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謙的武者罡氣已是蓄積得太過強猛了,加上他還沒有學習過任何箭術功法,以致他無法把渾身罡氣都引導到弓箭上去!

「憋著射不出來,可是會弄壞身子的!」

「周師弟這一身罡氣,若是繼續累積下去……會不會爆體?」

眾人都不期然的後退了一、兩步!爆體一事,可不是開玩笑!若是威力強大的,足以拉著附近不少人陪葬的!

譚四同,瑜師姐,艾威等人,都很想要出手襄助,甚至都願意拿自身安危冒險!可是周顯目前的情況過於極端,他們縱是想幫,也是愛莫能助!他們最差也都是一、兩階武師了,但都沒有足夠的把握,去把這蓄聚得如此強大的武者級罡氣,給引導出來!搞不好,還會一起爆體!這便是兩個肉身炸彈同時爆炸了。



只見周謙憋得咬牙切齒!他渾身昇騰燃燒的罡氣,散發出刺眼的金黃光輝,已是幾乎要完全掩蓋著他的身影了。

就在此時,有個高高的身影,絲毫不懼被那隨時爆炸的罡氣所波及,他逕直走到周謙身後,一手按著他的肩膊。

「小兄弟,本將軍這便傳你一套箭術功法!你且接收就好!」

一道強大的罡氣,自周謙肩膊傳入,直接貫進他的神識空間。

穿天箭法!



四隻大字,轟然烙印在周謙神識中的武境崖上!四字之下,便是細細密密的功法訣要,以及眾多前人的筆記注解等等,洋洋萬言,佔據了武境崖上的好一大片空間!

相比起只是佔據一個小小角落的黃牛犂土勁,這門箭術功法,明顯要高階,強大得多了!

這套功法的特點,乃是把弩箭手的全部罡氣修為,均滙聚於一箭!這是力量強化型的箭術功法!是孤注一擲的那種大招,一箭放出之後,弩箭手的罡氣霎時也被掏空,短時間內也沒有第二發的了。

這套箭法,正好適合用作緩解周謙目前所處的困境!

這穿天箭法,乃是那神祕將軍的直接傳功,烙入神識,這就是直接免去了學習的過程,直接就會了!



在周謙眼中,出現了一條直線,一條橫線;直線在不住左右移動,而橫線則是上下浮動!根據功法所述,這便是所謂的「準星」!

周謙要捕捉的,便是兩條準星同時匯聚到中央,結成一個正十字之時!

這兩條準星的移動速度極快,而且也頗為飄忽,欲要捕捉得準確,真的不容易!這需要的還不只是眼力,而是眼和手的協調性!

算你眼力夠銳利了,捕捉得到準星連成十字的時機,可是手指不聽話,那也是沒辦法的事!

正自覺得這時機捕捉之難時,周謙頓時又感到一陣精神力量傳來,又是直接貫入神識!兩條黑線的移動速度,驟然減慢了許多!

瞄準變得容易了!

周謙集中在精神,捕捉著下一次準星十字交會的時機……

正十字閃出一下極之微弱的紅光。



是時候了!

加持了穿天箭法之後,周謙感到自己渾身的罡氣,霎時一陣掏空!他剛才所有的蓄積,便一下子便都貫注進這脆弱的竹箭裏去了!

這竹箭根本承受不了如此巨量的罡氣,劈劈拍拍的發出响聲,似乎箭身隨時都要斷碎了。

放矢!

而就在周謙離手的那一瞬間!他就「哎吔」的一聲,後悔了!

因為正好在那時候,周謙的神識空間裏,出現了一點意料之外的變故!這變故讓他稍稍分神了!導致他出手的時機稍為慢了半拍,準星便偏差了那麼一點!

這毫厘之差,隨著箭矢飆遠,漸漸擴大。



箭矢最終僅僅掠過箭靶飛去!

然而,這箭靶竟然像是一片輕飄飄的紙片般,被這竹箭掀動的勁風給吹得滾飛開去!

箭矢最後是落在訓練場邊緣的石砌矮牆上。

「轟」地一聲!

巨石崩塌,飛沙走石!竟然把矮牆炸出了一個逾丈直徑的窟窿來。

他用的還只是竹箭而已!而這竹箭還是箭身受損,強度打了大折扣的。

若是他用的是匹配這把大弓的鋼箭,那恐怕他連牆後的林子,都會給炸去了一大片!

全場靜默了好一陣子,然後便是爆出了一陣高聲喝采。



「好猛的一箭!周師弟射得好!」

「這才是真男人!」

「剛才出手襄助周師弟的那位大人,好像有點臉熟啊!對了!他一定就是……」

周謙總算是把積蓄過度的罡氣給渲洩了出來,他也是透了一口大氣。幸好有貴人之助,否則他再苦憋下來,還真的有爆體之虞!

「謝將軍出手襄助!」周謙抱拳誠懇地向對方道謝。

那穿著將服的中年男子,只是簡單做了個免禮的手勢。他還在撫著鬍子,專注地遠眺著剛才一箭所做成的破壞,連看一眼周謙都還沒有空呢。只見他在低聲喃喃道:

「……這穿天箭法才一成火候,便有如此威力,也還算不錯,就是准頭方面有點太差,即使我剛才已注入神識穩定準星,最終也還是偏離那麼多?難道此人的神識有先天缺憾,導致無法作仔細的瞄准麼?不過這不打緊,瑕不掩瑜啊……」



他自顧點了點頭後,便正眼看著周謙,道:「報上你的名字來。」

「屬下周顯,見過將軍。」

「嗯,你就不要再待在這尖兵營了,調過來我程昱的暴雨箭團吧。」

此話說得仿似雲淡風輕,卻在這弩箭裏上,掀起了極大的哄動!

「暴雨箭團?」

「天啊!那這位……不就是鼎鼎大名的程昱團長麼!」

「我的頭號偶像!我當初就是為了追隨程團長,才立志從軍的!」

只見這位叫程昱的,似乎在弩箭手的圈子裏,有相當大的名氣。弩箭旅上的不少師兄師姐們,對此人都是崇拜不已,甚至這反應都誇張到有點失態了。

「剛才程團長在說甚麼來著,他、他、他要把周師弟挖角出去?我聽錯了嗎?」

「這是要逆天了吧!周師弟不是今天才開始修煉箭術的嗎?竟然這樣就被程團長相中了?」

「我今天見鬼了!」黃志堅連眼球都要跳出來了!

他待在尖兵營快三年了,這期間也不知看到過多少軍中大佬入營揀蟀,挑走不少修為拔尖的師兄師姐們,可是……他如今都幾乎成了旅上最老資格的大師兄了,就是還沒有人選上他!

在尖兵營光榮畢業是一種榮耀。

可是,在畢業之前,就被軍中大佬挖角,更是無上光榮啊!畢竟,要從尖兵營的總教頭們手上要人,就已經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了!若是有軍方大佬不惜開罪陸毅,張維新等人,也硬要挖角,那說明他是打算將挖來之人,當成親兵般重點培養了!

程昱團長竟然看上了一個不折不扣的菜鳥麼?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