甚麼是逆煉仙道?我們首先講所謂的「煉仙」,便是在往上提升的修煉道路上,追尋「仙」之境界,證大道而得消遙。不過所謂的「證大道」,不只是透過往上尋仙,還可以往下「求魔」的!

「仙」與「魔」,便是完全相反,各走極端的兩大修煉方向。比如儒,道,佛,雖然大道不同,然而修煉方向,大體都是往「上」,追求提升的!而修羅族神魔煉體,追求累積殺業,改造肉身,則可以歸類到「魔」之一途,是往「下」尋求的一條大道。

由仙轉魔,或是由魔轉仙,不是不行,甚至例子還真有不少,但前提是首先要放棄原本的修為,你要當仙就是仙,魔就是魔,不可能又仙又魔的!

而傳說中的「逆仙」,便是修魔之士,在往下不住尋求終極墮落之魔道時,竟然還找到了一條蹊徑,能夠在不廢棄魔道之同時,同樣達到至高無上的仙道!

以修魔來達成仙道!這其中之「逆」字,即便是對無數大能者來說,都是荒謬而不可理解的!



「其實,自從謙兒誤飲魔尊精血以來,奴家也沒有放棄過讓謙兒兼收儒道的想法!奴家知道此事近乎是痴人說夢,但不試過,總是覺得不甘心!奴家翻遍古書,也不理會是否聖賢著作,甚麼市井傳說,偽經膺品,統統涉獵,終於,奴家似乎真的找到了一些極之依稀的線索!在極遠古的時候,確實有過所謂「逆煉仙道」的說法!不過奴家也得承認,這不過是傳說,即使真曾有過此種法門,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流傳下來的。不過為了謙兒的前途,還是值得去追尋一下的!」

「可是,娘正處於晉身聖儒關鍵,神器也即將大成,這正是該要閉關的當兒,又何必為了替孩兒尋找一個虛無飄渺的可能性,而把正事擱下來呢?」周謙道。

周謙覺得非常不好意思!那甚麼兼收儒道之法門,其實他不練,也是不會死的!

「謙兒不必過慮了!娘非要替謙兒找到逆仙修煉之法,這也是為了解開自己的心結!畢竟,心境暢達,了無掛慮,才是成就神器的必要條件!若是娘在繪畫之時,還一邊替謙兒想這想那的,那麼最終「剎那風華圖」完成之時,恐怕就連神器也達不到,白白毀了一番心血。」

既然慕容如雪都這麼說了,周謙也就不再多話了。



「奴家將會先回大晉娘家一趟。我爹的書齋,藏有不少遠古文獻,而且都是孤本,我要找的下一步線索,恐怕很多只有那兒才有的。要是還是不足,奴家還要訪遍大晉境內的所有名家書齋,以至大乾,整個人間界,甚至三界六道!奴家打算,不管這逆仙之法到底有沒有傳承下來,至少也要把這法門的淵源都追溯出個結果來!此事了後,奴家才會前往三十三天閉關,把剎那風華圖完成。」

「唉,你這麼一去,這是要把你夫君丟在府裏,過多少孤零零的日子啊?」周翩翩滿臉愁容的,他還是想要努力挽留一下呢。

「其實夫君在這些年來,乖乖留在府裏的日子,也是不多啊。不是帶兵出外打仗,便是接殺神盟的任務,有的時候,奴家一年還裏見不到夫君幾次!再說,謙兒又已經長大成人,將要出外歷練了!你們兩父子都不在府裏,只剩下奴家獨守這座空府,也是閒著無聊。不如趁著謙兒出外歷練之時,讓奴家把逆仙之法都準備好,待得謙兒歸來之時,正好可以接著修煉!說不准,謙兒還趕得及參加下一次的「大乾六藝狀元」試呢。」

周翩翩還是說不過慕容如雪。他聳了聳肩,道:

「娘子啊,聽你說的,好像是為夫把你軟禁在府裏當囚犯了!為夫是如此霸道的人來嗎(周謙在他身後猛地點頭)?罷了罷了!要是娘子覺得獨留府中,沒有甚麼寄托,那出一趟遠門,也是好的。反正大晉娘家,你也很久沒有回去了吧?」



「謝謝夫君體諒。」

慕容如雪也不耽擱,還未待周謙入伍,她就先行走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南方二十四國,有「小修羅道」之稱,顧名思義,這是一個長年戰亂,殺戳不斷的小地域。除了國與國之間常常出現不死不休的大戰之外,還有眾多戰力堪比小國的流匪集團,伺機揭竿起義,企圖在此擁擠不堪的地域裏,擠出一國之席來!這還不算,這些小國們還要提防北方大乾,南方大晉!兩大皇朝也沒有佔了這片地域的意思,反而是利用作為兩國之間的緩衝,只是偶爾看準時機,趁著鷸蚌相爭,咬個一口,收個漁人之利,也權當練兵。

當然,縱是這地域的生存環境如斯惡劣,也還是有若干勢力站穩陣腳來,甚至還有像齊國、宋國此種千年不落的古國,累積了深厚的底蘊,就連大乾和大晉也不敢太過小看的。

衛國,算是以流匪或是傭兵之類的團夥起家,漸漸壯大,最終自立為國,開國皇帝仍然是當朝陛下,這種國家,每年都不知道蹦出幾十個來,國號也是常有重覆翻用的,真是記都記不住那麼多。這些國家之中,立國不到幾年便垮掉的,乃是常態,不足為奇。反而活得下來,才是奇蹟。

衛國如今也是立國逾六十年了,國力不但沒有走下坡,而且還節節上升,大有如日中天之勢,版圖每年都有擴張。在連年兼併之下,如今衛國已隱然成為此地域中之五強,風頭甚是強盛!若是沒有過人之強橫武力,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成就。

衛國正規軍號稱有二百萬之眾,這並不同於某異空間之古代,都是水份居多!這裏說的二百萬,就是二百萬,而且只多不少!



你可能會問,有那麼多人當兵嗎?

那是當然的事!一個長久處於戰亂,早已習慣戰爭的國度,其人民都必然是尚武的!衛國的年青男女嘛,其一生的職志,不是從軍,就是落草,總之在戰亂之地,能幹的事情就大抵如此。

衛國主力大軍之所在,便是位於朝歌城郊的「中軍大營」。此營號稱有百萬軍力,不過當然有過半的大軍,都正處於征戰行軍之中,駐扎在營裏的,不足一半。這裏當然也是衛國主力招考、訓練新兵之地。

「這規模太嚇人了!一望無際啊!」周謙被眼前一片壯觀的景象嚇呆了。即便他已站在一處山丘之上,這中軍大營依然是看不到盡頭。這根本就是一個大城的規模了!

除了規模嚇人,還有自營裏遠遠傳來的將士吆喝,兵器相交時的金石鏗鏘,步操時卷起漫天的沙塵滾滾,以及隨時隨地處於戒備狀態的緊張感……等等交織起來,便是軍營獨有的「殺伐之氣」!

「天啊!這麼多人,每天到底要殺幾頭豬,才夠他們吃的啊。」涂大富看著這麼多人,手都不期然地抖了。他還在想,若是都由他負責殺豬,恐怕他連屎都沒空拉了。

「大個子,兵部徵召我們入伍,是要讓我們出去砍人頭!你怎麼還滿腦子的想著去砍豬頭呢?難得被認可為二品良材,你不會只是想要當個灶頭兵吧?」說此話者,不是別人,乃是當日於綵燈晚會上也有露臉的,女捕快茹芸。



「那也是那也是,老子乃可造之材,說不准他日還要當上校尉大人的!好吧!老子就當此立誓,從此放下屠刀,立地成兵!」

兩人也是醉了。甚麼立地成兵也說得出來,要是有佛門中人碰巧路過聽到,那叫人情何以堪!

「呵!這便是我衛國的中軍大營,果然是很厲害!一想到本姑娘將要成為其中的一份子,就不期然的熱血沸騰起來了!馬捕頭說得對,以本姑娘的性子,當個捕快還是有點侷限了,應該要行軍出征,過些殺人越貨的生活!」茹芸挺起那鼓鼓的胸脯,一臉是豪氣干雲樣子。

「……是快意恩仇才對吧?」周謙有氣沒力地道。他簡直是哭笑不得,甚麼殺人越貨,現在是去落草為寇麼?

「嘻嘻……周顯大哥果然是讀書人,茹芸也是受教了!也難怪當我這麼跟馬捕頭說時,他還罵了我一頓呢!他還說,我去從軍也是好的,正好可以修理一下我那無法無天的性子。」

「顯兄,我們也別理會這個男人婆了!我們且就入營去報到吧!」涂大富拍了拍周謙的肩膊道。

「好的,大富兄。」周謙點了點頭。

這三人之所以結伴而行,其實有一半也是碰巧。



話說涂大富跟周謙也算是結把兄弟了,自從大富拿到二品良材之後,兩人還有見過好幾次面,其中一個原因,是周謙太掛念涂大娘弄的雙冬羊腩煲了。

當大富知道周謙也同樣考入了中軍大營後,他也就主動邀約,兄弟結伴出行,一起入營了。

出行當日,兩人來到城門,正巧碰到茹芸也是一身武者勁裝,背著個包袱,一副就是要出遠門的樣子。

這三人在綵燈大會上同仇敵愾,對彼此之間也是留下了比較良好的印象。茹芸個性開朗,見到這兩個認識的人,也就很熱情地跑過來打招呼,一問之下,原來大家都是要去同一個地方!

那三人當然就是一拍即合,結伴而行了。

至於為甚麼茹芸和涂大富,都把周謙稱作「周顯」呢?那也是三人在路上才發生之事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