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這四面黑色四方旗子,乃是發動陣法的關鍵之物,置於陣圖的四角陣眼之中,便可激活出其威力。」老張解釋道。

四角陣眼被激活之後,整個陣圖都閃出了一陣幽光!那一百零八面黑色巨旗,頓時無風而瘋狂擺動,然後漸漸幻化成高達數丈,好像用圓滾滾的鐵桶鑄接而成般的黑鐵傀儡!

這些黑鐵傀儡,同時察覺到了位於陣圖中央的入侵者:周翩翩!逾百雙眼睛同時閃出綠光,然後便鏗鏗鏘鏘地朝向入侵者衝殺過去!

只見這些巨大沉重的黑鐵傀儡,同時大步奔跑,甚至讓地面都在抖動!就連百丈以外倚牆而立的一些兵器架子,都掉下了一些刀刀劍劍來!

可是這些鐵儡雖然體型龐大,其動作卻又是極之靈活敏捷,比起活人,尤有勝之!



「這四方旂旗鐵儡大陣,乃是我們翩翩營的殺手鐧之一!這些年來,被困殺在這旗陣裏的強者,真是多了去了!就連有道仙人,大儒甚麼的,都成過陣下亡魂啊。」老張自豪地道。

「這黑鐵傀儡,大概能把我一腳踩死……」陳得烈透了口大氣。

「若是在陣圖之外,這些黑鐵傀儡,實力不值一提,隨便一個三品武師,都能輕易對付。可是在陣法加持下呢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即便是宗師級別的武者,要對付這麼一具傀儡,也得費點功夫,更何況是同時面對上百具的圍殺?」

「真不愧是翩翩營,在南方二十四國的軍力排行榜上,長期踞於前三名的不敗悍軍。」陳得烈也是長了眼界。這種大陣,若不是那種滅人都城的大戰役,動軏百萬大軍對峙的大會戰,都不輕易使出來。

衛國近年的地緣局勢相對安定,中小型戰役雖是不絕,卻未有列強洗牌式的大戰爆發。



只見逾百鐵儡來勢洶洶,動起拳來那個氣勢,有如洶湧巨浪,拍向那三頭六臂的黑甲魔神!周翩翩卻是抱著六臂,採取密不透風的防禦姿勢,任由那些人般大的鐵拳,如浪潮般連番轟落!

一時之間,陣圖中央,悶响不絕,血肉橫飛!

饒是周翩翩這一副看來極其強橫的身板,在這些暴力傀儡的如雨鐵拳下,也不可能不受創!

不到一盏茶時份,周翩翩已是彷如血人,身上有幾處已是傷可見骨!六臂中的兩臂都已折了,懸在背上,泪泪流血!

「大將軍這樣……沒問題嗎?」陳得烈看得不住連透大氣。在這大陣裏正在發生著的事,根本就是個真實的血肉戰場!他沒有想到過,在演武場上,竟然會出現如此真實的畫面!他也沒有見識過,傳說中的神魔煉體,竟然是這樣練功的!任由對方把自己往死裏打!



「爹每一次修煉,都是這麼較真的麼?」周謙也在擦汗。他心裏想,也難怪他爹狠心把他丟到九十九死籠裏折騰去了,他本身就喜歡拿自己來折騰的啊。

「老大平日是不修煉的!他都說這是假練,沒效果!老大的修煉,都是直接在戰場之上,寓殺於修。若是我國當下沒有他看得上眼的戰事,他就去接「殺神盟」的高級任務,都是往最難的任務挑戰啊……這一回,老大大概是想要試試這旗陣換了操旗者後的威力吧。」老張道。

只見那逾百傀儡,也是分成一排一排,輪流出手,第一排打得差不多了,便讓第二排衝殺上來,退到後排那些,便讓陣圖再給它們注入力量。

鐵傀的攻勢,此時已輪換到第三排了。巨大的鐵拳集中攻擊周翩翩的一雙巨腿!只見那雙腿的傷勢漸漸累積,多處都見到骨頭了!

「啪!」地一聲!右大腿腿骨斷裂!周翩翩單膝跪在地上!

「這樣的重傷,真的能夠痊癒過來?即使是神魔煉體,需要耗用多少時份?」陳得烈道。

「差不多吧……老大應該過夠癮了。」老張只是淡定地點了點頭。

果不期然,老張才說話不久,陣圖中央便突然傳出來一句話。



「就只有這點能耐麼?」

這話說出來的嗓門不大,卻是讓整個演武場上的所有人,都聽得清清楚楚!

正在最前面打得最狠的兩具鐵傀,突然各自被一隻巨手,抓住了頭顱!

然後,這兩具重逾不知幾千斤的黑鐵傀儡,竟然就被那雙手給硬生生地抓了起來,雙腳都離地一呎了!這黑鐵傀儡一個的重量,恐怕比得上周謙拔起的那白石巨柱的好幾根!

那雙巨手強力一拍!

兩具鐵傀的頭顱,竟被捏成一個了!

成了連體的鐵傀,砰然倒地!



周翩翩仰天狂吼!他渾身各處的嚴重外傷,竟以肉眼可視的速度癒合著!那折掉了的兩臂,也像是充氣皮袋似的,眨兩把眼便又鼓脹復原!

周謙是同路人,他當然看得出箇中奧妙!

周翩翩的胸腹之間,當然也有著生魂熔爐!正是這生魂熔爐釋放出累積的生魂之力,方才有此種恐怖的肉身恢復能力!

只是周翩翩練的並不是噬天訣,而且修為層次不同,所以周謙也沒有看得完全通透。

沒到幾個眨眼,周翩翩的所有傷勢,都已完全痊癒!

「天啊……要是在戰場上遇上這種殺不死的敵人,那要怎麼辦?」陳得烈受到了深深的震撼。

「前提是,你要有能夠傷得到老大的能耐啊。更多的是連老大的人都還沒看到,只是眼前有個虛影一晃,這就掛了!少爺,接下來要看清楚了!老大的絕學要使出來了。」

周謙透了一口大氣,凝神觀看著。



「翩翩無雙!」周翩翩虎嘯一聲,然後整個人的氣息,霎時變了。這看來霸氣的三頭六臂魔神,頓時添上了一絲陰冷的詭意!

只見他邁動那雙筋肉極其發達的巨腿,竟然帶動著其壯碩龐大的身軀,施展出有如鬼魅般的步法!他身形一拐,便是繞到了眼前那具鐵儡的身後;一拳,便從後把它攔腰打成兩截!

那傀儡甚至連頭也沒回,便成了兩團廢鐵,砰然倒地!

周翩翩順著這出拳之勢,帶動步法,往前探出,掌心往斜上方一托!另一具剛好衝至那個位置的鐵傀,頭顱便被一托擊飛!也是順著這一托之勢,他躍起身子,膝蓋一頂,又正好頂中了從後殺至的另一具鐵傀!這鐵傀直接往後倒飛,直飛到陣圖邊緣才被一道無形牆壁擋了下來!這鐵傀身上凹了一個大洞,也是再站不起來了!

周翩翩連氣也不換,又襲向第四具鐵傀……

在這逾百具鐵儡的重重圍攻之下,這三頭六臂的黑甲魔神,便有如鬼魅般的竄進竄出,每一個動作,都伴隨著一下清脆俐落的殺手!幾乎可以說是予取予攜,如入無人之境!

這是專門為了在戰場上實際使用,尤其是在人數處於壓倒劣勢下使用的單兵大招!



整個過程,都是清脆俐落,而且並不是隨便亂打,而是帶有看透敵方行動的預測性!周翩翩在幹掉一個鐵傀時,他的行動,其實已經準確預測了誰會在背後偷襲,誰又會補位殺過來之類的所有可能性,然後才決定下一步要踏向哪個方向,要殺哪一個對手!

在以一敵百的亂軍圍攻狀態下,仍能準確預測戰場上每一個敵人的行動,以最有效率方式,連環秒殺!

這便是周翩翩的殺道!他之所以敢於在戰場上領軍衝鋒,活到今時今日,並不是因為他命好,而是他擁有那種近乎神機妙算的戰場直覺!

只見陣圖之內,盡是鏗鏘敲打之聲!不少鐵儡轟然倒地,更多的是被擊至像炮彈般亂飛!若不是有陣圖邊緣的無形牆壁擋住,恐怕這周府都要塌了一半!

周謙看得手心都冒了汗!

才不到一盏茶時份,一百零八具鐵儡,全成廢鐵!周翩翩昂然兀立,渾身絲毫無損,就除了身上沾了點鐵屑而已。

全場將士歡呼喝采。

「老大出手,天下無雙!」

「只是看著就手癢了!老大!咱們這就帶兵出去,把那囂張的宋國給滅了吧!」

周翩翩聽夠了部下們的馬屁後,便收回了三頭六臂,回復到普通狀態。他招了招手,四名操旗手這才把大陣撤去。

「很久沒有在演武場上活動身子了,算是過了把癮吧。不過這跟真實的戰場比起來,還是有不少的差距。」

周翩翩看了看箭樓那邊。

「偷看別人練功,很不禮貌啊!下來!」他招了招手。

老張拍了拍周謙和陳得烈的肩膊,讓兩人從驚愕中醒了過來後,才笑呵呵地帶著兩人下箭樓來。

「老大真是嘴硬!明明是故意要讓少爺看的。」

「年輕小子,你叫陳得烈是吧?難得翩翩營眾將齊集,還不趁機會向他們請教一下修煉和打仗的心得?」

「是!謝謝大將軍!」陳得烈這便退去。既然大將軍都發了話,他就大著膽子,向眾多軍中大佬們搭訕,要求指教了。當然這些大佬們也毫無藏私,向陳得烈傾囊相授,畢竟可能再過幾年,這年輕小子就跟他們平起平坐,作戰時都放心把後背交給他了。

「老大!這幾個新的操旗手,表現如何?」老張問道。

「還算不錯。喂!你們要是再累積幾年功夫,老子便親自帶你們出兵,把宋都的城門攻下來!」

「是!謝謝大將軍!」四名操旗手受到大將軍讚賞激勵,頓時精神奕奕地敬禮道。

「少爺現在看到的大陣,威力勉強有顛峰期的四、五成吧,主要是操旗者們都是一些晚輩,才剛接手這大陣不久!若是由我和老侯等來操旗的話,那根本是不可同日而語了。」老張道。

「要是由張伯伯和侯伯伯操旗的話,就連爹都破不了這個陣麼?」周謙笑著問道。

「少爺!你就別耍我老人家了吧!這個問題,我又怎麼敢回答呢!不過我隨便亂猜,大概就連老大也……」

「要不要試試看?現在就試一下?」周翩翩的好勝之心,頓時被挑起來了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