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謙兒,你在修煉時轟破了一面半呎厚磗牆的事兒,爹已經聽說了。以這個破壞力去推想……你的神魔煉體,已經突破到了第二重嗎?」周翩翩問道。

「是。正是在那時候剛剛突破的。」

「很好!你爹當年也要苦練了三年以上,才突破到第二重呢。娘子啊,這孩兒果然是流著我的血,天生便是修神魔煉體的料子!」周翩翩得意地道。

慕容如雪只是噘了噘嘴,也不回話。看得出來她的心情是不太舒暢的。

「謙兒,你大概也猜到了,爹這麼急地召你過來,是所為何事了吧?」



「是為了謙兒的前途嗎?」

「正是!謙兒,你也不用擔心爹和娘會當場鬧翻!事實上,召你過來之前,我們剛剛已經談好了!你說是麼,娘子?」周翩翩問道。

慕容如雪輕輕嘆了口氣,點了點頭。

「嗯。謙兒,你畢竟有你爹的一半血脈,也就是說,自你出生時起,你體內已繼承了元始魔尊的本命精血,不過這血脈只是一直潛伏著而已。娘其實一直以來都知道這件事,只是不願承認,還心存僥倖地想,要是謙兒一直不把這血脈激發出來,說不定也能像一般人般,煉氣修仙,走聖儒之道!可是,或許修羅之道,才是你的天性吧,要不然也不會在重重巧合之下,讓你接觸得到那瓶被嚴密封印著的魔尊精血,逼得你非要跨入神魔煉體的門檻不可!娘已經想通了,實在不應該讓你壓抑自己的天性!」

「謝娘親體諒。」周謙道。



其實說真的,在修煉的路途上,周謙並沒有選擇的餘地。他歷經千辛萬苦,難得修出了這神魔煉體之身,自當義無反顧地一直走下去!

「謙兒,既然你的神魔煉體修到了第二重,大概已不那麼容易被殺死了。依爹看來,你可以出外闖蕩了。」周翩翩道。

「出外闖蕩!」周謙頓時兩眼放光。

宅了這麼多年,也是時候出去走走,歷練歷練了!不然周謙以後要是交上了一些朋友,大家互相詢問起彼此的遊歷時,難道周謙要說,除了府裏之外,自己就只到過死囚牢嗎?「周公子你去死囚牢幹嘛?」「殺人啊哇哈哈哈……」這情何以堪!

「謙兒,雖然你是在這府裏出生長大的,可是你長年犯病,真正清醒的日子,其實也沒過過多少!若是爹此時要你離家,你會感到不捨,或是心中有點膽怯麼?」周翩翩問道。



「回爹!謙兒已經二十歲了,再也不是終日黏膩家中的黃毛小兒!謙兒非常期待出外歷練,急不及待地想要看看這大千世界,到底是甚麼樣兒!」周謙豪言道。

「嗯,還算像點樣子。」周翩翩點了點頭。

周翩翩於是向周謙講解他的打算。

「一般來說,年輕修煉者,初涉世事,不外乎走兩條路。第一條路,是從軍!我衛國大軍,威名遠播,不只是在南方二十四國之間罕逢敵手,就連大乾皇朝,也曾承認過我衛國培養出了一路悍軍!謙兒,你身為衛國人,走從軍之路,先天就有這個優勢!不過我衛國向來以紀律公平著稱,即便你是我周翩翩的孩兒,也得從兵卒階級入手,沒有任何優侍!不過從低打拼有從低打拼的好處,你可以歷遍我軍各個部門,包括行軍,佈陣,後勤,謀略,野戰,攻城等等各方面,都有涉獵的機會!你儘可多作嘗試,再慢慢考慮哪一方面最適合自己!不過初步看來,你有神魔煉體之軀,肯定是一塊攻城衝鋒的好料子!而老侯他們認為你有軍師之材,也可朝這個方向考慮一下!畢竟我們要是有了一個刺殺不死的軍師,對打大仗也是很有利的。」

「當兵嗎……」周謙點點頭。

他在心裏想像著,過軍旅生涯會是甚麼模樣。

「第二個方向,便是個人修行了。你是走殺道的,選個人修行的道路,當然是以殺人機會越多的便越是適合!爹認為累積殺業的最佳途徑,便是加入「殺神盟」!殺神盟是一個匿名的傭兵系統,完全獨立運作,不隸屬於大乾、大晉或任何勢力。不管是大國小國,對於一些不方便以正統名義幹的勾當,都會選擇在殺神盟掛牌為懸賞任務!殺神盟的任務內容,主要是殺人,但也不限於殺人,視乎僱主的要求而已。殺神盟的任務難度按等級而提升,最高的七星殺神任務,甚至連刺殺天仙也有過的!」

「殺天仙!」周謙雙眼閃閃發亮。他也就僅僅殺過一個煉氣士而已,要殺仙人,也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事了。



「走殺神盟路線,就是專注於鑽研殺人伎倆了。不少大國的年輕高手,甚至有來自人間界以外的,為了累積歷練,都會選擇加入類似的匿名傭兵組織,當然其中殺神盟是這些組織之中最大,任務量也是最多的一個。」

周謙在心裏盤算著。

進入軍旅生涯,還是個人修行?

「你且不急於決定。你才剛剛從九十九死籠回來沒幾天,再在府裏待些日子,陪陪你娘,想清楚再下決定不遲。」

「是!孩兒會好好考慮清楚的。」

「說了這麼久,我也好像有點餓了。娘子,晚飯弄好了沒?」周翩翩笑嘻嘻地問夫人道。

周謙且又在府裏休養了好幾天。



他每天都在關注著煉化元始魔尊的情況。只是這煉化過程需時,才過幾天,也還未有另一枚丹丸,足夠凝結成熟的。

他每天在自己院子裏,跟來客們說說話,喝喝茶,過得也很是愜意。

某日,老張趁著休班,過來找周謙聊天。聊著聊著,話題談到了朝歌城裏的一些老典故。

周謙這才鎚了鎚掌心。

「說起來,這麼多年了,我還從來沒有好好逛過朝歌城!虧我還在這城裏出生長大,從來沒有出過城呢!這真是情何以堪!」

「少爺小時候常年犯病,沒有出過門也是身不由己的事。少爺如今已是大癒,也是應該出去走走了!」少爺何時有這個雅興的話,老張都隨時奉陪。」

兩人於是便相約,三天之後,一同到城裏玩去!

畢竟在年紀上有相當的差距,老張為怕悶著少爺,也特地找了兩位年輕軍士充當陪客。



「他們都是年輕一輩之中我比較看好的,已當成心腹培養了好幾年,也通過了周大將軍的考驗,可以讓他們知道少爺的身份。」老張道。

「在下陳得烈,見過周公子。」

「在下謝祖,見過周公子。」

兩人跟周謙拱手道。他們跟老張一樣,都不穿戍裝,看來就跟尋常世家子弟無異,就除了眼神銳利了點。

「大家都是年輕人,不必多禮。」周謙拱手回禮道。

兩人跟周謙目光對視了好一會兒。

「看周公子的眼神,似是戰場上身經百戰之老手。請問是哪一年入伍的,在哪個大營服役?」陳得烈問道。



「在下還沒開始服役。」周謙道。

「還沒開始服役?」陳得烈和謝祖對看了一眼。兩人同時都覺得,這太不可思議了。他們兩人都是打過硬仗的,可是他們看到的眼神後,只覺得這位公子的戰場經驗,只會比他們多,不會比他們少。

「難道這位是暗行校尉,不可隨意暴露身份?」謝祖輕聲自語道。

「你們別大驚小怪好麼?這位的爹是甚麼人,你們又不是不知道!你們也別以為人家是名門出身,就必定是養尊處優,蟲子也不敢踩死一隻的!這位周公子雖然才剛剛二十歲,可是死在他手上的人,說不定比你倆所殺的加起來,還要多十倍呢!」老張道。

「在下失禮了!」兩人隨即躬身抱歉。他們對周謙的態度,頓時又添了幾分尊敬。

「不是說好了要出來玩一天的麼?怎麼又滿嘴殺了幾人幾人的,煞風景才是真的!」周謙調侃道。

「那也是那也是。我們今天只談風月!來!我們走吧!」

四人同行,看起來就像是尋常的富貴人家,簇擁著少爺出門的樣子。

這一出門一看,周謙赫然發現,朝歌城的規模,比他想像中要大上很多,很多!要是拿前世來比較,這朝歌城也堪比他所認知的最大城市了!

「朝歌城的人口,大概是兩千萬左右吧。雖然當中大部份都是流動人口,實際常住的不過六百餘萬……不過南方二十四國都是這樣子的。」老張道。

「兩千萬人口?僅僅是朝歌城麼?不是說衛國是個小國嗎?」

「在人間界,人口沒破億的,都算不上是大城了。」

「上億人口啊!」

這跟周謙所認知的古代世界,規模實在是不太一樣啊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