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得烈這便告訴譚四同,何琦已被調走,此營已經解散。而最讓譚四同驚喜的是,他可以重回尖兵營了!

譚四同興奮得高高躍起!

「太好了!我早就對自己說過,我譚四同無論如何,是一定要回去尖兵營的!不過我真的沒想到,這一天會來得這麼快!難道這何琦跑大營跑輸了給周兄弟後,覺得再也沒有面子回來了,這才把我們放走的?」

譚四同畢竟是外人,陳得烈當然不會跟他提及太多內情。周謙也只是笑而不語。

譚四同知道周顯得到「特等良材」評定,破例特招進入尖兵營,更是乍驚乍喜。



「周兄弟!這一次你真是一跑成名了!我譚四同之前雖然對你說過一些不看好的話,可是既然機會已經到到了,那就甚麼也別想,好好拼一把吧!周兄弟只要發揮當日跑大營時的那股拼勁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克服武技底子不足的弱點!」

「謝謝譚兄。入營之後,彼此互勉吧!」周謙抱拳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尖兵營座落於中軍大營深處,某個不起眼的小山嶺之下,遠離其他營寨,氣氛有點神祕。

衛國中軍大營旗下的尖兵營,是一個讓年青軍士深造武技為目的的特訓營地。



由於是以培養年青一輩為主,這尖兵營的收生條件,也不是純粹以修為高低來決定的。入營的底線是,前線作戰資歷少於五年,而且以純粹武者為優先。當然也必需得到上級的舉薦。

要求作戰資歷少於五年,乃是想要集中培養具有潛質的新人,以保護他們免於過早殞落在戰場上。畢竟在血肉相搏的修羅場裏,要活得久,始終要講點運氣!不管你是甚麼萬中無一的天才,若是碰上了比你高幾個境界的大能者,也只得落下一個被輕易抹殺的下場。

而對入營者以「純粹武者」為優先這個要求,背後的理念也是差不多。所謂的純粹武者,即是還沒有開始道家煉氣,或是煉氣修為只在第一層的築基期,主要作戰能力還是以武技為主。

在任何戰亂之地,都是崇尚以武入道的。因為練武入門比較快,練個一年半載,已有顯著的強身效果;若是天賦高者,數年苦功,已能成大武師;要是那種百萬裏挑一的大天才,甚至達到宗師修為,也是輕而易舉之事!

至於道家煉氣,則難有速成之道,而且更講求資質根性,際遇造化,有可能十年苦功,也不過仍在築基,對前線打仗幫助不大。在血肉橫飛的戰場之上,作為一名新兵,若是沒有足夠的保命手段,那是千條百條命都不夠你去死的。



先是練武強身,力求自保,待得有能力不被輕易殺死了,開始嫌命不夠長了,這才有資格去追求道家煉氣的長生逍遙。

尖兵營乃是專門提供武技深造的,招生當然便是以招武者為主。

這也不是說,若是你年紀輕輕,在道家煉氣上已達到凝氣期甚至紫府期的修為,在軍隊裏就反而不被重視了。反之,若你是個道家煉氣方面的大天才,又很幸運地沒有早夭在戰場上,那你也不必進尖兵營修煉武技了,中軍大營裏自有別的部門,是專門收納和培養煉氣士的。不過這乃是外話了。

周顯和譚四同來到了尖兵營!

由於兩人情況不同,入營之後,就被分開到不同的地方去報到了。

周謙被帶到了一個大營帳之內。見營帳並沒有其他人,他就乖乖立正等候,也等了差不多一頓飯時刻,才有一名穿著將領戌裝的壯年男子,帶著兩名副官,珊珊來遲。此人面容瘦削,留著山羊鬍子,個子甚高。

那人也不看周謙一眼,只是自顧坐下,打開案前的一幅宗卷,開始閱讀。那兩名副官則侍立在後,目光直接穿過周謙,彷似對他視而不見。

那將領看完了宗卷,才抬起頭來,看了一眼周謙。



「新來的,報上名來。」

「是!庚等新兵周顯,前來尖兵營報到!」周謙立正敬禮。

「呵!周顯……不就是那個愛出風頭的新兵麼?小兄弟,你現在可是個大紅人了!在整個大營裏,若是提起周顯這個名字,誰不知道他就是那個連殺人王都玩死了的「地獄來的氣袋」啊?」那將領道,語氣滿是調侃之意。

「長官見笑了!下屬其實就只會跑步而已。」周謙抱拳回道。他心裏想:這位長官恐怕對自己沒有甚麼好感。可是剛才他說的是甚麼爛稱呼?地獄氣袋?不過,說他是從地獄來的,也沒有不對,想來這稱呼還真是有點貼切。

「這尖兵營裏共有三名總教頭,我陸毅就是其一!你可以叫我陸教頭,或是陸偏將也行!」

「是!見過陸教頭!」

「周顯!我就坦白告訴你,你之所以能夠站在這兒,跟本教頭完全無關!這乃是本營的另一位總教頭張維新,一力舉薦之下的結果!甚麼「特等良材」評定,特招提拔請求,都是由張維新半勸說半擔保地弄出來的!當然,張維新有把他看好的人拉拔入營的權力,而他向來看人的眼光如何,本教頭也不好評論!只是,當他把你的案子拿出來討論時,本教頭卻是再也無法沉默下去,必須不吐不快了!」陸毅冷冷地道。他身後的兩名副官,目光隨即流露出不屑。



「還請陸教頭指教!」周謙道。

「本教頭也不怕你去跟張維新打小報告,我當日跟張維新說過甚麼,這就原原本本的告訴你!哼!就憑你那區區跑幾天大營的表現,就有資格擔得上「特等良材」的評定?那叫以往獲得特等良材,如今都已是軍中大佬的同僚們,情何以堪!何琦不過就是一個等死的老頭子,修為已荒廢多年,根本形同廢物!你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小子,跑大營勝過他,有甚麼了不起的?這次的事情,之所以掀起這麼大的迴響,不過就是因為何琦此人向來神憎鬼厭,這次又不知為何突然神智錯亂了,竟給了一名新兵乘機打臉的機會,讓眾人看了解氣罷了!說白了點,你這一次跑大營的表現,不過就是跳樑小丑一般的所為!讓你這種只會出風頭的人混進來?哼!那我們尖兵營也跟朝歌大街的集市沒有甚麼分別了!」說罷,陸毅和那兩名副官,都像是在看著小丑般,連連冷笑。

「跳樑小丑?」聽了此等挑釁,周謙也很難不氣上心頭。當他正要回話時,只見陸毅那如鷹隼般的銳利雙目,卻似有若無地閃了一下!

一股撼人心神的懼意,驟然撲面而來!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