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林子裏專注地做任務的周謙,對於無端成了被借刀的對象,自是毫不知情了。

根據這幾天以來的經驗,他知道直接插在樹幹上的箭矢,還是只屬於少數,而且大都是有所耗損的。反而他大部份的收穫,都是直接撿掉在地上的。不過,或許這弩箭旅不太重視資源回收,這林子裏其實已累積了相尚多的箭矢,甚至有些還是很久以前的了,已被一層又一層的落葉蓋著,驟眼看是看不到的。

周謙踩著小碎步,滿仔細地用雙腳掃著地上的腐葉。通常十步之內,總會找到一,兩枝狀況還可以的。

這時候,周謙踏在一團腐葉之上,便又感覺到該有收穫了。他踢開腐葉一看,果然又有一枝新簇簇箭矢。當他正要彎下腰來一拾時,全身毛髮卻是突然豎了起來!

他頓時凝滯住身子!



「飆」地一聲!

一枝急勁的箭矢,就從他的鼻子前霎眼掠過!「嗡」一聲地,箭矢直接插進他身旁的一棵樹幹之上!

若是他剛剛沒有意識到危險,繼續彎下腰去的話,這一箭若不是直接射爆頭顱,也會把他的鼻子給整個削了。

「這便是李寧師兄所說的危險性了吧?」周謙有點後怕。他也好歹幹了幾天活了,確實偶爾會聽到有箭矢射失,飛進林子裏的聲音!不過這麼接近,還是第一次!

這一箭,就好像是直接瞄准著他射來的!要說是意外,他好像太湊巧了些!



周謙順著箭矢來處看去。

有個人正在朝他小跑過來,還向他揮手示意抱歉。

「啊!不好意思!我正在修習一門新的箭術功法,還使不純熟,一時失手,差點便傷到師弟你了。」這人雖然是在道歉,可是表情目光,不但沒有一絲歉意,還稍有點威脅恐嚇的味道。

「不要緊,師兄無心一箭,射不著在下的。」周謙對他淡淡一笑。

馮強聽著此話,前額青筋乍現。



他剛才跑過來時,心裏還在暗嘆:竟然這樣子都射不中!以我馮強的水平來說,實在是不能接受!幸好都沒有人知道他是故意的!

而這師弟卻好像是聽到了他心裏的話,便加強語氣地說了句「射不著在下」!「射不著」這三個字,對每一個弩箭手來說,都是最討厭聽到的挑釁之語!

難道此人是在故意揶揄他麼?

「這也難怪!師弟畢竟是行外人,所以意識不到剛剛是有多麼的危險!剛才我看著這一箭的去勢,還以為是肯定會命中師弟的了!師弟不過是一個完全不諳武技的凡夫,面對這經過武技加持的一箭,根本是沒有招架能力的!由此可見,師弟剛才真是撿回一命,走運了!說不定還是剛好有神靈庇佑,警告你別再彎下腰去了呢!以後有機會,師弟該要去武王廟上香還神了!」馮強說著,笑容漸漸變得有點猙獰。

他故意屢屢提及周顯是行外人,凡夫甚麼的,也是一種毫不留情的言語霸凌了!

只見這周顯看起來毫不在意,他聳了聳肩,笑道:

「師兄言重了!其實在下並沒有走運,大概也不是神靈庇佑,只是那一箭真的偏離得有點遠了,對在下根本構不成危險!若是師兄剛才是故意瞄准在下的話,那只能夠說,師兄的箭術,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哪。」

馮強一口悶氣憋著,幾乎就要當場發飆!



他這番說話是甚麼意思,諷刺他箭藝未精,眼力也有偏差麼?他自從進入弩箭旅以來,受盡教官和同僚們的讚譽吹捧,就除了剛剛被胡曄罵了一頓之外,他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質疑他的箭術!

就憑這個連武道都還未入門的平民,就有資格質疑我馮強麼?

可是慢著!馮強告訴自己要冷靜!若是他此時生氣的話,那就等於承認這一箭是故意的了。

馮強也不是那種入世未深的小伙子了,透了口氣後,便壓下了心頭的躁火。他面帶不屑地道:「是麼?雖然這一次師弟算是拾回小命,還望師弟別要因此而掉以輕心!因為箭矢無眼,有時候無心一箭,偏偏就命中要害,到時候也不好怪責別人,只能怨自己,為何哪裏不好去,偏要在這最危險的射箭場後方蹓躂呢?」

「謝師兄提醒。在下也不過是想要儘快完成任務,好兌換戰功而已。在下以後會更加小心的了。」周謙道。

「嗯。我看待會也得提醍一下瑜師妹他們,白天時就別要接近這片林子,免得遭受無妄之災。」馮強道。

周謙心裏暗笑。因為馮強這句話,箇中緣由,他總算是弄清楚了。



這一箭果然是故意的。

那為何這位完全不認識的師兄,突然會對他放冷箭呢?原來……是為了爭風吃醋啊。

「謝謝師兄提醒。待會瑜師姐她們再來替在下擦汗送茶時,我便跟她們說一下,讓她們儘量不要在白天時過來好了。真那麼想我的話,就約在夜裏無人時吧。」周謙說著,嘴角帶著一絲壞笑。

「你!」

「師兄,我不過是在說玩笑話,你莫要當真。」

「咳嗯……是嗎?」馮強馬上收回渾身的火氣,若是被人看出來他較真了,那可沒面子了。

「這當然是玩笑話了!難道師兄以為,我周顯會是那種別有用心,以各種威逼利誘,把師姐妹們騙出來夜間密會的登徒子麼?」周謙淡淡說著,可嘴角的笑意更濃了。

既然這位師兄跟他主動提到了瑜師姐,那剛剛瑜師姐所提及的那個對她別有用心之人,九成就是他了。要是他沒有做過,他也就聽不出來這是揶揄了。



馮強有何反應呢?

他幾乎氣得要噴腦漿了。

他心裏想,這甚麼周師弟果然是故意諷刺他的!他最近企圖勾引瑜師妹失敗一事,似乎已被此人知曉了!

他那些跟班師弟們,此時也忍不住要跑過來助威了。馮師兄剛才就叫他們不要跟來,免得看起來像是人多欺人少似的。可是他這一番過去,也是弄得太久了些。

「馮師兄!這個不長眼的,剛剛又對你不敬了麼?」那師弟直接指著周謙的鼻子罵道。

「正好胡教官不在,我們這就把他拉進林子去,教訓一下!」

說罷,其中兩人一人一邊,挾住了周謙的雙臂。



馮強冷冷一笑。他心裏想:這新人也是不長眼到堪稱奇葩了,竟敢對他馮強出言不遜?這頓打可是你自找的!

不過馮強當然不會惹火燒身。畢竟營裏嚴禁私鬥,這是會被勒令退營的!

「我不曉得你們在說甚麼,也不想知道。我只是知道,這林子裏最近常常出現一隻礙眼的蟲子,飛來飛去,看著煩心。蟲子嘛,就是該被一把捏死的命,誰讓牠這麼不長眼呢?不過上天有好生之德,即使是蟲子,也是當有活下去的權利。這樣吧,稍稍教訓一下,讓那蟲子學乖了,以後懂得避開那些不想看到牠的人就好了。」

「放心吧,馮師兄,我們知道該怎麼做的了。」

那幾人便挾著那周小師弟,把他拖到叢林深處了。

只見這小師弟還是一臉天真的表情呢。他不會是蠢到以為,大家把他拖去是要一起抓蟲子吧?

只要想想這周師弟被狠揍時的樣子,馮強的氣也就消了。他回到練習場上,又回復了十射十中的神技。

直至黃昏,訓練結束。大家都散了。

馮強覺得有點奇怪。他那班師弟,竟然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了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