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這周師弟是在瞧不起我們麼?他在嫌我們此等平民百姓,還沒有資格看他演武?」

「大概不是……你沒看到他的表情很是尷尬麼?」

「他連武道都尚未入門?這可能麼?憑著凡夫之軀,有可能不眠不休地跑十來天的大營?還勝過一名老牌的大武師?」

「說起來,他在跑大營時,好像真的沒有催動武道罡氣護體。難怪我看著總覺得有甚麼不妥!」

人群當中,大概有一半左右,仍在覺得這新入營的師弟匪夷所思。而另外一半,已對這名凡夫師弟,有所不滿了!



「這是甚麼東西?就連一階武者也不是?他的特等良材評定是怎麼拿得到的?」

「此人不會是靠關係摻雜進來的吧?這也太讓人心寒了!我衛國還有救嗎?」

馮強心裏暗笑,隨即就放下心來了。此人根本不是甚麼競爭對手,根本是來找打臉的!

胡曄一直沒有說話。

他在心裏想:



「果然是跟陸教頭所說的一樣,這個叫周顯的,是個武道門外漢……這樣的人,要把他趕出尖兵營?」

周謙仍在試圖使出吃奶之力,拉動手上的這把五石弓。他聽著圍觀的人們在對他指指點點,甚至有些都罵出聲來了。他都不好意思到要自爆以謝天下了。

還是老老實實地對教官道聲對不起,他真的拉不動吧?

不行!

他不甘心!



他胸腹之間的生魂熔爐,猛地一熱!

喋血爪!

只見他的雙手,驟然變得血紅!有些眼尖的人察覺到了,還以為這位師弟礙於面子不好放棄,使勁過度,雙手都弄得受傷了!

「夠了!你還要丟多久的臉啊!」有些圍觀者已在鼓躁,有的甚至已是轉過頭來,回去練習了。

「哼,他若是能以凡夫之軀,拉滿這把五石武者弓的話,我馮強以後便不搞師妹,轉行去搞師弟好了。」

只見周謙已是拼命得青筋盡現……

那根筆直緊繃的弓弦,竟漸漸向外彎了起來!

「他拉得動了!」



「他的身上還是沒有武者罡氣!」

「僅憑蠻力拉開了武者弓?」

眾人齊聲嘩然!武者與凡夫之間的差距有多大,他們都是清楚不過的!這道鴻溝,根本是不可能跨越的,這也是構成了他們為何拼命追求武道,為的就是擁有遠超常人的生存能力,得以在殘酷的戰場上存活,成為勝者!

而現在,他們看到有凡夫跨過了武者的鴻溝。

「吼!」周謙長長地一聲虎嘯!

五石武者弓,一下子被完全拉滿!弓弦和弓身,成了一個滿滿的圓!

「這……」馮強頓時語塞了。他連忙左顧右盼,看看有沒有人聽到了他剛才的打賭。只見一名師弟接過了他的目光,隨即面帶惶恐地橫移三步。



「周顯!穩住前臂,讓眼睛,矢尖及箭靶,連成一線!憋住氣,待集中力臨到顛峰時,放矢!」胡曄有見及此,馬上對周謙作出入門指導!

可是,來不及了。

這把優質良弓,也是「啪」地一聲,斷成了三截!周謙手臂猛然往後一甩,竟然把箭矢甩往了後方!這根倒著飛的箭直撞落在訓練場外圍的石砌矮牆之上,給轟成了吋碎。

人群又一陣短暫的默然無聲。

他們完全沒有想過,會看到一次這樣子的箭術演練。

「我還真是第一次看到「前射後飛」的箭啊……該不會是故意的吧?」

「這一箭是射得很難看沒錯!可是你們想想,他是憑凡夫的蠻力,拉開了一把五石武者弓!若是他跨入武者門檻之後,再經過一番修煉,假以時日,將會是一名多麼恐怖的弩箭手啊!」

「他有潛質,我不否認。可是這樣的人,該是三、五年之後才進入我們尖兵營吧!此時入營,太早了!在三年營期裏,他可以從門外漢追到八段麼?再說這還只是他的第一項副修而已!」



「不好意思,艾師兄!這把弓,我會賠你的。」周謙也是很不好意思。

「呃……此事不急,師弟不用放在心上。我還有別的弓可用……」艾威接過他那把愛弓的殘骸,只有一臉苦笑。

經過這麼一下拉弓,誰都不會否認,周顯作為一名准武者的巨大潛力。

可是同時,他們也都認為,以周顯目前的水平,便進入以深造武技為主的尖兵營,是太早了些。

胡曄沉吟良久。

嚴格來說,胡曄並不是陸毅那一個圈子裏的人,對方的話,他沒有必要唯命是從。陸毅當然有對他明示過,他絕對容不下這個周顯在尖兵營裏,可是胡曄心想,你陸總教頭不待見人家,你就親自把他趕跑啊!幹嘛又把他送過來我這兒呢?

可是,一個連一階武者也沒有的凡夫,要讓他留在尖兵營?陸毅執意要把此人趕跑,也不是沒有他的理由。三名總教頭裏,就數陸毅的性子最為固執保守的。



胡曄需要考慮的,是以他身為教官的專業標準,是否認為此人有能力在三年裏達到「十、八、八」了。若是明知此人會失敗,仍然讓他佔著營裏的一個訣,那就是浪費資源了。

「周顯!你如今已大概曉得,在尖兵營深造武技,是怎麼樣的一回事了!你不單要在這三年營期裏,把箭術從入門修至八段!而且,你還要把另外兩項武技,修至一項八段,一項十段!這在本教官看來,也根本是不可能達到的事!根本近乎奇蹟!可是,本教官就偏偏是個相信奇蹟之人,不給小傢伙們嘗試的機會,就直接把他們趕跑,不是本教官的作風!」

胡曄說罷,瞄了瞄遠處低調地察看著情況的兩名陸毅的副官。這是一個表態,他胡曄並沒有要成為陸毅親信的意思,他還保有自由的意志!

「周顯!本教官要求你撫心自問,是否仍然堅持要留在尖兵營,並且有足夠的決心和承擔,去完成「十、八、八」這近乎不可能的目標!若是你根本沒有這個決心,甚或只是心存僥倖,只求隨便在營裏撈點好處就走的,那本教官就勸你不如主動退營吧!我們身為軍人,每一個人都是硬性子,最為看重尊嚴和自重!那些賴皮胡混的人,我們並不需要!你現在就回答本教官,是否仍然要像個漢子般,帶著尊嚴地留在這尖兵營?」

胡曄這番話,說得很重,也說得直白。

教官願意給你這個門外漢拼一個奇蹟出現的機會,就只看你會否以一名軍人的尊嚴作出承諾,即使不惜一切,也要讓奇蹟實現!

「下屬不管付出任何代價,也要留在這尖兵營裏!而且,下屬定然會在營期之內,達到尖兵的合格水平!」周謙毫不猶疑地回應道。

「好!希望你別要讓本教官失望。」胡曄點了點頭,「不過……」
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