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了容納這暴增的參悟積累,周謙也是得不斷地輸出精神力,去養肥那隻詭異的巨眼!自地獄棋局以來,周謙還是首次感受到,把精神力消耗到見底的淋漓盡致!

若不是在獅山香川圖裏,有那補充精神力的大腦形狀果子,稍稍補充每天的消耗,恐怕周謙輸出到如今,已有精神崩潰之虞了。

不過這果子每天最多就只有一、兩枚成熟的,他想多吃也沒有了。不過他後來發現,若是把獅山香川圖整幅展開,暴露在月光之下,則似乎對這些果子的生長催熟,有明顯的幫助。

若是碰上前一個晚上月色清澈,無雲遮擋,則隔天晚上便最多能結出三個果子來。他也不曉得是否只有吸收月光才有此等效果,曬太陽不知道行不行?畢竟他也未嘗試過在光天化日之下,展示這幅圖卷。

經過將近兩個月的積累,巨眼也成長到了近半丈的直徑!



巨眼中所積累的箭術參悟,多得難以計數! 

隨著這枚巨眼的不斷成長,它的形象,也就變得越來真實了。神經線,血管,筋膜甚麼的,都已是發育得栩栩如真,甚至在血管之上,還看到有脈搏跳動!

這並不是一件眼球形狀的法寶,這枚巨眼明顯是活的!

周謙心裏漸漸出現一個疑問:這到底是誰的眼睛?他在替誰養大這枚眼睛啊?

他又習慣性地抓自己的前額。最近他眉心附近的位置,都已經抓破皮了……



「快了!我已感覺到這枚巨眼,隨時就要培養完成了!還真是期待啊……」他心裏想,不知道女子在即將臨盆之時,是不是也會懷著類似的忐忑心情。

如是者,又過了幾天。

弩箭旅的定射靶場上。

艾威正在專注地修煉箭術。

艾威的個性,跟譚四同這種自來熟截然不同,他是比較沉穩慢熱的類型。不過他對於射箭的熱愛,卻是絲毫不輸譚四同的。對艾威來說,反覆練習本身,便是一件樂趣無窮的事,是以常常一練,便是數個時辰,往往連休息都忘了。



艾威把手伸向箭筒,並沒有搆著箭矢,這一看,才發現箭筒裏面,已經空空如也了。他身後也還躺著兩、三個也是空了的箭筒。

「又一百箭了……」

他這才意會到自己有點累了,便停下來,走到井旁打水喝,稍息。

「艾威,你最近狀態不錯啊。」譚四同拍著他的肩膊道。他和小琴兩人也正好也在喝水稍息,在樹蔭下有說有笑呢。這兩人最近好像形影不離啊。

「嗯,自從突破到了箭術九段後,有了一些新的領悟,進步很快,所以便想趁著這個機會,好穩住修為,爭取在營期之內,衝擊十段!」艾威道。說起修煉,他總是充滿熱情的,對著老友,他也不藏著掖著,把自己心裏的想法如實道出。

「對了,艾師兄既然已經突破到了九段,若是去挑戰破城靶的話,應該足以榜上有名了吧?」小琴問道。

「破城靶?那是甚麼?」艾威反問。

「……他果然不知道啊。」譚四同和小琴對看一眼。



「我說艾威,你最近是不是練得有點太拼命了!常常連吃飯時間都錯過了,都沒有機會跟你聊天打屁了!」譚四同埋怨道。

「見你這麼認真,我們都不好意思打擾了!唯有就趁你喝水時,趕著跟你聊兩句啊。」小琴道。

「我跟你們這些天才型箭手不同。我天資愚鈍,就是要將勤補拙啊。」艾威道。

「拼命練習沒有不對,可是適量的休息,還是有必要的。勞逸結合嘛!來來來,今天一定要讓你休息一下子,我們過去玩玩那破城靶,挑戰一下排名!」

「艾師兄,你真的不知道甚麼是破城靶麼?你抬起頭來往那邊看看!」

艾威抬頭一看,果然看到了這靶場的另一端,竟然聳立著一個類似城牆般的巨物!這就是破城靶麼?他這才承認自己最近是練得有點太忘形了,這麼巨大的一個東西,建在同一個練習場上,都整整三天了,他都沒有察覺得到!

譚四同這便搭著艾威的肩膊,小琴又喚來小瑜小芳等幾個好姊妹,結伴到破城靶那邊看熱鬧了。



這破城靶是才組裝三天的新玩意,到目前為止還是相當熱門,雀雀欲試的人不少,圍觀的人更是多!

艾威來到靶前,頓時有點被其規模震撼到了。

這破城靶,高二丈,寬二丈,外型仿製成一段城牆的樣子,大概是小國都城左右的規模,當然不能與朝歌此等大城相比。城牆上有垛口,有角樓,城牆上下似乎都暗藏不少機關,彷製得果然有模有樣!靶子的正中央,則是一道厚重高大的城門,乍一眼看去,簡直就是精鐵鑄造般的質感,不過認真細看,應該還是木造的。

「孫鵬師兄正在箭道上呢!我們走近一些,看看他的表現吧。」小琴道。

眾人擠到箭道旁邊。

只見孫鵬已經拉弓搭箭,蓄勢待發!他釋放出的武者罡氣,四橙八黃,竟然是武師四階上段,靠近五階的高手,在尖兵營中,算得上相當靠前的了。

孫鵬運轉箭術功法!

只見他的渾身罡氣,凝聚成九枚指甲大小的光點,貫注進矢尖。



箭術九段!

「這破城靶,共有十個靶心,分別對應這靶上的城樓,角樓,垛口,等等一般城牆上的突破點,靶心是由法術控制,隨機浮現,沒有套路可循,只能夠考驗弩箭手的臨場反應。」譚四同向艾威解釋道。

空間波紋掀起,第一個靶心浮現,就在角樓的窗緣!這是模擬敵方有弩箭手在這個地點埋伏!

孫鵬迅速抬頭瞄準,放矢!

只見竹箭破風飛去,其勢極猛!可是當飛進距離箭靶約三十步距離左右,箭矢便進入了一個法術結界的空間,飛行速度驟然減慢!而當箭矢臨近城樓之時,城牆還突然刮起了一陣急風!

然而孫鵬這一箭,可是加持了一門高階功法,已有某程度上的破風之效,可是……

箭矢飛到後來,箭尾已稍有不穩。最終,未能正中紅心!



法術浮現結果,打中的是距紅心九吋的第三層內環,得七分。若是實戰的話,此箭最多就是碰巧命中敵軍的肩膊,或是僅僅擦到皮肉罷了。

眾圍觀者都是一陣可惜!

「這減弱效果和怪風之類的干擾,都是隨機出現,也是為了模擬戰場上所遇到的各種情況……」

也不待稍息,第二個靶心便又浮現了!這一次是城樓上方最旁邊的一個垛口之後,而這垛口只寬約一掌左右,卻深達一肘,箭矢必需完全穿過垛口,才碰得到那視線被遮掩了一半的箭靶!這一箭,在經過途中幾種法術干擾後,竟然未能穿過垛口,只是落在牆上而已!由於不中靶,得分直接掛零!

「這靶子設定的難度,甚至還高於真實戰場吧!」艾威沉吟一會,評價道。

「大家都這麼說呢。」譚四同聳了聳肩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