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・藍衣倪無畏
  
入夜。
  
八風山城的西北兩門攻城戰,並沒有停止下來。
  
東門還是一片寂靜,東門前的鐵橋依然沒有任何敵人影蹤。鐵橋另一端的東風堡,依然聳立,彷似跟世事無關。
  
從東風堡那邊遠眺,仍可見到北門和西門,仍然在持續著激戰。不過戰況看來,雙方依然停留在互相試探挑釁的地步?以衛國的氣勢和兵力,為何不採取全力速攻,而要拖延呢?
  


這是東風堡守將萬州所想不通的事情。
  
不過,他現在可沒空去關注那邊的事兒了。
  
東戰線那邊,情況夠讓他擔心的了。
  
那衛國的血盾特戰小隊,竟然就憑著那區區幾個人,在叢林中迂迴作戰了整整三天!這一路上,幾多箭樓碉堡被他們所摧毀,死在他們手上的兄弟,單說通玄境強者吧,最少都有十來個了。
  
萬州是完完全全低估了敵人,當他知道戰情不妙後,才急忙把龐亮留下的守備之法拿出來實行,這一來,才讓血盾小隊進攻的速度放慢了不少。
  


可是,還是給他們深入到了足夠危險的距離!
  
按這進度,快則半天,慢則兩天,血盾小隊就會攻到東風堡!且不說這一班前線小兵能否真的對東門產生壓力,單單是讓他們纏戰了這麼久,損失了那麼多據點和兄弟,就夠萬州這東風堡守將名譽掃地了!
  
因此,萬州於稍早前,已派出了他最強的底牌: 有「東路六人眾」之稱的六名通玄境高手,而其中的羅刀鋒和鄒婷,更是三竅關元強者!在東風堡守軍之中,他們的修為已是僅次於萬州了!
  
萬州出動了「東路六人眾」,就是下了決心要抹殺血盾小隊,絲毫不再生起任何輕敵之心!
  
然而,「東路六人眾」領命前去之後,竟就這麼消聲匿跡!萬州派了幾次探子前去查探情形,豈知連探子都回不來了!
  


「難道,連羅刀鋒和鄒婷,都不是那血盾小隊的對手?」
  
若真是如此的話,那萬州就不再是輕敵了。他是根本已經沒有扳斧,可以對付這血盾小隊了!
  
雖然龐亮已再三強調東線要補強,可是萬州在將信將疑下,竟是只相信了一半都不到。他完全沒有向三當家要求更多高手助陣!形成現在⋯⋯他再沒有人可以派出去了!
  
正當萬州心急如焚時,他的身後,突然出現了一個陌生人。
  
此人是個約三十歲的男子,蓄髮,身長體壯,神情倨傲。他穿著一身藍色武者勁裝,背著一把青銅寬劍,腰帶前方繫著一塊看來價值連城的寶玉,白裏透著血絲。看此人形容,似是名門世家子弟,身份不凡。
  
他的身後,逐一閃現出一排約十多名,同樣穿藍衣的男女。
  
「你們⋯⋯是跟龐亮一夥的麼?」萬州語氣都帶點抖。明顯地,這班人當中的任何一個,修為都比他要高得多!當中最差的,都有四竅靈台甚至是五竅廉泉⋯⋯而另有幾人,則甚至看不穿修為!
  
那為首的蓄髮男子道:「你是東風堡守將,萬州是吧?哼,三竅神闕巔峰⋯⋯好弱。」


  
「哼,山賊頭子,也差不多是這個水平。」蓄髮男子身後的一名藍衣老者笑道。
  
萬州聽著,只得敢怒而不敢言。比較起這班人來,他真的是最弱那個!
  
「在下倪無畏,奉三皇子及龐軍師之命,前來問你這疏忽職守之罪!」蓄髮男子喝道,然後取出一個卷軸,展開朗讀起來。
  
這篇卷軸,竟然仔細記載著萬州這一戰以來的所有調動錯誤,而這些錯誤,均是由於他沒有嚴格遵行龐亮的指令而造成。
  
每一項罪狀,都是有的放矢,對萬州都是誅心之言,無從反駁。萬州越聽越是羞愧,到得最後,甚至跪將下來。
  
「狀書上所寫的,我都承認!念在我為黃茋黨軍忠心多年,好歹算是立過一些功勞,這一次,讓我戴罪立功吧!我現在就親自帶兵出去,跟血盾小隊拼命!」萬州要求道。
  
眾藍衣人都是一臉不屑的笑著。
  


「你對你的頭子有多忠心,立過幾多功勞,跟我們有何關係?」
  
倪無畏更是放肆地大笑起來桌:「你就不用去了。這幾天以來,你還丟人現眼不夠嗎?」
  
萬州老臉一紅,怒道:「你這是甚麼態度?你們是甚麼身份?不過是當家們請來替我們黃茋黨軍助拳的吧?有資格跟本將如此說話?」
  
倪無畏搖頭道:「你就帶著你的無知去死吧。」
  
說罷,倪無畏高舉劍指。他背後的青銅寬劍,漸漸浮空⋯⋯
  
「啪!」的一聲,萬州的人頭已然落地。堂堂通玄神闕境高手,甚至沒有招架之地,甚至連自己是怎麼死的,也都沒有看清楚。
  
「殺、殺人啦!」幾名萬州手下的副將,已是嚇得腿軟了。
  
倪無畏身後的幾名藍衣人,同時祭出他們的兵器。幾下「咔嚓」聲之間,那些副將的人頭都已在地上滾動了,而他們的表情竟然好像還是活的。


  
倪無畏轉過身來,跟那十幾名藍衣手下道:「全面接手東風堡,多殺些人立威,以這些廢人的性子,嚇一嚇他們就該會服從的了。」
  
「是!」當中幾名藍衣人聽令出發。
  
倪無畏對其中一名藍衣女子道:「虞思,你前往地牢,啟動龐軍師預先佈下的傳訊法陣,召集在附近潛伏著的兄弟們過來。」
  
「是,大哥。」那女子身影一淡,就前去做事了。
  
倪無畏手上憑空出現了一枚珠子,約手指頭大小,通體綠色。他把珠子交給那名藍衣老者。
  
倪無畏道:「根據龐亮所料,那個叫王鐘的弩箭手,身懷一件名叫「五輪寶車」的重寶,而龐軍師斷言,這個王鐘上一次出手狙擊失敗,這一次絕對不容有失,他一定會祭出這一件重寶,以大大削弱血盾小隊的戰力!」
  
那老者一下恍然,怒道:「五輪寶車此等重寶,竟然落在這小小山賊之手!暴殄天物啊!」
  


倪無畏道:「既然王鐘有如此厲害的重寶,我們也應當好好利用一下!只要這五輪寶車發出威能,這枚「識寶之玉」便會有所感應。到時候,我們才過去把他們一網打盡!」
  
「少爺此計甚妙!」一眾藍衣人均讚賞道。
  
藍衣老者道:「可是,少爺⋯⋯那血盾小隊雖然是龐軍師交待要謹重對付的敵人,可是以我們調動到東風堡的陣容,難道就不足以把他們輕易抹殺,也得要借助別人法寶威能,方去撿人家的便宜麼?」
  
倪無畏冷笑一聲:「我說的一網打盡,自然是包括王鐘和他的寶車。」
  
老者和一眾藍衣人聽到,均露出狡獪的笑容。
  
「不愧是少爺。」
  
「這一戰嘛,最撈油水的西北兩門激戰沒有我們的份,被調來這鳥不生蛋的冷場,那就當要自力更生,想法子撈一些戰利品了。王鐘並不是我們的人,殺了,我想龐亮是不會介意的。」
  
「少爺所說的是!」眾人笑道。
  
「嗯,你們好好執行龐亮的戰術。本少要出去一趟。」
  
「少爺!你剛剛不是說過,要等到識寶之玉出現感應後,方才大舉出擊麼?」
  
倪無畏冷然一笑。
  
「龐亮這個小器的娘娘腔,整日就是想著甚麼大謀,甚麼一網打盡,在我看來,這太讓我等武家子弟憋屈了!既然龐亮把那個周顯吹捧得這麼高,那本少自是要去會他一會!打一場痛快的!」
  
夜深。
  
血盾小隊。
  
此時,余詩敏體內的陰邪穢氣,已經盡數逼出體外。然而,經受這一折騰,讓她元氣大損,三竅神闕修為她是使不出來了,頂多就維持在二竅關元頂峰。神闕之火雖然用不了,但還是能操控穿瀾劍。
  
「要是讓我多調息數個時辰,我該能重上三竅神闕。」余詩敏道。只見她臉色依然蒼白,唯雙頰紅潮未退,餘光一瞄到了周謙,便是渾身不自在。
  
「余師姐,你別要勉強。你就在後方好好休養,敵人我們會頂著的。」洪葉道。
  
「唉,要是俺也能突破到通玄境就好了,現在俺就是傻大個,拿著這面好盾,也發揮不到它的威能⋯⋯」涂大富道。
  
眾人心想:不管你修為如何,你就是傻大個啊。
  
此時,前去視察的如芸歸來了。只見她回來得有點狼狽,頭髮都有點散亂了。
  
「如芸,你怎麼啦?碰上了敵人嗎?」趙雨問道。
  
如芸點點頭,吞了吞口水方道:「敵方有異動!除了本來駐守在據點的守軍之外,似乎還開始自各處召集援軍,對我們展開包圍!」
  
「包圍?我們這一路上來,不是都把敵人掃蕩得乾乾淨淨的麼?」洪葉道。
  
「不知道他們用了甚麼方法,或許是一直躲在叢林深處置身事外,等待命令。而且,這些援軍的身份有古怪,都沒有穿上黃衣!而且對黃衣山賊見死不救!而且他們修為甚高,老遠就發現我的蹤跡,我好不容易,才擺脫掉他們回來的。」如芸道。
  
商天真突然渾身一震。
  
「藍色棋子。這些人終於看不住要動手了。」
  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