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那個最近跑大營跑出了風頭來的庚等新兵,聽說要跟殺人王玩命了!」

「聽說還是那個新兵主動向殺人王提出了挑戰!你以為何琦夠瘋了嗎?原來還有人比他更瘋的!跑大營七天七夜!這可真是會死人的!」

「而且你有沒有看到他們背著的金鎖?聽說足有二千斤重!我當年突破到二階武師時,也背不起這個重量啊!」

「這新兵根本是老天爺派下來收拾殺人王的吧?他究竟是在哪兒蹦出來的?竟然這麼厲害!會不會是別國派來的間諜?」

「聽說此人是張維新保送的,本來就打算直接進尖兵營,只是在入伍時陰差陽錯,給個不長眼的編冊官,派了去給何琦!你也知道何琦的性子,跟他要人是不可能的事!所以便將錯就錯,弄到這個田地了。」



「不過何琦這老油條倒還是挺能跑的!」

「這些年來,這何琦都像是一團爛泥般,如今竟然在拼起命來跑大營,也算是奇景了!這新兵也確實有點能耐,竟能把何琦刺激到了這個地步!」

「聽說何琦當年處於顛峰期時,修為甚至跟張維新等輩平起平坐,都是煉氣有成,享百多二百年壽元的超凡之人!不過這也已是數十年前的事了,那時候我們都還未入伍呢。他頹廢了這麼多年,修為也因此下掉了很多,只是破船也剩下三斤釘罷了。」

「我們要注意點看,別讓何琦老羞成怒,對那新兵下殺手來!」

這一老一少在拼了命地鬥跑,在中軍大營裏頓時便蔚為奇景,吸引了無數將士們的目光。



兩人本來的打算,是不吃飯不睡覺地跑個七天七夜!不睡覺倒還能勉強說是玩命,不吃飯就真的是自殺了。觀戰的將士們都主動為兩人準備了口糧和清水,讓他們在有需要時可以補充。

周謙和何琦也都有了默契,容許彼此進食喝水,可是還是要邊跑邊吃,不准停下來休息!

第一個晚上過去了。

第二天的太陽升起。

或許是受到了煽動,譚四同竟然也自發性地跟兩人一起玩命!他背著的是六百斤的鐵鎖,這也已是他的極限了!來到了後半夜,他已是跌跌撞撞的拖著步伐來跑,僅憑著一股硬骨頭的意氣在堅持而已。最終,來到第二天的正午,譚四同是拼到了力盡倒地,不省人事。



此時,周謙和何琦的狀態,看起來依然算是輕鬆!

雖然兩人前額都已滲出了點點汗珠,氣息也已有點粗喘了,可是目光依然如炬,有熊熊的激情正在燃燒!

「已是未時了!周兄弟,先吃點口糧吧!」陳得烈喊道,邊把一小袋口糧朝周謙拋去。

「勞煩陳大哥了!」周謙接過了口糧包,仰起頭來就吃了一大口。

「老何!你的口糧!」嚴輿也把口糧包拋給了何琦,可是何琦不接!他破壞了在進食時稍稍放慢速度的默契,反而趁著周謙正在嚼口糧時,突然加速,把他遠遠拋離在後面!

「你這吃貨!吃老子的塵吧!哇哈哈哈哈……」

「這瘋子竟然連飯也不吃了!」周謙急忙把剩下的口糧都全塞進嘴巴裏,再狠狠灌水,一口氣吞掉!「咳咳咳咳……」邊跑邊吃還真的不能急,結果還嗆到了!好一半到了肚子裏的口糧便又吐了出來!還有不少卡在不知氣管還是食道裏,不上不下!

這一下嗆到,幾乎要讓周謙停下腳步了!他猛地咳了好一陣子,把嗆著的口糧都咳上來,再又嚼回去(畢竟還是需要補充營養)!然後他又再喝了幾口水,再理順呼吸,才發力狂追!



這一下子落後,要追回來,真的不容易!畢竟這是超長距離跑步,總不能夠沒命似地狂奔,怕後勁不繼啊!

周謙一直追到了太陽下山,也還是勉強看得到何琦的背影而已。

何琦也不是仙人,中飯不吃,晚飯也還是要吃的,不然的話,接下來的漫漫長夜就難熬了。畢竟營中各人也有自己的軍務,晚上總得休息,即使是陳得烈,也不可能通宵達旦守著周大少爺,更何況是在營裏不得人心的何琦?

周謙真是個吃貨,要他來個以牙還牙,以不吃飯為代價追上何琦,他是做不到的。

不覺,便是四天四夜過去了。

兩人的樣子,已再看不出有任何輕鬆的痕跡。領先的何琦表情變得嚴肅起來,他雖然看來有點憔悴,可是步履依然穩健,呼吸也大致保持著既定的節奏。看他的模樣,似乎能夠一直地跑下去!

至於周顯,他已是咬牙切齒的模樣,前額和脖子上均是青筋浮現,整個人都被汗水濕透,需得不住喝水補充,然而這水他也喝得不暢順,每喝幾口總是要嗆到一口的。他的氣息已是極之絮亂,胸腹之間的橫隔膜長期處於嚴重抽筋的狀態,以至他根本不能讓肺部完全擴張,只可以小口呼吸!



他的步履已可算是踉蹌,再沒有一直以來的輕盈感了。

兩人的形勢優劣,已是變得極之明顯!

在幾乎所有人眼裏看來,這個叫周顯的新兵,已是隨時都會倒下了。

雖然未能撕掉何琦的面子,在不少人心裏是稍為有點可惜,可是知道何琦底細的老一輩,卻都認為他勝出是理所當然。畢竟修為差距實在是太大了!

而且,何琦可是頹廢了多年的!他這麼一跑,只會把荒廢了的修為甦醒過來!所以,何琦也就只會越跑越強,越跑越快!

跑到第五天的何琦,速度竟然比起第一天時,還要快上一點點!他恢復修為的速度,竟然比體力的消耗還要來得快!

「得烈,情況如何了?」張維新問道。這幾天來,他也是不斷地關心著周謙的狀況。

「少爺的狀況非常不好,似乎隨時都要倒下來的樣子。我有點擔心,要是再硬撐下去的話,恐怕會對他做成永久的創傷!這可關係到一輩子的修為啊!」陳得烈言下之意,是想要勸說周謙放棄了。



「可是,在這個時候,讓他投降放棄是不可能的。」張維新道。

「何琦的修為一直處在荒廢多年後的恢復期,他根本是越跑越輕鬆!少爺的修為跟他差距太大了,這比試絕對是不公平的!雖然少爺如今還在堅持,可是根本是追不回去的!既然根本追不上,那再跑下去也是沒意思!」

「當競爭開始了,追不到也是要追。」張維新若有所思地道。

「追不到也要追?」

「……他們約好是要跑七天,那就讓他們跑滿這七天吧。」張維新說罷,便轉身離去了。

第七天。

眾人似乎也看得出來,何琦也是到達極限了。



大概從他最開始時,便是估算到自己的能力,大概能跑個七天七夜左右。

可是到了這個地步,他的速度依然沒有放慢下來,就是樣子看起來辛苦一點而已。

相較下來,周謙的狀況,卻比何琦要差多了!

他已是跑得彎腰陀背,幾乎可以說是往前仆著跑的!有好幾次,譚四同或是陳得烈等人,都想要把他扶住了,可是最終他都沒有倒下過一次!

只見周謙面色蒼白,氣喘吁吁,眼神空洞,只是死死盯著遠方的某一個點,不過前方早已看不到何琦的背影了。

何琦正在他的身後!

他快要被超越一圈了!

話說譚四同在跑了一個通宵之後,便是力盡昏迷了好幾天。待得他能下床來時,便是柱著拐枚也要出去觀戰!他以新來者的目光看了一會,便看出了這場比試的奇怪之處。

「周兄弟跑姿雖然難看,可是速度卻絲毫不慢,跟何琦其實差不了多少!」

陳得烈聽著,再仔細觀看一會,方恍然大悟。

「真的是這樣……」

單看兩人的跑姿,很容易會讓人生起錯覺,何琦的速度要比起周謙快太多了!可是,都快要跑滿七天七夜了,兩人的差距,也不過是一圈未滿而已。

「讓老子把你超前一圈,你就是陷入了必敗之地了!」說罷,何琦咬了咬牙,竟又加速起來!

周謙感到背後有陣勁風襲來,這才意識到何琦已是逼得很近了!他的眼神恢復生機,挺起胸膛,也就提腿加速!

「在下生平最不喜歡的,便是被人從後追趕了。豈會讓你如願!」

這玩命耐力跑的最後階段,竟然掀起了高潮!

兩人都在擠盡最後一絲力氣,發足狂奔!

被這一場比試所吸引,在這中軍大營裏,幾乎只要是休班中的將士,都聚集到大營外圍觀戰了!

「想不到看人家跑大營還可以這麼精彩的!真是激動人心啊!」

「老子也算是個練功狂人了,可是比起這兩位來,真是自嘆不如!」

「其實這兩人的勝負,早已分曉了吧?當何琦超前周顯一圈時,就當讓這比試結束了!」

眾人也都是如此想。

畢竟這只是一場練兵而已!勝負還是其次!好歹都跑了七天七夜了,就連訓練官本人,都得到了很好的鍛鍊效果,對周顯這名新兵來說,應該更是脫胎換骨了吧!

既然練兵的目的已經達成,那麼便應該點到即止了!

何琦也是有著同樣的想法!

超過周顯一圈,讓他輸得心服口服,這場練跑,就該完了!

可是一個時辰過去,兩個時辰過去……這超越的一刻,遲遲沒有到來。

何琦和周顯,還一直保持著同樣的距離!

看起來步履穩健,仍然有著餘力的何琦,卻竟然追不上那好像已是油盡燈枯的周顯!

「他是憑著精神力,在強撐著的啊……」陳得烈道。

「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討厭失敗的人!這才是身為戰士的意志!我譚四同是打從心底裏服了這位周兄弟了!」

第七夜過去。

來到了第八天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