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章・兵臨山城下
  
八風山城,一座古樸巍然的城市,高牆厚石,建於山脊線之上,而且城外有一道天險懸崖屏障,易守難攻,此可謂建城者的鬼斧神功。
  
城西。城頭之上。
  
兩名領軍千人的中層將領,正在憂心忡忡地視察著城下守軍們的狀況。只見城下一片黃衣的山賊們,陣營散亂,個個沒精打采,不少人竊竊私語,說的都是讓人灰心喪氣的話。
  
而據探子回報,衛國大軍已經從黑竹林出發,想來路上的守軍根本拖不了多少時間,敵人隨時都可能兵臨城下!
  


「我上了黃茋山也有好幾年了,從沒見過兄弟們的士氣竟會差成這樣⋯⋯」光頭的那名將領搖頭道。
  
「那是因為這一戰打下來,我們的表現也實在是太差了!看起來就像是不斷拿雞蛋去碰人家的石頭啊⋯⋯輸得那樣難看,而且連一場小仗都沒拿下過,才不到一個月敵人就兵臨城下了⋯⋯還哪會有甚麼士氣可言?」另一名大鼻子的將領道。
  
「對我軍士氣打擊最大的,要算是數天前衛國那個叫沐遇春的,在黑竹林下的一番叫囂!他把那甚麼「血盾小隊」大吹大擂一番,又是戰功榜第一,又個個都是千人斬甚麼的,這番話傳到兄弟們那兒去後,大家都把那甚麼血盾小隊,真當成是閻羅王派來索命的!」光頭將領道。
  
「不過那血盾小隊似乎真的很厲害!我聽說過⋯⋯好像連王鐘大人親自出手,都無功而還!」大鼻子將領道。
  
「若那血盾小隊真的如此厲害,想必大當家等人定會派出更強的高手,對他們作出牽制,畢竟只是一個特戰小隊罷了,對大局能有多少的影响?我擔心的是前線的兄弟們,以這樣低落的士氣,要怎麼抵擋得住衛國大軍的攻勢?」光頭將領道。
  


「也別說要跟衛國抗衡了!還沒有出現大規模的兵變和潰逃,我就該燒香還神了。」
  
「潰逃?兵變?看看城頭上浮著的那些「東西」,誰還敢啊?」光頭將領指了指他身旁不遠處的一灘濃稠血肉,道。
  
這一灘血肉,是從天上「滴答、滴答」地掉下來的。血肉位置上方,一個血人般的山賊士兵,被法術懸浮在天上,動彈不得;好幾把由人遙遠操縱著的飛刀飛劍,正在慢慢地,把這士兵身上的肉,一條一條的割下來。
  
士兵的舌頭早被割去,故此只能發出嗚咽似的微弱聲音。他的身體多處已被削至見骨,腸子外露,隨著身體因劇痛扭曲而不住甩動著,極之詭異可佈⋯⋯
  
士兵雙腳被綑綁,腳下飄蕩著一塊沾滿血肉的條幅,上書道:「逃兵下場如此」!
  


放眼看去,整個八風山城的上空,幾乎每隔數十丈,便是懸浮著這樣的一個正在被凌遲的士兵!
  
滿城都瀰漫著血腥的氣味,蒼蠅遍佈,而且還有隱約可聞的嗚咽慘叫之聲,伴隨在側!
  
天上的景像,就連這兩名見慣殺人場面的將領,都不敢往上觀看!
  
「若不是那個由大當家招來的謀士,在我軍剛出現潰逃徵兆時使出了這一招,恐怕這一戰都不用打下去了⋯⋯」大鼻子將領道。
  
「那謀士好像叫龐亮吧,此人乍一看,像是個連螞蟻都不敢踩的弱書生,豈知道他一出便是如此冷血殘忍的一手,而且要維持這樣的法術,需要多少的法力和修為?此人到底是誰?總不可能是一般的在野之士吧?大當家到底跟甚麼勢力結成了聯盟?」
  
「也不只是這個龐亮,根本上整個山城,裏裏外外,都已經安插了不少外人了吧?不過既然是當家們允許的,我們這些位階低微之人,又能說些甚麼?」
  
「希望此人還真有能擊退衛國的大謀,不然的話,我們多達數十萬的兄弟,豈不是都要白白犧牲了?」
  
兩人提起龐亮之時,都不禁向城牆西北角的城樓上看去。


  
從山城的西北角城樓上眺望,山下的戰況,均可一覽無餘。只見衛國大軍已經從黑竹林出發進軍,正在猛烈進攻著沿路遇上的堡壘箭樓等防禦設施。不過看衛軍摧枯拉朽之勢,黃茋黨軍能不能撐上一天,都是未知!
  
或許再過一、兩個時辰,就要進入最後的攻城戰了!
  
黃茋黨軍的大當家黃猙,三當家黃獰,均在城樓之上眺望山下的戰況。看兩人的表情,顯然都是有點緊張。
  
「三皇子,龐軍師,衛國大軍快要兵臨城下了,你們設下的大謀,應該⋯⋯沒問題吧?」黃猙問道。
  
黃猙口中的「三皇子」,身穿武者勁裝,便是當日在東風堡上現身之人。
  
「原來他就是三皇子?」就連三當家黃獰本人都吃了一驚,他只知道此人身份不凡,豈知道原來竟是皇族?
  
「本王是一介武夫,只懂得拿刀子殺人,謀略甚麼的,還是小亮說了算。小亮,大當家在問你話呢。」那三皇子聳了聳肩,然後便問向身旁的青衫文士道。
  


那青衫文士,自然就是龐亮。
  
只見龐亮正在饒有興味地把弄著手上的一個光球。這半透明的光球,裏面可見無數極之複雜的法術結構⋯⋯如果仔細一看,可見在重重的法術結構之內,其核心部份,便是八風山城的一個縮影模型。
  
「這個古人留下的守城大陣,果然無比奧妙,不枉我不眠不休多日,試圖去拆解和控制這個大陣⋯⋯可惜的是,開啟此陣的玉杵並不在龐某手上,逼得龐某一定要強行入侵其法術結構,這未免讓大陣的威力有所減弱⋯⋯」
  
王猙道:「聽龐軍師所言,應該是頗有把握能夠發動大陣的了?」
  
王獰道:「請問軍師還需要多少時間?我們會儘可能調動戰術,儘量拖延。」
  
三皇子白了他一眼:「拖延衛國大軍?就憑你們?」
  
龐亮淡淡道:「我已經完成了,大陣隨時可以發動,就差衛國那邊何時總攻過來而已。」
  
三皇子對王猙和王獰道:「你們要打得認真一些!別讓人家看出了端倪!多死一些人沒關係,反正那些垃圾遲早都是要死的!」


  
王猙聽著,禁不住心頭火起,道:「三皇子,請你說話放尊重一點,正在戰場上作戰的,畢竟是跟我們黃茋黨軍打天下的好兄弟。」
  
王獰搭住了王猙的手臂:「大哥,算了。大局為重啊。」
  
「大當家!三當家!王鐘求見!」此時,一名守軍前來傳話。
  
「讓他上來!」王猙道。
  
一身綠衣,背著大弓的王鐘現身。他一上來,便盯住了龐亮:「你這狗頭軍師有事要找我?」
  
「王鐘!」王猙和王獰同時喝道。
  
龐亮擺了擺手,「不要緊,龐某就是喜歡此人的脾氣。王鐘,龐某叫你過來,不為別的,只是想要看看你那喪家狗般的落敗樣子。」
  


王鐘道:「是你在城內到處散佈說,連我也搞不定那甚麼「血盾小隊」?」
  
龐亮反問道:「龐某可有中傷你了?這不是事實麼?」
  
王鐘仍是沒有表情,道:「狙擊對象的情報,跟你先前告訴我的,有所不同。不但那個周顯的修為,比預計的要強,而且對方還有一個強力的保護者,據說便是衛國大軍的副帥張維新。」
  
黃猙和黃獰聽罷,都吃了一驚。
  
「張維新?那甚麼血盾小隊,名氣雖大,可是說穿了,不就是由一班小兵組織出來的麼?值得由衛國大軍的副帥親自護航?」
  
龐亮露出了稍為好奇的笑容。
  
「呵,名將張樂的後人張維新麼?果然有點意思,看來龐某料得不差,這血盾小隊以及那個周顯,絕不簡單,或許陸毅藏了一條大謀在他們身上。」
  
王鐘道:「張維新的戰力,在衛國陣營中排行第四,要是有他搞局,我也無法保證能及時完成任務。」
  
龐亮手一招,一個卷軸不快不慢地,飛到王鐘手上。
  
「若是張維新再阻攔你,便依卷軸中所言行事。此人乃是衛國重要戰力,值得讓龐某費點思量,把他一併殺之。」
  
如此一說,表示龐亮早就知曉張維新插手一事,並已想好應付的計策了。
  
王鐘展開卷軸,細看一遍,漸漸露出了笑容。
  
看罷,卷軸隨即燃燒成灰。
  
「要是沒了張維新,我王鐘定能全滅血盾小隊!那個周顯,哪怕有再多隱藏的手段,也不可能在我手上活下來!」
  
就在此時,山城裏外各處,鐘聲大作!
  
「攻過來了!衛國軍已經兵臨城下了!」城頭上的哨兵們緊張地喊道!
  
「血、血盾!血盾要攻過來了!」城下傳來士兵們嘩然恐懼的叫聲。
  
黃猙和黃獰往下看去,只見衛國一隊先鋒部隊,已然兵臨城下。而在這批部隊之中,走在最前面的,赫然便是那道讓人聞風喪膽的血盾!
  
西牆城頭。
  
衛國大軍的叫囂之聲,已是清晰可聞!而那面刺眼的血盾,正以霸道之態衝向城門!
  
大鼻子將領連忙下令道:「各位兄弟注意!血盾小隊要強攻西城門!突擊隊馬上出城迎擊!各弓箭手預備!聽候命令放箭!」
  
光頭將領已穿上了全副重甲:「我親自下城門指揮作戰!第二第三大隊聽命,跟著老子殺敵!」
  
此時,又有探子急報回來:「不好了!大事不好了!血盾小隊攻城門啦!」
  
光頭將領一巴掌打在那探子臉上:「用得著你回報嗎?人家都已經來到面前了!」
  
「不是!北門那邊,又出現了一面血盾!不!是三面!」那探子道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