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謙還在懷疑,這狡猾的東西又想要裝甚麼逼?可是細看一下,牠也不像是在假裝,因為牠甚至整個頭顱,都略有透明他和模糊化的跡象……

「你竟然累了?」周謙連續使喚了牠好幾天,這才是第一次見牠累了。

「主人哪!你讓小老幹活,那是天經地義的事,可是幹活需要力氣,也不能一個勁兒地讓小老消耗啊!自從成了魔頭之後,小老就沒有吃過半點東西了!再不補充的話,小老可是要湮消雲散了!」

「呃!我還以為只要我吃飽了,你也就有力氣了!」周謙撓頭。畢竟他之前又沒有養過魔頭,他又怎麼知道呢!

「主人啊!原來你是不知道!小老還以為你是故意要讓我挨餓,好削弱我的魔力,較容易控制住!」陳風幾乎要昏倒了。



「……那我該要餵你吃甚麼?」周謙問道。

「小老也不用主人餵養甚麼的,就給我指定幾個人,讓小老殺了吃掉!兩個人也好,不,一個也好!讓小老填填肚子吧!不然小老就真的要活活餓死了!」

周謙一翻白眼。身為沒有生命,又沒有肚子的魔物,也敢說出「活活餓死」這四個字來……

「不行!不能讓你殺我軍的士兵。」周謙一口拒絕。

「大軍裏總有些該殺的害群之馬吧?就像之前不就有些人要找你麻煩麼?放心吧!小老是只吃血肉,不吃生魂的!少爺也需要吞噬生魂,以補充神魔煉體的消耗吧?」陳風道。他現在是寄生體,當然知道周謙的底細了。



「不行!不用想了!」

「那少爺就放我出去,讓我進城吃些平民百姓,這總行了吧?」

「更是不行!」

「那小老就是鐵定要活活餓死了!少爺啊!你那麼辛苦把我煉成魔頭,所為何著呢!」

就在此時,這林中深處突然傳來了不知是狼還是甚麼獸類的嚎叫聲。一主一僕對看無言了一小會兒。



「獸類你吃嗎?」

「這……不太好吃,勉強能夠充飢吧。可是主人哪,一般兇獸被殺死後,是不會殘留生魂的,那主人就沒得吃了……」

「多事!給我去!」周謙一捏手印,就把陳風彈射出去了。只見陳風帶著一陣怪笑竄往叢林深處,不一會兒,就聽到了剛剛那頭獸類在發狠狂嚎!接下來便是一聲獸類死前最後的嘶叫……

原來這畜養魔頭,還分為「祭煉」和「餵飼」兩重功夫。

祭煉,是以生魂之力淬煉魔頭本體,增強魔頭修為,以至進化成更高級的魔物等等。

而餵飼,則是補充魔頭日常活動的消耗。魔頭雖為死靈之物,卻還是由血肉組成的,自是需要別的血肉補充。

既然解決了餵飼魔頭的問題,周謙就放心讓這「外掛程式」自行運作,自己可以專注於參悟翩翩無雙了。

雖然有了開外掛的門道,可是周謙也並不急於把收穫都交付掉。



畢竟,他也不太了解,尖兵營在防止做任務作弊方面,有沒有甚麼特殊措施或機制甚麼的。說不准還會每枝箭矢都查看一下指紋甚麼的?

若是只是檢查指紋,他也不介意每枝箭都摸上一摸。他就怕有人察覺到箭上殘留著陳風的魔氣,藉以知道他利用魔頭作弊。

為了謹慎起見,最初幾天,他在白天還是有繼續親自撿箭。撿夠了數量之後,他便把十枝由陳風撿的,摻雜進去,然後試試交付看看!

他心裏想,數量這麼少,若是真被人發現了,大可推說不知。畢竟在一片原生叢林裏,偶爾有些低等魔物滋生,也不是太過稀奇的事。

周謙背著一匡箭矢,前往任務樓交付。

當值的那位師兄,也是個盡責之人,五百枝箭矢他大致都檢查過,主要是看看能否回收再用。檢查過後,他便對周謙點了點頭。

「全部合格。師弟,把票子拿出來蓋章吧。」



看來對方完全沒有發現!

兩天後,周謙又再交付了一次任務。這一次,他直接就摻雜了五十枝陳風撿的箭。

也是過關!

再下一天,他乾脆摻雜了一半!也完全沒有問題!

再來,他就全部都是交付陳風撿的箭了。

這一次,負責當值的師兄,正好又輪到了李寧。

「咦?周師弟!你第一次接這個任務時,好像才是二十天前的事罷?可是你票子上的蓋章,就已經有十個了!這速度好像也太快了點!難道是哪位當值師姐喜歡上你,故意給你多蓋的?」李寧道。

「師兄真會說笑。當然不是了!每一個任務,在下都是親力親為的。」周謙道。這也不算是謊言啊,他做手印驅使魔頭做事,也是要花一些氣力的!



「我當然知道!因為這一期在任務樓的輪值人員,全部都是師兄師弟!若是真有哪位看上你了,你一定要告訴我是誰,我打死也不要再跟他一同到澡堂沖澡了!好了!把票子拿出來吧!」

「師兄,你不用檢查一下那些箭麼?」周謙還故意反問道。

「有甚麼好檢查的?都是熟人了,難道還怕你摻水份騙我?而且啊,師弟你之前不就說過了,你是為了修煉心境而接這個任務的,根本不稀罕這麼丁點的酬勞。作弊對你而言,又有何好處呢?」

「畢竟是公事公辦,我也不想一時大意搞錯了數量,連累到師兄而已。」

「反正我說足數便是足數,也沒有教官會再覆查甚麼的。好吧好吧!我就檢查一下好了……」李寧還是認真地覆檢過一遍,「好了!全部都沒有問題。票子拿來吧。」

周謙這就拿到了第十一個蓋章。

「對了李師兄,接下來我想要好好衝刺一下,所以未來一段日子,也不會再來交付任務了。」



「沒所謂,你喜歡的話,存個幾千幾萬枝箭,再一口氣交付也行。不過我這兒沒有那麼多的竹籃子,你要自行預備了。」

「勞煩師兄費心,在下會想辦法的了。」

周謙基本上是完全放心了。重點是,他從李寧口中聽到「教官不會覆查」這句話。

他也就真正的撒手不管,晚上就是把陳風放出來,讓牠代勞撿箭;就是在白天,他也不親自勞動了,都是留在獅山香川圖中,參悟他爹的翩翩無雙。

不過,閉關參悟的效果不是那麼理想……

「這翩翩無雙,畢竟是爹在無數實戰中漸漸發展出來的絕學……尤其是那種近乎虛玄的「預判感」,還是透過實戰參悟比較好……」

周謙的腦海中,漸漸浮現出一張臉……

「……好幾天沒有出去了,馮師兄大概有點想我了吧。」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