箭矢掉進城門後方的範圍,才算得上是成功通過破門考驗,得十分。
 
至於取敵將首級?還差遠了。
 
這個成績,還是不足夠讓馮強爬到前十。他跟第十名就相差那麼一分而已。
 
不過這番表現,也得以賺取一些零星的掌聲了。
 
「也差不多吧,我看了三天,也就是那幾個箭術十段或是即將突破到十段的,才有能力破開城門。其中排在前五名的,也曾經稍稍威脅到敵將,不過到目前為止,還是沒有人能夠命中,大概多給他們挑戰一、兩個月吧。……不過據說這破城靶的難度,還可以再調高的。」
 


箭術十段,也未能拿到滿分!由此可見,弩箭旅對眾人的期許,又提升了!箭術十段並不是終點,更難的挑戰還陸續有來!
 
接下來,還有數人輪番挑戰。這幾人的實力,都是差不多能進入排行榜,實力接近前二十的好手。他們的表現也是有好有不好的,畢竟這破城靶加持了大量的法術,不確定性極多,各種隨機變化,也是防不勝防,一不留神,射失了一箭,衝榜就不用想了。
 
天色已近黃昏,今天要挑戰的,也大抵挑戰過了。挑戰者們也不是一個接著一個了,箭道空著的時候比較高,誰想挑戰,已不用排隊,直接就位即可。圍觀的人們也漸漸散了一些,不過仍有相當多的人意猶未盡,怕錯過了一些高手趁著今天最後的機會衝排名。
 
這破城靶的排行榜,規矩上是每十天結算一次。若是結算時榜上有名,當然是有戰功的。
 
「瑜師妹,你近來修為進步了很多,要不要試一下?」譚四同問道。
 


「我才突破到八段不久,修為尚沒穩定,就不試了。」小瑜急忙耍手搖頭。
 
小琴也連忙擺手道:「我也不想要當眾出醜,或許待得熱潮散去,沒有甚麼人圍觀時,才試一試吧。」
 
「艾威!」譚四同對他擺出了一個挑戰的眼神。
 
「老規矩,輸了的要請客。這一次,就賭一桌笑笑樓的八大名菜。」艾威聳了聳肩。這兩人在修煉途上互相較量比拼,也是多年老習慣了。
 
「哦?你那~麼~有信心啊?」
 


「破城門,射敵將這個程度,我是不敢想的。不過若是要勝過你譚四同,本人還是有點把握的。是你先上,還是我先上呢?」
 
「稍等一下,已經有人在箭道上了。」
 
本來已有點安靜的現場,霎時間掌聲雷動。原來,目前排名榜上名列第三的徐小可,此時要來挑戰了。她可是旅上有數的成熟型大美女,而且愛穿貼身武裝,毫不吝嗇於展現自己的妸娜曲線。
 
知道徐小可要來挑戰,剛才散去了的不少人,也又跑回來看了。
 
「徐師妹今天第三次挑戰了!難道她又有了甚麼新的覺悟,有把握射下敵將了?」
 
眾人對徐小可的期望,顯然是非常之高。
 
當她釋放出一身罡氣時,更是技驚四座。
 
「七階武師!怎麼可能!今天早上時我也有看過她挑戰,我很肯定,當時她還是在六階!」


 
「她不是又突破了吧?」
 
「小可師姐在這三天裏,已經連續突破兩階了!這速度也太快了!」
 
「看來這破城靶,對師姐的修煉,產生了很大的刺激作用!」
 
七階武師,箭術十段,這也差不多是目前弩箭旅上最頂尖的修為了。眾人心裏都產生了很大的期待,這大概是目前為止,最有機會射下敵將的一次挑戰!
 
徐小可有一種目空一切的氣質,絲毫不把周遭的崇拜目光,驚訝表情等等放在眼內。也不是說她不在乎,而是認為她擁有這種注目度,是理所當然的。這比起馮強那種一旦受注目了,便是囂張嘴臉表露無遺,似乎稍高了一個層次。
 
她那柳葉小嘴的尖端兒往上一翹,媚目中流露出滿滿的自信,便是瞄準著第一個浮現的箭靶,放矢了!徐小可不愧是目前旅上最強弩箭手之一,幾乎是每一射都穩中紅心!難度比較高的垛口目標,她都是精準不差地命中。她對這破城靶上可能出現的各種干擾,已是很有心得,每一箭都是針對性地變換著功法,巧思不斷,賺得了一浪又一浪的熱烈喝采聲。
 
到了第七箭時。
 


城牆底下,一道偽裝時巨石的暗門,「啪」地打開!一個手持大藤盾的稻草人驀地蹦出,模擬有重甲高手企圖突圍,擾亂我軍攻城部隊!
 
全場霎時一陣哄動!因為這是一個從未曝光過的新機關!
 
「這是甚麼箭靶!竟然還藏著了一個全副武裝的藤甲兵!」
 
「模仿得也太認真了吧!」
 
這一箭的靶心,是位於大藤盾的正中央,而且是所謂的「縱深靶」,即是說命中紅心只是基本要求,至於得分多少,是以箭矢射入靶子內的深度而決定的!
 
這明顯打亂了徐小可的部署,不過她也並未顯示出任何慌亂的痕跡,隨即提上一口氣,變換出另一套力量強化型的箭術功法「青鴻喙」!只見徐小可這一身妸娜嬌軀,霎時生出了一股剛猛之意!
 
只見匯聚於箭尖的武者罡氣,頓時閃出了耀眼的藍光!徐小可嬌吒一聲,放矢!此箭直接朝向藤盾上最厚,防禦力最強的正中央部份飛去!
 
「篷」的一聲!箭尖竟然在藤盾箭五吋處,被一道無形的結界抵住了!原來這藤盾還是有法術加固的!只見此箭藍光大作,一陣空間波紋掀起,第一層結界被強行轟破!箭矢深入一吋,還有第二層結界!又破!再深入一吋,還有第三層……


 
青鴻喙連破五層法術結界,直接命中了大藤盾的正中央,靶心本尊!一陣強猛的震動!整個藤盾,頓時被箭矢衝擊力震至破損,外緣出現崩散狀態,藤枝都飛出來了!
 
箭矢去勢未盡,矢尖從藤盾前入後出,最終直接插進了持盾藤甲兵的心砍!
 
「這一箭好猛的力度!想不到徐小可也是一個不錯的破甲箭手!」
 
不過這稻草人身上,也是穿了法術加持的藤甲。只見箭矢破開藤盾之後,去勢已是大減,最終也不過是僅僅破開了胸前的甲冑,刺進稻草軀體裏不過一吋。按照估算,並未能對敵人做成致命傷害。
 
這一箭,只得六分!
 
「一箭射破有五層法術加持的藤盾,外加直接重創藤甲兵,還是只得六分?這打分也太嚴格了些!」
 
「這破城靶最可恨之處,便是它會隨著挑戰者的修為,而調升難度!好像硬是不讓你拿滿分似的!」
 


幸而接下來的第八、第九箭,也沒有出現更多的驚喜。徐小可也發揮出應有的水准,兩箭皆拿十分!
 
九箭射過,她的得分已是高達八十分!
 
第十箭!
 
「看好了!她一定會使用青螺箭!」
 
「又有機會看到徐小可這一門家傳絕藝了!」
 
她果然是使出了這門壓箱底的高階功法,渾身罡氣,竟成螺旋狀的,貫注在竹箭上!帶強烈螺旋勁的一箭!猛然放出!
 
而就在放矢一剎,徐小可面色稍稍一白,似乎這「青螺箭」對她來說,會造成不少的損耗,所以也不能夠隨便使用。
 
只見箭矢以霸道之態破空而飛!甚麼法術干擾,在青螺箭面前,根本是渣!
 
箭矢完美地穿過了鑰匙孔!破城門!
 
而當竹箭飛進了法術構成的縱深空間後,這枝箭的尾勁才爆發出來,而且還竟然漸漸調整著方向,直追著敵將移動的軌跡!箭矢是無眼的,不會追著目標走,這軌跡的變化,乃是徐小可在放箭之時,就預判出來的!以她這樣的水平,瞄準著城門之時,已不只是追求穿過孔洞如此簡單的了,她已是從孔洞中往內觀察,僅憑一些蛛絲馬跡,光影變化,推測著門後敵將的所在了。
 
這一箭看來,肯定就是命中!
 
而就在最後一殺那,配置在敵將身前的一排草紥死士,驟然同時舉起長矛,企圖擋下箭矢!
 
這一個機關,在之前也已經有曝光過了!徐小可當然有料到這一著,所以她這一箭,最後竟然還有一次尾勁的小爆發!竹箭直接貫穿了擋住的長矛!強行突破!
 
眼看著就要取下敵將了!
 
可是,此時又出現了一個全新的機關!一個隱伏在不知哪兒的稻草人,驟然橫身飛出,竟然以身軀直接擋下了這一箭!
 
這稻草人的心砍,還配有一個護心鏡!而且這護心鏡似乎是一件道門法寶,防禦能力甚至還要勝過剛才的大藤盾!
 
只見帶螺旋勁的箭矢在猛地鑽著,發出了刺耳的吱啞聲。最終,武者罡氣完全消耗光了,箭矢只得無力地掉落地上。
 
功敗垂成,未能一舉拿下敵將!
 
不過這表現,也已是目前為止最好的了!徐小可也因此得到八分的額外加分!
 
總分九十八!
 
霎時場上爆出了熱烈的喝采和掌聲。
 
「承讓了。」徐小可向眾人抱拳致意。英姿颯颯,卻又不經意地美態撩人,不少師兄師弟看著都流出口水來了。
 
她的排名,也因此而攀上了一位,來到了第二名!這個分數,距離第一名就只差三分而已!若是剛才她在藤盾一箭能拿下十分,就該上第一名了!沒錯,第一名是超過了一百分,因為第十箭能穿過城門,已得十分,往後能對敵將做成多大威脅,都有額外加分的。所以滿分該是超過了一百,但是實際是幾分,還沒有人知道。
 
正站在遠處俏俏視察著的胡曄和張維新,對看一眼,同時點了點頭。
 
「徐小可的修為本來不算頂尖,放眼旅上勉強算是前十份子罷了。可是自從有了這破城靶之後,在這短短三天以來,她的武師修為便突破了兩階,箭術也提升到了十段顛峰,甚至還有再往上突破的潛質……大概她便是這破城靶設立以來,到目前為止受益最大的人。」胡曄道。
 
「嗯,能夠把一名箭術十段的高手,再挖出更多的潛力來,這根本就是可遇不可求之事。為了祭煉這破城靶,雖然花上了我們極大的資源代價,但是能夠達到這樣的效果,也就大大值得了。」張維新道。
 
「以徐小可的進步速度看來,大概再給她十天時間,她便有能力射下敵將了。大概我們也要開始傷腦筋,看看要怎麼再增添新的機關難度了。」胡曄道。
 
「既然徐小可還差十天的火候,那麼你剛才如此焦急地把我拉過來,應該不是為了她吧?」張維新道。
 
「張教頭貴人事忙,若不是有真正的好戲,屬下又怎麼敢如此大膽,不惜耽擱大人公務,也要把你拉過來呢。」
 
「哦?有何好戲?」
 
胡曄笑而不語,只是指了指那數哩以外的山崗,那兒就只剩下一片翠綠而已。至於那個往常總是風雨不改地出現的身影……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