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・魔頭要吃飯!
  
東風堡自從由代表宋國勢力的一眾藍衣人接管之後,防務完全依照龐亮的意思佈置,不管是人手或是嚴密程度,都有了數倍提升。
  
血盾小隊是龐亮多番叮囑要提防之對象,東風堡方面自然是不會讓他們好過。派出楚明月等人夜襲,只是第一波試探罷了。
  
然而,這個晚上,卻沒有第二波襲擊了。
  
這個晚上的主角,已被另一個新加入的角色所佔據著。
  


「哇哈哈哈……血啊!肉啊!」
  
幽黯的黑夜叢林,在這四更天的時份,更是顯得陰森詭譎,妖魅顫慄!到處不住刮起腥臭的怪風,非人非獸的怪叫,使得那些埋伏在叢林裏的山賊和藍衣人,即使沒有嚇破了膽,也是精神緊繃,疑神疑鬼!
  
「那邊好像有甚麼動靜!」
  
「敵、敵人偷襲麼?」
  
「怎麼可能?血盾小隊向來不擅長夜襲!再說他們剛才不是跟倪少主有過一戰?如今他們不全滅也都該只剩半條人命了,應該是我們去偷襲才對!」
  


突然樹叢裏傳來一陣大動!一個像是燃燒著血紅火焰的人頭,突然繃出!人頭看到了那幾名黃衣山賊,隨即猛流口水!
  
「都是些強大的高階武師!人間美味啊!」
  
魔頭陳風張開那滿是獠牙的血盤巨口,未讓那幾名山賊有所反應,就把他們「嗖嗖嗖」地吃剩一堆殘肉了。「好吃啊!」只見這陳風每吃一人,那包裹著他的血紅火焰便越是濃厚;他那乾枯般的臉頰,也漸漸變得圓潤,而帶有血色;厭厭無神的目光也變得精靈狡獪,欲望無窮!
  
「好不容易才等到開餐了!老夫不吃光光這山頭的活人,還算是魔頭麼?」
  
陳風囫圇吞棗的,見人就吃,大概也不理會是敵是友了。這也是周謙一直不放出陳風的顧慮之一,亂軍之中,這陳風若是錯吃了衛國軍士,就算能事後追究把這魔頭狠揍一頓,可是死了的戰友也不能復生啊!
  


而在這東戰線上,除了血盾小隊之外,完全沒有衛國軍隊,周謙才放心讓陳風肆意殺戮!
  
「哇哈哈哈,竟然連通玄境的也有!這才算得上美食啊!」
  
陳風張口一噬,便是把一名通玄境的山賊強者,肚子噬去了大半!
  
山林中突然出現狂暴魔頭的消息,很快就在整個東戰場上傳遍了!
  
「這肯定是血盾小隊派來夜襲的!招集強者,搜捕魔頭!」山林之中,黑白分明,跟賊黨和宋國敵對的,不是衛國還有誰?
  
不管是黃衣還是藍衣的強者們,也都紛紛出動,誓要先除去這瘋狂殺人的大隱患!只見在月光照耀的夜空中,無數飛刀飛劍法寶,正在瘋狂追殺著魔頭!
  
「想要搜捕我陳風?也不惦量一下自己有多少斤兩!這種場面,老夫我生前還見得少麼?」陳風連聲怪吼怪叫,非但不懼近百名強者的圍捕,在空中盤旋頃刻,擺脫掉幾件追得太緊的法器後,即急墜而落!
  
「啪喇!」一聲撕裂,一名二竅關元的藍衣強者,右邊臂膀連大半邊身子都被咬去了!


  
陳風吃了幾名通玄境強者後,修為竟又暴漲一截!到目前為此,牠才總算是恢復了長期飢餓所損失的戰力!接下來,才是這魔頭真正養生的開始。
  
「這魔頭到底是怎麼養出來的!好強!二竅關元高手也只夠給他屠宰的麼?」
  
「用神竅之火燒它!」
  
同一時間,十數名三竅神闕的強者,不約而同地釋放出用神闕之火加持的飛刀飛劍!一時之間,空中好像出現了幾面黃白火網,在向魔頭圍攏過來!
  
「桀桀桀……神闕之火麼?要是老夫還是個純粹修煉道術的紫府修士,則還有可能懼怕火燒!燒我啊!哈哈……」
  
只見十餘道黃白火焰,同時命中陳風!可是沐浴在火海中的陳風,只有不斷陰森狂笑,完全沒有任何痛苦之狀!
  
「看老夫新學的絕技!」
  


陳風張嘴猛然一吸!竟然把這幾道猛烈燃燒的神闕之火,都吞進肚子裏去!
  
「溫溫的……不比人肉好吃啊……」
  
「這魔頭竟然在吃神闕之火!」
  
「瘋了!瘋了!」
  
魔頭猛地往下俯衝,一輪瘋狂噬咬,又把這幾個神闕境的給吃了。
  
「哇哈哈哈⋯⋯大補啊!」陳風滿嘴是血,仰天狂笑。
  
在叢林裏隱伏的眾多山賊和藍衣人們,都開始驚懼了!他們何曾聽說過,血盾小隊還藏有如此變態的打手,竟然視神闕竅的尤如草芥!難怪說血盾小隊膽敢以如此少的人數,強攻八風山城東門!
  
他們是真有這個能耐的!


  
「重整陣勢!別妄動!亂成一團的話,便只有給這魔頭逐一擊殺了!」
  
「這魔頭附近一定有軀使牠的主人,把他挖出來!」
  
「軀使牠的主人不就是血盾小隊麼?可是有這魔頭在,我們根本靠近不了!」
  
「這魔頭於黑夜視物有如白晝,現在與牠死鬥,對我等絕對不利!儘量保住性命,待到天亮吧!」
  
僅憑一個陳風,就把整條東門戰線壓制得死死的!本來在這個晚上策劃的夜襲血盾小隊的行動,竟全部告吹了!
  
「都躲起來了嗎?老夫還吃得不夠啊!完全不夠!」陳風見獵物不太容易得手了,開始焦躁,胡亂亂飛……「嗅到很香的人肉氣味!這可是真正的強者啊!老夫吃了,恐怕原地突破成人魔級也有可能!」
  
陳風全速飛向目標,只見那人竟然落單,身上氣息全歛,根本就是一塊肥肉!
  


陳風的血盤大口,正要朝此人噬落之際……
  
「周大少爺的魔頭,就連我也要吃麼?」
  
只見張維新的整根臂膀,已是伸進了陳風的喉嚨之內。他的拳頭並沒有外洩出任何的罡氣或意,但是陳風確實感到,只要牠噬了下去,在此之前,牠就要被爆成碎片了。
  
陳風整個頭顱懼怕得強烈抖動。
  
牠當然認識張維新。牠平日躲在獅山香川圖裏,也是可以八卦一下外界的事。這戰友當然是不能吃,就是不顧一切地吃,牠也撐不下!
  
張維新對牠傳音道:「阻嚇一下敵人是好,可是也別太張狂了。山賊那邊有強援,要是遇上修為跟我相若的,要滅了你,也是伸伸指頭的事。」
  
陳風點了點頭,就悄悄飛走了。
  
張維新嘆了口氣。
  
「竟然被一個魔頭誤打誤撞地暴露了行蹤……我的潛行修為退步了嗎?不知道有沒有被發現了……」
  
百丈之外。
  
被譽為「黃茋黨軍第一弩箭手」的王鐘,看似正在熟睡,鼻息平緩。
  
可是他的其中一隻眼睛,卻是稍稍睜開了一道細縫。
  
他自從放出了重寶「五輪寶車」後,便按兵不動,等待狙殺周謙的最好時機。
  
也不知他到底是否知曉,他其實也是不少人的狙擊目標。
  
陳風悄悄遠離了張維新後,回到血盾小隊附近的上空。
  
「呼!還是張維新這小子說得對,今天晚上也吃得差不多了,若太過的話,恐怕會把對方的超強者逼出來,這可不是周謙那囂張小兒願意看到的。」
  
陳風打了個飽嗝,然後便使出了周謙傳授給他的一門功法!
  
「半步噬天訣!」
  
陳風張開嘴巴,瘋狂納氣吸氣!
  
在這漆黑的叢林上空,開始漸漸出現一幅詭異至極的畫面!方圓十里之內,各處地上竟然漸漸閃出了熾白的火光!這些,便是在戰場之上,死去的將士們所殘餘下的最後的狂暴能量!是為生魂!
  
生魂,乃是修羅道神魔煉體者的力量來源。而噬天訣,便是神魔煉體一路流派中,攝取生魂,轉化成生魂之力的最強功法!
  
周謙向陳風傳授非完整的「半步噬天訣」,便是為了派牠出去,搜集游離的生魂也!
  
只見在方圓十里之內,所有曾經經歷死前掙扎的,即使屍身已成碎塊,或已遭走獸飽餐,其生魂其實仍然殘存在該人死去的地點,彌留不去!
  
想想看,這方圓十里之內,雖然不少地方是戰況不算激烈的東面戰線,可是死在血盾小隊手下的賊黨,也並不算少!而除此以外,還包括了少部份山下的一些關寨戰場,甚至衛軍主力在激戰中的山城西北兩門戰場,都有部份包含其中!
  
在這不算廣的範圍之內,於最近被殺的人數,少說也有數萬!更加上有部份生魂,是來源於通玄境,甚至修為更高的強者!這些生魂,均從來沒有被任何人採收過!因為放眼整個人間界,只有兩個人有修煉神魔煉體,其中一人,還遠在南面楚丘戰線!
  
即是說,這數萬生魂,是等著周謙去採收的!
  
只見漆黑的叢林裏,此刻竟有如星火燎原!累累白焰,把黯夜幾乎照耀成亮晝!而最讓人納悶的是,這幅壯觀的畫面,除了周謙和陳風,其他人都是看不到的!
  
因為野生的生魂之火,尚未經神魔熔爐轉化成純粹的生魂之力!正常人類,當然是看不到生魂了。林中之人或許只是感到,本來陰森血腥的一些戰後廢墟,那股沉鬱不祥的氣氛突然消失了,如此而已。
  
數萬枚有強有弱的生魂白火,算起來可能多達數十萬的生魂之力,全被吸進陳風的嘴巴裏!
  
雖然說,生魂之力,以自己親手殺死對象所產生的,才是最有力量!死於別人之手的,自是遜色不少。可是積少成多,這一筆數萬生魂,也算得上是多得可怖的收穫了。
  
「撐死老夫了!」
  
陳風生吞數萬生魂,整個頭顱竟然變成了發光體,好比黑夜中之太陽!陳風目前的狀態,隨時都會爆炸,所以便急忙飛回了獅山香川圖中。
  
周謙在香川旁的一塊坐慣了的大石上,盤膝打坐。
  
「噬天訣。」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