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他們還是認識的?」

趙喜那滿是污穢的腦袋,想了一想,便「哼」一聲的冷笑,看小青的眼神便更有點瞧不起了。

「你這個賤貨!虧本少還以為你有多純潔多天真,原來已經有男人了!這窮酸書生算得上是甚麼東西?你要是受不了那個痴呆少爺,寂寞難耐要找男人樂樂,也該選個好一點的!這書生怎麼比,也比不上本少的十份之一吧!」

趙喜厭惡地瞟了那書生一眼,然後便揮一揮衣袖。

「這裏沒你的事,你可以滾了!」



「喂!你還在發呆幹嘛?我們趙少叫你滾!」

「你還沒有搞清楚狀況嗎?你的老相好給趙少看上了,要收了她當姨太太啦!你也當是為了人家好,別阻著人家當上等人吧!」

「不走快點,本少便要你爬著回去!滾!」

惡少們盡情地叫囂恐嚇著那個書生!

此時,街上已聚集了相當多的圍觀者。他們本來心裏慶幸,總算有人替這小姑娘出頭了,而且看來還是這姑娘的心上人甚麼的!這正好是英雄救美的橋段!



可是,他們發現這人似乎只是個素衣書生,本來還帶點期待的心情,便又瞬間冷了下來。

有心而無力,這可是世間上最大的悲劇了!

眾人且看著這書生如何回應惡少們的恐嚇。

書生只是冷笑一聲,簡簡單單的答了一句。

「我要是不走,那又如何?」



路人們都瞪大了眼睛。

那又如何?那人可是朝歌城裏最有名的惡少,打死你都不用眨一下眼睛!

這難道又是一個不長眼的麼?

惡少們同時都轉過頭來,盯著這個書生看。這眼神,好像是在看著一個將死之人似的。

「你就那麼趕著要死嗎?」趙喜恨得咬牙切齒。

「趙少,要出手對付這廝嗎?」那領頭的護衛道。

「最近爹看得我很緊。注意一點,別在城裏下殺手……」趙喜正要下令,真要殺人了!

此時,那書生發現,有人從了扯了扯他的衣袖。他轉身一看,發現是一位陀著背的老爺爺,剛剛一直在人群中的。



「年輕人,別逞強了!聽我老人家說一句:退一步,海闊天空!」那老爺爺勸說周謙道。

其他人也搭話上來了。

「對啊!小伙子,我們並不是在潑你冷水,只是做人當要有自知之明!有些人,不是憑一身膽氣,就能惹得起的。要是連命都沒了,還怎麼談得上護花呢?」

「這會兒弄出了這麼大的動靜,說不定已驚動官府了!你就把這事兒放心交給官差處理吧!」

「且看著吧,對方來頭很大呢。要是連官府都不敢插手的話,你便認命吧。」

眾人都在勸周謙打定輸數了。

「哼,本少也不想節外生枝!你要是肯知難而退,本少便大人有大量,饒你一命。」趙喜還語帶慈悲地道。可是他心裏已在打算,怎麼對此人秋後算帳,悄悄殺了埋掉這檔事了。



周謙一撥青衫下擺,挺胸朗聲道:

「在下雖然只是一介青衫,但這並不表示,在下是那種甘於任人血肉,予取予攜的人!這位姑娘乃是在下的人,誰想要帶走她,只有踏著在下的屍體而過!」

這一番話,在眾路人心裏,均是掀起了一番波瀾!

他們是多麼想要為這位書生,拍掌叫好!

可是他們不敢啊!

他們要是真喝采了,那不是等於鼓動趙少對這書生下殺手了?那跟推他去死有何分別呢!

是以,在場只有一片壓抑的沉默!

「還踏著他的屍體而過?哼!真是只有酸臭書生才說得出口來的話。」惡少們均以冷笑待之。



「可是此人心志如此堅定,並不尋常……不會是有甚麼把持吧?」另一名惡少向同伴們低語道。

「好大的膽子!竟敢在大庭廣眾之下,跟我們叫板?難道你不知道,我們趙喜少爺是甚麼身份嗎?」

「趙喜?」書生抬起頭來,雙眼看天,好像想來想去,也想不起誰是甚麼趙喜。

看到這書生的表情,惡少們頓時放心了一大半。

「又是一個有眼不識泰山的!原來他根本不知道趙少是誰,也難怪他敢強出頭了吧!」

「真是奇怪,我們趙少平日行事已絕對不算是低調了,怎麼還是有人會不認識他?」

「大概是剛到朝歌城落戶不久的鄉下讀書人吧。也不知道是走了甚麼狗屎運,竟然給他釣到了那小美人當相好。」



「或許這書生正好是周大將軍府中的一員食客,或是教書先生之類的?」

「這種身份,跟我們趙少有得比麼?」

其中一名惡少站了出來,直接戳著書生的胸口道:

「本少現在就告訴你,我們趙少的爹,到底是朝歌城裏的甚麼人物!趙家大老爺,可是鎮守本城南門的偏將軍「趙鎮」!趙老將軍曾經獲得皇帝陛下親自受封為「開國功臣」!你該也是衛國人吧?應該知道「開國功臣」在衛國的地位是有多高!趙少放個屁,你敢說不香,就是不敬之罪好嗎!」

這一番自揭底牌,朗朗有聲,趾高氣揚!

僅僅是「開國功臣」這四個字,在不少朝歌人心裏,即使並不等於「無比尊崇」,卻至少是「得罪不起」、「敬而遠之」!

惡少們再一次祭出「開國功臣」的金漆招牌,這道強勢的氣場,頓時又壓得在場圍觀的路人們,連聲都不敢吭一下。

趙喜更趁著這個氣勢,丟出了另一張底牌!

「我爹年青的時候,更是周大將軍手下「翩翩營」的一員心腹大將!本少在幼時,就常常聽爹在回想當年跟周大將軍並肩殺敵,所向披靡的事!歷歷在目,如數家珍!」趙喜像是隨便想到似的補充道。

他的一眾同伴們頓時雙眼放光。

「是嗎?趙老爺他還是周大將軍的老戰友?這連我們都沒有聽說過!」

「說到衛國的開國功臣嘛,身份雖然很是尊崇,可是在這朝歌城裏,沒有一千也有數百!可是這周大將軍手上的「翩翩營」嘛!據說從來不會超過三十人!翩翩營最初的一班創始元老們,在我衛國立國之後,不是當上了手握實權的朝廷大官,便是鎮守一方的大將!」

「哼哼哼……要是這樣的話,讓趙老爺問周大將軍要一個丫鬟,這根本小事一遭!」

「趙鎮?」

周謙在書齋裏讀書時,也熟讀了不少衛國史誌,對於立國有大功勞的臣子們,自當在官方史書中被歌功頌德,刊載家譜。可是「趙鎮」這個名字,周謙卻連一次都沒從書裏讀到過。

正如那惡少所說,在衛國被封為開國功臣的,還是有一千幾百的;某些次要人物在史書上未能完全提及,也不是甚麼奇怪的事。

只是,對方提到了「翩翩營」,他就不太可能不認識了。因為他爹和一班心腹部下關係之密切,周謙可是非常清楚的。

周謙仔細地回想著。

常來他家作客的那一班叔叔伯伯們當中,好像沒有一個叫「趙鎮」這個名字……雖然說翩翩營的人他也不是全都認識,就是侯伯伯張伯伯等幾個較為親近,至於其他人就比較見外了。

他想著想著,好像曾經真的有一個姓趙的,來過他家裏拜年。若不是他乃棋聖轉世,記憶力超凡,也根本不可能記得的。

「啊,是那個趙鎮嗎?」周謙點點頭。

「這傢伙好像終於曉得自己惹到誰了。」

「這種不識好歹之人,到如今還沒有被人打死,真是個奇蹟啊。」

趙喜的自我感覺,終於是良好到了極點!他以為自己的氣焰,已經壓制得對方透不過氣來了!

「這傢伙的身子,好像有點不對勁……」剛才那個戳了周謙胸膛的惡少,仍在盯著自已的手指。他心裏有點疑惑,為何戳下去的感覺如此奇怪,好像一塊厚鐵板似的……不過不可能吧?書生懷裏藏甚麼鐵板呢!

趙少當然不會理會那人。他昂起首來,雙眼好像放在頭頂上,高高地俯視著周謙。

他慢慢地踱著步,逼近到對方面前。

「那你現在知道,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吧?」他直接把臉哄過來,「本少就站在你的面前,當面跟你說清楚:你的女人,是我的了!本少今兒晚上,就要好好的玩,弄得這小賤人死去活來的!」

周謙捏緊了拳頭……

「少欺人太甚了!」圍觀的路人中,此時突然有人大喝道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