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再說嘛,我最近精神折磨你的兒子,正折磨得爽呢!」

元始魔尊對周謙道:

「喂!你這小子!別要再裝了!本魔尊知道,你最近是撐得越來越辛苦了!跟我爭奪生魂之力?你有這個資格麼?本魔尊吞噬過的生魂,多如海底之沙!最高峰期的噬天訣,練到了第八八六十四訣!就連一整塊大陸的所有生靈,我都可以直接抹殺,然後化成生魂一口吞掉!就憑你這種毛頭小子,便妄想要跟本魔尊抗衡?簡直是個笑話!我告訴你!要不是本魔尊恢復需時,如今還遠遠沒有恢復到本來實力的一成,你才有機會搶得到一、兩成的生魂之力!隨著本魔尊漸漸強大起來,你我的差距就只有越來越大,到時候本魔尊連吞一百個生魂,你連一口都分不到!」

在周謙的精神境界之中,元始魔尊形象鮮活,意志強大,而且極度活躍,似乎已佔據了極大的優勢!反之周謙只在盤膝入定,整個形象開始變得模糊暗淡……

所謂奪舍,所爭奪的,便是神識的控制權!



這一片漆黑的精神境界,便是周謙保護自己神識,把元始魔尊隔絕開來的一個空間。

而如今,這個精神境界,已有了崩潰的跡象!

「如今你的精神境界,已經千瘡百孔,龜裂盡現了!只要打破了這一層境界,我就能夠侵入你的神識!到時候,本魔尊便會將你的意志,一把抹殺!到時候你的靈魂,將會被永遠磨滅,甚至連進入輪迴的機會都沒有!趁現在放棄吧!放開對神識的最後把關,讓本魔尊奪舍,本魔尊承諾讓你的一絲魂魄溜出,給你輪迴再世的機會!」

周謙並沒有理會,只顧盤膝打坐,集中精神維持著這精神境界。

只見鐵籠之中的周謙,面貌已幾乎完全改變,差不多完全看不出他本來的樣子了。



要是此時有陌生人路過,看到了周謙,恐怕他的第一個印象,也不會認為周謙是人族同類!

老侯老張等人越來越擔心。

周翩翩並不是不擔心孩兒的狀況,只是事到如今,已是騎虎難下!他已經沒有任何退路了。

「明天,直接把他丟到第三階吧。」周翩翩道。

「第三階?老大!你真要讓少爺送死了嗎?」



「第三階裏的死囚,都是身懷武技功法,是真正的武者!他們跟一般亡命之徒,完全不是一回事!少爺肉身再強大,又有手段對付得了武者麼?」

衛國的九十九死籠,分為三階。

所謂「死罪」也有輕重之分,第一階就是以命抵命的,第二階就是死十次不足以償命的,第三階就是死百次不足償命的。

能夠犯下如此重罪的,通常也身懷一些武技功法,遠勝一般凡夫俗子,不過就是腦筋出了大問題而已。

雖然這分成三階的九十九死籠,生還機率都是一樣,只要連殺九十九名對手就行了。可是第二和第三階的廝殺,就比第一階要殘酷得多了。尤其是第三階,很多時候,一個月裏,也未必出得了一個生還者。就是有誰僥倖連殺了九十九人,那生還者很多時都已經把生命燃燒到了盡頭,不是永久重殘,便是修為大損,再也恢復不了……真正能夠從第三階全身而退者,久久才出現一個。

可是,要是真有能力從第三層全身而退者,往後就前途似錦了。

所謂亂世梟雄之類,多是在這種地方熬出頭來的。

第二天。



周謙被押進了第三階的九十九死籠。

籠裏籠外的環境,都跟第一階幾乎完全一樣。不管是籠子的大小,或是可用的兵器,都是一樣的。

由於進第三階的死囚實力較高,故此施加在鐵籠上的禁制要強大一些,不過這是肉眼察覺不到的。

周謙遇上的第一個對手,是個大鬍子。周謙進籠時,那大鬍子的雙手已經染滿了鮮血,身上也受了好些傷,似乎他也已經殺了好幾個人了。

他冷冷地盯著周謙,然後好像想到了甚麼。

「哦?難道你就是那個玩命的小子嗎?你最近的名氣很大,整個死囚牢都在討論你的事!你並不是死囚,卻是自願進九十九死籠廝殺,這幾個月來,在第一階已經往返了二十幾次!而且據說,你殺的人越多,胃口便是越佳,坐在一堆屍體旁邊,還可以津津有味地吃下一整條牛的!殺人對你來說,不過就是開胃小菜吧!看來……你跟老子一樣,都是嗜殺成性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!這正對老子的口味!老子還在想,你這小子會不會瘋到要上第三階玩命?想不到還真的給老子碰到你了!」

雖然說,跟周謙對戰過的死囚,從沒有活下來過的。可是,關於他的傳聞,還是輾轉傳遍了整個死囚牢。



其實這情報也算不上甚麼秘密,只要稍稍討好那些曾經在場的獄卒,向他們套套話,就甚麼八卦都知道了。

唯一需要守口如瓶的秘密,是周謙的真正身份而已。

只見周謙神情呆滯,氣息粗重,嘴角流涎,看不到一絲常人的理智。

「果然有如傳聞般,你連續殺人多時,已殺得泯滅人性,整個看來,更像是一頭餓瘋了的野獸……以老子身上的傷勢,大概也殺不到九十九人了。老子且就把你殺了,當成是殺人生涯的最後成就吧。」

大鬍子提起大刀,衝向周謙,當頭一劈!

刀鋒劈落在周謙手臂上!

「噹」的一聲!

精鋼大刀,竟然也劈不進周謙的皮肉!



大鬍子看了看刀身,竟然還出現了一個碎裂的破口!

周謙修煉了噬天訣後,憑著吸收生魂之力,竟然把肉身淬煉到了此等程度。

大鬍子也是稍稍一驚。

「你修的是甚麼煉體功法?難怪廝殺了好幾個月,肉身依然完好,連手指腳趾也沒缺一根……呸!再說籠裏的兵器也太差了些!這種破鐵,也好意思說是精鋼打造?」他把破刀丟掉。

周謙雙目閃出血光,祭出一雙血爪,狂吼著撲向大鬍子!

「哼,這雙爪子威力不俗,到底是哪一個門派的邪道功法!就連我,都不想要與之硬碰!」大鬍子冷哼一聲,身形一虛,便竟溜到了三步之外,輕鬆避過周謙那雙可怕的喋血爪!

周謙沒有料到對方竟會輕鬆閃過,全力揮出的雙爪,只抓到了一團空氣!他腳下一個踉蹌,往前衝出了好幾步,還差點整個人撞在鐵籠上去!



兩人過了一招,雖然都沒有得手,可是論氣勢,卻是大鬍子還佔到了一些上風!

「這大鬍子的身法不俗,似乎是個品級不低的武者。」

「第一次看到少爺的喋血爪失手……」老侯道。

「武者和凡夫之間,果然還是有極大的差距。雖然說少爺在第一階所向披靡,好似一個無敵殺神!可是當他跟武者同場較量時,就顯得動作既粗糙又遲緩了。」老張道。

這便是第三階跟第一階的分別!

「少爺將會怎麼對付這種對手呢?」

「對呢。很好奇啊。」

大鬍子見識過周謙的戰鬥方式後,似乎也有點鬆一口氣。

「果然有如傳聞般,你沒有學過武技,也不懂身法!憑著肉身強大,以及那雙不知怎麼練來的血爪在胡亂揮舞,就想在第三階殺人?」

大鬍子施展身法,逼近周謙!

周謙以喋血爪迎擊!

大鬍子身影虛晃,避過了周謙的血爪,並閃進了一個周謙無法防禦的死角。

「你也太少看武者了!」

大鬍子朝向周謙腰際,劈出手刀!

他這一記手刀,竟然插進了周謙有如精鋼般的肉身,深達三、四分!

周謙腰間頓時血流如注!

周謙憤怒狂吼,一雙爪子朝向大鬍子瘋狂揮舞!

大鬍子見一招得手,便即又施展身法,退去三步,瀟瀟灑灑地躲過了周謙的全部反擊!

「老子這一門「長沙鐵掌」,可是經過半輩子的千錘百鍊!劈出來的威力,足以貫穿精鋼!你的肉身再是強大,也不可能不受傷害!」

周謙撲向大鬍子,喋血爪便有如狂風暴雨般揮灑,而且還更快更狠!只見大鬍子身形一虛,連消帶打,又在周謙身上造成了一個血洞!

「看你能挨上我幾下鐵掌!」

這一場廝殺,演變成漫長的消耗戰。

戰了約一柱清香時份,周謙身上已幾乎都是拳頭般大的血洞,甚至當中有好幾處,已是見到了白骨!而且這些傷口都是血肉模糊,往外綻開,可見這大鬍子的手刀,手法極之殘忍!劈進體內之後,還要翻手一絞,讓傷害加深!

周謙的喋血爪,竟然連一次都沒有得手!只見他雙目血得好像滴血,已是狂躁暴怒到了頂點!

「只要本魔尊得手一次,你就死定了!」

至於大鬍子一方,只見他意得志滿,明顯很是享受這單方面的殘虐過程!

可是表情可以裝,身體卻是誠實的。

他已經開始喘不過氣來了。

「這……這小子果然是命硬!身上受了這麼深的傷,流了這麼多的血,應該早就倒下去了!怎麼還能打下來!」

他的一雙長沙鐵掌,也已經有點紅腫和變形了,而且好幾處指關節都傳來刺骨般的劇痛!大概他的鐵掌再硬,劈了周謙那麼多次,也不可能不出現損耗!幾處骨裂,是免不了的!

不過當然,大鬍子面色如常,並不會讓外人知道他的真實情況。

周謙獸吼一聲,又向大鬍子撲來!那一雙喋血爪,依然沒有一絲變弱的跡象!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