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那班師弟平常最愛吹噓的,怎麼今次卻是遲遲沒有過來回報?那不長眼的小師弟被教訓時的慘狀,真是值得好好地描述一番的!

馮強再等了一會兒,直至天近全黑,訓練場幾乎都沒有人了,才「操!」的罵了一聲。算了不等了!

師姐妹們都已經跑光光了,那他就唯有獨個兒到膳堂打飯去了。身邊沒有人簇擁著,馮強還覺得滿不習慣的。

尖兵營膳堂剛好正在修繕,位子只剩下平時的不到一半,又正值用膳的尖峰時份,小小的地方擠得滿滿的,看上去連一個空位子都沒有!不少人甚至都是蹲在一旁甚至是站著吃的。平時都有師弟們替他佔好位子,可是今天嘛……難道他要拉下面子來,自己去擠位子麼?

他左顧右盼,想要等認識他的人招手,給他讓位子,邀他一塊兒吃飯甚麼的,可是他等了又等,好像都沒有人把他當回事!



「馮師兄!」

終於有人發現他了。他轉過身來一看時,卻幾乎連手上的飯菜都打翻了。

「怎麼是你!你怎麼會在這兒的?」

只見這喚他名字的人,正是那個周顯!他就跟艾威,譚四同等人坐在一起。他竟然像是沒事人似的,身上連一絲傷痕都沒看到!

「馮師兄這話問得就奇怪了!用膳時份在膳堂裏出現,當然就是來吃飯啊!馮師兄要不要一起坐啊?」他還笑著向馮強招手呢。



馮強第一個反應,便是在心裏面狠狠地把那幾個跟班們罵了一頓。那班傢伙怎麼搞的?

難道此人在被拖到林子深處後,便拉下面子來跪著求情,又哭又喊甚麼的。他們一時心軟,這就放過他了?放人後,他們又不知道怎麼回來跟馮強交待,所以也就避而不見麼?

又或者是……

他突然想起來,此人雖然是個凡夫,卻好歹是特等良材。

他正想趨前去問,艾威便道:「馮師兄是何許人也?怎麼可能降格跟我們這些雜魚同枱吃飯呢?周兄弟,你就放過人家吧。」



「那也是的。馮師兄得罪了。」周謙聳了聳肩。

馮強憋著不發作,逕自轉身便走。

可是,這正是膳堂每天最熱鬧的時份,他繞了兩圈,也還是找不到位子坐下來。早知道便該等晚些再來啊!可是他飯菜都捧在手上了,又不能退回又不能丟了,因為浪費食物可是違反軍規的!

他沒法子之下,唯有悄悄躲在一個角落裏,跟其他落單者一起,站著吃。

「你看人家馮師兄的氣節有多高啊!寧可站著吃飯,也不跟我們這些雜魚混在一起!」譚四同還放開嗓子地補了一刀!

第二天早上,馮強跑完大營回來,正要開始練箭時,才看到那幾個跟班師弟們現身。

他本來還想向他們丟一句:「滾哪兒去了!」,但當他看到他們的樣子時,瞬間就呆住了。

只見他們全都鼻青臉腫,不是吊著臂膀就是柱著拐枚的樣子,說他們是剛從戰場上打了敗仗回來,還真有不少人會相信。



「誰把你們打成這個樣子?」

「不、不是這樣子的!馮師兄!都是我們不好,喝了點小酒之後,幾個人鬧著玩的,你打打我我打打你,玩著玩著,下手漸漸重起來了,上火了,就真的動手了……」

「是不是艾威他們做的!那周顯是不是找人助拳來了!」

「真的不是!這都是我們自己人打的!跟周師弟他們完全無關!」

「跟他無關?那昨天在林子裏……」

「馮師兄誤會了!那是我們受到周師弟的默默耕耘所感動,所以才不惜犯下營規,也要丟下訓練,私下跑進林子裏,想要幫周師弟拾箭的!不過周師弟是個正直的人,當時就婉拒了我們!我們見反正已經蹺了訓練,就躲一旁偷懶去喝酒了……結果就搞成這個樣子。」

「我們幾個打架弄傷了自己之後,心中懊悔不已,於是便向胡教官自首,并自請要退營贖罪!胡教官也已經允了……我們,這是回來跟馮師兄說聲道別,然後便收拾細軟出營的!」



馮強簡直是哭笑不得!

當我是傻子麼?竟然用這種低能的借口來敷衍我?

「你們再不說實話,信不信我把你們打得更傷!敢唬爛我馮強?」

「師兄啊!我們說的真是實話!你就是打死我們,也說不出別的來了!」

「再說我在此敬告一下馮師兄,千萬不要動手!不然的話,你也就跟我們犯上同樣的營規,要被勒令退營的了!」

馮強一愣。

這幫向來溫順得像奴才似的師弟,如今竟然敢嗆他了!到底是誰讓他們這般畏懼,甚至還把那人放在他馮強之上!

「……你們說被勒令退營是認真的?」馮強問道。



「當然是真的!」

「像我們這種爛人,哪有資格待在尖兵營啊!我們的存在,只會讓像周師弟此種真正的尖兵蒙羞啊!」

此時,林子裏又傳來了師妹們嘻鬧的聲音。

瑜師妹等人又爭著要替那周師弟擦汗,送茶水了!

那周師弟有意無意地看向馮強他們這邊。

「周師弟在看甚麼?啊,是他們啊!我剛剛聽說了,他們昨天晚上好像是偷偷喝酒,喝醉了後還打起架來,最後被教官逮到,勒命退營了。」芳師姐道。

「真是太不懂得珍惜機會了!要知道這中軍大營之中,有多少人想要求進尖兵營而不得!」瑜師姐語氣中還有點慍意。



「這種漠視紀律的壞份子,真該把他們的軍籍都革除的!我衛國大軍,容不下此種素質低劣的人啊!」

「希望這幾位師兄經此一役,能知道錯了,改過自身吧。」周顯面帶婉惜地搖了搖頭。

「周師弟,你也太善良了!這性子要改,不然的話,在營裏是很容易被欺負的。」芳師姐道。

「師姐教訓的是。」

此時,其中一名摻著拐杖的師弟,無意中看向林子那邊,正好跟周顯的目光對上了。

他的臉頓時就綠了。

其他人看到他的異樣,也順著他的目光看去……他們的臉色也是霎時變差,就像是回想起甚麼極之可怕的慘痛經歷!

其中一人,當場還尿了褲子!

「馮師兄,我、我們就不阻你修煉了!」

「我們也不要收拾甚麼了,這就跑吧!」眾人互相摻扶著,就這麼退了尖兵營。

「這個叫周顯的小子,究竟使用了甚麼手段,竟然讓那班垃圾怕得主動退營了?難道他在這尖兵營裏真的有熟人助拳?為甚麼我會打聽不到的?還是……」

有一個可能性,馮強非常不願意想到。

「此人雖然是武道門外漢,卻未必就是個凡夫!恐怕他另闢蹊徑,修煉的是別的門道……難道說他是個煉氣士?還是更加罕見的佛修?魔修?若真是這樣,就解釋了他為何跑大營能勝過何琦,還拿到了特等良材評定……他根本就是被軍中悄悄培養著的真正精銳……」

馮強自認為總算看破了這周顯的底子,隨即冷笑一聲。

「哼,那班垃圾怕你,我馮強可不怕!若論到這尖兵營中,潛力最被低估的,我馮強怎麼也算是其中一人!我就要撕下你這塊偽裝的面皮,看看你真正的能耐!若是我打垮了你,也證明了當日把我評為乙等良材的,是個有眼無珠的人!」

當天晚上。

周謙悄悄潛入林中。這個節奏,似是小師弟要開外掛了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