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章 武者回歸時
  
巨獸上下兩排牙齒猛然一合!鏗鏘一聲!
  
那狂牛的後腿猛地躍起,正好從巨獸的嘴裏抽了出來!
  
未能噬中!
  
此兇獸的上半身子,「轟」地撞在河邊,激起巨量的飛沙走石,然後便翻滾著身子,沉回巨河之中,少不免又引動出巨大的漩渦。
  


而在間不容髮之間,自那黃泉巨河中,又湧出了各種各樣的神祕巨獸,此起彼落地撲上來,欲要噬掉這頭狂暴的黃牛!這頭不明來歷的黃牛,似乎是激起了眾河中神獸們的食欲了!
  
各種巨獸,瘋狂追噬!
  
那黃牛也因此而受到了刺激,為了逃命,牠不住狂奔,猛躍,好幾次都只是僅僅地從兇獸的巨嘴中逃脫出來!
  
這場面,極之震撼!
  
周謙的整個神識空間,都像在發生大地震似的!
  


寄生在其中的魔頭陳風,似乎也受到了刺激,在空中瘋狂亂飛!
  
就連被囚禁在黃泉水眼中,長期處於乾屍狀態的元始魔尊,那本來枯萎泛黃的雙目,如今竟然漫出了幽幽的詭異血光!
  
周謙不過是把神魔煉體的生魂之力,疊加到他的武道罡氣中去罷了!這一舉動,使到他的整個神識空間,都發生了翻天地覆般的變化!
  
這黃牛沿著黃泉巨河,不知奔出了幾十里外!只見這巨河岸邊的地勢開始上坡,路上也開始出現一些亂石,不那麼好跑了!那狂牛依然一直沿著河邊,往上方奔躍!牠身後帶著的巨獸越來越多,也越來越兇狠了!
  
狂牛在亂石嶙峋的路上狂奔!赫然,牠的前足卡到了一塊高高刺出的石頭!一個失足,就是整個往前趴倒,還滾了好幾個筋斗,方能止住!
  


牠被地上的嶙峋巨石,撞得滿身是血!
  
對巨獸們而言,這頭獵物的吸引力,也就提升到了頂點!
  
一頭魚龍類的巨大兇獸,最終擠下了其他異種競爭者,搶得了先機!牠高高的躍出了水面,逾丈的巨嘴往下一蓋,便把黃牛整個吞掉!此巨獸的半邊身子狠狠地撞落在岸邊,轟出了好一大個缺口後,便又滑溜溜地倒退回水中去了。
  
眾多兇獸們見食物沒了,也就都又潛回巨河深處。
  
黃泉岸邊,歸於平靜。
  
可是在彼邊廂,周謙神識空間中的另一處,又傳來一陣強烈的大地震動!
  
就在那鐵犁拖出五丈軌跡之處,大地驟然裂開!
  
一道崖壁,漸摲從地面升了上來!


  
一下子升起了一丈,第二丈,第三丈……
  
最終在第五丈處,停了下來!
  
正好反映著周謙的五階武者修為。
  
高達五丈,約三百步寬的一道大崖壁,聳立在周謙的神識空間之中。壁頂一角,漸漸浮現出「武境崖」三個大字!
  
這面武境崖上,有一道非常顯眼的極深的軌跡,從壁底直通壁頂!那便是由那黃牛犁土所拖行出來的!
  
只見魔頭陳風也平復了情緒,他飛到這崖下一角,以崇敬仰慕的目光,細閱著在那兒刻印著的「黃牛犁土勁」全文。
  
「難得有此機緣,我也要跟隨主人,學些武道功法傍身!」
  


此時,外面已是黃昏。
  
瑜師姐也不可能一直等待著,午休完結之後,她就回到弩箭旅午練去了。這時候訓練剛剛結束,她又連飯也不吃,又趕回來了。
  
「文蕙,周師弟怎麼了?」
  
「還沒出來。」徐文蕙搖了搖頭。
  
「差不多三個時辰了……這是正常的嗎?」
  
「按正常來說,這黃牛犁土勁,乃是門檻最低的啟蒙功法之一,即便是普普通通的資質,最多半個時辰,也就該入門成為一階武者了!三個時辰,怎麼說也是太慢了。」
  
「難道周師弟修煉走岔了?」
  
「我沒有察覺到有這樣的動靜,所以應該沒有出問題。我猜想……周師弟他並不滿足於只是入門,而是想要往上修煉下去,衝擊更高的的境界。」徐文懟道。


  
「周師弟的體格異於常人,繼續往上突破的可能性很高!啊,我好緊張,到底師弟出關之後,會是第幾階的武者呢?」
  
「被你在身旁這麼鼓動,我也是越來越期待了。好吧!我就不交班了,陪你等下去!」
  
也等不多時,兩人便聽到了藏寶樓後傳來了開門的聲音。
  
周師弟要出來了!
  
兩人轉過頭來一看,看到周師弟從轉角處現出身影後,同時都目瞪口呆了。
  
「這是……五階武者麼?」
  
「他竟然一口氣從入門跨上了五階武者!這可相等於我五年的功夫了!」
  


「我小時候得花上七年才成為五階武者!可是……五階武者的罡氣,有這麼厲害的麼?」
  
「……這罡氣的形態,就好像是一團澆上了滾油的熊熊烈火!我從來沒見過,有任何武者擁有如此充沛的罡氣。」
  
「兩位師姐,在下這根基打得還算可以吧?」被兩大美女目不轉睛地盯視著,周謙也覺得滿不好意思。他其實也滿想知道,自己跨入門檻的一步,算得上是大大的跨躍,還是小小的移步。
  
「絕對不能說是可以!這簡直是一步登天了!」徐文蕙道。
  
「周師弟,你在修煉時,是不是碰巧有了別樣的領悟?」瑜師姐問道。
  
周謙也就即興地掰了個簡化版的解釋,大意是那神識中的黃牛,在犁出了五丈的軌跡後,便脫韁奔走了好幾里,才漸漸消失無形。而在這狂牛奔走的過程裏,他的罡氣便在五階武者基礎上,不住累積,以至成了現在的狀態。
  
「對了!這黃牛犁土勁的第一篇,好像最多只能晉升到五階武者!周師弟已是練到極限了,所以出現罡氣溢出的現象!」
  
「那就是說,周師弟的武道罡氣,該是超過了五階武者的水平,只是礙於功法未能配合,所以是仍然卡在五階!」
  
兩名小美女像是在看怪物似的看著周謙。
  
「周師弟,在明天,你可要一鳴驚人了。」
  
第二天早上。
  
繼入營的第一天後,周謙又再次踏足進弩箭旅的訓練場上。
  
他心裏頓是一番感慨在心頭。久違了超過一個月,他終於又能夠成為這訓練場上的一員,而不是在場外拾荒的邊緣人了!
  
「周師弟,這回你成了武者,看大家練箭時,該有完全不一樣的感受了吧。」瑜師姐道。
  
真的!
  
周謙也是跨入了武者門檻之後,才看得到別的武者身上的武者罡氣!
  
只見場上的弩箭手在凝神蓄勢時,罡氣潛藏隱忍,甚至有些修為較高的師兄師姐,還可以做到完全掩飾罡氣,有如身影消失的地步。
  
可是,當他們提弓,搭箭,正要瞄准之時……
  
罡氣驟然提升!
  
而當他們的集中力提升到了顛峰,即將放矢之時,更是武者罡氣的一次爆發!
  
只見整個訓練場上,燃燒爆發的罡氣,此起彼落!單是看著這一幅畫面,就很有感染力!周謙頓時胸中一陣血脈沸騰。
  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