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謙可沒有像師兄師姐們般激動。

他幾乎是想也不想,便反射性地回應道:「謝謝程團長的賞識,可是在下……」

這「可是」兩字,霎時觸動了全場眾多弩箭尖兵的神經!

甚麼可是!程昱將軍主動向你招手耶!還可是?就是他叫你去用頭砸石牆,不少人都是毫不猶疑,大喝一聲就衝了去的!

程昱聽到這「可是」兩字,也是揚一揚眉,覺得有點不可思議。他甚至都不記得,在他親自招攬的人當中,有人曾經對他說過這兩個字。



「你在猶疑甚麼?難道你沒有聽說過我衛國的暴雨箭團?」他問道。

「咳嗯,在下入伍才剛滿一個月,而在此之前,不過是一介讀書人,多年來只管閉門苦讀,所以對於衛國大軍的種種威名,並沒有太多的關注……」

一眾人等,全部醉倒。

「周兄弟,暴雨箭團,可是名列我衛國的十大軍團之一,更是十大當中唯一的弩箭團!是真正頂尖般的存在!」艾威向周謙解釋道。他的雙眼也現出了紅筋。

「一般來說吧,弩箭團在打仗之中,都是擔當輔助支援的角色。可是暴雨箭團的定位,卻是大軍的進攻主力!甚至在三年前剿滅黎國一役,暴雨箭團還曾經獨力攻陷過一個城池,這期間就連一個步兵,一個騎兵,都沒有使用上!這簡直就是神級戰例啊!」譚四同說得口沫橫飛!



「我和艾威的目標,恐怕也跟這兒眾多以弩箭手為志的師兄師姐一樣,便是從尖兵營畢業之後,便嘗試著申請調到暴雨箭團,成其程昱團長旗下的一員主力!」

「周師弟!你真是遇著貴人了!有程將軍看得起你,說不定有朝一日,你便是暴雨箭團的領軍人物!赫赫有名啊!」

一眾師兄師姐們,對周師弟的際遇,都是又羨又妒。

此時,張維新和胡曄方從人群中走出來。至於陸毅,他可不願意湊過來給人家打臉呢,找個借口就走了,沒有跟過來。

「程昱團長,你還真是猴急啊。為了挖角,還不惜送出一件如此厚重的見面禮?剛才你傳功給周顯的,便是你早年賴以成名的功法「穿天箭」吧?」張維新道。



程昱點了點頭,向眾人大方承認。

「我看這位周小友的資質,正好適合我這一門以霸道為主的箭術功法!我也是愛材心切,難得見到合適的傳人,忍不住就教了。剛才那一箭的威力,還遠勝於我還是武者的時候,證明我並沒有看錯人。張維新啊,這苗子真的非常不錯!」

程昱將軍親傳的穿天箭法!

這天上掉下來的餡餅,好大一塊!

到底要積幾生幾世的德,才有幸得到暴雨箭團程團長的親自傳功!不是教,不是指導,是直接傳給你!是為真傳!

酸啊!像炸鍋般吵開了的人群當中,瀰漫著一股重重的酸味!

還有!還有!

程昱團長剛剛還不經意地稱呼他甚麼來著?



他稱周師弟為「小友」!這是平輩論交的態度!

眾師兄師姐們真是聽得心海翻騰,欲仙欲神啊!

譚四同心裏不住地說服自己:「別拿周顯來比較!他跟自己根本是完全不同的物種!他是怪胎!而且是一個怪胎大福星!跟他比,會氣死!」

「我當然知道這苗子不錯,因為他是我親自保送進來的。」張維新道。

「原來他就是張維新。」周謙聽著,不禁揚了揚眉。他到如今才親眼見到張維新其人。

只見他的面貌,確是跟老張有點相像!

「張維新啊,你也不要怪我這個老友,老是要奪你所好!誰叫整個中軍大營的好苗子,都掌握在你的手裏呢!畢竟我暴雨箭團,最近可是求才若渴,也實在等不及他們學成畢業了!你也知道的,三個月後,我國大軍就要南下,直取彌谷關,除去跟宋國大戰的最後一道阻礙了!可是我的團裏,有個關鍵的位置,正好缺人!而這位周小友的特質,又正好契合這個關鍵位置!正是如此機緣巧合,我才忍不住,要當眾挖角啊!」



「關鍵的位置?這麼聽起來,對周顯來說,這真是一戰成名的大機緣了……」張維新道。從他的語氣之中,也聽不出來是贊成還是反對。

「呵呵,人家還沒有答應呢。周小友,你考慮得怎麼樣了?我並不打算強行徵召,把選擇的自由交到你的手上。要進,還是不進?」程昱問道。

周謙抱拳道:

「謝團長厚愛。屬下不過一塊頑石,仍需時日打磨,不敢拖累大軍,故仍是想要留在尖兵營裏,繼續進修武技。」

竟然還拒絕了!

幾乎所有在毾的人,同時都是一陣驚呼!

黃志堅甚至都感到喉頭一甜,幾乎要一口鮮血吐出來了。他的心裏從此蒙出了一層深深的陰影,大概是沒有可能抹去的了。

程昱也有點意外,沒想到眼前這小伙子,會有拒絕他的魄力!他勸說道:



「周小友,我看你連射箭的基礎姿勢都不會,又怎麼跟得上尖兵營的進度呢?你的特質,正是天資優厚,不應該被後天積累不足的缺點拖住後腿,阻礙你發光發熱!我就老實說吧,你在我團裏擔當的角色,主要是發揮你的爆炸力,強行破防,並以亂箭擾敵!所以你的箭法水平如何,準繩度夠不夠,都不是最重要的,只要求你儘可能地破壞敵軍陣形而已!甚至你射得不準,讓敵軍防不勝防,擾敵效果反而更好。你想想看,這幾乎是為你量身訂造的上位機會了!你真的要拒絕?」

「程團長竟然想到這樣利用周顯的特質!為暴雨箭團添加上不確定性!」

「真不愧是我衛國十大軍團的團長!好老謀深算!而且他用兵彈性很高,頭腦絕不僵化,怎麼樣的奇兵怪兵,他都能想得出用法來!」

「這也是的,這位周師弟潛力無限,弱的是根基,要從頭追趕,很吃力!」

「按照程團長的打算,周師弟根本就不用修煉根基了!他沒有箭術功法基礎不打緊,射不中箭靶也不打緊,在程團長看來,他的箭無法預測,這反而是優勢!」

張維新在撓腦袋了。

他心裏想:這程昱怎麼偏偏選上了周家大少爺啊?人家老子的計劃裏,可沒有你參一腳進來的啊。



不過他還真是滿有誠意,又肯當著眾人面前,親自相邀,給足了周顯的面子,甚至還先向對方傳授了一門絕學,作為見面禮!而且,他的提議也確實是很有說服力啊……

若周大少爺並不是那位的兒子,也實在是很難抗拒程昱的邀請。

「我也好像逼得有點緊了。周小友,你也不必顧忌我的面子甚麼的。我們從軍之人,說話喜歡乾脆直接,不用畏首畏尾,作多餘的顧慮!你有甚麼決定,就直接說吧。」

周謙點了點頭,道:「程團長……」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