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……不過你還未跨入武者門檻,按照規矩,並沒有資格在這訓練場上練習箭術!」胡曄道。

「那下屬就先以跨入武者門檻作為目標。請胡教官指導!」周謙抱拳道。

「我是弩箭旅的教官,按照營規,我就只負責教授箭術功法這一門而已。武者入門,並不是我的指導範圍,你得自己想辦法!只要一天你還沒有當上武者,就不准再踏足這射箭場上!現在就給我離開這射箭場的範圍!」胡曄喝道。

周謙只得訕訕退去。

他站在訓練場外,看著所有人都已恢復練箭,他卻是茫茫然的,不知何去何從。



剛才那借他弓的艾威,笑笑口地走了過來,拍了拍他的肩膊道:

「周師弟,你別介意!胡教官這般表現,是不想被人誤會,以為他對你有任何偏私!因為身為軍中上級,保持公正嚴明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!既然教官讓你繼續留在營裏,那就是說,他其實是看好你的。」

「謝謝艾師兄關心。教官的苦衷,我也是猜到了幾分的。」

「其實以你的體格底子,要入門成為武者,並不困難!就只是需要一套啟蒙功法罷了!要不我就……」

「所有人給我聽好!你們是弩箭旅的一份子,互相扶持指導,乃是本份!可是,只准作箭術方面的指導扶持!誰要是不務正業,私下教授諸如武者入門之類的,本教官將嚴懲不貸!」胡曄喝道,根本就是在警告艾威。



「那……既然教官有命,我也不好輕舉妄動了。」艾威撓頭訕笑。

「差點連累了師兄,真的不好意思。」

「其實要規規矩矩地拿到武道啟蒙功法,還是有可能的!師弟可以到營中的「藏寶樓」一趟!樓裏的好東西固然不少,入門基礎之類的資源,也該會有的。不過這藏寶樓裏的所有物資,都是需要以戰功兌換的,師弟看中了合適的功法後,便可到任務樓去看看,能不能接點簡單的任務,累積戰功,以求早日換得一套啟蒙功法!」

「謝謝艾師兄指點,我這就去藏寶樓一趟。」周謙抱拳謝過。

「不用謝!我也希望你能在尖兵營混得起來,待得他日手頭鬆動時,好還我一把上品良弓!」艾威打趣道。



尖兵營裏的藏寶樓,是一幢不甚起眼的兩層建築。

這藏寶樓日常運作,都是由營中士兵們輪流當值負責。周謙去到時,當值的便是一名年紀跟他相仿的俏麗女兵。值得一提,這尖兵營裏的好些師姐們,長得還真算不差。

「這位師兄,看來似乎很是面生!請問你是哪一個旅的?名諱如何?」

「不敢當!在下弩箭旅周顯,今天才入營的。請問師姐名諱?」

「我是騎射旅的徐文蕙。不過師弟你叫周顯?這個名字,好像在哪兒聽說過啊……」徐文蕙抬起頭來細想道。

「徐師姐一定是記錯了。在下不過區區無名小卒,陋名絕不會傳到這尖兵營裏去來的。」周謙抱拳道。

「嗯,或許我真是記錯了。周師弟要兌換戰功麼?」徐文蕙不在意地笑了笑,便轉入正題問道。

「在下只是想要過來藏寶樓看看,有沒有一些正好需要之物……」



「那請問周師弟想要找的,是功法還是兵器?有沒有甚麼特殊的要求?」

「我想要一套武道啟蒙功法。」

「哦?難道周師弟想要多學幾套啟蒙功法,以鞏固根基?嗯……啟蒙功法我們也不是沒有,不過選擇不多:就是「武者綱要」、「六通拳」,以及「小兒銅皮功」,三種都是最常見的入門功法,想必師弟已經精通其中一、兩種了?」

「這三種功法分別需要多少戰功兌換?」周謙問道。他心裏想,若是代價比較低的話,他倒不介意拉下面子練那小兒銅皮功的。

「武者網要需要兩個九品戰功,六通拳也是需要兩個九品戰功,而小兒銅皮功則需要三個九品戰功。很便宜是吧?幾乎可是說是垂手可得了。」

周謙心想:這給小兒練的功法,反而代價最高麼?到底這定價的標準是甚麼啊……

「那請問徐師姐,要怎麼樣才能夠得到九品戰功?」



那徐師姐倒是個很有耐性的人,再說她一個人當值守樓,也閒得無聊,難得有人光顧,便是話閘子大開,跟這位新來的師弟仔細講述累積戰功的種種法子。

「一般來說,初入營的新兵,教官都不會准許他們去接出外作戰的任務,反之,為了鼓勵大家專注於提升武技,只要武技得到任何突破提升,都可以累積戰功!一般來說,武技在六段或以下的,每提升一段,便可以獲賞一個九品戰功!達到六段以後,每提升一段,便可得到兩個九品戰功!達到八段者,更能直接得到一個八品戰功!十段更是不得了……」

周謙聽著,心裏在爆粗了。

聽起來這好像是很慷慨,很有激勵作用的戰功累積系統沒錯,可是對周謙來說,卻是一塊塊垂在頭上,偏偏吃不到的肥肉!他正是需要一些戰功,好讓自己得以進入這套激勵系統哪!

「這位師弟似乎手頭很是緊拙,連那麼一點戰功也拿不出來……難道他正在衝擊修煉瓶頸甚麼的?」徐文蕙看到周顯面有難色,身為女子的母性本能便給喚醒了過來。

她又仔細地翻了翻藏寶目錄:「啊,好像還有一套入門功法,只需要一個九品戰功。不過這門功法只屬下品,往上提升的空間不高,唯一的好處是容易修煉,只要自身氣力足夠,便可自動晉階,基本上不用練功!據說這是某位武道大能,為了提高一般老百姓的體質氣力,而特意為他們所創的一門啟蒙功法。」

「請問這門功法的名字叫作……」

「黃牛犂土勁。」



「……」

除了名字不是那麼帥氣之外,這門功法,尚算符合周謙當下的處境要求。

「謝謝你,徐師姐!在下先告辭了。」

「不用謝。以後有空的話,便過來跟師姐聊聊天吧。」

周謙離開了藏寶樓,轉而到接任務的任務樓去。

這任務樓規模比較簡陋,就是一個坐櫃檯的當值師兄。在他身後的頭上,稀稀落落地掛著一些竹牌子,牌子上寫著的,便是任務了。

「周師弟,你身為剛入營的新人,就那麼急著要做任務掙戰功?這也太不務正業了吧?師兄勸你還是專注於提升武技好了!反正你只要煉功有點成績,戰功獎賞就陸續有來了,哪用得著浪費寶貴的營期來做任務呢?」

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