討伐黃茋賊黨的大軍,行軍已經十幾天了。

大軍已經漸漸深入賊黨經常肆虐的一些地域,沿路不少村鎮以至小城,均有被襲擊過的痕跡,狼煙處處,哀嚎四起。原本駐守此地的衛國軍數量遠遠不足以支持防務,承受著極大的壓力。當他們終於見到中軍大營出兵討伐,均是喜形於色,就如久旱之地,終逢甘霖。

周謙所在的第六步兵團,被部署在大軍中央位置,基本上還沒有感受到戰事臨近的緊張感。別說他們連敵人的影子都看不到,由於兵員眾多,他們都是在野外宿營,連入城看看的機會都沒有。

偶爾會有前線傳來的情報,輾轉傳到周謙所在的團裹去,這是周謙唯一能夠感受戰爭實況的途徑。據說,敵我雙方已經發生過好幾次零星的衝突。衝突的性質,都是賊黨企圖劫掠一些平民村落,而碰巧被跑在最前線的先鋒小隊遇上之類的。

衛國的先鋒軍團乃是舉國訓練最為精良的部隊之一,由他們於前線進行掃蕩、搜索敵人等工作,基本上是十拿九穩。



幾乎每一次傳來遇敵的情報後,緊接下來便是衛國軍大破賊黨的捷報!而且,都是乾淨俐落的大勝,幾乎沒有犧牲過一兵一卒。

雖然只是極小規模的勝利,可是每一次的捷報傳來,對大軍的士氣都有正面的影响。當然,眾人也未因此而被沖昏了頭腦。

「出征前有聽聞過,黃茋山賊不過是些烏合之眾,戰力遠遠不及我軍的精銳部隊,看來還是真的。這一仗好打了。」林作道。

「這區區一百幾十人的小戰役,而且還是遭遇戰,對方看到我們大軍壓過來,嚇都嚇死了,還怎麼打?」韓均道。

「希望遇上賊黨的主力部隊時,也是這樣輕鬆取勝就好了。」楊英道。



「沒錯。此戰的關鍵,在於攻寨,以及山地游擊。」韓均道。

「山地游擊?我們在新兵營裹,可沒有受過這種訓練!周顯大哥,你有嗎?」林作看向周謙。

周顯搖了搖頭。

他們第六步兵團,有點像是在墊人數似的,這些天來完全沒有被分派任何任務。上萬大軍,排列得整整齊齊地,待在大隊中央位置,每天就是行軍,休整,行軍,休整⋯⋯

尤其他們身為小兵,即使軍團有任務在身,大將也不會向他們一一說明。



然後又過了兩天。

周顯等人抬頭遠遠看去,已經隱約看到了黃茋賊黨的大本營所在,由一座又一座半禿大山連綿著的「黃茋山脈」。

這道黃茋山脈延綿數千里,一直延伸至衛國國境以外,由於其地靈水秀,盛產藥材,尤其以野山黃茋品質最優。黃茋山賊,據說最初就是以一班強搶這座山脈,把原住居民殺的殺趕的趕,獨佔了當地藥材生意的流氓而起家的。

「大隊的陣容開始變化了。」

「對,先鋒部隊先行出發了。左右兩翼的主力騎兵也脫隊了⋯⋯」

「是包抄戰術麼?」周謙道。他在入伍之前,曾在自家書齋讀過不少的兵法書。對於軍隊部署調動,他還是能看懂一點的。

要評價山賊的戰力,不能把他們跟正規軍隊比較。論單兵戰力,良莠不齊的山賊根本不值一提;可是山賊一般都非常擅長兩件事情:守寨,以及游擊。憑著這兩點,使得他們即使容易擊敗,卻難以剿滅;他們即使失去了一個據點,卻總是能保存大部份兵力,撤入山林之後,很快又重新部署。

要下決心剿賊的話,便當要截去所有他們的退路,故此只能使用包圍作戰,同時攻擊對方的各個據點。這是兵法的基本。



大軍分成了好幾路之後,中央大隊的兵力瞬即變薄了起來。周謙所在的第六步兵團,不知怎的變成了打頭陣的幾支部隊之一了。

林作等人本來還在邊走邊聊,如今都不覺閉上了嘴巴,面上漸漸露出了焦躁和緊張的神情。

周謙也受到了這大戰前夕的氣氛所感染,感覺心跳有點加速,腋下滲出了汗水。他握了握緊手中之砍刀,目光緊緊盯住那一道漸漸接近的延綿山脈,雙瞳閃出了一絲雀雀欲試的神采。

此時,第六步兵團的大將策馬而出。周謙每天都見到這名大將的身影,不過只是在大軍每天早上拔營,晚上扎營時出來發施號令罷了。

這一次,大將的表情氣色,明顯跟之前不同。

「各位兄弟,吃白食了這麼多天,終於到了要幹活的時候了。我們這一團,將會負責進攻敵方的一個關前小寨,那小寨是叫甚麼來著?是是是,叫作「綿竹寨」吧!操他媽的管他叫甚麼名字!我們第六步兵團就只管一件事情,就是往前衝,見到了穿黃衣的,殺!」

「殺!」逾萬兵士齊聲吶喊,戰旗揮舞。頓時團隊一直瀰漫著的沉悶和焦慮,均一掃而空。取而代之的,是一股濃濃的殺伐之氣!



「這步兵團是甚麼底細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你們當中,有超過一半是被臨時編制至此,不少人甚至還是新兵!雖然我們好歹冠上了「軍團」的名字,可是我們沒有作過任何集體操練,戰術調動甚麼的,更是想都不用想!在本將眼中,你們只不過是一堆送死的垃圾!此一戰之後,十人當中,有兩、三人還活著就算很好的了!」

大將的這前半段話,正好說中團裹不少人心裹最大的疑慮和恐懼。一時之間,人群中出現了不少雜聲。

「⋯⋯不過!」大將放盡嗓子一喊,讓全場安靜下來。他逐一審視著兵士們的臉,然後道:

「本大將沐遇春,便是從你們這樣的一個送死雜兵,掙扎著爬上來的!我倒是想要看看,經過這一戰之後,有多少人將會成為像本將一樣的英雄!這一次,是將士用命,若不是我軍戰情吃緊,絕對用不著把你們這種貨色都派出來!我衛國不需要任何人送死,我們需要你們砍頭顱!打勝仗!聽懂了嗎?」

「砍頭顱!打勝仗!」全軍齊聲吶喊!

「好!全軍將士聽令,往左,急行軍!隨時準備衝鋒!」沐遇春舉槍一喊,便是一馬當先的,奔到隊伍的最前頭去。

第六步兵團整齊的塊狀隊型,隨著眾人步伐不一,漸漸散開,形成網狀。

周謙等人在大隊中間,基本上是被擠著走。漸漸⋯⋯他聽到了前方傳來了刀劍相交,咆哮慘叫之聲!



他們已經極之接近戰場了。

「啊!」突然,周謙附近不遠處的一名士兵,慘叫一聲,中箭倒地!

「兄弟們小心!敵人已經注意到我們,在向這邊放箭了!」

周謙抬頭一望,只見空中已出現了零星飛射而來的羽箭!

一時之間,團隊各處均傳出了慘號之聲。不少兵士中了冷箭,還沒有看到一個敵軍的影子,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死了。

楊英抬頭一望,只見一根不知從何處而來的飛矢,直接朝著他的面前射來!突然飛來致命之險,楊英驚恐之間,竟然嚇得丟下了手上砍刀,蹲下抱頭!

鏗!的一聲!



一道銀色的弧線從楊英頭上閃過,箭矢頓時被劈成了兩截,分別重重地插於地上。

「周顯大哥!」

剛剛出手把楊英致命一箭斬開的,正是周謙。

「任何時候也不可丟下兵器!有危險來到時,迎面面對它!」周謙向楊英喊道。

「我知道了!」楊英連忙拾回自己的刀,凝神注意著天空中的冷箭。

周謙看了看手上的砍刀,刀鋒上還殘留著箭杆的些許竹屑。他的手腕和手臂仍然感受到跟竹箭相碰時的劇烈震動。

他總算憑身體感覺到了戰爭的真實。

「兄弟們散開!我們被賊子的主力弩箭隊看上了!」前方的沐遇春突然高喊一聲!

高空之中,霎時「颼颼」之聲不絕,成千上百的箭矢,整齊成排地一波又一波地飛射過來!

這不同於偶爾飛來的冷箭,這一次是來真的了!箭雨!

第六步兵團的陣型頓時從中央部份散開!不少來不及躲避的士兵,均慘號一聲,被箭浪射成了一頭頭箭豬!

步兵團的陣營頓時潰散!

混亂之中,周謙也跟林作等人失散了。周謙跟隨著團裹的人往前狂奔著,躲避著敵方一直狙擊而來的箭雨。

「兄弟們!衝啊!把前方的寨子拿下來!」

沐遇春舉槍一呼,戰馬前蹄躍起,在以步兵為主的戰場上,尤為顯眼!他勒轉馬首,帶著數名騎兵親衛,邊劈開對他射來的冷箭,邊往前衝殺去了。

「跟著沐將軍衝啊!」

這步兵團雖然來路頗雜,但還是有不少跟沐遇春一起打過仗的老兵。他們也是振臂一呼,身先士卒地跟著大將軍的方向衝鋒了。一時之間,被數波箭雨射得有點狼狽的士兵們,士氣又提了上來!好些人索性忘了天上掉下來的箭雨,執著砍刀,咬著牙就死命往前衝了!

「殺啊!」

「媽的!距離山賊巢子還那麼遠,死在箭雨之下,太不刮算了!起碼要砍他媽個幾個賊子的頭顱啊!」

周謙此時也是滿肚子的鬱悶氣。還沒碰上一個敵人,先就要嚐冷箭的滋味嗎?

士兵們躲避的躲避,衝鋒的衝鋒,這才讓周謙附近沒那麼紛亂。他總算是看到了他們的目標「綿竹寨」是甚麼樣子的!

只見一道山隘之前,有一道高達十數丈,以竹子搭成的森然壁壘!壁壘之上,還蓋著不少箭樓,居高臨下!而竹寨的壁壘後方,則是大大小小的帳篷,竹棚和城樓,依山而搭建,看起來沒有一點秩序之感。

原來早在第六步兵團之前,衛軍已有一些部隊攻至城樓之下。周謙看他們的隊型及騎兵布置,看來是衛軍的精銳部隊。雖然看來這支部隊打得虎虎生威,對敵方產生了極大的威脅,耐何部隊人數有點不足,尤其面對敵方主力堅守壁壘不出,更需要強大的攻城力量。這就需要由後來接連擁至的步兵團來填補了。

突然「飆」的一聲,一道冷箭從旁飛來!周謙看也不看來箭之勢,隨手砍刀一揮,便是把羽箭一刀兩段!

周謙取下背上的棱香桃木弓,搭上一箭,「霎」的一聲,一名躲藏在一塊大石頭後面的黃衣山賊,「哇」地慘號一聲,側身倒地。他在尖兵營裹修煉出來的十段箭術,總算是派上了用場。整套動作,一氣呵成,而敵人雖然躲在石後,暴露出來的部份卻是甚多,比起訓練場上的一般箭靶,還要好射一點!

「好!拿下第一個戰功了!」

他一手提刀,一手提弓,便跟著大隊往敵寨衝去!

 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