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4章・肉身的太陽
  
這是血盾小隊首次面對關元竅境界的對手!
  
以「意」遙控的刀子,不但速度其快,而且移動路線詭異刁鑽,或是貼地而飛,或是在人群之間的狹窄縫隙中迂迴穿行,其靈活程度,遠非手持兵器的武者可比!
  
洪葉霎時感到芒刺在背,強烈的危險感促使她連看也不看一眼,便側身翻了一個漂亮的筋斗!
  
「嚓!」地一聲,洪葉側腹的衣衫,給劃破了一道口子!還好她貼身穿上了一件上好重寶級的軟甲,才沒有受傷!
  


洪葉給這飛刀干擾了一下,步伐節奏被打亂掉,那兩名通玄境山賊隨即乘勢反攻!一時間刀光連閃,饒是洪葉擅戰,一時間也是接招得極之狼狽,且戰且退!
  
激戰之間,洪葉眼前又突然出現閃芒,她雙目一痛,眼睛逼著半閉起來,嚴重妨礙了視力!
  
這一次,飛刀從那兩名通玄境山賊之間穿過,直接刺向洪葉面門!那兩名山賊,也同時兼攻洪葉兩側,讓她避無可避!
  
「可惡!」洪葉的手按住胸口,捏住一件貼身藏在上衣內之物件,正猶疑要不要使出來⋯⋯
  
來不及援的的余詩敏,看見洪葉勢危,毫不猶疑地扯斷一條繫在她手腕上的紅繩!頓時,她渾身散發出的威壓之意,驟然增強了數倍!就連商天真,都禁不住轉過頭來察看,面露些許驚訝之意。
  


余詩敏嬌吒一聲!雪白修長的玉掌往前拍出!一道銀光,以肉眼不可追蹤的速度,自她掌心激射而出!
  
「鏘!」的一聲!
  
銀光擊出了山賊的飛刀!
  
跟這道銀光比起來,這把飛刀顯得如此脆弱,一碰,便是斷為兩半!兩段碎片霎時失控,僅僅擦過洪葉肩膊,然後飛射進她身後的樹叢中!
  
原來,這道銀光是一把只有巴掌長度的小劍!小劍斬斷了飛刀之後,銀光稍歛,在空中迂迴遊盪,似在積蓄威力。
  


「這是余師姐的穿瀾劍!」洪葉認出了這把小劍之後,頓時心神大定。
  
這穿瀾劍,乃是余詩敏一直藏著不用的殺著!
  
飛刀被毀後,形勢頓時逆轉過來!那兩名追殺洪葉的山賊,頓時著了慌!氣勢此消彼長下,洪葉連連使出奧妙的葉家劍法,沒過二十招,便把兩人斬於劍下。
  
經此一戰,洪葉的修為,又有了少許的進境!
  
「還是不夠!我的實力還是遠遠不夠!要是再次遇上那個狙擊手,我還是必死無疑!也別說是他,就是僅僅一個關元竅境界的,就可以輕易殺我!」
  
彼邊廂。
  
那二竅關元境界的山賊,飛刀遭破,頓時「哇」地吐出一口血來。
  
「我⋯⋯我的寶刀!」


  
猝不及防,余詩敏的銀光小劍,已然穿過了此人的咽喉。「嘶⋯⋯」那人連慘叫都慘不出來,摸著噴血的喉嚨,便倒地了。
  
「羅大哥!」
  
就在此時,一名身穿薄妙黃裙的冶豔女子,從樹叢上跳將下來。她看了一眼那死去的男子後,便死死的盯住余詩敏,雙目燃燒出惡毒的殺意!
  
「賤人!殺我情郎?給奴家去死!」
  
那黃裙冶豔女子,從袖袍中飛出了一物來。此物看似是一塊獸面木雕,雕功粗陋,其木質已漆黑發霉,瀰漫著一股濃重的陰穢氣息。
  
這竟是一件邪道的法寶!
  
獸面木雕和穿瀾劍,碰個正著!兩件法寶,竟然一招分不出軒輊來,銀光和黯穢之氣,在空中互相較勁!
  


余詩敏臉上露出了厭惡之意。
  
那黃衣冶豔女子,則是猙獰一笑。
  
「哼!不過同樣是二竅關元修為,你這賤人能勝過我羅大哥,不過是仗著這把小劍罷了!像你這種正經姑娘家使的純潔之物,最忌諱邪道法寶的沾污!看奴家就毀了你的清白!」
  
黃衣冶豔女子咬破了手指頭,然後憑空比劃,一個血色圖騰符號,驟然隱現!
  
獸面木雕陰穢之氣大盛!
  
眼見銀光小劍光芒漸漸暗淡下來,余詩敏也是急了。她輕輕嘆了口氣,下定了決心,把縛在另一隻手腕上的紅繩,也扯斷掉。
  
余詩敏的胸腹之間,燃起了一團黃白烈焰,無比刺眼,幾近目不能視,好比天上太陽!
  
她的指尖,閃出一團小小的黃白焰火。然後,她的劍指往前一點!


  
穿瀾劍頓時燃起了刺目的黃白之火!
  
獸面木雕「篷」的一聲,便燒著了!
  
這團黃白之火,好像對陰穢之物有極佳助燃效果,一時之間,焰火大盛,獸面木雕的陰穢之氣,竟然被生生燒得蒸發掉!
  
沒有了陰穢之氣,這不過是一塊爛木頭,燒個兩、三個眨眼,便是成灰了。
  
「怎麼可能!我的獸面偶!」
  
黃衣冶豔女子瘋狂似的怪叫一聲,然後便連吐了三大口血來!
  
「原來、原來你這賤人,真正的修為是⋯⋯三竅神闕!藏得好深!你這賤人藏得好深!」
  


通玄境第三竅,神闕竅,乃謂「肉身內之太陽」,是無盡神力的泉源所在!而且,神闕之火,至陽至剛,專剋制陰穢邪物!
  
余詩敏為了隱藏真正修為,竟然對自己下了兩重禁制!第一重禁制讓她的修為從下極竅恢復到關元竅,而第二重禁制解除後,則是從關元竅又恢復到神闕竅!
  
天知道她還有沒有藏著第三重禁制!
  
余詩敏恢復神闕竅修為後,所釋放出的威壓之意,又比剛才沉重了一個層次!她死死鎖定住那黃衣冶豔女子,絕不讓她逃了。
  
「真想不到,還沒看得到東風堡,就被逼出真正修為來了。這一仗比想像中要難打啊。」余詩敏道。她的前額已是微微滲出了汗水,看來維持在三竅神闕修為,對她是較為吃力的。
  
「竟然是三竅神闕嗎⋯⋯」商天真若有所思。
  
「還沒有完!」那黃衣冶豔女子再咬破手指頭,然後在自己的臉上,繪上一個歪歪曲曲的圖騰符號!
  
她的體型頓時暴漲,雪白肌膚變成了慘綠,而且長滿了疙瘩!姣好妖豔的容貌,也暴變成雙眼凸出,嘴巴裂開,滿臉膿瘡!
  
這女子的腹部漲成了一個大圓球,全身皮膚漸漸裂開,不住洩出陰穢之氣,好像隨時都會爆體!可是這陰穢之氣,卻有詭奇的護身效果!以余詩敏的威壓,也不能將其鎖定!余詩敏的「意」無法臨身,連帶著她的神闕之火,也只能在陰氣範圍外盤旋燃燒,傷不到對方!
  
這就是死前以命一搏的可怕!
  
「你這賤人毀了我的邪寶,這邪寶可比情郎更加重要!奴家就是死,也要拉著你一起!」
  
暴漲女子向余詩敏瘋狂撲去!
  
余詩敏生平最怕,便是這種陰穢邪異的事物。她想要運轉身法退去時,才驚覺已被少量陰穢之氣侵入體內!
  
她胸腹一痛,雙膝一軟,余詩敏半跪於地,已是錯過了閃退的時機!
  
只要被這暴漲女子抓住,便肯定要被對方同歸於盡了。
  
就在此時!
  
一道巨大的黑色刀影,尤如月食,於兩女子之間,悍然斬出!
  
「斬馬三刀・砍!」
  
只見堅硬的泥石地上,轟然被劈出了一條深一肘,寬三吋的逾丈深坑來!飛沙走石,草葉亂飛!
  
就連一心要以死作出爆擊的暴漲女子,也被這一陣霸道的刀壓,給震得強行倒退三步!
  
一名男子,悍然兀立於余詩敏的身前。
  
這男子渾身肌肉暴漲,甚至把身上的輕鎧甲也撐出了肌肉的線條來;他那爬滿青筋的手上,握著的是一把長逾一丈的寬厚大刀,刀身全黑,完全不反射任何光芒!
  
此人正是手持名刀「石陌」的血盾小隊隊長,正在催動著神魔煉體第一重的周謙!
  
周謙在此戰中,終於首次使出了從尖兵營狂刀旅所習得的刀法:斬馬三刀!斬馬三刀共有三式,以力制敵,大巧若拙!第一式為「砍」,聚集全身所有氣力,從高而落,霸道之至!
  
周謙修為突破到了武師後,力量翻上了一翻,再配搭最近得來的「石陌」斬馬刀,更是如魚得水,這一刀砍來,威力遠遠超過了在狂刀旅練刀之時!
  
即使沒有威壓之意,這出刀的氣勢,也硬是把二竅關元境界的暴漲女子,給硬生生逼退!
  
周謙輕輕挽著余詩敏的臂傍,然後扶著她倚坐在一塊大石旁。
  
「沒事吧,余師姐?」
  
「嗯,有少量穢氣侵體,不過不打緊,還撐得住。先應付敵人吧。」
  
周謙盯著那暴漲奇醜的女子,心裏也不禁一愕:「這練的是甚麼邪功?至於麼?」
  
那暴漲女子看著眼前的英雄救美畫面,想到自己姘頭被殺,更是心頭火起!她的皮膚不斷出現小規模爆炸,陰穢之氣越來越濃重!
  
「你們這一對姦夫淫婦,都給奴家去死吧!」
  
暴漲女子即將爆體,已不能等了!怪叫一聲,便向著兩人撲去!只見那個手持黑色大刀的男子,身上完全沒有威壓之意,竟任由陰穢之氣入體,根本是一點抵抗能力都沒有!
  
「空有蠻力,修為卻連通玄都沒達到,就想要在奴家面前逞英雄?哼!就算你一刀把奴家劈成兩半,奴家死前爆發出來的陰穢之氣,同樣能令你們受到全身被侵蝕腐爛!到時候,你們就看著對方腐爛劇痛而死吧!哈哈哈哈!」
  
周謙握緊刀柄,迎准來勢。
  
「斬馬三刀・拍!」
  
周謙全力揮出一刀!這一刀稍稍有點巧妙,周謙扭動手腕,不以刀鋒先行,而是以沉厚的刀身,重重拍在那暴漲女子的身上!
  
暴漲女子像是一個被重擊的皮球般,給大刀一拍,轟飛到數十丈以外,撞斷無數樹木灌木叢,最後落在目光看不到的叢林深處⋯⋯
  
「啪」的一聲,一團陰穢之氣,冉冉上升,然後消散於叢林中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