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這是「斬緣丹」。此丹必為一對,服食雙方,所有緣份糾葛,盡皆斬斷,不流痕跡。服過這斬緣丹後,施主還會記得小魂,可是卻不會有任何情感依附,有如陌路人。」地獄和尚道。

「難道小魂她已經……」

「嗯,小魂在十多年前,已經服下另外一枚斬緣丹。就差施主你了。」地獄和尚點了點頭,道。

「千年相伴,最終了結於這一枚斬緣丹嗎?」

周謙看著這枚斬緣丹,一時間感慨萬千。他們在後園裏釣鋰魚,熬魚湯,析棋局,朝夕相對了逾千年,雖然只是平常而重覆的日常生活,可是將這些不經意的生活點滴堆叠起來,卻是一道又一道深可見骨,難以磨滅的情感留痕。



尤記得當日在後園裏,周謙總算看到了反勝地獄和尚的曙光後,他對幽小魂的那一場「預先告別」。

……

「我只是害怕……到那時候,會來不及告別而已。」周謙看著遠方。

「告不告別,重要嗎?」她淡淡地反問道。

「我想要在那最後的時候,好好地看一看你……小魂,我真的不想要忘記你!」



「周公子,有一件事情,或許你並不清楚。在地獄道裏,千年歲月,其實就霎眼而過,這一段相處的時光,不過有如霧水,晨光一照,便不會留下半點痕跡。還望周公子別想太多,還是專注於棋局中去吧……」

「真的是這樣嗎?要是棋局完結了之後……」

「嗯,我會很快就忘記你的,你也不要記住我……」

「我明白了。那……」

她突然撲進周謙的懷裏,哭得肩膊微顫。



「我不想欺騙我自己!……我不會忘記你!永遠不會!」

……

當日把幽小魂擁在懷裏的那份溫暖,周謙依然印象深刻。這一切,宛如昨日……

幽冥歲月綿無盡 千年不過彈指間

有若霧水朦朧時 湮消瞬逝不復還

這份千載的情感,傾訴出來,不過一詩而已。

儘管千年,不過霧水情緣而已。

「不忘記,卻忘情?」周謙盯著信紙,雙手漸漸顫抖了起來。



不是他太多情放不低,而是這千年份量太沉重。

畢竟他只是個凡夫,前世記憶,不過匆匆數十年;反之這地獄千年,才是佔有他記憶的主要份量。若是放眼人間,一對三、五十年的老伴,感情已是深厚得足稱刻骨銘心。

若是二十個五十年?

試問你怎麼能夠接受這份感情,原來只是一場霧水情緣?把生命中最珍惜最濃厚的那份情感一筆勾銷,這絕對不可能不是一種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!

因為輕,所以痛。因為太輕了,所以痛得……太深。

痛得……流不下一滴淚來。

「沒有了感情的記憶,值得留下嗎?」



「這有意思嗎?」

「這有意思嗎!」

周謙不住無聲的低頭詰問。他是在自問,也是在問已經不再在乎的幽小魂。

「若是此緣不斬,則可能會對施主來世發展構成影響……」

「來世……發展?我的來世還沒有真正開始,難道我會為了這陌生的未來,把已經擁有的美好當下都狠心拋棄嗎?這樣我會甘心嗎?」

「更何況,你倆人鬼殊途,本來就不可能走在一起的。」地獄和尚猶疑了一下,便稍稍加重了語氣道。

「人鬼殊途?」

這四個字,在周謙心裏,有如閃電轟隆!



他從來沒有想過,幽小魂是「鬼」這一個事實!

在這地獄道裏所發生的一切,包括所有酷刑產生的血肉橫飛,都不是真實存在的肉身,而不過是魂魄的投射!

周謙依然記得,把小魂擁在懷裏時,所感覺到的那份實在的溫暖,可是這也不是真實肉身的接觸,只是兩個鬼魂的神識互動而已!

從周謙再次投胎的那一刻起,他跟小魂,便已是人鬼殊途!

從小魂把周謙推入接引之門的那一刻,他們的緣,便已經斬了……之所以最後幽小魂看他的表情,有那麼的讓人揪心!

「對啊!我倆本是殊途,這一切……從開始便不應該發生。我不該招手讓她過來我的身邊,不該把第一片生魚片分給她……要是這一切都沒有發生,沒有發生……」

「要是這一切都沒有發生,可能施主如今還在祠堂之內,跟貧僧下著一盤又一盤必敗的棋。」



「……」

「這冥冥中的因果,就連貧僧也不能盡理得清,施主又何必過於糾纏?小魂早就已經想通了,她已經斬斷了這段緣,施主若是不斬,也不過是遺下一廂情願,徒勞而已。」

周謙盯著掌心上的丹丸,猶疑了好幾次。

最終他下定了決心。

他甩了甩頭,把所有的不捨都儘皆甩去,然後,服下了斬緣丹。

「再會了,小魂。」

中陰間。

閻羅大王依然在公堂之上,處理著六道眾生的生死輪迴。只見幽魂郡主站在閻羅王身後,作為判官大人的副手之一,正在待命。

她的表情平靜無波,幽冷淡漠,完全符合地獄道眾鬼向來對她的印象。

「……爾生前所犯之罪甚重,當判你五十五年冰封地獄之刑!可是本王念你認罪尚算坦誠,酹情減刑五年!牛頭馬面!將這廝押下去!」

閻羅王驚堂木一拍!牛頭馬面便領命把那新鬼上了木枷,押出了公堂。

「傳罪人……」鬼師爺正例行公事地通傳著下一隻新鬼。

轟隆一聲巨響!

外邊傳來了一陣通天透地的大震動!公堂內的鬼差和師爺等等,全都給震得歪七倒八的!那道金漆書上「閻羅殿」的牌匾,也有一邊歪了下來!

就連正襟危坐的閻羅大王,也直接從椅子上摔了下來,狼狽得很!

「甚麼回事!」

中陰間乃是六道輪迴的關鍵,向來狀況極之穩定,絕少有甚麼變動的!突然發生了這大地震,恐怕是有某種宇宙洪荒級別的大變故發生!

他連烏紗帽子也來不及扶正,就奔出了公堂!他走到了憑欄處,在高高的閻羅殿頂層上,足以把大半個中陰間一覽無餘,有甚麼大事情發生的話,在這兒便能看得清清楚楚!

閻羅王親眼看著,大地裂開,一道滔滔黃水巨河,從下層地獄界逆湧而上!

不到一會,在閻羅王眼前,就出現了一道奔流不息的巨河!好像此河本來就已存在,而且已流敞了無數年月似的!

而且這巨流河橫越了整個中陰間後,還一直逆流而上,甚至捅破了天穹,不知奔湧到甚麼遙遠的地方去了!

陰司路上的眾多新鬼們,甚至連排隊進閻王殿的事情都放下了,都紛紛湧到這巨流河邊,見證這天地異象的發生!

「……祖師爺啊,看你做出了甚麼事來!」閻羅大王喃喃道。

他憑空取出了那本厚厚的生死簿,找了找簿上那插得密密麻麻的書簽,找到了標記「周謙」的那一簽,然後翻到那一頁。

記載著周謙累世因果的那一篇,本來便是這生死簿中極之特殊的異數!對於他過去世的判詞,以至來生去向,福禍因果之類,都好像有著數種迴然不同的可能性,反覆輪流浮現而又消失,似乎都還沒有成為定數。

而且,關於周謙的某些段落,還被刻意掩去,就連他這個生死判官,都沒權力得知!

正因為如此,當日閻羅王在公堂之上,在研究周謙的判詞之時,才會那麼為難。

只是如今,似乎是對應著冥府黃泉的出世,記載周謙的這一個篇章,正在放光。

「周謙的來生命數,總算是大定了嗎?」

只見對於周謙的描述,正在急促地變化著,好像有幾種主要的命運,正在激烈地博奕!突然在那篇章之上,一道小小的黃水泉眼,湧了起來!

泉水就像一道小小的瀑布,從生死簿上奔流而下!

所有不確定的,不住反覆浮現消失的敘述,都給這股泉水洗刷得一乾二淨!

在周謙的篇章裏,最後浮現了四個深刻的大字。

「黃泉逆仙」!

閻羅大王覆上了生死簿。

「小魂,辛苦你了。」他道。

不知何時,幽小魂早已默默地站在閻羅大王身後,目睹著這黃泉的出世。在她那幽冷不波的眼神深處,彷彿隱隱有著一絲波動。

只是這波動,一閃而逝。

「爹言重了。孩兒不過奉爹之命,以及順著祖師爺菩薩的意思行事而已。」

「嗯。」閻羅王看著幽小魂,表情上現出了一點擔憂。

「孩兒還有任務在身,先行告退了。」幽小魂避開了閻羅王的眼神。

「小魂,自從你回來之後,就沒有停下來過了。不若爹給你休假一些日子,你就隨意出去散散心如何?」

「孩兒並不需要再多的休假。那一千年……已經夠了。」幽魂郡主彎膝一禮,便轉身離去。

「這孩兒……還以為此事可以瞞得過爹嗎?小魂啊……你這又是何苦?」閻羅王看著幽小魂那單薄的背影,不禁嘆了口氣。

幽小魂回到了自已的閏房裏。

她褪下了衣裳,讓那有如玉砌冰雕般的完美身體,反映在銅鏡之上。白嫩的細頸,柔潤的峰線,嫣紅的蓓蕾,平實的小腹,細密的草丘,仙葫般的腿線,這最美好的景致,不屬天上也不在人間,而是在那青火幽黯處,地獄冥府中。

她仔細摸了摸自身上幾處容易長肉的部位,確認都沒有發胖的跡象,然後便盯著自己那雙疲乏的眼睛。

「幽小魂,你看起來很糟糕,很憔粹,你知道嗎?」她對著鏡子道。

她把待候的婢女們都喚了出去後,在木盤裏好好的洗了個澡。她把自己完全浸沒在水裏,在這最私密的時刻,她的眉間,才敢於露出愁傷的神色。

沐浴過後,她仔細地為自己梳理頭髮,淡淡的上了妝,再穿上完全貼身的黑色皮衣,在腰後掛上了皮鞭。

她憑空取出了一個僅二指長寬的黑曜石匣子,輕輕打開,裏面放著的是一枚丹丸。

丹丸上以朱漆小楷書上的「斬緣」二字,已消失了一半。這代表此對丹丸的另外一枚,已經被服用了。

「祖師爺菩薩果真依著我的要求,跟他說我早已經服下這斬緣丹。」

幽小魂二指拈著丹丸,好幾次想要將之服下,卻有猶疑。

「他都已經斬緣了,只剩下一廂情願,又有何為?」

一念之間,這千年相伴的種種,便又壓抑不住,不住浮現於幽小魂的腦海。千年光陰,於地獄道來說,確實好比彈指一瞬。

可是,情此一字,哪怕只有瞬間,若是刻進了心裏,卻不是那麼輕易就被歲月磨滅的。

……

「你這個樣子真的很可愛!我很喜歡看女孩子開懷大嚼!」

「要是我勝不了,郡主是不是也就無法回去覆命,非得要待在無間地獄裏不可?……我明白了,那我就再加一把勁好了。」

「小魂,多少年了?」

「小魂!我成功了!我終於贏了!」

「謝謝你!小魂!謝謝你一路上陪伴著我!若是沒有了你在身邊,我周謙絕無取勝的可能!」

「小魂,我真的不想要忘記你。」

……

最終,她卻是把丹丸放回匣子裏去。

「斬緣,是為了他的好,讓他可以無後顧之憂地開展新生,至於我……不要緊的,我只是單純地不想要忘記而已……嗯!就好好的抱著這段記憶過下去吧。」

她甩了甩秀髮,把思緒都拋到了腦後,又回復了幽魂郡主的本色,忙著做她的任務去了。

 

阿暖:劇透一下,本書共分七個大部,周謙再世投胎後,是為第一部真正開篇。幽小魂再次出場,大概會在第一部終結,或第二部開端

周謙的地獄遊只是走馬看花,在設定裏,他將有機會再臨地獄,當然不是以罪人身份去。到時候我會努力寫出我想要傳達的地獄眾鬼相。

阿暖: 希望大家能夠支持《黃泉逆仙錄》的實體書! 讓阿暖有繼續創作的動力!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