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呃,李寧師兄,你有所不知。事實上,在下正值卡在一個修煉瓶頸之上,箭術修為再難寸進,卻又找不到解決辦法。教官認為這可能是跟心境有關,或許在下太過急於求成了,反而有礙於突破。因此教官建議說,讓在下暫時停止練箭,而去做一些別的事情,好把焦躁的心境平復下來,或許修煉瓶頸便會自然消失。」周謙早已猜到對方會有此一問,故此在前來之時,已掰好了理由。

「原來是卡瓶頸麼!嗯,其實師兄也是過來人,我當時在弩箭旅也是卡住了好久啊……教官這麼說也不無道理,人越是急躁,修煉便越不順啊!師弟打算以做任務來調整心境,也不失為一個可行的辦法。不過,礙於師弟的資歷太淺,所有需要出營的任務,都不能接啊!」

「那……有沒有不需要出營的任務?」周謙弱弱一問。其實他也想不到,有甚麼軍事任務是不需要出營的。

「……還是有的,不過都是些無人問津的雞肋任務。因為任務內容都太瑣碎,酬勞也太低了……就是食之無味,棄之可惜啊」

「李師兄,可否給在下講解一下這些任務的內容?」



「當然可以……」

李寧於是便向周謙作出了簡介。原來這些所謂營內任務,都是一些尖兵營中的雜役,不過就比他在庚等新兵營裏做的,要稍為專門一點。例如說在狂刀旅負責保養訓練用的刀具;在騎射旅修補馬鞍等等……這些任務雖然是帶點厭惡性,可是營中士兵若想申請,也要講究一點條件!簡單來說,你必需正在或是曾經在那個旅修煉過,你才可以接那個旅的雜役任務。

那即是說,周謙目前只可以接弩箭旅的雜役。

那就只剩下一項任務可接了:林中拾箭。就是替弩箭旅回收那些飛到訓練場外的箭矢。每收回五百枝完好的箭矢,便算是完成了一次任務。

「其實雜役任務的原意,是想讓手頭緊拙的師兄弟姊妹們,除了軍餉之外,還有一個賺取銀兩的機會,所以這些任務的酬勞,都是以銀兩計算的。由於這也算是一項營中福利吧,所以給的酬勞也很寬鬆,每完成一次任務,便可得五十兩銀子!不過說真的,進得來尖兵營的師兄弟姊妹,最少也是乙等評定的精英,甚至在戰場上已立過不少戰功,升過幾級的了,應該早已不愁銀兩的!再說,入營之後也沒有甚麼開銷,所以應該只會銀兩多得沒處花,極少窮到要稀罕這五十兩銀子的!除非是家裏出了意外之類的事情吧,有時候也是說不准的……」這李寧算是個較真之人,就連一些閒置良久的任務,也是了解得十分清楚。



「正如李師兄所言,在下手頭也不算是緊拙。所以在下想要問一下,要是在下接了這個任務,我可以把酬勞兌換成戰功嗎?」周謙直接問到了重點。

「當然可以。讓我看看兌換率是多少……每完成一次任務,便可得到一個戰功蓋章……」

「甚麼是戰功蓋章?」

「呵!那是一張有五十個格子的票子。集滿五十個戰功蓋章,即可換得一個九品戰功。」

「……」



「酬勞有點低是不是?這就是為何這些雜役都是無人問津啊!畢竟「戰功」,就是專門為了犒賞戰場立功而設的,故此對於非戰鬥類型的任務,兌換率都是非常的低!再加上這裏是尖兵營,營裏強烈主張大家專注修煉,不鼓勵任何不務正業的行動!若是師弟嫌收集麻煩,大可不要蓋章要銀兩的,反正你也志不在此吧?」李寧道。

「我知道了。那,在下就接了這個任務吧。」周謙道。

「好。」李寧也不多話,轉過身來,抬頭翻找了一下,最後把一個有點塵封的竹牌子摘了下來,遞給周謙。這牌子正面就是大字書著「林中拾箭」四字,而背後則是密密麻麻的刻著任務內容條件等等。

「完成任務之後,你便拿著箭矢,連同這竹牌,回到這兒來作交付任務吧。」

李寧又找來一個大大的竹籃子給周謙:「這是用來給師弟收集箭矢用的。」

「請問李師兄,這個任務有沒有交付次數的限制?」

「沒有,你喜歡做多少次便做多少次。反正沒有人會跟你搶的。」李寧擺了擺手。

「勞煩李師兄,在下這就去做任務了。」



「慢著,周師弟!你莫怪師兄多嘴,按照規矩,還是得提點你一聲,這個任務,其實是帶有一點危險性的!不過師弟身為弩箭旅中人,應該比我更清楚了吧?」

「……謝師兄提點。」

這一天對周謙來說是有點漫長,經歷了這麼多事,到過好幾個地方去之後,其實也是剛過响午而已。他想要馬上就開始試做這個任務,好估算一下需要花多少日子,才累積得到一個九品戰功。如此一來,他也顧不得中飯,在路上湊合啃了些自備乾糧就算了。

由於弩箭旅就座落於一大片樹林之中,所以基本上整個林子,都是他的任務範圍。

周謙驟眼看去,這原生林子倒是乾乾淨淨的,好像根本就看不到有任何遺落的箭矢。他背起竹籃,進了林子後,才沒走幾步,似乎就踩到了甚麼硬物。他用腳掃開一堆落葉,果然發現了一枝竹箭躺在地上。此箭似乎已丟在這兒一段日子,可是經過風吹日曬之後,仍是保持著堅固完好,就是箭尾的羽毛有少許分岔了,不過這應該很容易修補過來的。

「這就進帳了一枝。」他把箭矢丟到背後的竹籃裏去。

周謙在無間地獄裏不知喝了多少魚湯,這魚還是神獸級別的奈落祖鯉!這湯有多補眼,可想而知。即使經過了投胎,他的目力依然是遠超常人。



他凝神一看,便看到十丈之外,又有一根箭矢,斜斜插在樹幹之上。

這根箭矢插得甚為深入,箭頭已完全沒入樹身,想要拔出來是有點難度。周謙免得傷了箭頭,也頗為小心地鬆動鬆動了一番,才把竹箭拔出。這一枝也算是完好,只是箭頭有點損耗,周謙也是收了……

「雖然只是訓練用的箭矢,可是製作也毫不馬虎,使用的都是上等材料,很是結實,即使射過一次,損耗也是不多。真不愧是尖兵營……」

如此一來,周謙便拾了一整個下午的箭,直至日落,他已餓得不行了,才決定收工。這工作雖然算不得很費勁,遺落在林子裏的箭也算是多,可是收集下來,也是只有不到一百枝箭的收穫而已……五百枝箭才算完成一次任務,完成五十次才得到一個九品戰功……

這是名符其實的螞蟻搬家啊。

肚子催得緊,周謙便快步來到尖兵營內的專用膳堂去吃晚飯。這吃飯是免費的,不用花上甚麼戰功,他自然是不會客氣,好好補充一下白天的消耗。

正吃得來興時,忽然聽到有人喊他。

「這不是周顯麼?喂!是我啊!」

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