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人邊吃邊聊,談笑風生,很快就把滿桌的菜餚都處理得一乾二淨。

「少爺,這一頓飯……還可以吧?」老張問道。

「笑笑八道菜,果然是名不虛傳!不論是食材還是風味,都是上品!……就是這「笑笑大曲」有點兒嗆!」

「是嗎?我覺得還好,挺順喉的。」

「衛國烈酒,均以嗆辣聞名!跟大晉的香醇餘味,大乾的多層口感,各有特色!」



「單說我們南方二十四國,各國所釀的酒,口感也有微妙不同,都反映著當地的風土人情啊。」

「這喝酒的學問,還真是多。」周謙嘆道。品酒這玩意兒,他真的不太懂得。

正自淺嚐間,周謙從窗外眺望出去,發現大街上好些人在架著竹梯子,忙來忙去……似乎是在掛走馬燈甚麼的。

「最近有甚麼節日嗎?」周謙問道。

「有的。再過兩天,便是元宵節了!」陳得烈點頭道。



「對對對!你們不提起,我這老人家都完全忘了有這回事!」老張拍了拍腦袋。

周謙心裏想:這個世界也有元宵啊……

要是這麼算起來,今年大年初一時,他好像還在九十九死籠裏殺人呢。或許正是因為他清醒後的第一次過年就是在死囚牢裏,回府後又要專注休養,家人們都沒有跟他提起過年的事,免得他操勞吧。畢竟拜年也是一件蠻累人的事兒。

「這元宵節嘛,乃是我們朝歌城的傳統大節之一!尤其是當天晚上的綵燈大會,更是年青男女們一年中最為期待的節目!雖然我們的綵燈會,歷史不及乾都那邊的悠久,可是民間卻有不少流傳,說是近年有不少讓人稱頌一時的人間絕配,神仙眷侶甚麼的,他們都是在我們朝歌城的綵燈會上結緣,私訂終身的!少爺你說厲不厲害!」陳得烈道。

「而且啊,久而久之,民間還漸漸地流傳著一個說法,說是在朝歌城綵燈會上私訂終身的人們,都會得到月老仙人的祝福,保證幸福美滿,此生不渝!而且不只是平民百姓啊,就連一些修煉者們,都會趁著綵燈會這個機會,看看有沒有結識到道侶的緣份!」謝祖補充道。



「道侶?」對周謙來說,這是一個陌生的名詞。

「對啊!修煉有成者,大都壽命悠久,百年不過一瞬!要是伴侶只是凡人,對方壽終後,自己不是要千年孤寂?要選的話,當然是選道侶而不是伴侶!兩人一起修煉,互相指點扶持,重點是能夠互相信賴,渡劫時還可以替對方護法!而最理想的結果,當然是道侶兩人携手證道長生,不死逍遙!這才是真正的終身廝守嘛!」老張道。

「原來還可以這樣啊……」周謙點點道。他最初還以為,修煉者都要守著童身,或是必需清心寡欲甚麼的,原來還是跟《蜀山》差不多嘛,一教之主也可以結婚生女的。

「以修煉者的眼光來看,就連選擇貼身僕從或心腹手下,當然也是修煉者的好,不然你稍稍閉關個幾十年,出關之後,跟著自己的人都死光了,這種孤寂感和失落感,是會有損道心的。」

「你家那位倒是沒有問題的。她是青蛇,壽命當然比凡人長久!要是他日煉成妖丹,壽元更堪比仙人呢。」老張在周謙耳邊悄悄話道。

「……小青嗎?」

周謙腦海裏,頓時浮現出那妸娜的倩影,以及這些年來和她一起生活時的種種。

「……這些年來,也實在是太虧欠她了。」



周謙想像著一幅綵燈配美人的畫面,酒不醉人,人自醉了。

兩天之後。

今天的小青,笑得很甜美,很幸福。

府裏的人都說,這麼多年了,從來沒見過小青笑得那麼開心的。

因為少爺說要帶她出去玩!這是自他清醒以來後的第一遭!

而且,今兒晚上,還是一年裏面最熱鬧的元宵綵燈大會呢!

這當中的心意,再明白不過了。



「青兒,今兒出去,不要再喊我少爺了。難得的元宵佳節,我倆何不就像一對結伴出遊的男女般,好好的玩賞一番呢?」

周謙甚至脫去一身少爺行頭,換上一襲青衫,打扮得像個尋常書生似的,好跟小青配成一對!

小青受寵若驚!

朝歌城的今夜,青紅紫綠,燈火璀燦。街上的男女們,均是悉心打扮,衣裳簇新。他們當中有些已是伴侶,特意前來重溫往昔的浪漫;有些是彼此有意,想要借此機會表白心跡;有些是三數朋友結伴而來,一心想要碰碰良緣……總之在各人心裏面,都是懷著某種甜蜜的憧憬;臉上掛著的,都是笑意。

今天晚上的小青,打扮得整齊樸素,青春嬌美之餘,不失良家矜持。畢竟她也不是到街上來碰良緣的,伊人芳心早就許了出去,她對對方也並無所求,不過是想要好好珍惜彼此相處的機會。

小青平日也很少機會出來玩的,逛夜街就更是難得!看到今夜城裏亮得有如白晝,到處都是熙來攘往的人群,熱熱鬧鬧的。在節日的氣氛感染下,姑娘兒家的玩心就被喚起來了。

「少爺你看!這走馬燈上的小玉兔兒,好像真要跳出來的樣子!」

「少爺!今年的煙花特別璀燦呢!哇!」



「青兒!都說不要叫我少爺了……」

「那……周謙……大哥……」

「這稱呼也太見外了吧!」

「……謙哥哥。」小青的臉蛋都要紅得冒煙了。

「嗯,這還差不多。」周謙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。

周謙對走馬燈的興趣,並不如女兒家般的大,所以也是慢悠悠地跟著小青身後,看著那綻放得剛剛好的青春背影,也夠醉人的了。

在賞燈賞人之餘,他也隨意瀏覽著兩旁的攤販。他在其中一個專賣國外玩意兒的攤子上,瞄到了一根藍色髮簪,看著似乎頗合眼緣,便隨手拿了起來。



「呵呵,公子好眼光!這南海珊瑚髮簪,成色天然,品相完好,是可遇不可求的逸品!這髮簪造工也很是新穎,配在姑娘兒家的秀髮上,更顯得青春嬌美!」攤販老闆殷勤地介紹著。

「青兒,這珊瑚髮簪,你喜歡嗎?」

「好漂亮!」小青看到了這髮簪,也是眼前一亮。她點了點頭。

「老闆!這髮簪我買了!多少銀子?」

「呵,小的一看到公子和這位姑娘,心裏便想:世上怎麼會有如此相襯的兩人,難道是在投胎前就約定好的一對宿世鴛侶麼?成全這樣天造地設的一對,乃是小的榮幸!就算公子你便宜一點,十二兩銀吧!」

「這裏二十兩銀子,都留著吧。」這攤販油嘴滑調的,雖然這一番說的算是老哏了,可是周謙聽著還是滿順意的。

「謝謝公子!謝謝姑娘!小的祝願兩位幸福美滿!白頭偕老!」那老闆笑得合不攏嘴。

周謙付過銀子後,便親自替小青,別上髮簪。

小青左顧右盼,向周謙回眸一笑,問道:「謙哥哥,好看嗎?」

「嗯,很適合你。」

小青展開燦爛的笑顏,兩邊臉頰都紅通通的。

這笑容之幸福甜美,就連平日跟她朝夕相處的周謙,都沒有見過!

這一笑,讓這千年老靈魂的心,也不禁怦然一動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