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周師弟還真是個固執的人。」遠遠看著這位師弟的背影,小瑜禁不住嘆了口氣。

她和其他幾位師姐妹們,已經勸過周顯好幾次了,不過是雜役任務而已,實在沒必要讓自己暴露在太多危險當中。雖然射靶場後方確實能夠回收得到最多的箭矢,可是冷箭難防,誰都說不不准何時會出意外!我們來到尖兵營可是為了修煉變強,行事當然是以安全為上。

同是弩箭旅的艾威,也當然曉得這位周兄弟之事。他把此事告知譚四同之後,幾人也趁在膳堂一起吃飯時,也勸說過周顯好幾次。

「我告訴你啊,周顯!我譚四同是箭術方面的權威,我的話你得要聽進去!就連是我譚四同,也不敢胡亂出現在武者專用的射靶場後方!箭術十段所射出來的無心冷箭,根本防不勝防,而且一個不走運,小命就沒了!何必呢!」

經眾人苦勸下,周顯好像確實是有聽進去了。在定射靶場後方,有一段時間是真的看不到他的身影了。大概他是進入了林子深處的安全地帶去拾箭吧。



其實他這段時候,正在偷偷地開魔頭外掛,自己躲在獅山香川圖裏參悟絕學呢。

沒過幾天,周師弟又再現身了。

而且,他好像在跟眾人唱反調似的,他就偏要在最接近定射靶,最有機會飛來冷箭的地方徘徊。甚至誇張地想,他簡直就是在期待有冷箭射過來!

接下來,眾人每天都可以看到好幾次,周師弟幾乎被冷箭射傷的驚險畫面。

看來,他實在是太著急要完成五十次雜役任務,以換取基礎功法了。



「周師弟,你就聽我說,就算你非得要在最危險的區域拾箭不可,最少也得先看看場上正在練習的人是誰啊!要是正巧是我們這幾個熟人的話,安全度也比較高一些!我這也不是說,有些師兄弟姊妹的箭術特別差,很容易射失,而是……有些人恐怕是別有用心!」琴師姐用心良苦地對周師弟道。

「別有用心?」

「我就說明白點了!師弟要提防那個馮強師兄,以及那幾個跟他一夥的人!」琴師姐道。

「我雖然找不到證據,只是憑印象覺得,只要師弟走近他,他就會有比較高的射失機率!要知道馮強此人的箭術快要突破到十段,在弩箭旅上也算是頂尖箭手了!而且他特愛面子,怎麼容許自己當著其他人的面前射失呢?除非……他是故意的!」芳師姐道。

「因為他嫉妒你搶走了他的瑜師妹吧?而且,聽說你們已曾經有過節了?」琴師姐道。



瑜師姐俏臉一紅,連忙澄清道:「我從來也沒有當過他的人!不過若是因為我的緣固,而令周師弟成了被針對的對象……那我以後就注意一點,跟師弟你保持距離吧。」

「師姐所言,恕周顯不敢苟同。」

瑜師姐的芳心突然重重一跳。

眾師姐們都是心思敏銳之人,一聽周顯之言,心想難道有戲了?便都懷著熱切的目光盯著周師弟,心想難道他就要向小瑜當眾表白了?

「周師弟,你說清楚一些。你是說,你不願意看到小瑜跟你保持距離麼?」

「當然了。若是瑜師姐如此做的話,那就等於是屈服於對方的威脅之下了。我們為甚麼要被一個不待見自己的人,控制著自己的行動,以至連想要做的事情,都不敢做呢?」

「那也是。」瑜師姐點了點頭,好像又想通了些事情。不過眾師姐的表情就有點兒失望了。

「謝謝各位師姐提點,我會小心的。不過我還是覺得,馮師兄等人確實只是無心之失而矣。因為以他們的箭術修為,若真要故意瞄準某人的話,那個人又豈能毫髮無損地活到現在呢?」



「……師弟也說得對。」

眾師姐們探班後不久,周顯便又忘我也低頭拾箭,不覺又漸漸靠近到馮強的視線範圍裏。

「又見到這隻蒼蠅了,煩不煩啊。」

馮強的目光閃出了一絲狠意。

周謙其實並沒有把心思放在拾箭之上。他實際只用一隻手幹活,另一隻手則是在拿著一枚黑色珠子,仍在一心二用地參悟著「翩翩無雙」。

突然,周謙感到自己被某人盯住了!

霎時間,他全身每一絲的肌肉,都進入了繃緊的狀態!



「要冷靜!」他在心裏對自己喊道。

他裝作沒事般,手托著腰,誇張地打了個大大的呵欠,身子都大幅度地向後仰!

「飆」的一聲破風的尖嘯!

一枝急勁的箭矢,剛好擦著他的胸前而過,然後插進了數丈之外的矮樹叢中,消失不見。

若不是他剛剛正好打了個呵欠,這枝箭,就要把他的整條左臂都射飛!

那射失箭矢之人,倒也是大大方方的承認責任,並向周顯招手示意抱歉。此人並不是馮強。

周顯以手勢回應道不打緊。

待得周顯又再轉過身去找箭時,此人便轉過頭來,跟像是完全置身事外的馮強,耍了個眼色,表現出深深的不忿。



此時,馮強周圍也是站了好幾個人。這幾個人比之前主動退營那一班,素質要好些,他們跟馮強是平輩論交,不是跟班角色。

「這小子真是走了狗運!今天第三箭了!怎麼還是讓他莫名奇妙的躲開來了!」

「他到底是碰巧閃過,還是……」他們當中有人在懷疑了。畢竟這幾天來,他們懷著滿滿的惡意,捕捉著對方最忙碌,最難以招架的瞬間施放冷箭!按理說,就算此人鴻福齊天,也不可能每一次都在走好運啊!

馮強斷言推翻了這個猜想。「你是說,他有能力閃過我們這班三到五階的武師,所放出來的冷箭?怎麼可能!我們所放的每一箭,都是瞄准到這小子的身上去,直接要他殘廢的!沒有大武師的水平,身法不到八、九段的軍中高手,根本不可能閃避得了的!更何況這小子在閃躲之餘,還可以假裝冷靜,看起來像是純粹走運?絕對不可能的!」

「就算他走了幾天狗屎運吧!我就是不相信,給我的箭盯上了的人,還能活得久的!」

「哼,若不是這小子之前使了甚麼賤招,把我的弟弟恐嚇得主動退營,我根本懶得理他!就是要出手教訓,也用不著這麼狠!」

「還有我的外甥也是!他退了尖兵營後,在軍中的前途就這麼沒了。這筆帳,我定要他血償!」



他們也不知道,周顯到底使了甚麼手段,令他們的弟弟或外甥等被狠狠打了一頓,還嚇得要逃之夭夭!任他們猜想,也猜不到他們是被這位周師弟親手打的!畢竟這小子連武道都還未入門,他憑甚麼!

「不用急,明天再找機會弄他!今天也差不多了,以我們的水平,一天射失太多次,會引起其他人懷疑的。」馮強道,這才勸住大家今天就這麼算了。

最後倒是馮強自己忍不住。

他本來已是故意轉移到活動靶場練習,打算是看不見為淨的!可是這隻煩人的蒼蠅不知怎的,竟然又在這邊出現!

這根本就是追著馮強來跑,反過來挑釁他似的!射我啊!射我啊!

多日來累積的悶氣,憋到了極限,馮強早就失去了冷靜的判斷。

「老子就不相信,有人一天可以走四次好運!這一箭,就要你的命!」馮強下定了決心,這一箭,再也不是恐嚇或是讓他受點傷那麼簡單的了。他是真的把周顯當成是戰場上的敵人!

馮強渾身釋放出強烈的武者罡氣!他如鷹的雙目,死死釘住了目標,把集中力提升到最高點!

崖鷹戰法!

「射爆你的爛屁股!」

此時,周謙正好背著馮強,蹲下來欲要拾起一枝箭。他也是心不在焉的,神識一直在參悟著黑色珠子中所記載的影像……

他突然感到全身毛髮直豎,神識也被強行拉回到了現實!

「來了!」

他連在腦海中生出如何應付的想法都來不及,一切都只交給身體的本能!

他以最快的速度,蹦直身子!

那枝冷箭,就正好從他的褲襠穿過,直飛進林子裏消失不見!

「咦?甚麼事?剛剛有兔子從我的褲襠走過嗎?」周顯還在天真地左顧右盼著呢!

「又射失了!這到底是甚麼神運!」又是一口悶氣,憋在馮強的心裏,不上不下!
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