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青正坐在前園的一座小亭子上,邊曬著冬日溫暖的太陽,邊做著一些小針線活兒。這是一天難得悠閒的時光。

「小青姐姐,院子好像有客人來了。」正侍候在旁的一名婢女提點道。

小青放下了針線活兒,抬頭一看,笑靨隨即如鮮花綻放。

「是迎春姐姐麼?終於見到妳了!說好了過年後要好好聚聚的,怎麼今天才來!」

「今年的雜事兒比較多些,姐姐剛剛才忙完了,就親自過來看你啦!」



迎春和小青都是從夫人娘家裏帶過來的,本來感情就很好,而近年兩人都當上了掌一院家計的大丫鬟,便更是惺惺相惜了。兩人一見了面,便是興高采烈地擁抱問好了一番。府中兩大美人湊在一塊兒,還舉止親熱親熱的,在旁人眼裏看來,也是一幅頗為養眼的畫面。

「今兒姐姐是特意過來回禮的!幾天前少爺囑咐你送姐姐們禮物,你就隨便意思意思,盡到禮數便算了吧?誰知你這傻丫頭還真的絞盡心思,每人送的都不一樣,既是貼心之選,又都是要費不少銀兩的!你叫姐姐們怎麼好意思呢!」

「這是少爺的心意,青兒可不敢敷衍了事!對了,那件特意為姐姐選的紅玉耳環……姐姐還喜歡嗎?」

「當然喜歡!只是這耳環太過珍貴,姐姐平日都不捨得戴出來了!或許待得過幾天元宵節時,才讓它見見人吧。姐姐也沒甚麼送得出手的,就剛好夫人幾天前贈了姐姐好些江南百彩染坊的錦布,青紅紫綠都各有兩匹,就索性借花敬佛,轉送給妹妹了。」

「江南百彩坊的錦布!這不是比起青兒所挑的禮物,加起來都還要貴重麼?青兒是萬萬不能收的!」



「小青妹妹啊,你也不要嫌貴重了!我好歹也是當姐姐的,回禮給妹妹們,當然不能小氣!你要是不收,就是瞧不起姐姐了!」

「青兒怎麼敢!那麼……小青就替院子裏的妹妹們,代為領受姐姐的好意了。」

「對了,姐姐昨兒在坊市,看到有村夫在賣一副剛剛在山上挖到的黃精,我看大概有兩、三百年的火候吧。這村夫看來並不識寶,開價不高,姐姐便用私房錢把它買下來了,這就當是還給少爺的一點心意吧。」

「上百年火候的黃精,乃是可遇不可求的珍藥!青兒替少爺給姐姐謝過了!」

「這點小物,周府多的是,不值一提。不過少爺平日嗜好不多,要想禮物送他是蠻困難的……不過姐姐想,要是配合小青的青蛇族秘方,或許可以熬出一味連府裏平日都提供不了的好藥,給少爺補補身子吧。」



「嗯,青兒定當不會浪費掉姐姐的心意。」

小青於是指揮著下人,讓她們領著迎春帶來的小廝們,把送來的布匹,藥材等物,都抬到儲物房中去。

「咦?妹妹今天穿的是新衣裳吧!這件桃紅繡蝶背心小襖,好像之前還沒有見過呢!這是你自己做的麼?」

「嗯!這是從一件舊棉襖改短弄出來的,這胸前的雙蝶是新繡的,姐姐說好看麼?」

「妹妹的手工向來是府中第一,當然是好看了!只是……少爺怎麼想的呢?」

「青兒不知道……大概少爺並不討厭吧。」

「男人都是一個樣兒的,都不會注意到姑娘們的衣裳變化!不過呢,要是小青前襟的鈕扣掉了一個的話,他大概便會馬上發現,而且雙眼放光吧。」

「姐姐好討厭!怎麼說這些!」小青雙頰羞紅,輕輕一推迎春的玉臂。



「好了好了,不逗你玩兒了。姐姐今天是前來捎話的。少爺呢?」

「少爺正在閉關修煉呢!不過也是差不多時候要出來了。」

「嗯。其實也不是甚麼大事,不過是老爺和夫人要請少爺過去,商量一些事情而已。」

「這麼急?老爺不是才剛回府嗎?就不能等到用晚飯時再說嗎?」

「聽說這事兒是跟少爺將來的前途尤關,你也知道老爺是個急性子。好妹妹啊,你可以替姐姐跟少爺通傳一聲嗎?」

「迎春姐姐難得開口讓妹妹做事,青兒高興都來不及呢!嗯,待會迎春姐姐甚麼都不必說,坐著喝茶就好。」

兩人再閒話了幾句,便見周謙從修煉室中出來了。他遠遠見到迎春,也是心頭一喜,忙把額前的汗水抹了抹,便急步過來打招呼了。



「這不是迎春姐姐麼?難得在自家院子裏看到你呢!有事麼?」

「沒事,不過是捎點回禮給小青,順道跟她說說私己話。」

「呵,在下逐客令呢。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,好好聊。」周謙調侃她道。

「迎春沒有這個意思,少爺不嫌無聊的話,也可以一起聊啊。」

「女孩兒家說的悄悄話麼,我怕聽著會臉紅呢。不了不了……」

「少爺!剛剛夫人有請,說是老爺剛剛回來了,想要跟少爺說上兩句話。」小青叫住了周謙道。

「好的,我沐浴更衣後就過去。」周謙轉頭又問,「有說是關於甚麼事情的麼?」

「好像沒有說呢。」小青道。



「嗯,老爺子叫得那麼急,大概是尤關我的前途吧,不然還有甚麼?你們且在這兒說話,待會兒我一個人過去就行了。」周謙點了點頭,便前去沫浴了。

「小青妹妹,這次謝謝你了。」迎春對小青合什致謝,柳眉輕皺,櫻唇噘起,便又是一幅文人爭繪的美人畫像。

「沒甚麼,姐姐言重了。」小青欠身回禮,笑不露齒,溫婉大方,青春嬌美,跟迎春相比,還要稍勝些許。

「其實姐姐並非有甚麼難言之隱,不過就是不想他們在商量此事時在場而已。唉……我這個當大丫鬟的,看上去活兒很是輕鬆,但其實很多時候是左右做人難啊……老爺夫人為著少爺的前途一事,過去已經爭論過不知好幾回了,甚至我們這些侍候一旁的,有時都會成為磨心!夫人上次就當著老爺面前問姐姐,說是旁觀者的意見比較客觀!她問我說,要是少爺是我的親弟弟,我會想看到他當聖儒還是殺人狂魔!這樣子的問題,你讓姐姐怎麼回答?答那一邊,都會得罪另一邊啊!我寧願置身事外,一概不知就好了!」

「姐姐別再想這些煩心事了!來!吃吃看這個大晉老師傅親手造的點心吧!姐姐就好好的在這兒待著,讓青兒陪著姐姐聊天,直至少爺回來就好了。」

「那麼,小青的答案呢?」

「嗯?姐姐說的是甚麼答案?」



「小青,以你的立場來看,你會想看到少爺他日當上一代聖儒,還是……跟老爺一樣被冠上了殺神的稱號呢?」迎春問道。

「青兒從來沒有想過這種事情……不過,我想不管少爺將來有甚麼成就,在青兒眼中,少爺還是同樣的那個少爺,所以對青兒來說,他走哪一條路也是沒有關係的。」

「那就是所謂的嫁雞隨雞,嫁狗隨狗吧?」

「姐姐!你又取笑青兒了!」

「這有甚麼好取笑的!夫人當初不也是為了老爺,連大晉郡主也不當,寧願跟老爺私奔到這小國裏屈身麼?……青兒,說認真的,即使他朝不幸落難,必需四處逃命,你也願意跟著他麼?」

「……只要少爺不嫌棄帶著青兒這個拖油瓶就好。」

「要是少爺知道小青的真正身份,他又怎麼會把你當成是拖油瓶看?只是……你的族人們,還沒有消息嗎?」

小青只是搖頭,似乎不願多談這個話題。

周謙沐浴更衣過後,便去跟周翩翩和慕容如雪請安。



(阿暖:傳統風的故事就該有這種人情世故的情節!個人很喜歡兩大美人相聚閒話的場面,含蓄而養眼;而且,這個情節正好豐富了對周府的描寫。雖然寫得很吃力,但認為值得。)
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