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維新笑著拍了拍陳得烈的肩膊。

「不好意思,得烈,是我累你白擔心了一場。我本來是想要儘早告知的,可是你當時正好在做升級任務,不在大營裏!」

「到底是甚麼事了?維新大哥,你就不要吊我胃口吧!」

「其實周大少爺那封入伍令,是我故意安排調包,才寫成這個樣子的。那也是為了配合我爹丟給我的無理要求啊!既要保送他進尖兵營,又不准我動用任何特權,免得開了一個不好的先例,讓其他人也有樣學樣,給自己人走後門!「摻雜」可是軍隊大忌啊!那我還可以怎麼辦?索性甚麼推薦,甚麼評定,都統統收起,讓少爺他從最底層開始,力爭上游了。這樣就不會遭人話柄了吧?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

「還可是甚麼?難道你擔心少爺憑自己的實力,還進不了尖兵營,非得我們摃他進來不可麼?」張維新反問道。

「當然不是!得烈曾經親眼目睹過,少爺在元筲綵燈大會上,大發神威,連敗數名武者護衛,還擊倒了一名使飛劍的煉氣士陳風!憑這實力,有資格進尖兵營有餘了!」陳得烈道。

「嗯。雖然我不太清楚綵燈大會上的事,可是我也曾聽爹提起過,少爺經歷過怎麼樣的非人鍛鍊!你別看他只是個初次出門的世家少爺,他曾殺過的人,已超過了不少沙場老將!」張維新道。

「我好像也有聽張老將軍提起過……」

「所以嘛,我對少爺非常有信心。不管把他丟到哪裏去,他都能夠發光發熱!真正有實力的人,是不會被埋沒的。」



「得烈擔心的是,那殺人王何琦不肯放人哪。」

「何琦……其實,我曾經跟他在沙場上並肩作戰過一段不短的時日!此人的性子,其實並不是你們所認為的那樣。少爺交到他的手裏,我並不太過擔心。至少,以少爺曾經受過的殘酷訓練,相比起來,何琦的操兵方式,其實還算是合理了。」

陳得烈心想,他操兵都操到被稱為「殺人王」了,還算合理?

此時,營帳外傳來軍士們的熱烈吆喝之聲。

「四同!再跑快一些!你可以的!」



「不要輸給庚等新兵啊!四同!你這樣可是丟了我們尖兵營的面子!」

張維新和陳得烈帶著好奇心地走出了營帳,朝眾人所關注的方向一看。只見一名普通士兵背著不知幾百斤的大鐵鎖,有如飛躍鈴羊般的輕盈狂奔著……細看一下此人的臉,這不就是周大少爺麼?而在遠遠的大後方,另一名被眾人熱烈激勵著的尖兵,則是氣喘如牛,揮汗如雨,正絕望地被不住拋離!

「這新兵有意思!若是我有這個權力的話,一定二話不說,就把他挖進尖兵營!」

「對啊!這麼厲害的傢伙,進甲等新兵營都是埋沒了他,怎麼可能流落到了庚等?難道他在入伍時就調戲了編冊官的老婆?」

也不用說甚麼,僅憑一個跑大營的表現,周謙就已贏得了尖兵營軍士的普遍認同。

「既然這名叫作周顯的新兵,已經展露出匹配的實力,那是不是可以開個特例,把他招進尖兵營了?」陳得烈便趁這機會,當著眾人面前問道。

「不用急。先讓他繼續在何琦那兒待著吧。反正何琦此人的性子,我最是清楚,絕對不能夠跟他來硬的。」張維新道。

聽到張偏將這話,小編冊官嚴輿頓時哭喪著臉了!他還掂起著跟何琦的那場賭局啊!如今都已經第七天了!要是再過三天,他從此以後就多了一位「周爺爺」了!而且這位爺爺每多留在何琦那兒一天,他就要多輸一百兩銀子啊!



他是多麼想要說服張偏將,讓他直接就跟何琦要人!可是他不敢跟這麼大的官說話啊!

何琦為了好好招呼他手下的兩根硬骨頭,可謂是絞盡腦汁,精心設計,務求要把他們操得跪地求饒為止!

不覺,他所安排的體格訓練內容,已甚至超過了尖兵營的水平!這個標準,放在尖兵營外,絕對會操死不少一般兵卒!

他最是看不過眼那兩根硬骨頭,每天操練完回來後還是一臉輕鬆的樣子!所以每天的操練量和操練強度,都是幾近瘋狂地疊加上去的!

可是他還是有底線的,便是不管怎麼操練,他依然有給兩人吃飽飯,睡飽覺的機會!由此可見,他也並不是要存心殺人!還是要讓他們有活路的。

譚四同在他手底下第三十天,終於被何琦摸到他的極限了。

可是正當何琦滿心歡喜,終於可以看到這硬骨頭屈服的表情時,這譚四同竟然從體格八段突破到了體格九段,一下子又能承受過來了!



好命硬的一條野狗!老子再加操!看你還能撐個幾天!

至於另一個人,那個當初何琦最瞧不起的極品秀才,卻展現出了極其驚人,深不見底的耐操性!譚四同再是硬骨頭,可是身體還是很誠實的,累了便會流汗,會喘氣,甚至會抽筋。

可是這周顯呢?都已經十多天了,何琦從來沒有見過他流過一滴汗!

這是甚麼?生理嘲諷嗎?這根本就是針對何琦發出的一封挑戰書,直接質疑他的操練,根本是太過輕鬆了!

漸漸地,周顯的操練菜單,跟譚四同開始拉開距離了。

當譚四同好不容易,才突破到負重五百斤跑大營七十圈的驚人成就時,周謙當天已是負重千斤,跑百圈大營了。周謙看來只是背上了一個巴掌大的金鎖,不過這金鎖可是一件縮小了的道家法寶,重逾千斤!

何琦終於也看到了周顯流汗喘氣了。

正當他想要為這個成就而稍稍高興時,他便聽到周顯在帶笑地嘆氣道:「超爽的!總算是出了一身汗!意猶未盡啊……」



何琦幾乎當場吐血!

必需要想出更多的花樣!編排出更強烈的操練!

在何琦那早已猶如死灰的心裏,好像有甚麼又漸漸燃燒起來了。

周顯在整個中軍大營裏,也漸漸地跑出名堂來了!最初一些眼尖的哨兵之類,會很好奇此人到底犯了甚麼軍規,竟然每天都要被罰跑大營?再來開始有人傳言,此人是庚等新兵營的,而且此人跑大營的成績,已超越了尖兵營老手!這便漸漸引起了越來越多人的注意,甚至都有人專誠來看他跑步,作為一種意志上的激勵了!再過幾天,他們看到這「怪力新兵」,竟然背著千斤金鎖跑大營了!這體格,已是超過了「武者」這個水平,該當被評成「武師」了!這中軍大營裏能當上武師的,都起碼是個校尉了!

正當周顯的名氣越來越大,大營裏對何琦的非議,也就漸漸增加。最常聽到的質疑之語是:你排出這種非人的操練,你自己又能完成嗎?若是你都比你手下的兵差勁了,你還有資格操他麼?

何琦的回應是:老子就跟這新兵一起操練,那沒話說了吧?

何琦所有的心思,都花在如何操練這周顯身上。一天裏十二個時辰,扣掉必需的吃飯睡覺,就剩下是那麼多,想變也變不出更多的時辰來了!若要不斷增加訓練強度,就不得不多花心思!



每天早上,何琦依然會拿出更高難度的訓練編排,而且,他也跟周顯一起操練,以證明他的編排不是無理苛求,是做得到的!

而這何琦也是個好勝之人,例如說負重跑大營吧,他絕對不允許周謙跟他並肩跑,總是要領先一步!周謙恨不得有人跟他玩呢,見何琦加速,他又跟上!說好要跑一百圈的,最後兩人跑了一百二十,要不是膳堂都要打烊了,他們還不肯停下來呢!結果每天訓練下來,這操練的強度,又比預計的要劇烈得多!

不過以何琦的副尉軍階,他所展現出來的體格,也受到了大營中人的尊重!他確實也不比那「怪力新兵」來得差!甚至,他流的汗喘的氣,還比周顯來得少些!

當然,這何琦本來軍階遠不止是副尉,他是被降職到這個地步而已。可是他在眾人眼中,已頹廢了好長一段時間,也沒想到,他的修為原來並沒有荒廢掉!

至於譚四同,他每天看著這兩人不斷輕鬆超越他,心裏本來也有點鬱悶,有點兒不甘心,也想要咬牙跟上去的!他在這些天裏的進步也是很明顯的,甚至還極其難得地提早出現了境界突破!在這個把月裏,已抵過了他在尖兵營操練半年了!可是,他跟那兩人的距離,卻依然只有越來越遠而已。

所以他也很快就想開了。何琦是長官,他強大是應該的。不過那位周顯兄弟呢?本來譚四同對他還是有點嫉妒的,可是隨著日子過去,這嫉妒之心也漸漸轉變成佩服,欽敬,以至崇拜了……

「何副尉……」周謙又再追上了何琦。

「甚麼事?想要求饒了麼?」何琦又加速拋離了周謙。

「何副尉,其實下屬想說,下屬不吃不睡個好幾天,也還是可以的……」周謙又再跟上。

「你這是在打本官的臉麼?」何琦目露兇光,首次現出了殺意!

「下屬不敢!下屬只是想要在長官面前,好好表現而已!」周謙迎著何琦的目光,絲毫不懼!

「好!既然你想要玩命,我這個當訓練官的,定當奉陪到底!先把負重加倍,跑個七天吧!就從現在開始!」何琦打了個响指,兩人背著的金鎖,驟然變大了一倍!

「……這才算得上是負重啊。」周謙前額都現出青筋來了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