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戰果還是在預料之中,可是其戰況之兇險,打法之不要命,讓老侯等人還是看得十分緊張。待得司徒拔倒下,大家才總算鬆一口氣。

「少爺這種打法,還真是讓人捏一把汗啊……」

「我就是當旁觀者,都看得全身絞痛了……」

「可是神魔煉體的戰鬥風格就是這樣啊!老大身上不也常常出現一些嚇壞人的重傷嗎?」

「雖然說這些傷都可以恢復過來,可是難道就不會痛嗎?」



「怎麼可能不痛?要是可以的話,還是應該要避免受傷吧!」

「少爺他完全不懂武技,想不受傷都難!他現在完全是憑著本能殺戮!由魔尊精血引發出來的嗜殺本能!」

只見周謙轉眼之間,又殺了一名對手。

「下一個!」

看著周謙這麼殺下去,眾人又漸漸擔心起另一件事來了。



「下一個!」

周謙殺得披頭散髮的,渾身是血,而且氣息越來越粗喘,看起來越來越不像人了!

他雙眼的魔意和殺意,隨著殺人數量累積,而變得更加濃烈了!

「殺!殺!本魔尊還要殺更多!」周謙舔著嘴唇道。

「老大,我還是那句話!你讓少爺去九十九死籠鍛鍊,不就等於在飼養著他體內那尊魔頭麼?少爺要跟元始魔尊爭奪肉身,已是勝算極低,我們還要讓少爺不斷殺戮,讓那魔尊從殺戮當中得到恢復……這是甚麼道理?」老張問道。



周翩翩並沒有回答。

而且,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。

周謙趴在地上,盯著地上的屍體,嘴角流涎,目光閃爍。

「怎麼樣?這一輪消耗得太多了,再也忍耐不住肉身的飢渴感了吧?那就放棄那最後的抗拒,讓本魔尊替你代勞啊!」元始魔尊跟周謙喊道!

周謙亂抓頭髮,大吼大叫,彷似極之掙扎似的!

他突然雙目血光一閃,然後竟然像野獸般向前撲去,咬著那條屍體的喉頭!

「血啊!肉啊!讓本魔尊大快朵頤一頓!快!本魔尊不知幾千幾萬年沒吃過活人了!只要吃了他,本魔尊在這場奪舍鬥爭中,就穩佔著上風!」元始魔尊在周謙的精神空間裏狂吼。

「少爺他要吃人肉了!」



「他已經完全被魔尊奪舍了!」

「老大!快點阻止少爺!不然的話,他就真的回不了頭了!」

「難道老大想要認一頭魔尊當兒子!」

「慢!他還沒有吃下去!」周翩翩喝道。

只見周謙咬住了屍體的喉頭後,便整個人定住了。

「想要逼本少吃人肉?沒有這麼簡單!本少……可是很挑食的!」他在精神世界裏向元始魔尊反吼道。

他強烈地掙扎著,慢慢地鬆開了嘴巴,把自己從那光頭大漢身上推開。



「我!要!吃!肉!」

周謙瘋狂大喊。

「快!拿大盤肉過去!」周翩翩也緊張得站起身來喝令!

獄卒們很快就搬來了一大盤的燒牛肉。這本來是為周翩翩等人準備的常規飲食。

周謙二話不說,席地而坐,五爪金龍,很快就把這一大盤牛肉掃個清光。

元始魔尊極之不滿!

「牛有甚麼好吃的!吃人啊!讓老子吃人!人肉既鮮美又補身,一吃必定上癮!本魔尊發誓一定要滅了你的神智,奪你肉身!然後把這裏的人統統吃光!」

「給我閉嘴!」周謙大喊:「再給我肉!」



獄卒又搬來了第二大盤的燒牛肉,但還是被周謙像狂風掃落葉般啃完了。

第三盤!第四盤!

最後吃完了第五大盤後,周謙才終於摸摸肚子,滿足地嘆了口氣。

「這……是幾人的份量?」

「這五盤大肉,大概等於一整條牛了吧?」

「還好,還好!少爺總算沒有吃人肉啊!」

「正面對抗魔尊意志!少爺這次算是小勝了一仗吧!」



周翩翩點了點頭,抹了抹前額的汗水。

「對抗入體邪魔,不能用甚麼便宜手段,就要在對方最強大時壓制牠,不然的話,埋下了隱患,將來容易會被反噬。像這樣子就對了!」

「原來老大是打這樣的主意……故意把魔尊養強大起來,然後再讓少爺壓制牠?」

「真是兵行險著啊……」

周謙吃飽了後,便開始了神魔煉體式的消化過程!

他渾身的肌肉,都在瘋狂蠕動。本來乾乾瘦瘦,精鍊型的肌肉線條,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起來!

周謙整個人都壯碩了一圈!

直接把進食後所得的營養,變成肌肉!

效率有沒有這麼高!

周翩翩點了點頭,很是滿意的樣子。老侯老張等人也沒有太過驚訝,這個狀況,他們看老大也已經看過好多次了。

周謙有如筋肉人般站起身來,只覺渾身更是充滿了爆炸力!身上所受的幾處重傷,也基本恢復了。

「哇哈哈哈……這才像點樣子!小子啊,要是你肯吃人的話,肉身肯定會長得再壯一些!」周謙雙目血光一閃,又被殺意支配了。

「下一個!」周翩翩喊道。

周謙繼續殺人,受更重的傷,然後更快地自癒恢復……

在精神上,他變得更加瘋狂,魔尊的意志更加處於主導的位置!

日落西山。

只見籠裏的一名中年壯婦,雙目瞳孔驟然放大!

「怎麼會這樣!」

她的雙刀,明明已經把對手砍死了的!那兩道刀傷,已幾乎把他的身軀斬成三截!

可是,只見眼前這年輕男子,倒在血泊之中掙扎了幾下,便又如常站了起來!那兩道看起來又深又長的創口,原來不過是皮外傷而已?

那年輕男子有如野獸般撲來!

一抓!

一扯!

壯婦的頭顱被徒手抓脫,一把扔飛!半個頭顱,卡在了兩根鐵枝中間,還在冒著煙!

「下一個!」周翩翩喊道。

「報告大將軍!這一位……已經殺足了九十九人!按規矩,是不是……」

「哦?是嗎?」

只見周謙累倒在地,不住喘氣。

就算恢復能力如何驚人,就算有進食補充,身體的疲憊仍是會依舊累積,非得休息不能消除。

「帶他回去石室,讓他自行治傷。」周翩翩命令道。

老侯、老張等人,總算放下了心頭大石。

「九十九死一生啊……」

「少爺總算是通過了初次殺人的洗禮……他不再是孩子了。」

「希望少爺能夠早早克服初次殺人後的心理衝擊……通常這種難受的感覺,會在你安靜下來後,才漸漸浮現的。」

僅僅一天時間。

周謙便從一張白紙,變成一個殺人近百,滿手血腥的狂魔!

他的雙手,仍然沾著人血。體內的魔尊意志驅使,讓他覺得這股血腥味兒,非常的香,非常美味……

他馬上抹淨雙手!

「我是人!我不喝人血!」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