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得出來,陳風也是過得很滋潤的。雖說林中走獸並不是他最愛的美食,可是經過這幾天來的不斷進補,他也是壯了一圈,面上皺紋變得淺了,整個頭顱漫著的一層血光,也更幽森詭異了。

「嗯。」周謙偏頭一看,數不盡的箭矢,已堆叠得像個小山丘似的了! 

「數量真的足夠了嗎?」他問陳風道。他當然不會親自點算了。

「是的!小老一直有默記著數量!這兒累積的箭矢之數,應該超過了一萬八千,只多不少。」

周謙默算了一下,一萬八千枝箭,大概可以交付三十六次任務。而他的戰功票子上,僅還剩下三十五個空格而已。



正好集滿一張票子的戰功蓋章了!好像還有餘!

「有點感動,又有點感概啊……」周謙看著這座箭山,不禁嘆了口氣。這也算得上是個不少的成就了。幸好他有陳風這個幫手,若是只憑他自力收集的話,也不知道要弄到何年何月!

「該感概的是我吧,主人……」陳風頭上生出幾條直線。幹活的是我,你就坐著賺,還感概個屁啊?

「……我倆一體共生,還分彼此的嗎?」周謙的面皮也漸漸厚了。

反正他在參悟「翩翩無雙」上,剛剛有了不少的收穫,想要再有突破,非得又要經過一番積累不可。是以他也不再耽擱,這會兒就去交付任務。



這一天任務樓的當值師兄,正好又是李寧。

他看到周顯兩袖清風似地走來,難免跟心裏的期望產生落差。

「很久沒看到你了,周師弟。我還以為你會駄著不知幾千枝箭過來交付任務呢。你到底是決定放棄了,還是已經突破了心境上的瓶頸,不再需要做任務呢。」

「不瞞師兄,在下動用了儲物類法寶,所以這一次是輕身前來的。」

「啊?那敢情數量一定是很多的了。嗯,現在就交付吧。」李寧從櫃檯後走了出來,還卷起了衣袖,準備好要幹活了。



「就在這兒麼?不怕會擋著道嗎?」周謙問。這任務樓說白了就是搭建在道路旁的一個櫃檯而已,周謙身後就是一條不寬不窄的山間通道,也是常有人路過的。

「大家都是武道高手,真擋著道了,就使身法繞過去啊!再說,師弟付出了這麼多的努力,終於到了厚積薄發的時候,向大家展示一下也好的。」

「好吧。」周謙衣袖一揮。

大量的箭矢,便從他的衣袖中,汹湧而出!簡直是有如巨濤拍岸似的,瞬間就把櫃檯都淹沒了,還一直往外奔湧!

「天啊!你到底收集了幾枝箭啊!」

就連李寧,都被這箭矢巨浪給沖了出去!

這道箭矢之浪,甚至把整條山間通路,都給完全擋住了!

好幾個正路過的師兄師姊們,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景像嚇呆了。



「為甚麼任務樓裏會湧現出大量的箭矢?這是哪位師兄師姊交付的任務!竟然有這麼多!」

「咦?這不是不久前那跑大營跑出了名堂的周顯師弟麼?我好像聽說過他被編進了弩箭旅的,他怎麼都不專心修煉箭術,反而跑去做雜役任務,回收射失的箭矢?」

畢竟這周師弟入營後的事情,以至他的老底,還不是那麼多人知道的。尤其是非弩箭旅的人,對他的印象,還是停留在那近乎傳說的跑大營事件上。

「以我所聞,他好像入營才剛過一個月罷了……難道這些天來,他都是不眠不休地在收拾箭矢麼?」

「我之前也有聽說過,此人不眠不休地跑了十幾天大營的事,我還一直不怎麼相信呢!現在看到這箭海,我倒是有點相信了……此人大概是個不論何事,都要燃燒性命去做的個性吧。」

「這種戰功少得可憐的雜役任務,還要做如此多次,目的何在?我敢斷定,這位師弟絕對不是為了追求戰功而為的!或許……這是人家獨特的一套修煉方式吧!」

「你們都別站在一旁說閒話了!幫幫忙,點算一下數量!」李寧道。



結果是勞動到了七、八名師兄師姐,點算了差不多半個時辰,才總算完成。在李寧指揮之下,眾人均以一百枝箭為一綑扎起來,然後堆放在路旁。全部整理好之後,再點算綑數。

共有一百八十一綑。

三十六次任務,一口氣完成!

李寧在周謙的票子上,一個一個地蓋章。剛才有幫忙的師兄師姐們,也懷著期待地看著這張票子被漸漸填滿……

「蓋滿了!」

不知怎的,李寧也覺得有點激動!這五十個蓋章,代表的是有血有淚,一點一滴的積累啊!

「謝謝師兄。」周謙看著這被弄得花花的票子,心想怎麼這麼好看啊?

他身旁的師兄師姐們,都是一陣堅實的掌聲。



「不知怎的,看到這師弟竟然完成了這不可能的任務,我疲憊的內心好像得到療癒了!」

「師弟,你還需要繼續做任務麼?我再給你開一張新的票子吧。我還欠你一個蓋章呢。」李寧問道。

「不用了,師兄。在下的修煉剛巧已經完成了。」周謙回答道。

「啊?終於突破瓶頸了?恭喜恭喜!」李寧也是真心為他高興。

「謝謝師兄。那……剩下來的箭矢,我可以不交付,而是留為己用麼?」

「既然跟任務無關,那師弟就不用向我交待了。」李寧道。

如此,周謙就大大方方地,把剩下來的約八百枝箭,都收回衣袖之內。由此至終,他的獅山香川圖,也沒有曝光過。李寧心是暗暗乍舌,心想這到底是一件怎麼樣的儲物法寶,容量竟然如此龐大,就連他自己都沒有!可是他也沒有追問,畢竟這是人家的底蘊,說不好還是用來保命用的,太好奇了,可是不禮貌的。



「啊,原來師弟反覆做這雜役任務,果然是為了修煉!大概是為了鍛鍊毅力還是心境甚麼的吧。」

「教官常常罵我意志不堅,我也要考慮一下,是不是也要接些雜役任務來做了……」

竟然還有人想要跟隨呢。

「謝謝眾位師兄師姐幫忙,在下也不耽擱大家了。」周謙跟眾人謝過。眾人連稱客氣,又聊了些閒話之後,才漸漸散去。

周謙這便拿著蓋滿了章的票子,前往他期待已久的藏寶樓了。

他一進藏寶樓,就看到了兩個熟人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