姿色都是上佳,而且溫言軟語,滿目含春。不過周謙聽說,閻羅王的脾氣好像有點乖戾,那就不要節外生枝,保持著目不斜視,謹守古禮的樣子。

等不了多久,馬面鬼差便又回來了。

「周公子,奴才已經通傳好了。我們這就直接進公堂罷!」

閻羅大王辦公的地方,便是一處判決來生的公堂。這公堂在周謙看來,也跟他在戲裏看到的一般公堂,有八九成相像!

周謙甫來到公堂門外,便聽到了堂內傳來了一陣驚心動魄的拍響!



這一拍,讓周謙頓時感到一陣頭昏目眩。他的前額都滲出冷汗來了!

「這便是閻羅大王的驚堂木了。他的驚堂木一拍,可是直接拍在新鬼的魂魄之上!被這麼一拍,沒有新鬼不會把生前罪孽,原原本本地供出來的!」馬面鬼差解釋道。

甚麼是驚堂木?那通常是半個巴掌大小,黑黑的一塊長方型的硬物。古代審案時,主審官看到堂下的疑犯或是證人有甚麼不對勁,便一把抓起驚堂木,連環怒拍在桌子上,砰砰砰砰砰的把對方嚇個半死,然後大喊道:「大膽刁民!公堂之上,豈容你如此放肆?」之類的。

這閻羅殿裏公堂的大門是常開的,正在排隊等候的新鬼,全都可以觀看閻羅大王判罪的情形。

一名婦人正跪在公堂中央,被剛才那驚堂木一拍,嚇得俯伏在地,渾身發抖!

閻羅大王長得黑臉大鬍,體型碩大,有如一座小山似的,矗坐於公堂之上,極有威嚴!整個公堂瀰漫著一股壓抑的氣場!

閻王爺剛剛拍過了驚堂木,正怒火中燒,指著那婦人破口大罵!

「大膽罪民!竟然還敢在本官面前掩飾事實,混淆視聽?我跟你說!你前生的所作所為,都已如實紀錄在這本生死簿上!是非功德,早已定論!讓你自招,那是本官想要看看你有沒有悔改之心!能給你多少法外開恩!可是你本性如此頑劣,竟然連閻羅王都想愚弄過去?也就別怪本官,要加你的刑了!」



「千萬不要!千萬不要!閻王大爺!小人知道錯了!小人這就如盤托出!是的!我的公公……雖然小人沒有親手殺死他,可是他臨終前受盡欺凌,種種誅心的冷言冷語,最終導致他生出自殺之念,卻是小人故意促成!還有小人的老公,本來他喜歡的是小人最好的閨中密友,要不是小人多次在他們兩人之間搬弄是非……」

這麼一輪分說,這婦人就連小時候偷吃了鄰居的一塊白糖糕,也都如實托出來了。

說了差不多一頓飯的時間,這婦人才把生平罪過,盡數招出。

閻羅大王滿意地點了點頭。

「還算你夠坦白。嗯……根據生死簿上所載的是非功過,本應判你下拔舌地獄七年,蒸籠地獄三年,牛坑地獄一年,並來世投生為餓鬼,以果報你前生的刻薄冷酷!只是……本官念你有悔改之心,而且你剛才所說之罪行當中,有幾件的情況比較複雜,仔細計較起來,也並不能完全把責任歸咎於你,所以本官也會略為減刑……公堂定案!判你拔舌六年,蒸籠兩年,免牛坑刑,另來世投胎仍可當人,不過命、運都會比你前世要差上兩品,但一生中還是會有兩、三次的下品道緣,可憑修煉正道,行善積德,化解掉一些積下的罪孽!能否把握,便看你自己了。」

「謝大王開恩!謝大王開恩!」那婦人不住叩首謝恩。「只要來世能夠繼續當人,不當餓鬼,過苦一點兒的生活又算甚麼?」

「牛頭馬面!把這罪婦人押走!」



「是,大王!」

兩名鬼差這就挾著婦人,押出公堂了。

閻羅大王蓋上了生死簿,慢悠悠地喝著一杯熱茶。站在他身後的一名鬼師爺,看了一下手上的宗卷,鬼聲鬼氣地道:「傳下一位,周謙!」

馬面鬼差把周謙請到公堂中央,然後便退到一邊去。

閻羅大王表情嚴肅,不怒而威。他冷冷地俯視著周謙,看得他不禁渾身發毛,竟然禁不住有一股想要下跪求饒的衝動!

「周公子有中品功德加身,免跪。」閻王對周謙擺了擺手,道。他的語氣有比較緩和一些,大手一揮,所有的威壓感也都一掃而空。

「謝大王。」周謙有點生疏地拱手道。對於古代禮儀,他只有從電視上看過啊。

「周公子,在這末法時代,能在你所處的那個大千世界,修得中品功德,實在是不容易,不容易啊……」



「大王謬讚了。在下……不過是僥倖而已。」

「你此生陽壽不過四十,可是卻誠心唸誦《本願經》已逾二十萬次!這一份功德,厚重無比,絕不可能是僥倖!不瞞你說,本王雖然也是祖師爺菩薩的座下弟子,可是每年也唸不了幾百遍《本願經》,即使在本王最虔誠的時候,也沒有像公子唸得那般頻繁啊……」

「大王實在是過譽了……」

「是嗎?難怪本王好像品到了一點心虛的味道……」閻羅大王大耳微微一跳,眼神突然冷咧起來。

周謙心裏一突,吞了吞口水,不敢胡亂回話。

「周公子,聽說你剛從接引室醒來時,便高興得手舞足蹈,還高聲說了甚麼「死了真是太好了!」,「怎麼不早點去死?」這樣的胡話。可有此事?」

閻王怒拍驚堂木!



這一拍,讓周謙從內心的最深處,油然生出一股龐大的被脅逼感!

周謙瞄了瞄站在一旁的馬面鬼差。對方一臉冤枉,猛地搖頭,嘴形直說著「不是我說的,不是我說的。」

「回大王,確有此事。」周謙只好低頭回答。

在閻羅大王面前,最好不要扯謊!

「為何你會有此等貪死怕生的想法?難道你不想要活了?好好說!這可會影響到你來世會投胎到甚麼地方去!」

閻王的語氣冷咧得可怕!

周謙抬起頭來,如實回答。

「雖然小人終其一生,也並沒有過輕生之念,可是小人生前,卻患有一個無藥可治的頭痛怪病,小人和這個病搏鬥了大半輩子,雖然從未屈服,卻是屢戰屢敗,敗得很不服氣!雖然小人不服輸,可是這個病……已摧毀了小人一生之志!回顧這一世,確實是一塌糊塗,一事無成啊!」

周謙生前,從沒向誰傾訴過他的壓抑。如此簡短一說,卻是這半輩子來第一次的敝開心胸,饒是他已是個內心早已結冰的絕望之人了,說到激動之處時,也是雙目發紅,語氣哽咽。

「嗯……讓我看看生死簿。」

閻羅大王翻開他案前的那部厚厚的簿冊,找到了記載周謙生平的那一段,讀了起來。

「周謙,你前世的命,其實還是不錯的啊……你有棋道方面的天賦,而且是不世之材!這是當世棋聖的命!」

「你從小得到了最好的培養和支持,棋力進步得極快,同齡的所有天才,都成了你的手下敗將!十歲之時,便有望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職業棋士!一直都沒有問題!」

「可是就在你晉身職業棋士之首戰前夕,卻突然染上了離奇的頭痛怪病!此病無藥可治,甚至無藥可緩!尤其是當要下棋之時,劇痛更增強數倍,比起婦女妊娠時的十級劇痛,尤有過之。」

「無可奈何之下,你唯有放棄下棋,轉而從商。」

「後得高人指點,只要唸誦《本願經》,即可緩減痛楚。自此你便唸經不掇,並在生意經營有成之餘,竭力推廣經文中的行善理念,為社會帶來不少的裨益。」

「雖然有了唸經止痛一途,可是只要你開始下棋,舊病必然復發,屢試不爽,因此「棋」便成為了生前最大的遺憾和壓抑。」

「即便你渡過了世俗眼光看來還算不錯的一生,這卻並不是你真正想要的人生。」

閻王掩起卷來,若有所思。

「原來是這樣啊……周公子最初唸經,不過是為了止緩頭痛,也難怪你會覺得心虛,覺得這功德做得不真誠!可是公子實在是過慮了,《本願經》的經文旨意,在於拯救眾生,脫離孽障!而你本人,不就是眾生之一嗎?公子唸經自救,也是彰顯了經文的願力!這當然是功德了!」

「原來是這樣。」周謙鬆了一口氣。

「不過奇怪了……公子那頭痛病的前因後果,竟然連生死簿上都沒有記載!這到底是怎麼樣的因緣使然?」

閻王把生死簿翻到了前面的一頁,想要尋找周謙累世前的紀錄……

「周公子的再上一世麼……」

讀著讀著,閻羅王的表情漸漸變得更加嚴肅,臉看起來更黑了。他時而自言自語,若有所思,好像對他所看到的內容,感到莫名奇妙,不知如何解讀。就連他身後的眾多鬼師爺們,以及侍立公堂兩旁的鬼差們等等,都一臉疑惑地盯著閻羅大王看。

這情況太不尋常了!

周謙也不期然的緊張了起來。

他又斜眼看了看那個馬臉鬼差。那馬臉鬼差的表情,似乎也跟他同樣疑惑!他的嘴型也在說道:「俺也從未見過閻王爺這個樣子啊!」

閻羅大王的表情經歷了幾番變化!既是驚訝,又是疑惑,還有同情!

最後,他覆上了生死簿。

「周謙!依據你生前所積功德,扣除所犯孽障,你的來生去向,已經有了定數!本王現在就給你一個判決!」

閻王驚堂木一拍!

「罪人周謙,本王判你,打落第十八層無間地獄,受無了期的極刑之苦!」

公堂上的那些鬼差師爺們,看著周謙的目光,突然變得鄙夷了!

那剛才還對他好聲好氣的馬面鬼差,更是不屑地吐了口唾沫在地上。

「呸!枉小爺剛才還對這廝拍盡了馬屁,怎麼知道閻王爺算過帳後,竟然發現這甚麼大德,原來是個罪大惡極的孽障!真是知人口面不知心!」

周謙目瞪口呆!

「等、等一下!是不是有甚麼事情搞錯了?我不是有中品功德嗎?為甚麼還要下地獄?還要是無間地獄?那不是罪大惡極之人,才會淪落到的地方嗎?」

閻王爺並沒有回答。

他再拍驚堂木!

「牛頭馬面!給我把這廝搭上木枷,押下去!」

「啪」地一聲,周謙的脖子和雙手,已被搭上了木枷!

那馬面和另一個牛頭鬼差,左右把周謙挾了起來,便要拉走!

「這一路上,要慢慢走!本官要讓他從第一層地獄開始,嚐遍每一種酷刑之苦!」閻王冷冷道。

「遵命!」兩名鬼差現出邪惡的笑容。

周謙拼命掙扎!

「你這大鬍子!別想要二話不說,便把我打發了!你好歹也給我說個清楚,這帳到底是怎麼算的!你說我生死犯了些小罪小錯,我不否認,就是要下地獄受些刑期,我也服了!可是說到殺人放火等大奸大惡之事,我周謙可是一件也沒有做過!判下第十八層地獄,受無了期極刑?我不服!」

閻王連拍驚堂木。

「咶躁!給我快快把這廝押走!」

「這是冤獄!冤獄!」

「念你唸經有功,本王就姑且給你一件護身之物,能否借助此物渡過難關,就看你本人悟性了。」

閻王爺手指一彈,把一物直接射到周謙手中。

「冤獄啊!我不甘心!」

直至周謙的喊聲完全消失了之後,公堂上的師爺們,仍在竊竊私語著這個案子。

「還真是罕見啊,身懷中品功德之人,竟然還德不抵孽,最終被判下無間地獄!此人生前,恐怕是個殺人如麻,嗜吃人肉之類的大邪魔吧。」

「大概可以媲美贏政,白起之流了!看此人一副斯斯文文的樣子,完全不像是個大惡之人!真是看人不能單看臉啊!」

「此人裝無辜的伎倆,真可說是世所罕見!有那麼一剎那,我心裏還在想,難道是生死簿出錯了,冤枉了好人嗎?」

「生死簿出錯?虧你連這樣的話都說得出來!」

「生死簿乃是應天道自然孕生的無上神器,六道輪迴之根本,因果報應的依據!是絕對不可能出錯的!」

閻羅大王就任由背後的師爺們在說閒話。

他呷了口杯中茶,長嘆一聲,無語問蒼天。

「周謙啊,你這條命,叫作應運而生,應運而死。前世一整世的壓抑,都在為下一世鋪路啊你懂不懂……待你到了無間地獄之後,跟祖師爺菩薩下過一盤棋,就會明白的了。」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