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不過這畢竟是模擬對局,跟真實的棋局還有距離。而且那地獄和尚也不會一成不變,看到我的棋路改變,他大概也會有對應之法……不真正下過的話,是不會知道結果如何的。」周謙道。

兩人回到祠堂裏。

地獄和尚依然保持著千年以來的樣子,一直待在棋盤前面,隨時接受挑戰。

這一次,他看著周謙的表情,眼神漸漸閃爍起來。

「看來這一盤棋,周施主會給貧僧帶來一點不一樣的東西了?」



「對。作為千年對局的回報,我要讓你體驗一下徹底失敗的滋味!」

「那麼貧僧可以稍稍使出真正的實力了嗎?」地獄和尚微微一笑,笑容之中,滲出了一絲肅冷之意!

「那你就把所有壓箱底的絕招都拿出來!不然的話,輸慘了不要哭!」周謙一愣,卻沒有想過這地獄和尚還有可能未盡全力。不過這事兒想了也於事無補,他只管取勝就行了。

對局開始。

祠堂裏完全寂靜,就只有棋子落下時清脆的響聲。



這一盤棋的開局節奏極快,雙方很快就廝殺得極之激烈。周謙的棋力,已跟千年前不可同日而語,幾乎每下一步,都是暗藏無數殺著,攻守兼備,變化萬千……反觀地獄和尚那邊,依然如此地無懈可擊。雖然開局看來是平分秋色,可是按照過往的戰績看,棋局如此發展下去,很快局勢就會倒向地獄和尚一方,周謙會在沒有選擇之下,一步一步地被引導向萬劫不復的境地。

棋局來到了第二十四手。

對局的走勢好像已漸漸被地獄和尚掌控。似乎以後的每一手棋,周謙都不由自主,只有唯一的選擇,直接導向第四十步的敗北。

周謙微微一笑。

他提起那枚閻羅大王贈他的卒子,落下了第二十五步。



這一子,平常沉實,並沒有牽引出時空波動的漣猗……也就是說,這是一步無法預測結果將會如何的棋!

這就好像是從地獄和尚那完美的天羅地網之中,無聲地劃開了一道小小的口子,那枚卒子,便從那口子之中探出了頭來,一窺外面無盡的天地。

「周謙總算走出了必敗的宿命!」旁觀的幽小魂也倒抽了一口涼氣。

地獄和尚依舊微微笑著。

「……周施主似乎在棋道之上,進入了一個新的境界。從第二十五步開始,貧僧就預測不到施主的棋路了。」

「多強大的棋士,都有思考上的盲點,即便是甚麼祖師爺菩薩,也不例外。」

「貧僧不是有十五步的空間,去修補這個盲點嗎?」

地獄和當為了彌補周謙在第二十五步造成的突破口,似乎在攻守方面都已加強了針對性,把周謙一直打壓得透不過氣來。



兩人各自交換了三手棋。

來到第三十二手時,地獄和尚已佔據著絕對的優勢!

「你果然一直沒有使出真正的棋力。」周謙抹了抹額前的汗水。

「要是貧僧從開始便展示出這份棋力,周施主根本無法支持到第四十步。貧僧不過是嫌棋局太短沒甚麼意思,方才有所保留。不過既然周施主看來有了長進,貧僧要是不加把勁的話,就要犯上輕敵之誤了。希望周施主別要讓貧僧失望,這一盤至少要堅持到第四十手。」地獄和尚那悠閒自得的語氣當中,首次夾雜著一絲鋒芒!

「放心,我會讓你喜出望外的。」周謙道。

地獄和尚嘴角一彎,便又再度加強攻勢。

周謙漸漸失去了所有的大棋,僅剩下零星的殘兵,別說要進攻,就是採取死守,也是驚險百出,狼狽異常。



地獄和尚下了第四十步!

此時的他,看起來依然是一座不可跨越的巍峨高山!

「周施主,你看貧僧的這一子,已足以把周施主將死了嗎?」

「活路在哪兒?活路在哪兒?」他在心裏不住地吼叫著。周謙死死盯著棋盤,甚至幾乎都把鼻子碰到棋盤上了。

幽小魂在一旁也看得非常擔心。

「我們遠遠低估了祖師爺的真正棋力!他在這一千年裏,也還沒有把所有的實力都拿出來!剛剛僅僅花了十五手,似乎就把周謙打破的那道缺口補起來了……」

周謙盯著棋盤看了整整三天。

地獄裏是沒有日夜的,三天其實就是三十六個時辰了。



只見周謙形容憔悴枯槁,背都要陀起來了,僅用顫抖的雙手撐著身子,依然死盯著眼下的棋盤。他整個人都在呈半透明的狀態,就好比一盏將要燃盡的油燈。

「周謙!別再勉強下去了!你的靈魂已經受到重創,魂魄變得極之稀薄,再不休息的話,你會灰飛湮滅的!」這三天來,幽小魂已是一再苦勸,可是周謙卻是不為所動。

「周施主,來日方長,又何必執著於這一局?就貧僧看來,要是貧僧跟施主互換位置,大概在三天之前,便已經投降了。」地獄和尚道。

「曾經出現過的突破口,不會無緣無故地又不見了的,一定是藏在別的地方……」他不住喃喃道。支撐著周謙的,正是這份信念。

滴答、滴答。

鮮紅色的濃稠血液,滴落在棋盤之上。

「周謙!你雙眼在滴血!夠了!」幽小魂取過手帕,正要幫周謙拭去血膿。



周謙輕輕按下她的手,慢慢地搖著頭,示意她不要擔心。

幽小魂別過頭來,輕輕拭著凝滿了淚水的眼眶。她心裏想著,自己再也不要看下去了,可是沒一會兒,她又禁不止把目光轉回到周謙身上。

滴答、滴答……

周謙滿臉渾身都是血污,棋盤都已被血膿浸得一片殷紅。

可是他依然沒有放棄。

漸漸地,他輕虛的身體,又凝聚沉實起來了。

他雙眼流下的血膿,漸漸變成血水,又漸漸沒了血色,變成了污濁的黃水。

幽魂郡主驟然發現,周謙的目光,不知何時已經變了。

「他這一雙眼睛,我已經看了將近一千年了,再也沒有誰的眼睛更讓我熟悉的了。但怎麼如今看來,他的目光,竟然變得如此陌生……他的瞳仁好像變得無比深遂,要是直看進去,好像會有一種被攝入進無底深淵似的危險感……但是這種危險感,卻又似曾相識……他到底領悟到了甚麼?雙目乃是靈魂之窗,到底他從靈魂的最深處,發掘到了甚麼?」

雖然周謙的目光,依然完全專注地盯著棋盤,可是依然有種吸引力,讓幽小魂無法轉開她的目光。

幽小魂竟然看到,周謙這雙瞳仁,就好像是兩口泉眼。而從泉眼中噴湧而出的泉水,污濁泥黃,散發著濃重的陰穢死氣,可是從那陰穢之間,卻又好像有無窮生機,正伺機孕育……

「黃泉之眼……」幽魂郡主突然道出了這個名字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