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謙撲上前來,頭顱使勁一砸!直把胖子的頭顱砸爆!

腦花四射!

「這胖子的生魂,肯定十分強大!殺掉這樣子的強者,爽度更高啊!哇哈哈哈……」周謙一把抹去臉上的腦花,仰天瘋狂大笑。

他看著滿地的屍體,飢渴感驟然暴升!

「老子今天一定要吃人!」



「人來!把籠子裏的屍體全部搬走!再把今天的烤羊肉捧出來!快!」周翩翩馬上喝令道。

一盤香噴噴的羊肉,很快就從鐵籠上方吊下去了。

周謙強行壓制著吃人欲望,把這股欲望引導到吃羊肉去。他一口一口地把羊肉吃下肚子裏去!

「本魔尊不要吃畜生!這肉好臭!我要吃人!吃人!吃人!竟然敢逆本魔尊的意志!你這小子,我不會讓你好過的!我要用盡手段折磨你的靈魂,最後才奪你肉身!」

他的食量,也隨著他的神魔煉體,有了不少進境。



一頓就吃下了五頭羊!

吃飽了,欲望就平息下來了。

「少爺他還能控制得住!真不容易啊!」

只見那胖子死前釋放出來的那團生魂能量,正在周謙面前來回游動著!這團像是白煙之類物體,還隱約看到了那胖子的猙獰樣貌!

那團極之強大的生魂,正在對著周謙狂吼!



這團生魂,其實就只有神魔煉體者,方能以肉眼看到。也就是說,只有周翩翩和周謙,才看得到這團生魂。老侯老張等人,最多就只有感覺到一絲不祥的負面能量而已。

「成了!本魔尊的噬天訣,要覺醒了!哇哈哈哈……」周謙狂喜地獰笑著……他口中唸唸有詞,那是遠古神魔一族所用的語言,在場的人包括周翩翩,誰也聽不懂!

這便是噬天訣的激活口訣。

只見周謙的肉體,隨著口訣唸誦,漸漸發生變化!

於他的肚臍以上,胃部以下,那被稱為「太陽輪」的脈輪位置之上,漸漸凝聚起一股吞噬的能量!

那股能量漸漸凝聚成一個黑色的漩渦!

「生魂祭煉之爐,經已凝聚成形!哇哈哈哈……小子,開始吞噬生魂之路吧!」

周謙獰笑一聲。



他張口一吸!

那胖子死前殘餘的生魂能量,被他一口吸進體內!

一股純白色的暴烈能量,直接給攝進了周謙體內那個被稱為「生魂熔爐」的黑色漩渦之中!漩渦白光一閃,稍稍加速轉了幾圈,便把這團生魂成功煉化!

這股暴烈的,負面的,有害的能量,經過生魂熔爐的煉化,轉化成另一股能量,化進周謙的四肢百骸之中!

周謙四肢的傷口,幾乎瞬間治癒!

他的肉身又再強大了一大截!渾身肌肉頓時賁起,表面還有青筋搏動!

這一團生魂之力,比起剛才連吃五頭羊,還要有營養得多!



「這一丁點的生魂之力,連塞牙縫都不夠!遠遠不夠!給我再吞!再吞啊!」周謙催動噬天訣,生魂熔爐加速旋轉!

三天前被周謙所殺的九十九人,他們的生魂仍然纏繞著周謙。

如今被噬天訣一吸!

這九十九條殺人如麻的死囚生魂,全被周謙吞噬!經過生魂熔爐的煉化之後,化成滋養和強化肉身的能量!

周謙的肉身,繼續強化!

「好瘋狂的修煉方式!真有老大當年的風範!」

「好像……比老大當年更瘋狂吧!」

周翩翩也不禁點了點頭。



「我當然就只煉化了元始魔尊的一滴精血,對牠的意志,我只是直接磨滅掉……所以牠的功法和其他遠古知識,我是完全學不到的……現在回想起來,好像有點後悔啊……我練的那套吞噬生魂的功法,已是修羅道中的頂尖的了,可是比起這噬天訣來,效率還是差些……神魔煉體,修煉速度是關鍵啊……」

那司徒拔的生魂,還有最初那光頭大漢的生魂,等等……這些較強者死後殘餘的能量,對周謙來說,都是大補之物!

不到一盏茶時份,周謙便吞噬了足足一百條生魂!

元始魔尊的胃口,總算是有點滿足了。

「本魔尊所創的這門生魂熔爐的祭煉之法,堪稱我神魔一族最強大的修煉功法!吞噬生魂的轉化效率,比起其他功法,最少要高上一倍!而且這門功法繼續進境下去,不止能夠吞噬親手所殺的生魂,還能吞噬他殺之生魂,甚至還能夠從死去多時,連骨頭也不剩下來的陰地裏,攝取生魂之力!這功法之強大,永無止盡,練至極致,足可噬天!是以這門功法,稱為噬天訣!」

周謙一拳打在鐵籠之上!

整個鐵籠都在震動!施加在鐵籠上的禁制,也被打出了一圈又一圈的空間漣漪!



「我要殺人!本魔尊要殺更多的人!」

「放下一個進去!」周翩翩下令道。

「老大!真的要繼續下去?」

「少爺體內的魔尊,好像越來越強大了!這樣下去,少爺他……還有勝算嗎?」

「要是我所料不差,當那魔尊因為吞噬生魂而變強之時,謙兒同樣也會變強……是以最終結果如何,還得看那邊吞噬的生魂之力較多……」周翩翩道。

「那……這就是一場義無反顧的賭注了。」

接下來放進鐵籠的死囚,根本不是周謙的對手。雖然說周謙依然是不諳武技,僅憑一股蠻力殺人,同歸於盡般的以傷換傷……只是周謙根本是個不怕受傷的逆天存在!

對別人來說的致命傷,他眨兩把眼就恢復了七、八成!

這還要怎麼打?

才不到兩個時辰,周謙又殺滿了九十九人。

「今天到此為止!送他回石室去!三天之後,再來!」

……

「兩天之後,再來!」

……

「讓他休息一個晚上,明天再來!」

一個月後。

「嗚哇!」又一個頭顱,從脖子飛脫而出!

周謙將口一吸,又把一團生魂吞噬掉!

「報告大將軍!這位……已經殺夠九十九人了。」獄卒報告道。

「嗯。」周翩翩點了點頭。

「已經九十九人了嗎?完全不過癮啊!喂!繼續放人進來!本魔尊還要再殺!」周謙張牙舞爪道。

這些天來,周謙唯一使用過的殺人武器,就是他的雙手。這雙手,已經染上一層又一層的鮮血,滿是生魂之力纏繞,讓人不寒而悚。

「這雙「喋血爪」,已有了本魔尊當年使用時的一點雛形了……周翩翩!你看你兒子練出來的這雙爪怎麼樣?要是這爪子捏住你的喉頭,你的頭顱有可能不飛掉嗎?」

元始魔尊挑釁地盯住周翩翩!

「這點能耐,還差遠了。」周翩翩冷笑。

「是麼?這喋血爪距離大成也還差遠了!周翩翩……本魔尊還不急著殺你!你就繼續站在一旁看我殺人吧!」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