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7章・這甚麼貨色?
  
「藍色棋子?」這對血盾小隊來說,完全是個陌生的名詞。
  
余詩敏道:「你是說,這些人本來不屬於黃茋賊黨,是賊黨向別的勢力求援而來嗎?」
  
商天真道:「差不多。」
  
「到底誰敢為了撐這幫爛山賊,而不惜跟我們衛國正面作對?我想不通啊⋯⋯」梁良道。
  


「還有誰呢?」周謙心裏想。他已經有了答案,可是說出來也是無用,反而會影响軍心,是以他只是沉默不言。
  
商天真道:「既然對方已經現身,大概他們是急著要抹殺我們了。對他們來說,我們對東風堡已是一個明確的威脅⋯⋯」
  
「那我們怎麼辦?要不要先回本陣,向主帥回報此事?畢竟此戰出現第三勢力,影响非同小可啊⋯⋯」趙雨道。
  
商天真冷冷道:「你昏頭了是不是?被敵人全面盯上,這正是我們想要達到的效果!」
  
洪葉此時真的忍不住了。她指著商天真罵道:「商師兄,枉我洪葉一直以來,把你視作一個尊敬的前輩,追趕的對手,你身負重任,口有苦衷,我都可以諒解!可是,難道我們不惜讓受傷的余師姐和梁大哥繼續冒險下去,也要繼續前進,甚至連將要面對的敵人是誰,到底有多強大,通通都不管了?我們這麼拼命地佯裝要攻擊東風堡,攻東門,就只是為了你的任務做掩護?你的任務,難道比讓我衛國儘早知悉山賊有強援更重要麼?」
  


商天真搶上來按著洪葉的嘴巴,可是已經太遲了。
  
「軍機要事,你不需要知道,告訴你也不懂!你給我閉上你的鳥嘴好嗎?你剛剛說的話,整個山頭都聽到了⋯⋯」
  
「呵呵⋯⋯視你們為威脅麼?你們有沒有太看得起自己了。」
  
在漆黑不見五指的叢林中,突然傳來了一把陌生的聲音。
  
六名穿著黑色夜行衣的男女,同時現身在營火所照的範圍裏,把血盾小隊包圍在中央。
  


六名黑衣人身後,還走出了第七個人。此人是這班人中為首者,是一名穿著藍色武者勁裝,臉龐白如女子的男子。
  
他負手盯視一下血盾小隊眾人,搖頭道:「有沒有搞錯?只有一個三竅關元?就憑這樣的八個烏合之眾,竟然可以走到這兒?這黃茋山賊是拿軟骨散當飯吃的麼?」
  
其中一名黑衣人道:「剛剛他們在聊甚麼來著?甚麼佯攻東風堡,為了替誰做掩護?」
  
洪葉等人的心重重跳了一下!「這下要壞事了!」
  
商天真眼裏閃出一縷殺意,不過很快就掩藏起來了。沒到最關鍵時刻,他還不打算暴露自己。
  
白色男子聳了聳肩膊,道:「我對他們有甚麼意圖和目的,都沒有興趣。反正他們已是死人了,不管是怎麼樣的大謀,都不會有成功的機會了。」
  
他上下打量著當中最強的余詩敏,又搖了搖頭:「這俏妞兒不會就是周顯吧?」
  
周謙站出來,擋在余詩敏前面。


  
「在下周顯,血盾小隊隊長。」
  
一眾黑衣人都露出狐疑表情。那藍衣白臉男子似笑非笑:「武師一階?倪少和龐軍師都叮囑我們要小心對付的,竟然是這種貨色?」
  
周謙攤開雙手,饒有興味地詢問道:
  
「請問在下是甚麼貨色?」
  
其中一名黑衣男子拔刀而起,暴衝向周謙!
  
「垃圾貨色!你媽的讓老子埋伏了那麼多天,就為了伏擊你這個垃圾!給老子納命來!」
  
周謙不閃不避,只是面帶微笑,待得對方臨身,才踏出巧妙身法,輕輕讓對方刀鋒從旁而落。
  


「魚龍步!」
  
這是周謙在尖兵營神行旅學到的身法,雖不是甚麼上乘身法,勝在周謙透過千疊之眼瘋狂演練,已是極之純熟。輕描淡寫的一個轉身,周謙便又旋至那人身前,好像完全無力地給了他一個巴掌!
  
「啪!」這巴掌的响聲卻是超出了預期。
  
那黑衣男子愕然了。怎麼才劈出去一刀,眨個眼睛就挨了巴掌?他摸了摸鼻子,竟摸出了一手血來。「吼!」他舉起刀來又向周謙劈去,刀還未落,又被周謙巴了一掌!
  
這一掌,周謙可是拉盡了手臂,彎足了腰,使力去打的!
  
「嗚哇!」那黑衣男子給打得滾倒,刷在地上刷了好幾丈遠,方才停得下來。
  
周謙看了看巴掌,道:
  
「在下雖然算不上甚麼好貨色,可是⋯⋯還是足夠弄死你這爛貨的。」


  
「此人果然藏有一手。」那白臉男子心想。他對那被打了巴掌的黑衣男子道:「呂達!認真打!」
  
那名叫呂達的黑衣男子,抹去了鼻血,獰笑一聲,展現出真正的修為!他渾身釋放出強大的威壓,把周謙牢牢鎖定;手上的鋼刀,懸浮到了胸前,蠢蠢欲動。此人竟然是個通玄境「二竅關元」的!
  
「可惡!」余詩敏等人都提起兵器,準備出手。
  
「不准動!」白臉男子喝令道。頓時眾黑衣人都祭起了飛劍飛刀,而且施放威壓,威脅鎖定住眾人!別說是如芸,涂大富等幾個未到通玄境的,均給威壓壓制得動彈不得,呼吸困難;洪葉雖是通玄境,卻僅是一竅下極,對上的對手竟然是兩個境界以上的三竅神闕高手!對方有神闕之火加持,威壓之意濃重不止一倍,即使對方尚未有殺意,洪葉要保持住牽制狀態,已經很艱難了。
  
余詩敏更是觸動了舊傷,「嗚!」地溢出了一口血來。
  
「余師姐!」洪葉喊道。
  
「不用擔心。你專心應付你的對手。」余詩敏擦去了嘴角的鮮血,然後從懷中取出一枚藍色丹藥,放入嘴中。丹藥入體後,她眉頭輕皺,狀甚痛苦⋯⋯
  


「這是孔毒丹,服後會大傷臟腑,留下隱患的!」洪葉道。
  
余詩敏苦笑搖頭。在一陣痛苦之後,她的修為,卻是漸漸回復到了三竅神闕。
  
余詩敏沒有選擇的餘地,因為跟她互相以「意」牽制的對手,神闕竅閃閃生光,神闕之火大盛!而且看對方表情從容,恐怕還留有餘地!
  
更可怕的是,那為首的藍衣白臉男子,還沒有展現修為!
  
「先殺了周顯,此人是龐軍師的頭號目標!其餘的人,慢慢弄死不遲!」白臉男子道,雙目還一直在余詩敏身上游移。
  
「垃圾就是垃圾!我就看你怎麼用蠻力和身法,破去我的威壓鎖定!」
  
那呂達的飛刀,直指周謙飛來!
  
周謙透了口氣,體內的神魔熔爐,閃出白光。他的身影,頓時長高壯大了一圈,把身上輕甲撐得漲滿!他提起一把逾丈長的黑色斬馬刀,直接迎著飛刀劈去!
  
「鏘!」
  
上好飛刀被劈得粉碎!
  
呂達雙眼暴突,隨即「哇」地一聲,吐出一口鮮血!
  
「瑯瑘暴衝!」周謙踏著衝刺型的身法武技,直衝呂達而去,身法之靈活,哪有一點受到威壓之意的影响?其實並不是沒有影响,而是周謙催動神魔煉體後,力量增幅遠超過威壓之力了!
  
「斬馬三刀・拍!」周謙揮刀!
  
「轟!」的一聲!
  
斬馬刀竟然拍落在一件極之堅實之物上,卻是一面藍色的鋼盾!這鋼盾擋住了周謙的一刀後,給轟飛到了身後叢林中,撞倒不少林木,然而,一陣猛烈迴旋之後,便又飛了回來!
  
「哇哈哈哈!你猜不到老子竟然有兩件法器吧?這一面「凌波盾」,才是老子的殺著!」那呂達咬破了手指頭,鮮血點在盾上,那凌波盾頓時威能大增!
  
「不知道你練的是哪一路功法,可是垃圾還是垃圾!死吧!」
  
凌波盾高速旋轉著,直向周謙脖子飛去,意欲割下他的頭顱!
  
「這面好盾,毀了可惜!」
  
周謙在他那沒甚麼補充過的生魂儲存當中,大手筆地一口氣燃燒了五個!他的左掌頓時燃起了一團生魂之力!
  
「轟!」藍盾擊中了周謙!而周謙竟然沒有提刀抵擋!
  
有如巨人般的周謙,也頓時給凌波盾的衝擊力強行往後推,即使他一步不退,雙腳也在地上拖出了兩道又長又深的泥痕!
  
呂達見一招得手,自認為這周顯是死定的了。可是當四周泥塵散去之後,他赫然發現,那巨大的身影,竟然還兀立著,而身體之上,頭顱還在,並沒有被凌波盾割下來!
  
周謙的左掌變得一團血肉模糊。
  
可是,他的手上,緊緊握住了凌波盾!
  
「這小子到底是甚麼構造!白手抓住了我的凌波盾!可能嗎?這可能嗎?」呂達一對眼球都要跳出來了!若是他企圖以赤手接著凌波盾的話,恐怕如今都變成一攤肉醬了!
  
「回來!給我回來!」呂達增強他的「意」,欲要把凌波盾召回來。可是周謙的大手尤如一把鐵鉗,死死抓著藍盾,任藍盾怎麼掙扎,也是掙不出來!
  
「喝!」周謙再燃燒了五個生魂之力!
  
凌波盾突然燃起了一團熾白焰火!
  
呂達連吐了幾大口鮮血!他跟凌波盾的靈魂連繫⋯⋯竟然斷了!
  
「這是不可能的!不可能的!除了我死之外,根本不可能強行解除關元竅跟法器之間的靈魂連繫!你到底是甚麼人?你!你到底還是不是人啊!」
  
在場的所有人,都被周謙這一手嚇呆了。
  
「這並不是神闕之火!這到底是甚麼?」血盾這邊的余詩敏,以及偷襲者一方的眾人,都有著同樣的震驚和疑問!
  
這完全是他們修煉知識裏面所沒有的事。
  
「吼!」周謙狂吼一聲。他那受傷嚴重的左手,燃起了白焰!然後,血肉皮膚,竟然都長了回來⋯⋯
  
「怪、怪物!怪物啊!」
  
呂達至此已是完全崩潰了。他已完全失去戰鬥能力,任由周謙靠近,然後被他一手抓住了頭顱⋯⋯
  
「我不是廢物,也不是怪物⋯⋯」
  
周謙稍稍用力,呂達的頭顱便有如西瓜,爆濺一地。
  
「我是修羅。」
  
周謙那獸性的目光,盯住了眾黑衣人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