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・人頭吐人頭
  
見佳人們軟語相求,周謙又只好摘下一枚大腦形狀的果子,給如芸補充精神力;另一枚黑白各半的果子,是給洪葉提升武者罡氣的。兩妞兒捧著果子歡呼,又惹得涂大富等人來討要。周謙倒也不吝嗇,一人贈送一個,反正這些果子都在獅子香川圖中野生滋長,他自己也吃不了那麼多。
  
「周隊長真的渾身都是秘密,除了保命底牌眾多,這種仙果一般的好東西,也隨身帶著一堆,胡亂送人的!真是豪氣!」趙雨樂呵呵地道。他和梁良等人,恐怕長這麼大都沒吃過此等對修為有極大好處的大補品。
  
「不過還是有親疏之別的啦。我這個結把兄弟拿到的,還不及人家大嫂子來的好⋯⋯」涂大富酸酸的道,他瞄了瞄余詩敏的五色桃子,顯然是周謙送出最好的一個!余詩敏被這麼一說,雙頰更是緋紅。不久前涂大富才滿嘴稱洪葉為嫂子,如今也把余詩敏叫作大嫂子了,顯然是看到兩人在戰場上的默契罷。
  
「你在酸溜溜個甚麼?你身上有中毒嗎?」周謙白了他一眼。
  


見眾人稍為在放鬆聊天之際,如芸卻是發揮著她的捕快本能,蹲在那楚明月的屍身旁,正在作仔細的搜查⋯⋯
  
「你們看這是甚麼?」
  
如芸撕下了楚明月裏衣的一塊衣料,展示給眾人。這塊衣料之上,繡上了一個類似家徽的紋章之類。
  
「這是屬於誰家的徽章?」眾人面面相覻。
  
「這是⋯⋯」唯獨周謙看到了這紋章,稍稍一愣。
  


商天真好奇地盯著周謙:「你也看得出來?」
  
周謙點了點頭。「我在家裏書齋讀《二十四國史料》時有看到過。這是開封安陽侯的家徽,安陽侯是二十四國中最古老的家族之一,自崛起後,已繁衍了逾三百代,即使開封地區歷經多個朝代統治,家勢卻從未衰落⋯⋯」
  
「開封安陽侯?你是說⋯⋯在衛國以南三百哩外的那個開封城麼?」資歷較深的梁良道。
  
「開封安陽侯跟我們在自國境內剿賊有甚麼關係?難道⋯⋯」洪葉面色一變。
  
「看來對方已不在乎是不是要隱藏身份了。」余詩敏道,「看來⋯⋯南部跟宋國的戰事,已經全面爆發開來了⋯⋯」
  


眾人頓時都是心神不定。
  
黃芪山賊的戰力,弱到幾乎不值一提,這剿賊麼,更像是用來練兵的。可是,如果背後的主使者竟是宋國的話,那麼在大局勢的層面上,便是宋國從東南兩路開戰,明擺著是要打一場取下衛國的侵略戰爭了!
  
而宋國在南方二十四國,戰力排行第一!宋衛兩國戰力,差距幾乎有三倍之多!
  
「既然你們總算知道,此戰真正的敵人是宋國,那我們身負的任務,便更是只許成功,不許失敗!可是剛剛有人胡亂說話,卻是把我們這次任務的目的暴露了出來!除了這幾條死屍之外,應該還有不少潛伏者聽到了我們的話。雖然如今他們已經跑光了,可是不管他們目前在哪兒,都必需要死!」
  
眾人定睛看著商天真。商天真也是毫不客氣,反盯著對方。
  
「這要求有沒有過份一些!這大黑夜的,要我們滿山跑去追殺一堆不知模樣身份的敵人?」洪葉怒道。
  
「有人偷聽?你這是瞎猜的吧?」
  
「要去你自己去!老子可不奉陪!」涂大富道。如芸等人都認同點頭。


  
商天真道:「到目前為止,我還不能夠暴露身份。而你們身為我的掩護者,處理掉所有可能令任務失敗的敵人,是你們的責任。」
  
余詩敏一時氣不過,正要站出來跟商天真理論時,周謙卻是首先站了出來。
  
「商師兄說得有理。」
  
商天真掌心變出一枚珠子,遞給周謙道:「這枚珠子裏,記載著四十六人的面貌和身形特徵,他們當時應該都在三十丈距離之內,很有可能聽到我們的說話。」
  
眾人看到了這枚珠子,都不禁大為驚訝!且不說他們好些人甚至都不肯定,商天真口口聲聲說有人偷聽,到底是不是捕風捉影,根本沒有的事!然而,商天真竟然把這些暗中潛伏著的人,都一一能夠認清面容和身形?而且是足足四十六人!
  
難道這就是「暗行校尉」所擁有的特殊能力?
  
「剛剛這商天真說要把有可能偷聽到的人都滅口,我還以為只是故意刁難,如今看來,他是認真的了!」余詩敏暗暗心驚,心想暗行校尉的處事方式,果然很是可怕。
  


可是,即使已掌握目標的面貌身形,欲要在這深夜的叢林裏一一追殺,談何容易?而且還要趕在他們任何人把消息傳出去之前,就要把此事處理完畢!
  
周隊長難道真要扛起這無理的任務要求?
  
「這珠子不需要了,商師兄。」周謙道,「因為在下已經處理完了。」
  
「處理完了?」商天真似笑非笑,好似剛剛聽到甚麼荒謬奇譚。
  
周謙打了一個响指。
  
霎時間,營地附近刮來陣陣陰風!一把拉得老長,聽得人心驚膽顫的呼號聲,自叢林深處逼近而來!
  
一枚像是火球般的物體,突然飛到了周謙的身前停下來。眾人定晴一看,竟發現這原來是一顆人頭!這顆人頭尖角獠牙,表情鮮活,看到了周謙,卻隨即露出大為巴結的乖巧表情!周謙看著這人頭也沒絲毫見外的意思,擺出一副主人架勢,對那人頭粗聲粗氣的指使著!那人頭被周謙教訓責罵著,卻是甘之如飴,很是享受!
  
顯然這枚會飛的人頭,是周謙召喚出來的奴隸!


  
「這是魔頭操縱之術!」余詩敏倒是眼尖之人,一眼便看得出名堂來。她心裏暗道:「想不到周顯原來是個邪道修士!真的完全看不出來!這也難怪他的武道知識如此貧乏了,原來武道只是他的副修!」
  
「魔頭?天啊!周隊長的底牌真是層出不窮!竟然還有這等妖物傍身!」
  
如芸和涂大富則面面相覷。「這顆頭怎麼好像似曾相識?」
  
那魔頭見到如芸和涂大富,大為歡喜,連忙飛來巴結。「呵呵,老熟人不用見外了!大富哥,如芸姑娘,你們入伍後都脫胎換骨了,都成了大英雄啦!陳老頭我看著你們從凡夫成長到這個地步,心裏很是欣慰啊⋯⋯」
  
「你是飛天瘋子陳風!」如芸和大富都記起來了,這不是當日朝歌城周謙對趙喜一戰,惡少一方的最後打手麼?原來周謙不但把他打倒了,還把這個十惡不赦的死囚犯給祭煉成魔頭奴隸了!
  
這手段不簡單!
  
不過驚訝歸驚訝,眾人倒沒因為周謙使了邪道手段而對他心生惡感。畢竟衛國是尚武國度,對強者的尊崇高於一切,對邪道修煉的態度也是比較包容。再加上眾人對周謙為人的了解,也不認為他露出了邪道修為,就突然變成奸邪之輩。
  


周謙所練的魔頭操縱之法「魔胎寄生訣」比較特殊,乃是道家之術,卻能以生魂之力修煉祭煉,故此他即使讓陳風亮相,也不等於暴露出他神魔煉體的底子。
  
周謙一巴掌拍落在陳風的頂門上。「放你出來是讓你聊天的麼?給我把人頭吐出來!」
  
「是是是!主人有命,陳風不敢不從!」
  
說罷,便是一幕極之詭異的畫面。陳風把嘴巴大大張開,張得好像要把整個頭顱從裏至外翻出來般,然後,好些新鮮人頭從他喉嘴裏傾倒而出⋯⋯
  
從一個人頭嘴裏,吐出幾十個人頭⋯⋯
  
「請商師兄檢查看看,這些人頭,跟你在記憶珠子裏所記載的,是否相符?」周謙問道。
  
原來,周謙早就跟商天真有同樣想法,之前在洪葉不小心多言了時,便悄悄放出了陳風,乾脆把隱藏在暗處的所有敵人都吃了,以把消息完全封閉起來!而剛剛在對倪無畏一戰時,周謙已是動用了「明滅無雙步」和「喋血爪」兩張底牌,可是他依然不敢少看對手,心裏已打算要是倪無畏依然不退,那他就要利用陳風偷襲了。不過再說就是放出陳風,也未必對倪無畏有甚麼殺傷能力,因為陳風被周謙餓得太久了……這也是一個重要原因,周謙決定於此時把陳風放出來。先讓他好好吃頓飽的,才有力氣做事情啊。
  
洪葉幽幽地盯著周謙,心裏歉疚地想:「唉⋯⋯又欠了周大哥的人情啦。」
  
商天真逐一檢查了人頭,最後點了點頭道:「都齊全了。」
  
陳風倒是翻了個白眼,道:「甚麼齊全了?這裏足足有四十八顆頭顱,有兩個躲在你身後二十丈的一個樹洞裏,你小子應該看漏了吧?」
  
商天真被陳風抓到了破碇,只得乾咳兩聲。然後他便對周謙道:「其實我早已察覺到你放出魔頭滅口之事,剛才如此刁難,也是為了逼你把這底牌揭露出來,也好讓我驗證一下這魔頭的能力如何。因為此戰發展到這個階段,已由不得你再藏著䘸著的了。」
  
「若說這裏最藏著䘸著的人,不知道是誰呢?」余詩敏道,又讓商天真乾咳了兩聲。洪葉悄悄在余詩敏耳邊道:「說得好!」。
  
「不知道商師兄看過之後,覺得在下這個魔頭能力如何?」周謙問道。
  
「還算可以。如此一來,完成任務的勝算,又多了一分。」商天真道。
  
「現在唯一擔心的是,那個叫倪無畏的人。」周謙道。
  
「喂!這人可不是潛伏在暗處偷聽,他是不知從哪兒直接閃過來的!我陳老頭總不能跟主人搶生⋯⋯對手吧?」陳風幾乎脫口而出講了「生魂」兩字,幸好改口得及時了。
  
商天真道:「我不肯定他是否已知悉我們的任務,可是就算讓他知道了,我們也毫無辦法。此人若是全力施展修為,或許連我都不是其對手⋯⋯不過,以我觀察此人個性,看來他對大局勢毫不在乎,就算知道我們另有圖謀,也不會當成是一回事。」
  
周謙也道:「對,若他是那種謹慎之人,剛才就應該把我們都全殺了。他大概也有別的目的吧。」
  
經過眾多事情擾攘,時份也到了四更天。
  
血盾小隊眾人儘量爭取時間休息。
  
周謙也是時候要悄悄進補一下生魂了。
已有 0 人追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