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小可剛才的挑戰,幾乎可以說是三天以來,最接近敵將首級的了!若不是中途有一次比較大的失誤,就是第一名了!

現場之中,本來有不少人都想要再天黑之前,再挑戰一次的,可是被徐小可這一次的表現所震懾,也都不想接著出手,以顯得相形見拙。而又有少數高手,在首次看到那些稻草人的長矛擋擊之後,正在絞盡腦汁,設想解決之道。

馮強面色陰沉不已。

「這小賤人,三天之前,成績才跟我差不多而已,竟然混著混著,就給她蹦了上去!我馮強怎麼可能被一個女人壓在頭上,爭氣點啊!只要破掉那長予陣,所有的注目,所有的掌聲,都會回到我馮強的身上!」不得不說這馮強野心很大,想得很遠,不過他身邊就欠了個對他吐糟的人,對他劈頭說句:「待你的箭能夠完美地穿過城門孔洞,再說吧。」

有徐小可珠玉在前,有幾名排在前十的大師兄大師姐們,最後都決定按兵不動!因為這種輪流上陣的挑戰,多少有互相較量的味道,尤其那排行榜的設立,更是激化了這種互相比較所形成的鬥勝之心!



這徐小可算是新近冒起的後輩,若是沒有絕對的把握,至少拿下跟她差不多的成績,那就有失身為師兄師姐的面子了。

不過譚四同和艾威,卻不是那麼著重面子的。更何況他們也非榜上的前十份子,不在一條競爭線上,所以也沒有甚麼心理包袱可言。

更何況譚四同這自來熟,早跟徐小可裝熟裝出一點交情來了。譚四同對她打了個招呼,這位看似很難接近的冰山美人,也就嫣然一笑,很自然地就走過來了。

「徐小可,我和艾威剛剛立了個賭約,每人挑戰一次,誰得分較低的,就要請客一席朝歌城笑笑樓的八大名菜!不知師妹賞不賞臉給我們當個見證,也給個機會讓艾威請你吃飯。」譚四同說著,悄悄對艾威耍了個眼色。

「好的,久聞笑笑樓大名,我還沒嘗過呢。」徐小可爽快點頭。在徐小可的眼中,這艾威也算是一條好漢子,對他並未生出抗拒之心。不過就是欠了點足以讓人燃燒的激情罷。



艾威倒是老臉一紅。「譚四同,你這是在打心理戰麼?難道你怕了?」

「剛剛相反,我是怕你輸得太慘,所以找來徐大美人替你打氣,想要刺激你的表現也。」譚四同道。

「呵呵,笑笑樓麼,我也想要見識一下八大名菜是甚麼味兒,也預我一個位子行吧。」孫鵬道。

「當然可以。若是我倆排名都比你高了,那就當要由你請客!」譚四同乘機敲詐道。

「沒所謂,反正我現在排名比你高,也不妨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。」孫鵬道。



譚四同和艾威,在弩箭旅上修為算是中上,並不是那種耀眼的存在,他們私下比試,也不是非看不可的戲碼。此時天色已是半黑,也到了晚膳時份,苦練了一整天的尖兵們,空肚子是不等得的,是以人群漸漸便散去了大半,就只剩下一些老熟人了。

結果譚四同和艾威挑戰下來,譚四同得分六十八,剛好比孫鵬要高一分,排行榜上又調換了位置!

艾威更是首次挑戰就拿下了七十分,名列十六,又把譚四同擠回到第十七名。

「看來這激將法真的有效!有徐小可在場觀戰,艾威的吃奶勁兒都擠出來了!」譚四同雖然敗了,可嘴巴上還是饒不得艾威。

「首次挑戰就拿下了七十分,確實是不錯了。」徐小可也讚許道。以箭術九段來說,得分確實很少能夠拿到「七」字的。

艾威苦笑搖頭:「跟小可姑娘比起來是差遠了。」

「不要緊的!艾威,你就追著人家小可姑娘的屁股走吧,反正風景不錯啊。」

「譚四同,你這手下敗將,在亂說甚麼?存銀子請客吧!」



「呵!請客的,另有其人呢。」

「唉,苦的是我啊,閒來無事,幹嘛不去膳堂打飯,硬要插嘴進來呢?」孫鵬道。

「孫鵬,你別聽他的!剛才你們的打賭不算!這一頓飯,進在譚四同頭上!」艾威道。眾人隨即起哄,譚四同跑也跑不掉了。

眾人聊天打屁得差不多了,正要結伴離去,到膳堂打飯。他們打賭去笑笑樓,當然不是說現在就去,畢竟大家都在營中接受特訓,不能擅自出去。再說笑笑樓的桌子也不是那麼好預訂的。

此時,譚四同偶爾回頭一看,卻又發現另一個人,站到了箭道之上。

「咦?都這麼晚了,還有人要挑戰麼?」

此人手裏拿著的,是一把搶眼的紫色木弓。



「咦?這不是周顯麼?」

「真的!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,他出現在訓練場上了!」

「難道他想要挑戰破城靶麼?」

「他只是來玩玩看的麼?我聽說過他最近的修煉情況很不好啊,這樣就去挑戰,打的分數太低,也是徒傷自尊,也讓人取笑罷了。你們不去勸勸他麼?」孫鵬道。

畢竟射箭場上還是零零星星的有些人。在軍營這種地方,英雄事跡流傳得很快,可是吃癟出醜的事情,也是流傳得一點不慢!

眾人跟孫鵬也是差不多的想法。

唯獨譚四同和小瑜對看一眼,便同時搖了搖頭,意思是不要阻止他了。他們對周顯算是比較了解的了。小瑜的玉手按在她那雙傲人的軟玉中間,她的心,正在滿懷期待地撲撲跳著啊。

他們也就停下步來,看看情況如何了。



讓周謙最終坐不住要下場的,正是徐小可剛才那一次驚人的表現。

這出色的演練,成了投入熊熊火爐裏的最後一根木柴!以極慢的文火熬了個把月的這枚巨眼,終於,火候要到了。

周謙頓時感到眉心一陣撕裂的劇痛!

一道鮮血,緩緩流下。

他猛然感到一陣強烈的暈眩,精神力竟被一下子抽光了!甚至他整個神識空間,都變得暗淡無光,有枯萎的頽勢。這可是性命之虞!他若是撐不下來,就是永久成了個痴呆兒的命運了!

他也管不得那麼多,就在山崗上展開了獅山香川圖,進入其中!

為了這一刻的到來,他已是預先存著了十多枚補充精神力的果子!白花花的像腦袋般形狀的果子,整齊地排列在他慣常打坐的那塊河邊巨石上。



他正好趕著要倒下變成痴呆的剎那,把一枚果子塞進嘴去!

一道精純的精神力,補充著神識的枯竭!

巨眼又貪婪地把補充得來的精神力,全數吞下!整個眼球頓時閃出一記白光,竟然不再擴張了,反而驟然縮小了一圈!

巨眼裏面儲存的逾百萬次箭術參悟,本來已是脹滿得像要爆出的狀態,如今更被壓縮了好大的程度!

他又吃!

再吃!

每吃一個果子,就是一道燃眉之燃的精神力量,將巨眼又再壓縮!這巨眼縮得越小,便越是承受自身裏面的巨量壓力!若最終這是一個炸彈,一爆之下,到底威力會恐怖到何等程度?

很快,十多枚果子都吃光了!

這詭異巨眼已被壓縮至一呎左右的直徑!

顯然,還遠遠不足夠!

這眼依然在繼續往內壓縮,如果不提供足以承受眼內那數十萬影像的龐大壓力的精神力,那就會爆了,到時候就功虧一簣了!

而且,壓縮到越後,需要的精神力便越多!

這時候,他恨不得把那棵結下大腦果子的樹,整棵啃掉!

此時,黃泉水眼之中。

元始魔尊雙目驟然雙目閃出一記紅光!

他頭上那串丹丸,有兩枚較小的,破空飛出,直飛向周謙!

與此同時,元始魔尊的肉身,霎時又被抽乾,又變回半乾屍似的狀態!

周謙二話不說,便把兩枚丹丸,合什在掌心!

丹丸化成兩道極之精純的精神力!

每一道精神力,都好比數十枚,數百枚大腦果子!

這是何等的爆發力!

被這兩道精神力一轟,那巨眼猛地壓縮,閃出一記極之刺眼的白光後,總算成了有如一般人族眼球的大小!

這枚眼球,緩緩沉落在周謙的掌心上。

周謙從獅山香川圖中出來後,他的眼裏,就只看著那座破城靶。

他取出了收藏在圖卷中的棱香桃木弓,走下山崗。

他在途中遇上了甚麼人,跟他說過甚麼話,他全部都聽不到了,他的心思,就只在這破城靶之上而已。

「咦?這不是那個人麼?」馮強當時正好在往膳堂的路上,看到了他的煞星周顯,竟然提弓步往射箭場上的方向,也忍不住甩了黃志堅等人,悄悄走回頭路了。

「難道此人免得遭人恥笑,往日都是偷偷在夜裏苦練的?」

當馮強看到,原來周顯是要去挑戰破城靶時,他心裏還稍稍出現過想要看戲恥笑之心,可是不知為何,一陣惡寒從骨子裏滲出來,讓他渾身抖了抖。

他心裏在恐懼。他在恐懼自己將會看到一件不可能發生的事!

只見周顯站在箭道之上,深深透了口氣。

正當要提弓準備之時,箭道上卻是有人擋住了。

此人卻是徐小可。

「周顯,我不准許你挑戰這破城靶。」

周謙跟徐小可幾乎完全沒有交集過,她突然出現,還插手他的挑戰,讓他感到有點意外。「請問師姐,你的理由是……」

「你不覺得,這破城靶對你來說,要挑戰是太早了麼?雖然我倆素不相識,可是當你在跑大營時,我已在留意你的動向了。難得這中軍大營,徐了那些成名大將之外,還會有男人可以稍稍讓我看得上眼的,若是就這麼出醜在我的眼前,破壞了我心目中的美好形象,你說這多可惜啊。」

徐小可嗓音低沉,沒有一絲嬌氣,卻是帶著一股偏向成熟的韻味,直接勾動著男子的心。她的話說中也沒有掩藏對這位師弟的欣賞之意,還直言是不想要看到對方出糗,言下之意,是惜材,不想看到周顯因為挑戰這個難度太高的靶子,而損害了自尊心。畢竟此人聽說已自暴自棄了不少時候了。

此番心意,周謙還是聽得出來的。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