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見瑜師妹叫住了周師弟後,兩人便有說有笑的。瑜師姐特意帶了一壼清茶過去,還替對方斟茶侍候呢!趁周謙在喝茶,她還從胸前抽出一條手帕,親自替對方擦去汗水!

「周師弟,辛苦了。」瑜師姐專注地替周顯印去滿臉斗大的汗珠。

周顯頓時感到心神一蕩!帶著餘溫以及少女幽香的手帕,誰受得了!

「謝謝瑜師姐關心。雖然是很辛苦,不過是值得的。」他說的值得,也不知道是指完成任務後的酬勞,還是這當下的溫存了。

「師弟的戰功蓋章累積得怎麼了?」瑜師姐問道。



「昨天剛剛得到了第六個。」周顯便從懷裏取出那張戰功票子,遞給她一看。

她看到了那還未蓋章的空格子,也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:「這得要收集到何時啊……」

「最初我也跟師姐有同樣的感受,尤其是這第一個蓋章,便花了我足足六天時間才拿得到!可是最近我似乎漸漸抓住了竅門,最近這一個蓋章,花了三天便拿到了!我相信接下來,做任務的速度還會越來越快的!」

「真的麼?」

「是真的!師姐對我要有信心。」



瑜師姐俏臉頓時一紅,她鎚了鎚自己的腦袋道:「我怎麼變成了被鼓勵的人呢?明明我是打算過來好好鼓勵你的……」

「不打緊!彼此互勉吧。」周顯笑道。

「其實……師姐這一次過來看你,是為了一件事情……我想要跟周師弟好好地說一句「謝謝」。」瑜師姐道。

「哦?此話何解呢?」周謙也是撓頭。

「周師弟,我不妨坦白跟你說,我從來沒有見過像師弟那麼有骨氣的人!即使起步點是多麼的低,又不可以接受任何人的幫助,可是你依舊沒有放棄,默默努力著,甚至不惜放下身段,從雜役做起,自力更生!當我每一次在林裏看到你的身影,想起你的事,不知怎的心裏就有所觸動……」瑜師姐一雙大眼睛在閃爍著,欣賞之意表露無違。



「師姐太抬舉了。其實在下也是逼不得已,才做到這個地步。」周謙道。

「雖然論資歷,我是比你多一點點,可是在心性方面,卻是遠遠比不上你了!說真的,我哪有當你師姐的資格呢?這十幾天以來,我看著周師弟默默地在做著雜役任務,卻是讓我感觸良多。我想了很多關於自己的事情,本來心裏還在對某事猶疑不決的,如今想法也就漸漸清晰起來了!我對自己說:一定要好好向師弟學習,如何在困境之中,自力更生!」瑜師姐道。

「聽到師姐清除了心中的障礙,我也由衷為師姐感到高興。」周謙道。他心裏想,這位年輕的小師姐還真是心情純樸,這麼輕易就對自己敞開心胸了。若是遇上了壞人,這可不得了啊。

「其實最近我是非常的困擾,正在考慮著要不要答應某個人的要求,因為對方拋出了非常吸引的條件……可是,正因為受到師弟的激勵……所以我已是下定了決心,再也不要奢望那些別有用心的饋贈了!」

「哦?有人要對師姐別有用心?」周謙好奇問道。

「這事情已經過去,我已經明言拒絕他了!所以嘛……你也就別要問下去了。」

瑜師姐說的這件事情,聽得周謙一頭霧水的。

不過這位瑜師姐確是營中有數的小美人,有人對她別有用心,絕對不足為奇。



「小瑜!你好狡猾啊!竟然趁我們都在練遊擊箭術時,就悄悄出手偷人!」只見又有好幾名師姐,來勢洶洶地走進林子裏來了。

「甚麼偷人!這話有多難聽啊!」瑜師姐頓時滿臉通紅。

「周師弟在這大烈日下勞動,真是太辛苦了!來!讓琴師姐也替師弟擦一下汗水!」

「我也要!師弟你就聞聞看,我們哪位師姐的胸脯……不,手帕最香呢?」

「小芳!你不要臉!這種話都說得出口來!」

只見幾位師姐簇擁著周顯,又擦汗,又說笑的。林子裏一時之間,春色無邊。

而射箭場上的彼方,則是幾個又臭又壯的大男人,簇擁著馮強,露出阿諛面色。這畫面實在不能說是令人愉悅啊。



馮強一直盯著林子那邊的動靜,太陽穴附近青筋浮現,而且還不時在跳動著。他此時心情如何,可想而知。

那些跟班般的師弟們,都瞭解清楚這是甚麼回事了。

本來,林中的那班小師妹們,都是一直簇擁在馮師兄身邊的。可是自從那位叫甚麼周顯的小師弟入營後,她們便馬上轉換了追捧的對象!自此以後,幾乎連一眼都沒再看過來馮師兄這邊了。

「這小子似乎很受師妹們的歡迎呢……我真是想不通,他到底是憑甚麼啊?」

「他甚至連一箭都沒有射過呢!難道時而勢易,如今的姑娘們都不再追逐強者,反而喜歡倒貼弱雞了?」

「那瑜師妹的胸脯真的好大……真是暴殄天物啊!」

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碎碎唸著,氣氛漸漸變得越來越陰沉了。

「姊妹們,玩夠了!胡教官快要巡視到這邊來了!」師姐們還有點戀戀不捨,再給這小師弟說幾句鼓勵的話後,這才顛簸著一堆軟玉,小跑著回到另一個方向的遊擊射箭場去了。



「哼!一班婊子!」馮強咬牙切齒。他射出一箭,竟又比剛才更是偏離了靶心一些。再來幾箭,卻是越射越差;射得越差,心裏便越是煩躁……

「喂!馮強!怎麼搞的?這麼爛的箭術也敢秀出來,是想要丟了我這個教官的面子麼!」原來不知何時,胡曄已是站在馮強的身後了。

「教官!不是這樣的!這不是我的真正實力!我這就……」馮強嚇了一跳,轉過身來,猛地搖頭。

「本教官正在教訓你,給我乖乖地閉嘴站好!」胡曄喝道。

「……是。」馮強只得憋著滿肚子冤屈氣立正了。

「哼!本教官看你最近是太著迷於追逐師妹們的屁股了,眼裏再也看不到箭靶了吧!給本教官來個加操!以後每天早上,先出去跑十圈大營!把你那一身邪火都洩了,才准給我踏足進這射箭場來!」

「教官!你真的誤會了!這……我剛才……」馮強指著林中的周顯,既想要申辯,卻又說不出口來。他身為尖兵箭手,難道說有個人在箭靶後面走來走去,就足以擾亂他的箭術了麼?要真是這樣,他在戰場上也就不用旨意能命中任何目標了。



胡曄順著馮強所指看去,見到了周顯後,反而對馮強冷冷一笑。

「你還想要找借口?給我省省好嗎?你看看人家小師弟,他被我趕出了射箭場後,到現在為止,有說過一句多餘的話麼?默默耕耘,厚積薄發,不經意地讓別人看到成績,這才是條漢子的所為!改一改你這劣性子,向小師弟好好學習吧!」看來這胡曄對這位新來的小師弟,印象並不是那麼差!還反利用他來教訓馮強這個大師兄呢!

胡曄見馮強總算學乖,沒有打算再頂嘴了,這才又叮嚀了幾句,著他認真修煉芸芸,這才背著手轉身離去。

馮強氣得整個人都紅滾滾的,好像隨時都要爆炸了!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