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章・斬馬刀石陌
  
剿賊戰來到了關鍵的一役前夕,血盾小隊的名氣也終於攀上了巔峰!他們已名符其實地成為了衛國陣營中名氣最大的英雄!
  
這個特戰小隊,不單戰功卓著,而且每一役總是站在最前線上,硬扛敵人,吸引仇恨,除了自己累積功勞之後,也大大減輕了其他部隊的壓力。血盾小隊不單是一把鋒利的武器,更是影响力擴大到整條作戰前線,格局上已漸漸超越了個人的榮辱!
  
更難得的是,血盾小隊的成員全部都是於此戰成名的。在剿賊戰開打時,他們不過是些無名之輩,或是缺乏實戰經驗的半新兵之流,他們在殘酷的戰場上存活下來,急速成長,正是憑刀子殺出人頭地來!
  
這正是尚武的衛國人個個羨慕,人人稱頌的夢想:以個人之武,打出一片天地!
  


血盾小隊的成員們,頓時成了大軍中人人崇拜的軍神偶像!
  
他們在黑竹林一役的成績,更是盡破了一個特戰小隊所能佔據戰功榜的最高紀綠!除了高踞第一名的隊長周顯,第三名的副隊長洪葉,以及第四名的持盾手涂大富,這三人最是顯眼之外,還有排名第十四的余詩敏,二十八名的如芸,四十四名的梁良和四十六名的趙雨!
  
一個人數不到十人的特戰小隊,竟然有七個人晉身戰功榜百強!
  
比較特別的一點是,他們各自的修為都並不高,甚至比起其他百強份子來說,是不正常的低!可是,這一班人組合起來,卻是擦出了極之耀目的火花,讓各人都蛻變成戰功賺取機器!一些修為比他們高一、兩個大境界的強者,也及不上他們在戰場上的殺敵效率!
  
默契到達這個地步的特戰小隊,可以說是奇蹟了!若說原來這班人前世就是戰友,約好了今世再投胎來一起打江山,都有不少人會相信!
  


為了表揚血盾小隊於剿賊之戰的功勞,陸毅主帥親自下令,要為他們舉辦一個盛大的表功大會,也藉此再一次提高全軍的士氣!
  
搞出這麼大的陣仗來,周顯心裏當然覺得:有必要這麼浮誇麼?就連最為好勝的洪葉,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:「其實戰功榜上有名,已是很足夠的表揚了⋯⋯」大概隊上就只有涂大富,對這個表功大會充滿期待:「俺真要出人頭地了!真想要跑回朝歌城去把娘親背過來,讓她老人家看看俺的威風!」
  
不過張維新和成崑都曾經對他們發過話,說這是戰術上的需要,所以還是需要配合一下的。
  
負責主持這一次表功大會的,當然便是最擅於煽動將士情緒的沐遇春。
  
「各位兄弟們,這幾天在黑竹林進行休整,兼好好慶功,大家都吃香喝辣了吧?睡到半夜也開心得笑醒過來了吧?」沐遇春以其招牌的大嗓門問道。
  


「沐爺你怎麼知道的?俺昨晚上真的失眠了!老是笑醒!」
  
「這剿賊麼?根本是送戰功的!小爺發了這筆小財,回鄉下去可以買田討老婆啦!」
  
沐遇春話鋒一轉道:「可是⋯⋯我老沐這幾天都過得不那麼快活⋯⋯不太吃得下飯!」
  
「為啥呢?沐爺?」
  
「我老沐的鼻子向來是很靈敏的,這幾天不知為何,總是嗅到一陣濃烈的屎尿味⋯⋯就從山頂上傳出來的!對了對了!好像是自從掛起了這塊戰功榜之後,就嗅到屎尿味了!為甚麼呢?」
  
「我知道了!八風山城的賊子們,看到我們名列戰功榜上的英雄們,都嚇得屎尿齊拉了!」
  
頓時一片大笑之聲。
  
「正是這樣!根據我們的情報,如今山賊陣營可謂人心惶惶!據說整個八風山城內都在流傳著:任何看見血色大盾的人,都沒有一個能夠活下來!血色大盾,就是閻羅王派來索性的代理人!」沐遇春道。


  
「血盾小隊威武!」
  
「掛起血盾之旗!」沐遇春喊道!一片比起戰功榜單更大幅的旗幟,冉冉升起,隨風飛揚!這一面大旗,沒有一個字,只繪上一面血紅色的巨盾!
  
「讓龜縮在山上的賊黨,好好看著這一面血盾!把他們嚇得連揪起褲子的力氣都沒有!」沐遇春喊道!
  
「拉死他們!」眾將士齊聲道!
  
一輪點燃士氣,煽風點火的發言後,便由沐遇春介紹小隊的每一位隊員上前,逐一接受眾人的歡呼喝采。當然不是口頭讚讚便算,每一位成員,都可得到陸毅主帥的親自封賞,好刀,好甲冑,以及各種保命的護身符等,視乎各人的崗位和作戰特性,所得獎賞各有不同,總言之是皆大歡喜。
  
其中涂大富得到的,是一面大幅強化過的血盾!這面血盾,已是媲美法寶級的了,只要涂大富突破到了通玄境,更有諸多妙用。原本的血盾,是鑲嵌到新盾表面去了。
  
洪葉的一身裝備已是相當不錯,她洪家大小姐的身份入伍,基本不缺甚麼,所以陸毅賞給她的,是一枚丹藥,名曰「通脈丹」,這是用來突破到通玄境的頂級輔助丹藥,據說甚至能突破停滯十年的修煉瓶頸!洪葉如今是武師九階,正面對突破大境界的瓶頸,雖然以她的資質,突破應該不成問題,可是有了這枚丹藥,更能省事省時。這正是洪葉所急需的!
  


最後來到戰功榜第一名的周謙了。整個黑竹林的將士們,都放盡嗓子歡呼叫好,叫喊聲一浪接一浪,弄了半頓飯時間聲浪都沒有減退,最後是由陸主帥本人親自叫停,現場氣氛才受到控制。
  
陸毅憑空變出一把通體黑色,長逾九尺的無鋒大刀,遞給周謙。
  
「聽說你在狂刀旅時,主練的是斬馬刀法。我這裏正好有一把,擱著多年不用,乾脆送你。」
  
「謝謝陸主帥。」周謙道。此刀看上去極之低調,而且完全沒有反射出任何光芒,是一把完全沉默般的大刀。周謙接過刀時,方發現此刀極沉,恐怕一千石都有了。
  
「這、這不是陸主帥當年帶著打天下的那一把「石陌」麼?」張維新瞪著雙眼,似乎很是驚訝,「我倆共事多年,從未見過你如此之大手筆啊!」
  
「陸主帥的「石陌」!聽說是媲美於仙神之器的傳說之刀!當年在戰場之上,斬過無數高手的頭顱!自從我衛國立國之後,陸主帥便封刀不用,如今⋯⋯竟然送給周顯了!」
  
「難道陸主帥認為,周謙將會是他的接班人?」
  
現場炸起一片驚呼議論之聲!眾人一致認為,周顯的封賞,確實是擲地有聲,完全配得上周顯的戰功有餘!誰也不能說陸主帥吝嗇了!


  
周謙把「石陌」收進獅山香川圖中,然後便抱拳道:「周顯再一次謝謝陸主帥賜刀了。」
  
「不用謝。這一戰,因為有你們,可省下了我們不少的麻煩。」陸毅道。
  
兩人惺惺相惜,在中軍大營時所鬧的小小矛盾,似乎都冰釋了。
  
「周顯!我老沐也有一件禮物送你!」沐遇春遞給周謙的,卻是一副整套的鎧甲連貼身防護衣。「你那一招雖然十分霸道,可是老是擠爆自己的衣衫也不是辦法,畢竟你們隊裏有姑娘家在,老是讓人家看到你的東西,也不好意思吧。」沐遇春這麼一說,大夥兒又是一陣哄笑。洪葉和余詩敏都是粉臉一紅,洪葉更是吟沉道:「本姑娘可不像某人,雙眼絕不會去看不該看的物事。」
  
洪葉這麼一提起,余詩敏回想起周顯當時為了救她而把她抱入懷中,那隻巨手的觸感好像仍然殘留在她的俏臀上,這讓她的臉蛋兒變得更紅了。
  
洪葉眼睛何等銳利?待得表功大會散會後,便悄悄對余詩敏道:「余師姐,難道你對那個周顯⋯⋯」
  
余師姐心頭一跳,連忙正色起來,道:「周隊長當時不顧自身安危,出手相救,我余詩敏是欠了他的一條命。這份恩情,定當在戰場上奉還給他。除此以來,並無其他,洪師妹你別亂想了。」
  


洪葉仔細看著余詩敏的表情變化,見她沉穩淡漠,有如平常,才鬆了口氣:「我又沒說甚麼,余師姐又如必如此緊張?不過⋯⋯對那個周顯嘛,本姑娘倒是有一件事情,定要跟他解決的。」
  
說罷,洪葉便拉著余詩敏,讓她陪著去找周謙了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