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人並肩而走,靜靜地觀賞著綵燈。街上的喧鬧,漸漸都聽不到了,就只聽到了自己越來越重的心跳聲而已。

只見一對又一對鴛侶,迎面走過。他們或是手牽手,或是肩貼肩,濃情對望,傍若無人。

小青不禁露出了羨慕的目光。

周謙把這副表情看在眼裏。

「青兒,你有沒有聽說過朝歌城綵燈大會的傳說?」周謙問道。



「嗯!據說兩情相悅的愛侶,要是在這綵燈大會上私定終身,那便將會得到月老仙人的祝福,此情不渝,終生美滿,就像是這走馬燈上所繪的鴛侶般……要是這樣的話,這真是世間上最愜意的事情了。謙哥哥你說是嘛?」

「難道我倆,不算是兩情相悅的一對?」他鼓起勇氣問道。

小青臉上的紅潮,頓時蔓延到了耳根。她剛才不過隨心抒發所感,未料到少爺竟然如此單刀直入……

她低下頭來,捏著手帕道:

「少爺在胡說甚麼呢?所謂兩情相悅,乃是少爺跟將來少夫人之間的事兒。青兒……只望少爺不嫌棄,讓青兒繼續侍候少爺,這樣青兒就心滿意足了。」



周謙輕輕地牽著,青兒那柔若無骨的玉手。

「青兒,難道你不相信我的真心麼?」

「少爺對青兒好,青兒……當然是知道的。只是……青兒不過一介妖族遺民,而少爺將來,必定是名震三界六道的大人物!那時候的少爺,自當配上更好的女子……」

「怎麼會呢?在我心裏,你就是那個最好的女子!」

「那是因為少爺還沒開始出外遊歷吧?」小青反問道。



小青的反應,有點出乎周謙的意料,卻又在情理之中。那是身為侍婢的女人,最貼近現實的想法……要是一心想著飛上枝頭變鳳凰,那才是痴人說夢了。

只是周謙乃是多情人,灑脫並不是他的個性。

他心裏想道:青兒啊,到底要怎麼樣,才可以讓你相信我的心意?

不如……今天晚上就要了青兒,讓她的心安定下來吧。

只是,周謙畢竟沒太多當少爺的經驗,對於可以採摘的花兒,竟然遲遲不敢伸手。

「青兒,我想要你……當我的人。」周謙好不容易才鼓起了勇氣道。

青兒一愣,心裏頓時有如小鹿亂撞般。她心裏想,少爺今兒是想要定下她的事了。她是伴著少爺長大的貼身丫鬟,其實身子早就該給出去了,只是少爺一直沒有要求而已。既然如今他都開口了,小青……沒有拒絕的理由啊。

不管這之後兩人的關係有沒有改變,少爺最終可以給她怎麼樣的名份,這一概不是小青會考慮的。她……就是願意為少爺奉獻出她的所有啊。這就是青兒了。



「青兒……就依少爺的意思……」小青把頭答得低低的,以劉海蓋過羞紅的臉,用幾乎低不可聞的嗓音回答兒。

這嬌嫩欲滴的表情。

這抱胸畏怯的姿態。

周謙簡直想要把她就地正法!

此時,城中央突然爆出一串又一串的五彩煙花,就像一把彩傘,蓋住了整個朝歌城!全城的走馬綵燈,同時受到法術加持,都瞬間大亮!在燈裏團團轉著的畫中紳士仕女們,好像突然都活了過來似的!

整個城市均是燈火通明,五彩繽紛!煙花連環爆響,使夜空也變得如同白晝!街上的人們,都在歡呼喝采,歌唱舞蹈。

慶典進入高潮了。



「謙哥哥!看這邊!」小青被一串走馬燈吸引著,這串燈連起來看,竟是一個悽美動人的愛情故事。

小青往前小跑著,欲要追看故事的結局,主人公是否能夠終成眷屬。

周謙跟著小青妸娜的背影走著,滿腦子都是遐想。

突然「嘩啦」一聲。

「走快一點!最後的煙花就要來了!」

「跟著大夥兒走!不然就趕不及啦!」

一襲追看煙花的人潮,突然從橫街湧過,霎時把周謙和小青隔開了。

「青兒!別走失了!」周謙喊道。不過隔著喧鬧的人潮,大概也是聽不到的。



周謙企圖穿過人潮,追上小青。

人潮走過之後,街上變得稍稍冷清。周謙左顧右盼,那熟悉的背影去了哪兒?

「青兒?」

最後她終於認出了青兒頭上的藍色髮簪。

原來她正被一群公子哥兒包圍著!

「趙少,這一位,就是你常常提在嘴邊,常常到你家藥舖買藥的那位小美人兒嗎?果真是長得很俏!」

眾人不懷好意的目光,在小青身上肆意游走。



「這幾位公子,請問有甚麼要事?奴家正忙著要追看走馬燈的故事呢!」小青還是那副很純很天真的表情問道。

這幾名公子哥兒之中,似乎又以那位「趙少」為主子的。趙少拍了拍手中的紙扇,以哄小女孩般的口吻道:

「小青姑娘啊,難道你不記得本公子了嗎?那個藥舖的太子爺趙喜呢!」

「公子還知道奴家的名字?」小青問道。

「你不是跟那個掌櫃福伯很熟的麼?他既然知道你的名字,我這個當少主的,自然也就知道了啊!你記不記得,上次我們在市集上碰到,本少就喊過你的名字,還請你吃過冰糖葫蘆呢?」趙喜一臉裝得很熟的樣子。

「嗯……其實奴家每次到市集採購時,也常常有很多叔叔嬏嬏,說要請奴家吃這個吃那個的……不過奴家從來都不會接受,因為夫人曾經教過奴家,不可以隨意接受陌生人的東西,更不要說是陌生男子所送的了……再說奴家對趙公子真的沒有印象,趙公子是不是認錯人了?」小青小巧白晢的指尖,摸著下巴,邊想邊道。

實情是,趙喜確實有請小青吃冰糖葫蘆。

不過當時小青不但不要,甚至還把對方當成是透明的,逕直走過!小青記性極佳,當然知道這個趙喜,他在藥舖時就常常以下流的目光打量著小青,看得小青渾身不自在;有時候見掌櫃在忙,他還借故走過來搭訕,可是她都沒有理會。不過那家藥舖所賣的藥確實是不錯的,當中有幾味凝魂湯的材料,也是他們這家賣的藥效最好,這也是因為掌櫃福伯採購有道,所以小青也就勉強忍受,繼續光顧了。

大好元宵,小青也不打算把氣氛弄糟,問他是不是認錯人了,是給對方下台階,要讓對方知難而退呢。

只是這趙喜,卻是個厚面皮的!

「不記得不打緊,多吃幾遍冰糖葫蘆,就慢慢會記得了。」趙喜笑呵呵地道。

「對嘛!小青姑娘,跟哥哥們到那邊玩一會兒好嗎?哥哥們這次帶了很特別的冰糖葫蘆,肯定你沒有吃過的!」

「對,哥哥們每人都帶了一根,就在哥哥們的褲檔裏呢!」

幾人同時賤笑,目光更加放肆了!

「眾位公子,請自重!」小青突然語調一冷。

眾公子的笑聲曳然而止。

「這女的剛才在說甚麼?」

「我有沒有聽錯,她在教訓我們?」那公子一臉輕佻的表情當中,漸漸現出了兇相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