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始魔尊沒有選擇,只得繼續殺下去!

又日落西山了。

元始魔尊喋血爪一落!又一個頭顱爆掉!

鐵籠裏面堆積的屍體之多,幾乎都沒有地方站了!溝渠也已被完全堵塞了,血水流不出去,是以在籠裏竟也累積到兩、三吋深!尤如鮮血沼澤!

這一片可怖的景象,甚至連老侯等戰場老手,都沒有見過的!



要是周謙仍有神智,他會赫然發現,自己好像又身處在無間地獄裏了!

一團白光能量,自那剛剛爆頭的屍體中浮出。

元始魔尊看著面前的這一團生魂,竟然……不自覺地打了個飽嗝!

他吃撐了!

「吃不下了!神魔煉體第一重的生魂吞噬數量,六千便是極限!除非把第一重煉至圓滿,開始進階第二重,否則便吞噬不下更多的生魂了!為甚麼突破不了!為甚麼!」



吞噬生魂已經到了極限,可是修為卻沒有突破,奪舍也沒有成功!

在周謙的神識空間中,元始魔尊就被泡在那一道黃濁湧流裏,到處亂游亂竄,也找不到岸邊,甚至連有沒有岸邊也不知道,隨波逐流似的,情何以堪!

只見元始魔尊在鐵籠裏呆站著,遲遲沒有吞噬生魂。

「哦?牠為何不吞掉這團生魂?」周翩翩似乎也看出了不妥,冷笑一聲,站起身來。

「不行!要是繼續拖下去,對本魔尊絲毫沒有好處!要是給周翩翩發現本魔尊這樣卡在瓶頸,無法乾脆奪舍,他肯定會有別的手段,把本魔尊驅逐,甚至抹殺!」



元始魔尊急了!

「等不下去了!本魔尊要強行融合!就算融合之後會殘留部份這小子的意志,也沒辦法了!這小子的神識本體在哪兒!給我出來!」

牠決定了要不惜一切,強行融合!

走到這一步,牠是千不願萬不願的!既然牠未能完全支配周謙的神識,那就無法進行奪舍,只好退而求其次,跟周謙的神識本體強行融合了。

「融合」跟「奪舍」的最大不同之處,在於肉身原主人的意志,並沒有被徹底抹殺!融合,便是讓周謙的部份性格、想法、甚至意志,跟元始魔尊融合在一起,再也分不開來!

要是處理不好,則奪舍之後的那個人,既不是周謙,又不是元始魔尊,變成了一個全新的混合型人格!這在元始魔尊看來,就等同於兩敗俱傷了!

其實說穿了,元始魔尊也是走投無路,最後殘留的本命精血,都給這小子喝光了,他這一縷殘存意志,說強大是很強大,可是一旦被抹殺了,就是永遠消失,再也沒有重生的機會!

要是不趁著這最後機會,為自己找到歸宿,周翩翩又會放任牠繼續在他孩兒神識裏不上不下麼?



「養肥了吧?」

一把久遺了的聲音,從周謙的神識空間中響起。

「你這小子,竟然自行暴露本體位置!簡直是送死!本魔尊真要謝謝你了!」元始魔尊聽到周謙的聲音,就好比一個溺水之人,抓到了一根救命繩索!

牠在那一片黃濁湧流之中,拼命淨扎,欲要游往周謙聲音所在!

牠拼了命地游啊游的!

最終,牠游到了這黃濁湧流的源頭了!

「終於找到你這小子的本體了!神識本體沒有任何抵抗力量!來!乖乖跟本魔尊融合吧!」在這黃濁湧流之外,牠總算隱約看到了周謙的身影!



那便是周謙的神識本體沒錯!

元始魔尊血爪一抓!

「碰」的一聲悶響,牠的喋血爪,竟然給上湧的水流擋住了!

牠赫然發現,自己竟然被困在那湧流的源頭泉眼之中,衝不出去!

「這是甚麼回事!」牠瘋了似的不住鎚打水壁,又抓又咬的,卻只能夠弄出一些漣漪水紋,就連一隻手指頭,牠都伸不出去!

這黃水泉眼,頓時成了困住元始魔尊的牢獄!

「原來……這黃濁水流的外邊,才是這小子真正的神識空間!」他隔著不住上湧的黃濁泉水觀看,只見周謙負手微笑,打量著元始魔尊,好像在欣賞著一頭剛剛到手的獵物似的。

「對!你終於知道自己落入了本少的圈套啊,魔尊先生。」周謙道。



「甚麼!你這小子!竟敢算計本魔尊!」

「魔尊先生,你知不知道,為了把你養肥,又不被你識破,我的神識本體要藏得有多深!這些天來,我都在研究棋譜解悶啊……」

「養……肥?」元始魔尊看看自己,竟然真的被豢養得像頭豬似的。

這頭豬已經太肥了,再讓他吃下去的話,便會爆了。

不宰不行了!

霎時之間,元始魔尊終於想通了一切。

「我知道了……這黃濁色的水,非善非惡,神魔兼容,而且這泉眼噴湧之氣息,竟同時包容著生之始源和死之終結,三界六道之中,唯一共擁這兩種特質的,除了冥府黃泉,還有甚麼!怪不得區區一水,便可以困得住本魔尊!」



元始魔尊終於明白,這個叫周謙的小子,絕對不只是周翩翩的兒子那麼簡單!

此人身負黃泉出世!

「本魔尊真是太小看你了!為何黃泉之眼會在你的神識之中出世!你跟那個躲在無間地獄裏唸經的禿驢,到底是甚麼關係!給本魔尊好好解釋清楚!本魔尊跟那禿驢可是無仇無怨!本魔尊多殺些生靈,這禿驢不就有多幾個聽他講經的弟子麼!他為甚麼要算計我!我想不通!」

「有機會的話,你自己去問他吧。」

周謙運轉噬天訣。

元始魔尊那滿肚子的生魂之力,都一下子的吐了出來!

好大一團的白磷火光,融合了多達六千生魂的純粹能量,就在周謙的神識空間裏懸浮著,極之熾熱,極之暴烈,簡直好像一個縮小版的太陽!

周謙張口一吸!

六千生魂,一口吃下!

「呼,飽了。」周謙摸了摸肚子。

肥得像豬似的的元始魔尊,頓時萎縮成一具骷髏頭般了。

即使他身懷六千生魂之力,也衝不破這黃泉水眼的囚禁,又更何況是被剝奪清光了之後?

牠已經不成氣候了!

只見牠雙目完全呆滯,再也沒有那種張牙舞爪的氣勢,只是泡在這黃泉水眼之中,像個標本似的。

「這魔頭被黃泉廢完全煉化,只是時間問題吧?」周謙心裏想。

沒有把魔尊意志完全煉化,周謙也有點擔心會遺下甚麼隱患,但目前他也沒有更多手段了。即使是利用了黃泉之眼,也得要透過長時間的沖刷,方能把牠完全煉化,可見這元始魔尊的意志有多執拗!

「就慢慢煉化吧。說不定這具骷髏裏,還殘存著能媲美噬天訣的遠古功法,這可是一個大寶庫!一下子抹殺掉也太可惜了。」

鐵籠之中。

只見周謙那張不人不魔的臉,又漸漸平復下來,變回本來的精緻和秀氣;獠牙血眼甚麼的,統統都收歛回來了。

神魔煉體第一重,大圓滿!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