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呵呵……總算是練出來了。」地獄和尚點了點頭,像是一副「我就料到」的表情。

周謙眼眶漸乾。他的瞳仁,深遂得無法直視,而在瞳仁的最深深處,彷似仍然看到,兩口泉眼,依然不住湧出泥黃之水……

「真是奇怪的感覺,如今我的眼中,好像是透過一泉污濁的髒水視物,可是這水越髒,不知為何,所視之物卻好像經過了泉水洗刷似的,竟會變得越來越清晰……以前看不清楚的,現在都一目了然了……」

他端正了身子,平實地在棋盤上,落下一子。

第四十一手。



棋盤之上,地獄和尚那完美的佈局,被這第四十一步棋突破了。一旦佈局出現漏洞,將死對方便成為了不可能,棋局勝負又變回了未知之數。

「突破了!」幽小魂不禁輕呼一聲。

地獄和尚那常常掛在嘴邊的微笑,漸漸收歛下來了。

「周施主。」

「嗯?」



二人難得把目光從棋盤上移開,四目交接。地獄和尚彷彿要確認甚麼似的,直盯著周謙瞳仁中的那兩口黃泉!

「周施主,貧僧可以稍為認真起來嗎?」

地獄和尚落下一子。第四十二手。

周謙剛才好不容易作出的突破,好像都被這一手所抵消了,而且還連消帶打,把周謙壓制到比剛才更加惡劣的形勢!

本來看得清清楚楚的僅有的活路,突然又消失了!



周謙面色「刷」地一白,身影一虛,幾乎就倒在了棋盤之上!

他勉強撐住身子,瘋狂咳漱,咳出了不少的血花。他的雙目,也又流出了兩行帶血的黃水。

「周謙!不要再繼續下去了!」幽小魂扶住了周謙,拭著他臉上的血膿。

「我要長考!我還不認輸!」周謙喊道。長考就是暫時封盤,作長時間思考的意思。

「雖然貧僧看來,這一手肯定已是將死了,不過既然周施主要堅持的話,貧僧也不反對。」地獄和尚點了點頭。

周謙這便由幽小魂摻扶著,到淨生井喝水淨身,然後回到阿鼻河源頭去釣祖鯉,吃魚肉,喝魚湯……就跟過去近千年所作過的無數次休整一樣。

只是這一次,周謙變得沉默了。

他不再像往常般會跟幽小魂聊聊家常,或是偶爾說些話逗她一笑,讓氣氛變得輕鬆起來。他變得心不在焉的,似乎注意力都仍然留在那盤未完的棋局之上。



由於棋局未完,不宜讓旁人討論插嘴,所以周謙對棋局是閉口不言,幽小魂也不好參與。

就這樣,他們在沉默中渡過了休整的時光。

經過了好幾天的休整之後,周謙又回到棋盤上,下了第四十三手。

竟然又是讓形勢逆轉,絕處逢生的一著妙棋!而且這一步棋,除了偷生之外,還暗藏著一絲殺機,似乎只要對方招架得不好,便會有極大麻煩!

周謙並沒有被打垮!

反之,他是越戰越強,而且遇強越強!

地獄和尚盯著這一步棋,直到眨了三次眼睛,方才回應了第四十四手。



這一千年來,地獄和尚首次無法即時下子!

「終於逼得祖師爺菩薩要慢慢思考了!」幽小魂面露喜色,知道這是了不起的一次突破。

面對這第四十四手,周謙面色頓時「刷」地一白,彷彿好不容易恢復好的精神體力,又折損了大半。可是他依然堅持著,苦思了好幾個時辰,方又下了第四十五手。

地獄和尚思考了一盏茶時份,第四十六手。

周謙雙眼流下帶血黃水,堅持了好幾個時辰後,然後便倒下去了。

棋局發展下去,步調漸漸變慢了起來。

到了第六十手時,周謙每手所需要的時間,已動輒以天計算。地獄和尚下時的時間也越來越長,往往不考慮數個時辰,也不會落下棋子。

到了第一百手時,周謙和地獄和尚需要花上一個月,才能各下一子……



在幽小魂眼裏看來,周謙已經不是過去跟她相伴千年的那個他了。

在周謙的眼裏,就只看到那盤未下完的棋而已。

他已經有很長的時間,沒有看過幽小魂一眼,甚至好像連她在身旁相伴也不知曉似的。他只是完全專注在思考下一步棋,思考一步他已經蘊釀了千年的勝棋。

這一盤棋的境界,早已提高到幽小魂完全不能理解的程度了。

幽小魂唯一可以做的,便是默默在旁相伴,把周謙照顧好,讓他可以以最好的狀態,返回棋局之中,如此而已。

幽小魂早已忘卻了自身,把自己的喜怒哀樂以及所有的希望,完全寄托在周謙身上。兩人原本已經糾結了千年的命,走到這沉默的一段路上,反而糾纏得更加結實……

可是不知為何,幽小魂心裏總是有那麼一絲不安。不管他們的糾結有那麼的深,當「那一天」到來的時候,兩人會否於霎眼之間,便成陌路?



棋局拖慢這種情況,到了接近一百八十手時,到達了極端。

地獄和尚花了近一年時間,才落得下第一百七十九手。

周謙的第一百八十手,則是花了十年。

他在這十年間,雙眼周期性的流下帶血黃水,他的臉龐衣衫,濕了又乾,乾了又濕……

單單是這一盤棋,已是下了超過一百年了。

可是,過了第一百八十手之後,棋局的速度又漸漸加快了起來。

棋局的局勢發展,似乎終於走過了中盤,開始進入後段,甚至收宮了!

周謙在支持不住的時候,雙眼依然會流下帶血黃水,不過黃水中的血色,是越來越少了。

不知何時,他的表情又漸漸恢復了從容。

然後在某天,沉默了超過一百年的周謙,突然開口跟幽小魂說話了。

「小魂,這些年來,辛苦你了。」

「……為甚麼要跟我說這些?」幽小魂見周謙又再開始說話,又意識到了她的存在,自是乍驚乍喜,可是他這麼客氣的一句「辛苦你了」,卻又讓她感到兩人的關係有點生分了。

「我只是害怕……到那時候,會來不及告別而已。」周謙看著遠方。

幽小魂心裏重重地跳了一拍,可是她卻竭力保持住鎮定。

來不及告別?

她這才赫然醒覺到,分別的那一天,可能隨時都要來到了!這麼多年了,她都幾乎忘卻了這個可能性了!

她的目光頓時添上了一抹茫然。

「告不告別,重要嗎?」她淡淡地反問道。

「對我來說很重要。我想要在那最後的時候,好好地看一看你。」周謙直視著幽小魂的目光,是那般的灼熱,這千年以來收藏到了最深處的情感,積累得如此之深,只是苦苦地壓抑著,僅僅不讓其傾瀉而出而已。

「小魂,我真的不想要忘記你。」周謙說這句話時,每一個字都在滴血,彷彿像是用刀子把自己的心活活剖出,好讓幽小魂把這份心意看得清楚。

這普通不過的一句話,內藏的感情是如此之深。

卻又是如此的無奈和哀愁。

因為他們不過是因為這場棋局,而巧碰聚在一起;當棋局完結之時,他們……便將註定了要各走各路。

這個結局,兩人心裏都清楚不過。

幽小魂強自咬了咬嘴唇,止住眼眶中的淚意。

「周公子,有一件事情,或許你並不清楚。在地獄道裏,千年歲月,其實就霎眼而過,這一段相處的時光,不過有如霧水,晨光一照,便不會留下半點痕跡。還望周公子別想太多,還是專注於棋局中去吧……」

「真的是這樣嗎?要是棋局完結了之後……」

「嗯,我會很快就忘記你的,你也不要記住我……」幽小魂盡力壓抑著她那語氣中的哽咽,可是眼眶中的淚水卻是騙不了人的。

「我明白了。那……」

她突然撲進周謙的懷裏,哭得肩膊微顫。

「我不想欺騙我自己!……我不會忘記你!永遠不會!」

周謙輕輕地抱住了小魂。

他的心裏是如此地希望,這剎那溫柔,可以持續至那不可能的永久。

棋局繼續進行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