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章・七竅通玄妙
  
稍為回溯到山城之戰爆發前夕。
  
黑竹林。血盾小隊專用營帳之內。
  
洪葉剛剛服用了賞賜得到的「通脈丹」,正在盤腿運功,企圖衝擊通玄境。余詩敏和周謙受洪葉所托,守住營帳之門,替其護法。
  
「周顯,看你也是從尖兵營訓練出來的,是個根正苗紅的武家子弟,怎麼對「以武入道」的修煉之途,認識如此貧乏,甚至比起不少凡夫,還要孤陋寡聞?」
  


余詩敏本來打算,趁著這個機會,從這個滿肚子秘密的周顯身上,套出一些甚麼修煉竅門或失傳奧義之類的,豈知道一問之下,別說是問出甚麼秘密來,就連是一些最基本的武家子術語或基要概念,他都完全對不上嘴來!
  
細問之下,原來這個周顯,竟然是個入門才幾個月的新手。
  
「你這一身功夫到底是怎麼練出來的啊。」余詩敏輕嘆道。跟天才論武,有時候就是會感到渾身無力:他就是甚麼都不懂啊,可是他就是強得掉渣,你能拿他怎麼樣?不過當然,余詩敏當然曉得,周謙肯定是有別的修煉蹊徑,非武非道,天知道是甚麼系統的。人家不願說,也不好硬要追問。
  
「在下對通玄境確實是一無所知,請余師姐指教。」周顯笑吟吟地摃手道。
  
余詩敏一翻白眼,心想這次欲偷師不成,還被這人佔了自己便宜。
  


「通玄之境,乃是從「武」入「道」的轉折關鍵。習武之人,先是入門,燃起一道武者罡氣,接下來的武者九階,武師九階,不過是把武者罡氣鍛鍊得純厚凝煉,源源不絕⋯⋯而當武者罡氣修煉到了極致,透過罡氣滌體,打通人體中線上的「通玄七竅」,便能自此超越「武」字,晉入「玄」境,生出種種神通。我敢說,通玄七竅你也是沒有聽說過吧?」
  
周謙聽得饒有興味,搖頭承認不知,也不覺得有甚麼好羞恥的。
  
余詩敏道:「通玄七竅,是為:下極,關元,神闕,靈台,廉泉,曲眉,百會,分別代表了不同的玄妙神通,七竅全開,方可稱為完整的「通玄」,再往上下去的話,便是宗師境,以及三花聚頂了。你修為尚淺,宗師或是三花聚頂的事情,你暫未需要知道。以洪師妹為例,她的修為已經達到武師九階,如今服下了「通脈丹」,正是衝擊通玄七竅之「一竅下極」的絕好時機。」
  
周謙問道:「那請問余師姐,「下極竅」其實是位於人體的哪個位置?」
  
「這個簡單,就是在⋯⋯」余詩敏說到一半,突然啞了口,臉蛋兒刷地一紅,下半句話說不出來了。
  


「余師姐?」
  
「我不能說。」
  
「難道是因為竅穴位置刁鑽,言語難以形容?」
  
「差、差不多。」
  
「那余師姐可否親自指點在下,到底身上的哪個位置,是所謂的「下極」?」周謙一臉認真的問道。
  
「那更加不可以!」余詩敏臉蛋更紅了。
  
「為甚麼?難道這下極竅乃是人體的大弱點,一旦觸碰即會有損修為麼?」
  
「不、不是這樣。」


  
「那在下就放心了。雖然在下修為距離通玄境還很遠,不過預先熟習一下,對將來還是有好處的。請師姐不用客氣,隨便用力點我的下極竅,最好還順便給在下按摩推拿一番,好暢通一下竅穴的氣血。」
  
周謙張開雙手,對余詩敏表示了「隨時歡迎」之意。
  
「羞死人了!別再說啦!」
  
洪葉一直不得不聽兩人的對話,終於忍不住了。周謙看過去,只見洪葉跟余詩敏一樣滿臉通紅,就越是覺得奇怪了。
  
「都是你亂說話!害我差點兒突破失敗了!」洪葉對周謙嗔道。
  
周謙連忙摃手致歉:「對不起!若是洪姑娘不介意,在下願意替洪姑娘推拿下極竅,幫助姑娘突破到通玄境!」
  
「你還說?再說就殺了你!」兩名姑娘同時道。被人家連環追問這種難為情之事,她們羞得連自刎的心都有了。
  


強行把周謙罵得住口之後,洪葉好不容易,才穩定住心神。趁著通脈丹的藥性尤在,她必需爭取機會,好再次衝擊通玄境!
  
約一頓飯時份之後,只見洪葉渾身的武者罡氣,全部收歛回體內,聚集到了其下身私密之地(正確來說是會陰),光芒完全歛去之後,赫然反吐出一股無形無色的「威壓之意」!
  
洪葉突破到通玄境!
  
洪葉一突破成功,便把「意」鎖定在周謙之上,隔空把他踢出營帳之外!
  
下極竅,通玄七竅的第一竅,乃是由「武」入「道」的門檻之線,開通下極竅,不但戰力憑空有了倍數的提升,更能開啟「威壓之意」的神通。當然周謙知道下極竅的位置後,想起前面說了如此放肆之話,更是無地自容,乾脆被人掃地出門算了,好免掉尷尬。
  
八風山城攻城戰。第三日。
  
城東戰線。
  
周謙一記穿天箭,把黃茋賊黨的一座石砌碉堡,給轟得整個爆掉!


  
「射得好!」
  
以涂大富為首的小隊隊員,展開了隊型,把從碉堡裏趕了出來的山賊殘黨,趕盡殺絕。
  
激戰之間,突然廢墟中出現一响爆炸!原來這碉堡還藏在一個地下暗室,裏面隱伏著高手!
  
只見兩名修為達到通玄境的黃衣高手,借著附近沙塵滾滾,向著梁良這個點進行特襲強攻!
  
梁良這下子有點狼狽了,以他修為,可招架不起兩名通玄強者。
  
正當此時,梁良只感到一陣讓人安定的「意」掠過!
  
這股「意」掃過那兩名山賊之時,可不是那麼感覺舒暢了。只見兩人突然面容扭曲,出招的姿勢突然走樣,連兵器都拿不穩了。
  


仍在二十丈外的洪葉,已把威壓鎖定住那兩名山賊。她把柳葉長劍提起到眼前水平,膝蓋微向後彎,乃是葉家劍法的招牌起手式。
  
「一葉輕舟。」
  
只見洪葉身影化為殘像,真身已如一片落葉般飄盪了過去!灑脫的用劍,一抹,一挑!
  
「嗚哇!」兩名山賊的脖子,便噴出了差不多一丈高的血柱,同聲仰天慘號,便跪下倒地了。
  
洪葉這一招,惹來血盾小隊眾人們的一陣喝采!
  
「洪姑娘這招精彩。」
  
「洪師妹自從突破到通玄境之後,進步極快,如今已差不多摸到了二竅關元的邊兒了吧?」余思敏連連點頭。
  
「真是士別三日,刮目相看。」周謙道。
  
洪葉的進步,大概也跟之前那神祕狙擊手的刺激,有不少的關係。
  
偌大的叢林,方圓數里,除了血盾小隊,就沒有任何衛國軍的痕跡了。他們奉命獨自往東路進擊,在叢林中摸索著前進,逐一擊破黃茋賊黨佈下的防線和伏兵。
  
「如此密集的高手配置,是剿賊一戰開打以來都沒有見過的。區區一座小碉堡,就埋伏著兩個通玄境的?」趙雨道。
  
如芸道:「尤其是從兩天前起,對方的防線幾乎可說是脫胎換骨。不但駐軍陣容強化了好幾倍,就連迎擊的部隊,在調動和戰術上面都甚有章法,在對附近地形的熟悉上,佔了我們不少便宜。」
  
涂大富也道:「對!就像今天一大早嘛,我們就給那兩隊打游擊的,帶著繞了不少冤枉路!還差點中了他們的埋伏!」
  
「看來對方有高人相助,這一戰大概會越打越吃力⋯⋯難道我軍的謀略,已被對方識破了?」余詩敏說著,瞟了一眼跟在周謙身旁走的商天真。
  
商天真表情木然,沒有任何回應的打算。
  
然而,周謙還是捕捉到了商天真最細微的表情變化。周謙突然仰起頭來,仔細盯著上方那茂密的樹海。
  
在上方一片寧靜之間⋯⋯
  
突然,出現了一响極之微弱的「咔嚓」一聲。
  
擅長偵察的如芸也察覺到了。她指著上方喊道:「樹上有古怪!小心伏兵!」
  
如芸一句話還未說完,茂密的樹叢突然出現一陣騷亂!
  
大量的樹枝和葉片,被瘋狂砍落,完全遮蓋著血盾小隊眾人的視線!
  
「吼!」涂大富瘋狂揮動血盾,可是也只有讓眼前情況更加混亂罷了。
  
五名通玄境山賊,同時現身!從高而落,偷襲眾人!
  
「左邊交給我!」洪葉最先反應過來,拔劍迎擊!她踏出飄渺的身法,硬生生扛住兩名山賊!只見洪葉劍法巧妙,面對兩名跟她同樣境界之人,而且還是從下往上迎擊,竟然也能佔得上風!
  
而梁良、趙雨和涂大富等,則合力對付右邊的另外兩人。
  
然而,居中的那名山賊,卻是跟血盾小隊保持了距離,拋出他手中之大刀,合起劍指,以意控刀!
  
這是開啟了通玄第二竅「關元」之後,方才出現的神通!遙控兵器,隔空殺人!
  
這把遙控飛刀,極之靈巧詭異,一刀在梁良右腰劃了一道口子,再一刀跟涂大富的血盾硬碰,把大富逼退了三步,再輾轉迂迴,不知飛到哪兒去了!
  
洪葉正專注於解決眼前兩名強手,突然感到後背一陣毛髮直豎!這就是所謂「芒刺在背」的感覺!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