趙得成吞了吞口水,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半步。

形勢上,雖然他是佔優,可是氣勢呢,卻是被周謙反壓一頭了。

「疾!」他連忙又攝起一把長槍,然後便直指周謙的小腹!

「噗」的一聲!

整個槍頭,沒進了周謙的腹中!



周謙把長槍拔出,毀掉,丟開!他強把突出的腸子都按了回去,再配合噬天訣,好不容易才把傷勢癒合了四、五成!

他又再逼近一步!

「給我站住!」趙得成急了!

他胡亂攝起地上的各種兵器,想也不想,就射向周謙這個活靶子!

「疾!疾!疾!疾!疾疾疾疾疾!!!」



十數件兵器接連飛來,周謙也不得不雙臂抱頭,硬吃!

這些兵器,全數砍到周謙身上!

周謙頓時成了一頭血箭豬!

這大概是他在九十九死籠裏所受過最嚴重的傷害了!

可是,周謙的表情中,沒有恐懼,甚至沒有痛楚,只有一臉瘋狂的殺意!他死死盯住趙得成雙目,從來沒有移開過!



他把插在身上的兵器,逐件拔出,捏成廢鐵,丟在一旁。

由於覆蓋了趙得成的「氣」,饒是周謙有神魔煉體的恢復能力,也只能把這些入肉入骨的重傷,癒合個四、五成。

「砍啊!刺啊!繼續啊!」周謙,不,元始魔尊殺意沸騰地吼道!牠踉踉蹌蹌地逼近著趙得成!

雙方只剩下五步的距離!

只見趙得成面色蒼白如紙,氣喘如牛!

「呵呵……看來,你的氣也差不多要耗盡了!」元始魔尊冷笑道。

「不見得!」他還是把剩下的氣都拼命擠出來!

可是,他手中空空如也。



因為籠裏所有的兵器都給他丟完了!

他左顧左盼,只看到一堆被元始魔尊捏成的廢鐵而已!

他急了起來,廢鐵就廢鐵吧!他從遠遠的從籠中角落,攝來了一柄扭曲的不成樣子的廢刀過來,再丟向元始魔尊!

只見這廢刀飛行緩慢,路線歪曲,好像隨時就要掉下來。

廢刀勉強碰到魔尊胸口,反彈落地,就只在牠胸膛做成一個淺淺的紅印而已。

這就是所謂的「強弩之末」!

「給本魔尊去死!」



魔尊撲上前來,一雙喋血爪,瘋狂撕扯,直把趙得成撕成了碎片!

「我不甘心!」趙得成死前還在嘶聲狂吼!

這股不甘和岔恨的狂暴能量,凝聚成一團閃著白磷火光的純粹能量!這一團生魂之強大,比起一個月前那個大鬍子武者,還要強大數倍!

「噬天訣!」

元始魔尊將口一吸,這一團強大暴烈的生魂,便被收攝進他的生魂熔爐之中,化掉了!

他身上的所有傷口,得以完全癒合!殘餘在傷口中阻礙復原的氣,都被強行逼散!

他的渾身肌肉,又再經歷暴脹和強化!

甚至他的全身骨骼,驟然又再生和增長了一截!他的身高又再長了幾分,肩膊又寬了些,連胸腔都擴闊了一圈!



他的體型,已儼然長到了小巨人般的層次!看起來完全就是那些天賦異稟,萬中無一,生下來就當練武修行的那種天才!

甚麼?他曾經生過病?他曾經宅在家裏無所事事了二十年?他才剛開始修煉個沒幾天?只要瞄了周謙一眼,誰都只會認為,此人肯定從孩提時起,便一天不歇地刻苦鍛鍊,再加上極優的資質,方才有可能煉出這樣的一副體格來!

「煉氣士的生魂哪!太美味,太強大了!而且這正好是第五千條生魂!本魔尊的神魔煉體第一重,終於要大圓滿了!周翩翩!你現在應該很後悔,把本魔尊養肥了吧?哇哈哈哈……」

老侯老張等人的臉上,既有憂心,又是岔恨。

都來到這個地步了,難道少爺他……還會有勝算麼?

只見周翩翩表情一臉黯沉,並不言語。

「看本魔尊入侵你兒子的神識!把他的三魂七魄,都一把捏碎!待得本魔尊奪了這副肉身之後,便軀使重寶,殺了你這個盜我精血的小賊,然後把你吃得骨頭都不剩!你的神魔煉體,最少也修到了第四、第五重了吧?吃了你之後,本魔尊最起碼能回復到巔峰時期的六、七成!接下來……便是血洗這座牢獄,血洗這甚麼衛國,血洗人間,血洗三界!哇哈哈哈……」



「老大!還不出手嗎?再耽擱的話,便太遲了!」

周翩翩神情依舊。

元始魔尊釋放出全部的力量,在周謙那千瘡百孔的精神境界中,亂衝亂撞!

周謙用作阻隔魔尊的精神境界,終於崩塌!

「總算是衝破了這小子的最後防線!哇哈哈哈……這副肉身,是本魔尊的了!」

元始魔尊竄進了周謙的神識!

牠頓時發現,自己置身於一片浪濤洶湧,水色泥黃的洪流之中,既看不到盡頭,也不辨天地!

「這小子的神識果然有異樣!這股湧動的水流,到底是甚麼回事?」

元始魔尊釋放精神力量!牠要奪取這神識空間的控制權!

可是,饒是魔尊的精神力如此強大,這一釋放,卻是有如泥牛入海,竟然還不足以支配周謙的神識!支配不了神識,也就不算是成功奪舍!

「怎麼會這樣!不管我怎麼釋放神識,也還是摸不到盡頭!這神識到底是有多強大!這小子到底有過甚麼奇遇?是哪個大能者轉世!」

不管牠怎麼弄,好像還是差那麼一點點!

有點詭異啊!

「看來我還是低估了這小子的精神力!欲要支配這個肉身,本魔尊還需要更多的生魂之力!可恨!可恨啊!」

元始魔尊如今處境可尷尬了,奪舍奪到了一半,不上不下的!來到這個地步,周翩翩還敢再讓牠攝取生魂嗎?

「老大!再也不能等了!趁現在把魔尊殺掉吧!」

「不能手軟啊老大!」

周翩翩只是冷哼一聲。

「讓他殺個夠!今天的九十九死籠,解除人數累積的規矩!給我傳話下去!死囚牢中,誰殺得了這一個人,便可直接獲得自由,並賞賜人級重寶一件!」周翩翩喝令道。

「老大!」

眾人再勸說了一下,見周翩翩並不動搖,也都不再說甚麼。

「……為何老大對少爺如此有信心?」

周翩翩的話傳進了死囚牢中,頓時生出了極大的哄動!

「真的只殺一人,就能獲得自由?還可以得到一件重寶?」死囚們聽到如此優厚的條件,都爭先搶後地想要進籠一拼!哪管他們的對手,是那傳聞中的「地獄把關者」!

「人級重寶呢!老子手握這件重寶,別說是紫府高手,就算是散仙,也不敢在老子面前撒野了!哇哈哈哈……老子一定要得到這件重寶!」

「就算是地獄把關者再強,也總是會累的!說不定輪到我時,他就已經剩下一口氣來,就只欠一記尾刀了!」

「別那麼快死啊!最少也要撐到老子進籠!」

好一部份的死囚們,都懷著僥倖甚或是賭搏的心情,爭先恐後地要進籠一試!

頓時間,挑戰周謙的對手們,雙眼都燃燒著一股被欲望驅使的鬥志!

如此一來,他們被殺的時候,凝聚的生魂,就更加強大了。

元始魔尊對此當然是求之不得!

來一個,殺一個!

「……真的就只差一點點了!再吞噬一個生魂,就夠力量了!再吞一個,再一個!」

元始魔尊一直殺!一直殺!

瘋狂地吞噬生魂!

半個晚上下來,鐵籠裏累積的屍體,都差不多堆滿了一半地方了!後來的死囚們,見到籠裏這副一片屍山的景象,嚇得想要打退堂鼓的有之,咬著牙關一拼的有之!

「這是甚麼妖孽?天啊!老子不打了!我寧願被斬首算了!」

「我自盡!你這妖孽不要過來!」

「老子就不相信你真的不會累!說不定老子就是壓垮你的最後一根稻草!殺!」

「俺不過爛命一條,死了也不可惜,可是要是拼得到了,便是咸魚翻生,一登龍門!俺就跟你拼了!」

殺戮持續到了通宵達旦!

到了第二天清晨。

元始魔尊那興奮得沸騰般的心情,開始漸漸冷起來了。

他甚至都殺得有點心慌了。

「五千五百了!不管算得再保守,本魔尊累積的生魂,肯定已足夠讓神魔煉體修至第一重大圓滿!可是怎麼還是卡在同一個點上!奪舍這個肉身,又是始終還差一點點!怎麼可能?一定有甚麼地方弄錯了!」

「別停下來!繼續放人進去!」周翩翩催促道。
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