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謙在神識空間裏,負手踱步,觀看著這枚巨眼的狀況。

若不是那極之明顯的瞳孔、虹膜等特有的結構,實在很難想像這龐然之物,竟然是一顆眼球。周謙從瞳孔裏看進去,發現其裏面收錄了無數的殘像。而這些殘像,大部份是周謙本人在弩箭旅上所曾射出的每一箭。

每一個影像,便是一次對於箭術的參悟。

無數周謙射箭的殘像,反覆浮現,互相重叠,形成了一連串模模糊糊,肥大不已的影像集合體。這就好像是在繪畫時,不住反覆加深著同一條線,每一次的加筆,總是會出現些許偏差,叠著叠著,這條線就漸漸變粗,變得歪歪曲曲,墨水也化開變模糊了……

而除了周謙本人外,這巨大眼球裏,還收錄了少數訓練場上其他人射箭的殘像。因為周謙除了埋頭苦練之外,偶有認真觀看譚四同、瑜師姐等人作出的示範。



原來,他的箭術之所以停滯不前,始作佣者,正是這枚詭異巨眼!

這二十天來,他在訓練場上累積的所有修煉成果,以及他觀看別人修煉得到的所有心得,都被這枚巨眼所吸收了!

正因為他所有的努力都被吸收了,所以他所射出來的每一箭,都仍然停留在門外漢程度,完全沒有反映出任何進步!因為所有的進步,都像是泥牛入海般,落入這巨眼裏面了!

直接點說,這是一個大坑!

可是,根據從元始魔尊的殘存意志當中得來的訊息,這個大坑,不,這顆巨眼,其實是一門極之逆天,堪稱外掛的修煉加速器。可是開啟這外掛的前提是,必需要經過漫長而巨量的累積!



只要累積得足夠了,就會「卡察」一聲,自行啟動。至於怎麼啟動,效果如何,卻沒有記載在魔尊的殘念裏。那就只有到時候才知道了。

隨著周謙練習射箭的次數不斷累積,這隻作為容器的巨眼,便必需不住擴充、成長,以收納更多的參悟量!而這巨眼是靠著吃甚麼長大的?周謙的精神力。

這便是周謙每天晚上要用的功了。只見他閉上雙目,雙掌覆著這巨眼的表面。這巨眼便把周謙的雙掌當成奶頭,貪婪地吸收著他的精神力……

周謙的精神力,相信諸位看倌都知道,是強得掉渣的程度。再世棋聖!千年老鬼!

可是,即便是如此強橫的精神力量,經過一個晚上的輸送之後,都會稍稍有被抽乾的感覺!所以,周謙需要進食那白色的大腦形狀果子,以作補充滋養。



由此可知,這一件得自元始魔尊的詭異之物,到底有多難養,門檻得有多高!

若不是正好碰上像周謙這樣的精神力怪胎,恐怕這枚巨眼才沒養幾天,修煉之人就被吸乾,從此成了個完全沒有精神能量的痴呆兒!

說不定元始魔尊正是把這枚巨眼,當作是一個誘餌吧!若是有人企圖侵入它的神識,欲要竊去他的功法修為,牠就不作抗拒,摃手送這份大禮給他練練看!

放眼三界六道,能夠養得起這顆大眼球的,恐怕也是屈指可數!元始魔尊本人不算,地獄和尚可能算是一個……即使還有誰能養得起,大概都是已不需要借助外掛修煉的有道大能者了。

以周謙目前的進度,雖然在精神力的輸出上有點小壓力,但畢竟還是能應付有餘的,甚至還稍稍超過了。

即是說,這枚巨眼的養成速度,比起周謙累積箭術參悟的速度,還要來得快些。

經過周謙輸出了整個晚上的精神力後,這巨眼載體又稍稍地大了一圈,能夠儲存的參悟數量,又增加了許多。他感覺到目前的參悟積累,還遠遠沒到達這枚巨眼真正展現威能的觸發點。

他需要累積更多的參悟!十倍,百倍,甚至千倍的累積!若是只憑自己一箭一箭地親身積累,要弄到何時?十年八載麼?他花不起!因為周謙跟他爹,有在三年內成為暗行校尉的約定!



他決定減少白天練習射箭的份量。

他利用這一部份時間,躲在弩箭旅的藏經樓中,拼命地啃書!

步射要訣、獵王之王、岳家箭術、射學正宗、童子善射術經、射日經入門、后羿弓訣概要、古今箭神射姿圖解……

這些書,都不是箭術功法,而是講述箭術理論的入門書,又或是一些最基礎的射箭綱要,射姿圖解等,都是老百姓層次看的。

這些入門書,在弩箭旅上的眾位尖兵,恐怕絕大部份都沒有讀過,可是書中記載的內容,他們大都透過實戰或是前輩傳授,自小就學會了。

周謙是半途出家,想要追上去,就唯有靠著苦讀一途了。

讀書,正好是周謙的強項!透過大量地閱讀入門書,周謙更好地了解關於箭術的一切。而更重要的是,他在讀書時,會在腦海裏不斷作出模擬射箭的想像訓練,好領會書中的教導。



這些腦補式的參悟,也都累積到了那枚巨大眼球之中!

藏經樓的箭術藏書極之豐富,但是都停留在入門級別。若是想要學習功法,則必需要用戰功去兌換了。周謙的武者修為從入門連升五階,按照尖兵營的規矩,都是有戰功可領的,可是他也並不急,他要先把這巨眼的事情解決了再算。不然的話,即使習得了再好的功法,若是不能夠隨心所欲地命中目標,那也就只流於亂射罷了。

這些入門書籍當中,最讓周謙有所得著的,便是「古今箭神射姿圖解」了!他一再反覆閱讀,把書中各遠古神級箭手的射姿和心得,都深深地烙印在巨眼裏!

巨眼得到了大量的參悟積累,再瘋狂地抽乾周謙的精神力以作滋養,成長的速度便又增快了一些。

一個月下來。

譚四同等人已留意到,周師弟好像漸漸疏懶於修煉了。

他每天到來射箭場訓練的時間,似乎比起最初的時候,要縮短了不少。往往才剛過响午,就悄悄溜走到不知哪兒去了。甚至在最近幾天,好像連訓練場都沒有踏足了。

就連瑜師姐手把手,胸貼背的親身指導,好像都留不住他!



「我這個拜把兄弟,真是個不解溫柔的大笨蛋啊!若是我能得到瑜師妹這樣貼身指導,真是短幾年命也都樂意!」在譚四同心裏,當然是超不爽周顯如此冷待瑜師妹了!如果可以的話,他是多麼想要取代周顯的位置!可惜譚四同的資歷比小瑜深,箭術方面也已經超過她了,也就無福消受她的指導了。

瑜師姐很是擔心周顯的狀況。

「難道周師弟見自己進度遲緩,又沒有解決之法,所以便漸漸灰心喪志了?」

「不久之前,我還見到他常常出入藏經樓的,大概他是讀書人出身,想要透過閱讀入門書來改善箭術吧。可是最近他好像連藏經樓都不去了,白天時就坐在那遠遠的山崗上發呆!再這樣下去,真的不行啊……」

眾人不約而同地看向遠方。

在庇鄰弩箭旅的一座山崗之上,勉強可以看到一個有如指頭般大的身影,這便是周師弟了。只見他整天就在盤腿坐著,一動不動的,也不知道他心裏有何想法……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