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名滿臉鬍渣子的壯漢,擠開了眾人,氣呼呼地跑了出來,怒指著趙喜!

「老子實在是看不下去了!如此禽獸所為,能忍嗎?老子不過是個宰豬的,平日裏常被人家笑罵道是一個呆瓜,不明事理!可是這一件事情的是非對錯,就連一個宰豬的都看得清清楚楚!天底下哪有像你這般的衣冠禽獸,強搶民女之餘,還要理直氣壯,嘴巴像吃了豬屎般!這書生到底得罪了你甚麼!你倒跟老子說得清清楚楚!說不服老子的話,老子就回家裏拿屠刀砍你們!」

只見這鬍渣子大漢,雖然粗莽,卻是真正的血性之人!

他跟周謙無緣無故,竟也挺身而出,為他說話!

「你這個宰豬的,也敢跟我叫板?」趙少冷笑一聲,打了一個响指。



此時,一名護衛快步走出,巧妙地揮出一記重拳!這一拳明顯是出自某種武道功法,那那鬍渣子大漢完全無法招架,給這一拳結實打中肚子,倒在地上!

武者與凡夫的區別!

「真的動手了!」人群中也是一陣起哄。

在這一場風波裏,第一次出現了真正的暴力!

那鬍渣子大漢捂著肚子,嘴角滴著鮮血,趴倒在地。他好幾次想要撐起身子,都不成功。那護衛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裏,打了一拳之後,便逕直走回去看好小青。



「你們就只會欺負娘們和手無寸鐵的老百姓麼?」小青冷言問道。

護衛們表情依舊,像是沒有聽見。

而那幾名跟著趙喜混的惡少,乘機便衝了過去,打落水狗!

「區區一個宰豬的!比我府中的下人還不如!竟然還敢替人家出頭?」

「當場把你打死,也沒有誰會說可惜!」



鬍渣子大漢卷縮在地上被拳打腳踢!這個平日宰豬的莽漢子,在這個時候,也不顧著要抵擋拳腳了,擠盡最後的力量對周謙喊道。

「跑啊!書生!再不溜掉,就沒有機會了!老子殺了半輩子的豬,如今只是反被豬宰,報應而已!可是你讀了這麼多的書,卻死在這些人渣手裏,不值得!你走吧!朝歌城的鄉親父老們會掩護你的!」

這一番言語,就像是鐘敲一般,擊落在眾路人的心坎裏。他們有些人甚至淚眼凝眶,對周謙耍眼色或點頭之類的,意是讓他溜進人群裏,他們會幫忙擋道。

「還敢繞個圈子罵我們是豬!」眾惡少們下的拳腳更狠了。

「這書生不准走!誰敢包庇他,一概打死!」趙喜猙獰地吼道。

頓時,人群中的起哄,便又收歛了一些。可是還是有些膽子大的,直接道出不滿。

「做人怎麼可以霸道成這樣!」

「官差們還沒有來到嗎?朝歌城真的沒王法到這個地步?」



過不多時,那班惡少們已在那鬍渣子大漢身上出夠了氣。雖然他們只是一干花拳繡腿,可是大漢也不過一介凡夫,受傷總是難免。

「跑啊……書生……跑啊……」他痛苦地呻吟著道,還在唸著讓周謙逃命的事。

周謙的眼白,現出血絲。

趙喜面目猙獰扭曲,情緒也是高亢到了極點。他的性子是最受不得氣的,對面子尤關之事,更是激他不得!事態發展到這個地步,他已是忘乎所以,癲狂到失去常理了!

他在對路人們大吼!

「你們都看不得本少囂張是吧?都不捨得看著這多情的書生被欺負吧!本少就要囂張到底給你們看!看你們能奈我如何!」

趙喜一把扯著周謙的衣領,把那張扭曲的臉哄過來!



「本少不只要玩你的女人!還要讓你瞪著眼睛,親眼看著本少怎麼玩!看本少把這小賤人弄得連你是誰都忘得一乾二淨!就只會嬌喘著說趙哥哥我還要!哎唷奴家還要!怎麼樣?氣得瘋了吧?自出娘胎以來從來沒有這麼生氣過吧?你現在是不是很想要打人?可是你敢嗎?本少就別個臉來讓你打!你敢打嗎?」

趙喜已幾乎把臉靠近到周謙的鼻尖去了。

啪!

一聲清脆的巨響。

周謙一巴掌,重重甩在了趙喜的臉上!

時間就像瞬間變慢似的,趙喜的臉,漸漸變形扭曲,直至整個變得像是脆麻花似的!花白白的牙齒,當即就連根噴掉了好幾顆!

「嗚哇!」趙喜一聲響徹當場的慘號!

他被打得重重摔在地上,滾了好幾個筋斗!



全場靜默!

大概眾人都在吞了一次口水後,才意識到那是甚麼一回事!

圍觀的人群頓時起哄了!

「他真敢打!」

「這書生好大的蠻力!讀甚麼書可以讀成這樣!」

「剛才他定是憤怒到了極點!由此可見,此人對那姑娘的用情有多深!」

這一巴掌,是周謙壓抑著絕大部份的力量打的。他並沒有打算當場就殺掉此人。因此在場的人們都傾向相信,這位書生是被逼到了極點,才爆發出如此驚人的力量!



趙喜被這巴掌打得牙關脫臼,滿血鮮血。他的臉上,浮現出一個非常明顯的掌印,就像是有人用朱砂筆繪上去似的!

趙少自出娘胎以來,哪有被打過臉的?就連他爹他娘,都沒有下這麼重手打過他!

「竟然連趙少都敢打!這書生瘋了!」

「我們一起上!替趙少打死他!」

眾惡少們均是猙獰著臉,一擁而上!他們平日在朝歌城裏橫著走路,不時就會碰上一些不長眼的,當眾打人之事他們做得不少,不小心打死的也並不是沒有過。

在他們看來,這書生再狠,還能以一敵五麼?那他還當書生幹嘛,早該去從軍打仗了!

面對五名惡少同時衝來,這書生只是雙手負後,雙目如隼。

他的手有如迅雷般的動了一動!

跑著最前頭的惡少,他的臉頓時被扭成了脆麻花般,整個人突然轉向,向後飛退!

那緊跟在後面的第二名惡少,看到同伴倒著飛來,一張公子臉還扭成了脆麻花般,他一時間轉不過腦袋,竟然還想嘲笑!

身為惡少,看到同伴吃瘪,第一個反應是恥笑,然後才是為對方出氣,這是他們這種人的常情!但身為老大的趙少剛剛吃瘪,他們就不敢笑了,這是身份上下問題。

話說回來,第二名惡少一拳揮向書生。

正當這拳頭好像要觸到對方時,他卻突然感到一陣疾風撲面!

啪!

他總算知道那個同伙為何會歪臉倒飛了!

「嗚哇!」

那正在撲上來的第三名惡少,看到前面兩人歪臉倒飛,倒是笑不出來!可是,他又是騎虎難下,不得不撲!

他幾乎才剛看到那書生的身影,就感到自己的臉開始扭曲了!

如是者……

那書生連馬步都不開,就這麼隨意站著,看好來勢,給這五名惡少,一人賞了一巴掌!

在周謙看來,就連九十九死籠裏最弱的那個死囚,都比這五人要強上十倍!幹掉一盤烤牛肉,還吃力一些!

鼎鼎惡名的朝歌六少,全都趴在地上,滿地找牙!

現場頓時一片沉默,只剩下遠處傳來幾聲零星的煙花爆响。

約一次深呼吸的時份過後……

全場爆出了熱烈的喝采之聲!

圍觀的朝歌百姓們,全都樂壞了!

「喂!快點過來看!朝歌六少要吃瘪了!」

「這……難道是菩薩下凡了,下來替天行道嗎?」

「真是想不到有生之年會看得到這麼解氣的一幕!比甚麼元宵煙花還要好看!」

「這畫面太難得了!我要花銀兩請朝歌城最好的畫師,把這個場面繪下來!錶在我家裏的廳堂上!」

「不過這書生出手真的很快!難道是長年翻書寫字練出來的嗎?」

「有可能麼?誰都看得出他有練武的底子吧!」

倒在地上的那鬍渣子大漢,更是顧不得腹部受傷,呵呵大笑。

「書生啊書生,想不到你還是個練家子……老子真是服了你了!這麼看來……老子好像是多事了!」

「這位大哥,抱歉,讓你受了這場無妄之災!」周謙對鬍渣子抱拳道。

「這是甚麼話?這班混帳,老子是想打了好久了!只是可惜老子空長了一身橫肉,還沒打上一拳,就被人家做掉了。」

「在下不會讓大哥白受了這個傷的。」周謙點頭承諾道。

就在此時,突然有人像是發狂了似的,大吼大叫。

「當我死了是不是?你們以為我趙喜已被巴掌拍死了麼?」趙喜披頭散髮,猛地鎚打著地面,真活像是個瘋子!

「護衛!我的護衛!都死到哪裏去了!」趙喜在地上跥著腳喊道。由於牙關被打脫,所以聽起來時,好像是在喊「烏龜」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