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這完全是憑本能作出的反應!渾然天成,僅僅一招就幹掉了有武學功底的對手!只能說少爺的習武天份奇高!」

「而且少爺的心性也夠狠辣!這種個性在戰場上才活得久啊!」

「別太得意了!少爺只是慘勝而已!」

原來剛才在電光火石之間,周謙對光頭大漢斬來的那一刀,不閃不避,視若無睹!他就一心只要殺人而已!

他的腰間,出現了一道深入腹腔的刀傷!溫熱的鮮血,不住泉湧而出,也是觸目驚心。



「吼!」

周謙如野獸般的一吼,腰間那恐怖傷口附近,筋肉開始蠕動,並以肉眼可見速度生長……

不過三次眨眼時光,那傷口便復原了七、八成,僅剩下一、兩吋的淺傷,少許血水流淌。

周謙仰首狂吼!狂叫!

可是,他的嗓子卻不是屬於自己的!



「吼!多少年了!本魔尊總算嚐到了殺人的滋味!痛快!很痛快啊!這肉身雖然一點兒修煉底子都沒有,卻是一根上好的苗子,本魔尊也不用費神操控,僅憑肉身本能,就足夠殺人了!哇哈哈哈……接下來我就只是專注於恢復修為就好了!只要本魔尊的「噬天訣」覺醒了,修為恢復就會再加快十倍百倍!」

周謙惡狠狠地指著周翩翩。

「周翩翩!你就繼續放人給老子殺啊!本魔尊就要你親眼看著,你兒子的意志,被本魔尊一點一點地蠶食掉!」

「老大!還要繼續下去嗎?」老張問。

「當然。九十九死籠的規矩,是不殺足九十九人,不得休止。人來!給我放下一個進去!」周翩翩道。



……

 今天抽到了第三十號籤的,是個名喚司徒拔的長髮劍客。他在死囚當中,也不是個好惹人物,還沒進九十九死籠,就因私鬥而殺了好幾個人。

在他眼裏,完全不把九十九死籠當成一回事。

他的前半生就在殺戮之中渡過,他的世界只有極之簡單的二元對立:殺,還是被殺。

這也是在南方二十四國生存的眾多亡命之徒的人生觀。

對司徒拔來說,九十九死籠的規則,其實跟他在外面時也差不多。不過就是盡可能殺人和避免被殺而已!

「怎麼今天喊人喊得那麼快?才一個時辰而已,就快要輪到我了嗎?排在我前面那些,看起來都不是那麼弱小的人物啊?……難道籠子裏面,有甚麼特別強大的傢伙正在把關?」

司徒拔想到這兒,只是冷笑一聲。



「希望那個人,可以接得下老子的三招吧。」

「下一個!」

司徒拔被帶進鐵籠裏去。

他所期待的第一個對手,卻是好像已死了七、八成的重傷者。

他身上的衣服已是破破爛爛的,露出多達十幾道程度不一的外傷。雖然看來都不算是致命傷,可是單是失血,也足以死人了!

「看他身上的傷,最少該連續殺了十幾人了。哼,只管不惜身的打,怎麼挨得到最後?」

長髮劍客心裏,對對手有點佩服,但更多是輕蔑。



他隨手拾起一把劍。

「喂,你還聽得懂人話嗎?還是殺人已經殺得完全麻木了?」

周謙連一眼也沒有看司徒拔,他低低地垂下頭來,猛地喘氣,好像企圖要儘量恢復體力。

「你心裏一定在想,要是往後的對手中,再沒有出現甚麼強者,說不定你能夠撐過去,殺足九十九人吧?可惜啊……今天碰到了小爺我,只能說你不走運!犁天劍派你聽說過吧?我司徒拔可在裏面練過三年劍!三年道行,已足夠我在小修羅道縱橫十年!要不是碰到了那個甚麼尖兵營,小爺會淪落到成了階下囚嗎?」

「……」周謙沒有任何反應。

「你如今也是強弩之末了,老實說小爺有點失望,還以為會有一場痛快的大戰!……小爺沒興趣殺一個已是半死的人,你就自我了斷吧!」

「……」周謙抬起頭來,看了一眼司徒拔後,又低下頭來喘氣。

「既然要我親自下手,我可不會讓你舒舒服服的!」



司徒拔身影一閃,便來到了周謙身前!他一出手,便是連續刺出了好幾劍,直指周謙身上的數處要害!

不管力量和速度,司徒拔都比周謙之前遇上過的對手,要遠勝之!

周謙僅僅來得及護住頭顱!

他的身上,驟然出現了數個可怖的血洞!

「嗚哇!」周謙噴血飛退,重重倒地!

「哼,不識好歹。」司徒拔轉過身來,對獄卒喊道:「喂,快點放下一個進來,小爺沒殺過癮!」

可是獄卒們都沒有任何反應。



老侯老張等人在周翩翩身後低聲討論著。

「這人就是不久前在我衛國境內殺了數百平民,搞出一團爛攤子來的司徒拔?」

「對,此人當日結黨叛亂,佔據山頭,奴役山民,一副山寨王般自居!就連運送官糧的車隊,他都敢公然打劫!最終要勞動到張維新派出尖兵營前往剿匪!這傢伙也頗為命硬,他的黨羽們都死光了,他卻是死剩了一口氣!雖然此人紫府已被摧毀,一身煉氣修為已經廢了,但劍技尤在,是以輾轉收入監牢後,到如今還活得好好的。」

「這種麻煩份子,除非是當戰友,否則不能讓他活著出去啊……」

「他的劍術確實不俗,實力遠遠超過之前的那些人。少爺碰上此人,沒問題嗎?」

「……大概也不會有問題吧。少爺他……已經完全殺紅了眼啊。」老張嘆了口氣。

他們已親眼目睹少爺殺了三十人了,對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情,大概也是八九不離十,很難出現意外的了。

周謙從血泊中慢慢爬起來了。

司徒拔為之一愣。

「我剛剛刺下去的那幾劍,都已確實讓此人傷骨斷筋了。他怎麼還能站得起來?而且怎麼手腳都還好好的?難道他比我想像中要強,把致命傷都躲過了?」

司徒拔又刺出一劍!

這一劍,比剛才的幾劍更快,更狠!直接從周謙腹中刺入,透體而出!

「哼!這下子該死透了吧?」

司徒拔想要把劍拔出來,卻赫然發現,劍身被對方的傷口夾得死死的!

周謙抬起頭來,朝司徒拔猙獰地笑了笑。

他噴出一口鮮血,噴了司徒拔一臉!

「哎啊!」司徒拔沒想到周謙還有此一著,雙眼一熱,視線就被鮮血掩蓋了!他連忙橫劍護身,拼命擦去鮮血。

待他的雙目能睜開時,他只看到了一雙血紅的眼睛!

這一雙眼睛,閃出極之邪惡的氣息!

周謙伸手一握,一捏。

又一條大好喉嚨,被一把捏爆!

司徒拔的頭顱滚落地上。他的嘴唇仍在蠕動著:「要不是小爺的氣機被毀,無法提氣的話,哪會被你這麼輕易……殺掉……」

又一個死不瞑目的!

「下一個!」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