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文蕙跟瑜師姐坐在一起,互相牽手,似乎正在聊著甚麼私己話呢。尖兵營中顏值甚高的兩大美女,聚首一堂,還這麼親眤,也是一幅頗為養眼的畫面。

「徐師姐你好,瑜師姐你好。」

「呵!周師弟好。今天當值的是我,小瑜只是過來偷閒聊天的。」徐文蕙笑道。

「我才沒有這麼閒!不過是趁著午休,順道過來聊兩句而已。」瑜師姐道,又補充了一句:「我們小時候是鄰居,一塊兒玩大的。」難怪二人如此親眤。

瑜師姐看著周謙,突然想到了甚麼,臉上隨即帶著期待:「周師弟,你此番前來藏寶樓,難道是……」



「是的,我是來兌換寶物的。」

周謙便把蓋滿印章的票子,遞給徐文蕙。

「真的集滿了!」

「天啊!聽小瑜說,你接下的那個回收箭矢的任務,是非常麻煩,又耗時間的!而且每完成一次,才賺得區區一個蓋章!可是這才過了幾天了?你……已經完成五十次這樣的任務了?」

「我上一次看到這張票子時,才只有十多個蓋章!」瑜師姐眼裏都有淚光了。



「是的。我為了省下來回的時間,便在林子裏找個地方把箭存著,直至剛剛才一次過交付的。」周謙解釋道。

「文蕙,你不在弩箭旅,所以你不知道,師弟為了這個任務,付出了幾多的辛勞,又曾經面對過多少的危險……」瑜師姐拭著眼角的淚光道。

「我怎麼會不知道?這個把月來,你都不知道在我面前提起過多少次了!我們剛剛就正在聊著這件事啊!」

「你胡說!我哪有常常提起!」瑜師姐的臉刷地變紅了。

「哎唷!怎麼在當面對質時,又不肯承認了!你不是一直以來對人家都很主動,又送茶水又擦汗甚麼的嗎?」



「那是身為師姐,對師弟所表現的關心!徐文蕙!你再亂說,我以後都不過來跟你聊天了!」瑜師姐叉著那緊俏的腰肢道。

「生氣了!好吧好吧,我就不說了!」徐文蕙笑道,話鋒一轉,又轉到了周顯身上,「周師弟,你藏得好深啊!上一次過來時還跟師姐說,自己只是個無名小卒!不是小瑜提起,我都不知道你原來就是那個「地獄來的氣袋」!把殺人王何琦玩弄在股掌之中的神人!真是失敬!失敬!」

「請徐師姐切莫責怪!在下……不過是想保持低調而已。」周謙心裏想,難不成我要用鼻孔看著你道:你這賤女人,崇拜我吧哈哈哈!做人不能這樣吧!

「好了好了!我們也不為難你了!周師弟,你這一張票子,等於是一個九品戰功了。這次前來藏寶樓,是想要兌換甚麼來著?」

「回師姐,在下想要兌換一套武道啟蒙功法。」

「嗯。不過,一個九品戰功所能兌換的啟蒙功法,就只有「黃牛犂土勁」這一套而已。這一套功法只屬下品,而且有諸多不足,師弟仍然確認要兌換嗎?」

「是的,就要這一套黃牛犂土勁吧。」周謙點了點頭,沒有一點遲疑。

「好的。」徐文蕙收下了票子,然後便拉開櫃檯下面的一個抽屜,取出一塊約二指長寬的黑色竹牌。她把票子和竹牌互相碰了一下,一道柔和的白光閃過,然後她便把竹牌遞給周謙。



「這是我衛國大軍中通用的「戰功牌」。周師弟,這是你從軍後第一次賺得戰功,這戰功牌你就帶著,以後再獲得戰功時,就可以存到這牌中去了。」

周謙接過了竹牌。竹牌背後,有著「九品,一個」的字樣。

接著,徐文蕙便進入了樓內真正藏寶之地,不多時,便拿著一本薄薄的小冊子過來。這小冊子上面有一個小小的法術印記,徐文蕙著周謙把戰功牌按在那印記之上。

周謙依言,竹牌按在小冊子的封面上,那印記閃了一下,便消失了。取而代之的,便是封面書上了「周顯」這個名字。

他的戰功牌上的刻字,同時就消失了。

「周師弟,這套功法,現在是屬於你的了。」徐文蕙道。

周謙把小冊子握在手中,頓時心裏感到五味陳雜。這彎兒真是繞得有點遠啊,而如今,他入門成為武者的時機,終於到了。



「謝謝師姐!在下實在是等不及了,我馬上就去找個僻靜的地方,開始修煉!」

「師弟且慢!我們這裏正好有間空室,不若師弟就直接在這兒修煉吧!有我們在把關,也不會有甚麼閒雜人等干擾到你的。」徐文蕙提議道。

「那就勞煩師姐了。」周謙道。

「加油吧!師弟!待得你武道入門了,師姐再手把手的,指導你箭術!」瑜師姐對他展露出一個最真誠的鼓舞的微笑。

「瑜師姐,我會加油的。」周謙點頭道。

徐文蕙便領著周謙,來到任務樓最裏面的一個空室中。

「這間小室裏甚麼都沒有,唯一好處是僻靜。若是師弟一旦修煉走岔了,敲敲這門,我們便會馬上趕過來!……跟你說著玩的啦!這黃牛犂土勁,原意是供給一般老百姓修煉強身用的,入門極之容易,若是這樣都能走岔,也只能說師弟你的資質,還遠差於常人了。這應該不大可能吧?」

「在下也希望,這一次修煉能夠順順利利。」



「嗯,加油吧。」

徐文蕙輕輕把門關上後,就聽著她的腳步聲就漸漸遠去了。

周謙盤腿席地而坐,先深呼吸了幾口,讓心情平靜下來。

然後,他便把那小冊子,翻開到第一頁,開始閱讀。

「咦?好奇怪,一旦開始讀了,便停不下來?」這是周謙從未有過的讀書體驗。他轉念想,這或許是施了甚麼法術吧,畢竟也不是每個習武之人都喜好讀書的,這樣就可以逼著修煉者把功法都一氣呵成地讀完。若是由於怕讀書而錯過了一些必學的功法,又或是看漏一些重要內容而導致修煉走岔,也未免可笑。

以周謙一目二十行般的讀書速度,也不用一盏茶時份,就把小冊子完完全全地背誦進腦子裏了。

「篷」地一聲,這小冊子也就憑空銷毀了。



大概這部小冊子所施下的法術,限制著只能讓兌換者一人修煉。而功法的傳授也是直接烙入神識,免得被其他人得到,從中偷學。

這小冊子的第一部份,便是武道啟蒙篇!

這是帶領凡夫跨入武者門檻的第一步!

「武者,罡氣佈體,而生神力。」

武者之所以能使出遠超過凡夫之力量,便是在於能把肉身的力氣,凝聚而結成「罡氣」,覆蓋於體表,從而產生增幅加持的作用!

凝力,結罡!

這便是關鍵!

周謙依在小冊子中的引導,在他的神識中,漸漸形象化成一幅清晰的畫面。

在這幅畫面中,他化身成一頭黃牛(沒辦法,功法如是!)。這頭黃牛正在把全身每一塊肌肉都催谷到了極點,企圖拖動著那沉重得不得了的巨大鐵犂!

這鐵犂幾乎跟黃牛的體型一樣大,而且犂尖深深陷進泥土裏,黃牛不管怎麼使勁,都無法將之拖動分毫!

這便是周謙目前的狀況:無力的凡夫!

「凝力,結罡!」周謙在心裏反覆默誦著這簡單至極的口訣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