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這陳風,從飛劍被書生一柱子砸落在地上時起,就在鋪一個大哏!
  
  他之所以祭出那三張護符,張開紅色光罩,並不是因為他再也沒有任何攻擊手段,只好躲在烏龜殼裏了。反之,他正要積蓄最後的力量!
  
  他嚼下一枚透過燃燒壽元而讓修為爆發的丹藥!
  
  這丹藥對肉身損害極大,他一服下,便已是整個頭顱都在嚴重充血,雙目甚至都溢出了血淚來!可是在法術護罩的紅光掩護下,並沒有讓書生發現到他的異樣!
  
  再說,書生當時正在猛地砸破光罩,一雙碟血爪揮舞得淋漓盡致,只見光罩內的瘋子在抱頭顫抖,還以為對方是被嚇得崩潰了,怎麼會想到他其實是吃了猛藥!
  


  如此一來,正好有機會讓陳風把藥力完全發揮出來!
  
  「老夫也只剩下最後一擊之力了,定然要選擇勝算最高的出手時機!」即使猛藥已經生效,可以隨時出手,陳風也還一直在裝孫子!
  
  他看著書生為了砸破光罩,已經消耗了極多的體力!
  
  光罩終於被打破了一個大洞,書生滿以為戰鬥已經結束了,只差把陳風揪出來痛打一頓洩忿而已!
  
  就在這時!
  


  這正是書生體力最為衰弱,注意力也最為鬆懈的時候!
  
  陳風一咬劍指!甚至不惜以指骨碎裂作為代價,喚醒飛劍!
  
  那把死死地躺於地上的飛劍,突然猛地抖了抖,便「嗡」地一聲,以目不可辨的高速飛去了!這是陳風在此戰中最強大的一劍!
  
  「噗」地一聲!
  
  書生完全沒有作出反應的餘地!飛劍從書生的後背刺入,小腹刺出,插了個對穿!
  


  「怎麼……會這樣?」周謙滿臉不可置信地盯著那穿腹而出的劍身。他在九十九死籠裏歷經數千場生死搏鬥,練就了一身對於危險的敏銳直覺,縱然如此,也完全防備不了這一劍!由此可見,這一劍的速度是有多高,隱蔽性是有多強!
  
  他喉頭一甜,「哇」地一聲,吐出了一口鮮血來。
  
  陳風猙獰地「呵、呵」笑著。
  
  「書生畢竟是書生,出外行走的閱歷始終是太少了!也不曉得在任何時候,這防人之心,也絕對不可以鬆懈下來!你所讀的聖賢書裏,難道都沒有教過你這麼簡單的事麼?」
  
  「……這是你設下的圈套?」
  
  「哇哈哈哈……老夫這一招背後刺人一劍,可是經過了好幾十年的實踐磨練,還曾經殺過好幾個修為比老夫還要高的強敵!人人只道老夫是瘋子,其實老夫頭腦清醒的很,還會陰人!你死在我的這一劍下,也不冤了!」
  
  陳風瘋狂的笑聲在街頭迴蕩。
  
  路人們均是一片沉默。他們都被陳瘋子騙倒了,沒想過他會在將敗的剎那間,竟然反敗為勝!


  
  「分出勝負了……」
  
  「……還是終需要有一死麼?」
  
  即使是馬鐵穎,陳得烈等人,也還是跟群眾們一樣,都還停留在目瞪口呆的階段。那女捕快茹芸的眼眶已是凝滿了淚水。
  
  那南門武將只是冷冷一笑。
  
  「殺了!總算是殺了!凡是跟我趙喜作對的,絕對沒有好下場!這下總算看到了吧!」那趙喜又再蹦出來囂張了!
  
  「不管怎樣,你還是要用屁股吃鬼天椒!」最看趙喜不順眼的涂大富突然這麼一嗆,嗆得趙喜面容扭曲,一時間也回不了話來。
  
  可是……
  


  書生雖然中了致命一劍,卻沒有倒下,也沒有斷氣。
  
  他偏了偏頭,然後……聳了聳肩膊。
  
  他雙手握住了飛劍,然後徒手一拔,竟然把這柄從背後刺進來的奪命兵器,反從前面拔了出來!一時之間,他的小腹和後背,均是血流如注!甚至連一小段的腸子,都被他扯了出來,懸在青衫之外!
  
  他雙手抓著飛劍,全力施展喋血爪,狠狠一揉!
  
  好好一把劈石有如切豆腐般的煉氣士飛劍,竟在眨眼之間,被揉成了一團廢鐵,隨手丟掉!
  
  「你不是說過,不管任何時候,這防人之心,也絕對不可以鬆懈下來嗎?」周謙道。
  
  「我、我的寶貝!」陳風親眼看著法寶被破,面色頓時一陣青綠!他「哇」地一聲,一口心血,吐將出來!煉氣士的飛劍,有如第二命根,飛劍被破,自會對操縱者的壽元及修為,產生嚴重的折損!
  
  「老夫要跟你同歸於盡!」陳風咬了咬牙,又祭出了另外一道紙符!


  
  他這是被逼得走投無路,滿腦袋只想著要拼命了!
  
  「在下還沒打算這麼快又回去見閻王呢。」周謙一爪子把陳風的紙符打掉,不讓他拍出!再來一爪,把那還沒有完全破掉的紅光護罩,整個轟了個粉碎!
  
  陳風被轟得飛退到十幾丈遠,重重倒地,動也不動了。
  
  全場又是一陣愕然的靜默!
  
  戰況再次逆轉了?
  
  大力書生反勝了陳瘋子麼?
  
  已被蹂躪得破碎不堪的衝突場上,只剩下那青衫書生,依然站立。再也沒有人要站出來找回場子了。
  


  「謙哥哥!」
  
  在任何人從驚愕之中回過神來之前,早已哭成淚人的小青,終於按捺不住,奔向周謙,緊緊地摟住了他的脖子。
  
  「青兒!我滿身是血,會弄髒你的新衣服!」
  
  「青兒不怕髒!青兒再也不要跟謙哥哥分開了!」
  
  其實,在這一場衝突中,周謙和小青一直保持著眼神的交流。
  
  當周謙最初站出來為小青出頭時,小青心裏其實非常矛盾!身為女兒家,當然喜歡看到心上人的挺身相救!可是,比起自身,青兒卻是更加擔心少爺的安危!她心裏甚至想過,自己被怎麼樣對待都行,只要謙哥哥平安無事就好!
  
  那時候,周謙向小青投來一個「少爺絕對不會丟下青兒不管!」的眼神。接著,在眾人眼中僅是一名窮酸書生的他,竟敢跟堂堂趙家少爺對嗆,最後還打了他一巴掌!
  
  這股男兒漢的膽氣,這股為了她挺身而出的勇氣,讓小青的芳心不禁砰砰亂跳!她本來就對周謙懷著極深的愛慕之情,而當她親眼目睹了少爺的英勇姿態後,那股情感,更是又深刻了許多!而且,於愛慕之情當中,更油然生出一份對少爺的信任感。
  
  少爺是永遠不會丟下她的!
  
  小青不禁留下兩行觸動的淚水。
  
  後來趙少的護衛出手了,周謙還受了那劉三的劍傷!這時候,小青更是憂心到了極點!她畢竟這麼多年來都沒有見過周謙動武,雖然近來聽說少爺好像開始修煉了,可是青兒根本不知道少爺的真正實力為何!跟那護衛相鬥又有沒有勝算!
  
  當那涂大富喊著要少爺逃命時,小青甚至有一股衝動,以自己單薄的身子,衝出去保護少爺!哪怕是一陣子也好,好讓少爺有機會逃脫!
  
  這個時候,周謙朝她投來一記「放心交給少爺」的眼神。
  
  小青對周謙點了點頭。既然是少爺向她承諾過的事兒,青兒是絕對信任少爺可以做到的!
  
  果不期然,不久之後,周謙便展現出一身神力,幾下手腳,便把一干護衛,全部放倒!
  
  小青對少爺的信任感,又驟然提升了一個層次!
  
  她根本就不需要替少爺擔心!只管把事兒默默交給他處理就好了!
  
  到了後來,會駕馭飛劍的煉氣士陳風出現!在場的所有人,包括陳得烈等高手,對周謙的勝算,都不表樂觀!
  
  小青卻是唯一對周謙堅信不疑的人。
  
  周謙當然也有對小青投來一個「放心」的眼神,可是那個時候的小青,已不需要這個安慰了。
  
  當戰況去到最高潮時,一個逆轉,周謙被陳風的飛劍穿腹而過!
  
  那是可以致命的重傷!
  
  小青當時已是驚怕得哭成淚人!她不能想像失去少爺的可能性!
  
  在那時候,周謙心裏也是在記掛著小青。
  
  他看了小青一眼,對她輕輕地聳了聳肩。
  
  這身體語言好像在說:「這點傷,對少爺來說實在不算甚麼。別大驚小怪!」
  
  小青相信周謙。
  
  到了這個時候,小青對周謙的信任感,已是牢靠到絕對不可能被摧毀了。她對少爺的感情,也已是濃厚到了一個昇華的關鍵點。
  
  既然他都願意為你挺身捨命了,小青啊,你心裏還在猶疑甚麼?
  
  依隨自己的心意吧!
  
  是以,小青最後撲進周謙的懷抱裏,乃是破除了她心房的最後一道枷鎖!她並不需要任何的回報或承諾,也不再在意彼此身份上的差距,僅是想要好好地珍惜這兩情雙悅的一剎那而已!
  
  周謙那強而有力的臂彎,也緊緊摟住了小青。
  
  「為心愛的人挺身而出,感覺真好。」
  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