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獄和尚最初依然保持著平和的表情,可是他盯著周謙所下的那一步棋,盯著盯著,雙眼漸漸增大,表情驟然變色!

「這是……脫出了周天之數的一步棋!」

只見棋盤之上,無數預視棋盤可能終局的影像,有如漣猗般逐一浮現。從眾多可能的未來所見,似乎棋盤局勢的大逆轉,便是從這一步開始!

不管地獄和尚怎麼掙扎,似乎都無法撼動這一步,所帶來的那個被註定了的結局。

那就是……



突然,一道白光,穿過了地獄上空永遠覆蓋著的一層厚厚陰霾,直接打落到周謙頭頂正中央的泥丸宮上。

「咔嚓」一聲,周謙感到某道枷鎖著自己的誓約,已經完成了!

這道白光通過了泥丸宮,直接轟落到他的神識之中。

周謙緩緩地閉上了眼睛,然後再次睜開眼皮。

他發現原本可以視物的眼睛,竟也是一層可以睜開的第二眼皮!



他睜開了第二眼皮!

眼皮之後,便是那一雙深遂無比,有如泉眼的黃色瞳仁!

這「黃泉之眼」,便是周謙實踐了他所許下的那道天道誓言後,天道給予的酬賞。

「勝了!終於勝了!」周謙頓時感到了渾身一陣輕鬆,不期然地吐了一口好長,好長的氣。

這一千年來,壓在他精神上的重擔,對勝利的執著,對敗棋的不忿,不屈不撓地往上追尋更高的棋力,這種種的付出,默默的承受,最終也是得到了結果!



這結果值得!

壓抑了千年的最終一勝,這種滿足感,成就感,榮譽感,自我實現的充實感,讓周謙在心裏喊道,這一切都是值得的!

周謙激動得仰天嚎吼!

掩面慟哭!

這些年來所有壓抑著的情緒,都有如他神識裏的黃泉,完全爆發出來!

「小魂!我成功了!我終於贏了!」周謙轉過頭來,尋找著幽小魂的目光。

只見幽小魂那精緻得有如玉雕般的俏臉上,盡是不能自已的激動和熱情,往昔那總是帶著一絲冷漠的目光,如今看來卻是無比的熾熱。

她眼眶上的兩團淚珠,早已凝得滿滿的,待周謙的目光轉過來時,兩行熱淚就有如決堤般瀉落下來了!



她再也不要壓抑自己的感情了!

她撲進了周謙的懷裏,緊緊地摟著他,激動地啜泣!這一千年來累積著的期待和盼望,總算也是盼到了最完滿的結局!

「我就知道公子一定會成功的!我就知道……」在幽小魂心裏,就只有周謙贏得棋局這件事情!她就只在乎這件事!

「謝謝你!小魂!謝謝你一路上陪伴著我!若是沒有了你在身邊,我周謙絕無取勝的可能!」

他們緊緊地相擁在一起!分享著這剎那的永恒!

那道閻王諭令,剛才已被幽小魂拋在身後。如今,這道諭令漸漸漫出了一層白光。然後自行浮空。

諭令漸漸變化成一道白光之門。



幽小魂不禁一愕!

「接引之門竟然自行打開了!周謙,你投胎的時辰已經到了!快點進去,不然就來不及了!」幽魂郡主連忙催促道。

周謙看著這道門。只要跨過此門,便是重獲新生了。

這一天總算是來到了。

到了這一刻,他當然不會忘記,那位跟他對奕了千年的對手。只見地獄和尚仍在盯著棋盤深思,好像對這祠堂裏的一切動靜,均視而不見。

就好像這盤棋局,仍然沒有結束般。

「地獄和尚,謝謝你的這一盤棋!對於我前世無法下棋的心中鬱結,已經解開了。雖然到頭來我都搞不清楚,你到底是不是我心裏所想的那位大菩薩,但既然你也是因為我唸多了《本願經》,才會找我下棋,那麼我來世要是有緣的話,就多念幾遍《本願經》,把功德迴向給你吧。不過當我來世死後,就不要再抓我下來了……」周謙拱手謝過地獄和尚,便要跟幽小魂告別。

「不准走!誰說過你可以走的!」地獄和尚的面容突然扭曲起來,指著周謙大吼道。



這一吼,幾乎可是說是響天徹地!

這一千年來,這地獄和尚講話總是不慍不火,溫文爾雅的,想不到竟然在這時候這麼一吼,怒氣沖天,跟地獄惡鬼都有得比!

不要說周謙,就連從小就常常過來請安的幽小魂,也沒見過祖師爺菩薩這樣子大吼過!

周謙和幽小魂都驚訝得目瞪口呆!

「為甚麼不可以走?我已經在棋盤上戰勝了你!我那天道誓言的解除,就是最好的證明!就連天道,都已經承認我的勝利了!那我當然可以去投胎!」

「祖師爺!周謙已經繼承了「黃泉之眼」,他在來世投胎後,肯定會是三界棋局當中的一枚關鍵棋子。難道安插周謙這枚棋子,不就是祖師爺和爹的真正目的嗎?」幽小魂壯了壯膽子,總算把心裏面的話都說出來了。

她這一語,便是道破了這重重佈局背後的真正玄機!



可是,地獄和尚根本沒有把話聽進去!

「不准走!總之就是不准走!只要貧僧還沒有投降,這棋局就還沒算是結束!」

「即使再勉強走下去,也不會找到活路的。這一點,你我不是都很清楚了嗎?」

「我不認為如此!既然我倆的對局,已經脫出了天之定數,那天道誓言的判斷,也就再無意義!既然你可以逆天,那麼我也要逆天!既然你已得到了黃泉之眼,你便註定了要做一枚逆天的棋子!這盤逆天之棋,才剛剛開始!」

啪地一聲,地獄和尚下了第三百六十二手。

地獄和尚渾身竟然滲透出一絲黯黑的魔意……

「這傢伙果然是個魔僧!」周謙道。

「祖師爺怎麼會變成這樣?」幽小魂感到渾身一冷。她眼前的祖師爺菩薩,竟然變得如此陌生!

兩人身後的接引之門,白光已漸漸變淡,正要閉上了。

「周謙!快走!接引之門就要關上了!」幽小魂連忙催促周謙離去。

「小魂!」周謙還有太多話要跟幽小魂說的!

「走?走得掉麼?」地獄和尚伸出手來,隨即一道黯黑的巨爪之影,直指周謙!

幽小魂也顧不得這麼多!她擋在了周謙和黑爪之間,然後一掌拍向周謙,把周謙拍入接引之門中!

「小魂!」

周謙進入接引之門後,便一直往下掉落,漸漸被卷進一個無比龐大的漩渦之中。

他最後看到的,是幽小魂那一雙帶著不捨的眼神。然後她便轉過身來,面對著那隻黯黑巨爪,把接引之門閉上了……

「小魂!」

周謙當日的預言,竟然成真。他並沒能夠跟幽小魂好好告別……

人間界。

衛國都城,朝歌。

這一天的朝歌城,可有大事發生!在本國地位僅次於衛王,有「明殺無雙」稱號的衛國大將軍周翩翩,第一個孩子要出生了!

「哇哈哈哈,我周翩翩總算是有後了!虧李純陽那張破嘴,還我說這種喜歡打衝鋒的個性,肯定是早死的命,哪裏活得到當爹的那一天!看老子如今就破了他的神機妙算!」周翩翩豪爽地大笑道。

周翩翩身長九尺,體格壯碩得有如野獸,外貌也是粗豪不已,再加上他渾身散發著的濃烈匪氣和殺氣,若不是他長年穿著戍裝,實在難以想像他竟是一國之大將。要說他是個土匪頭目甚麼的,還有說服力得多!

而正是此種儀容氣度,反而是周翩翩作為衛國最重要的守護神之一的魅力所在,也是給予其民眾極大的安全感的關鍵。

殺人如麻,目無法紀的土匪頭目,誰不懼怕?但要是這個土匪頭目,把你當成是家人般守護著,你就會反過來想,沒有人敢欺負我了!

周翩翩正是有這種一夫當關的匪氣和霸氣!

「恭喜老爺!賀喜老爺!是個男丁!」產婆邊抹著額前汗水,邊從產房小跑出來,向周翩翩及屋子裏等著的大堆人報喜了。

「恭喜老大!」

「恭喜大將軍添丁!」

「老大「無雙殺道」的衣鉢,總算後繼有人了!」周翩翩的眾多親信下屬,多年戰友,都像自己有了兒子般,由衷為了這個孩子的誕生而高興!

「把孩子洗淨了便抱出來!讓老子和兄弟們都好好看一看!」周翩翩開懷大樂。

周翩翩從產婆手上接過了孩子,看他一個大男人輕手輕腳的,抱個嬰孩都抱得狼狽不已,都被手下們取笑了。

「抱嬰孩真是不容易!還不如砍頭顱簡單得多!」

「老爺!在小公子面前說甚麼打打殺殺的,嚇著了他怎麼辦?若是給夫人聽到了也不好啊!要是一不小心讓夫人動氣了,將來調養可就難了。」產婆一片苦口婆心地道。

「行了行了!他好歹是我兒子,這打打殺殺之事,他不是總要習慣的麼?」周翩翩雖是這麼說,但他的嗓子也收細了些,開始注意說話的分寸了。

「謙兒!這個是候伯伯,這個是張伯伯!他們都是你爹出生入死的老戰友,交情比親兄弟還親的!還有這是陳叔叔,程叔叔,都是跟你爹性命相托的好夥伴!還有……」周翩翩讓他的老戰友都輪流抱過孩子一遍,還剎有介事地逐一向嬰孩介紹著眾人,好像嬰孩真能懂事般。

「我說老大啊!小少爺才開眼睛不久,怎麼可能認得人呢?老大的性子也太急了吧?」

周謙心裏重重一驚:他爹不會這麼厲害,一眼就看出來他是帶著前世記憶投胎的吧?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