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・噬天訣四訣
  
「嗡!」的一聲,周謙的精神體進入了神識空間之中。只見周遭一切,盡是刺眼的白⋯⋯,他正處於浮空狀態,在他身下,有一團像是白焰黑洞般的旋渦體,正在極不穩定地高速旋轉著,不住洩射出強烈刺眼的白光⋯⋯這便是他自己的神魔熔爐!
  
神魔熔爐漸漸維持不住形狀,已有崩潰之勢!似乎周謙這一次還是太過急進了!他企圖突破,可是神魔熔爐根本支撐不住!要是神魔熔爐崩潰了,那不但這數萬生魂的生魂之力,都要白白浪費掉,甚至可能會讓周謙的修為造成重大的創傷!
  
「絕對不能失敗!」
  
就在此時!一道黃水旋渦,往上升起,把周謙的神魔熔爐,包裹其中!
  


「黃泉水眼!」
  
當周謙正值危急關頭時,黃泉水眼又再發揮了作用!有了黃泉之水的覆蓋,周謙的神魔熔爐頓時穩定住了!可以承受修為繼續往上提升了!
  
只需要撐過這最狹窄的瓶頸期!
  
「轟!」的一聲!黃水旋渦散去!
  
周謙的神魔熔爐,形態完全改變!再也不只是有如白焰旋渦的樣子,而是擴展、變化成一座平台!平台中央,是一個祭壇模樣的設置,而原本的神魔熔爐,則安置於祭壇前方的一片白地上,形成類似鼎爐般的形象;而平台周邊,有八道兩人合抱粗的巨石大柱圍繞;八根巨柱之中,其中一根的表面,浮雕著一個栩栩如真,卻是缺了雙目的胸象:那正是全盛期形態的元始魔尊!
  


這是神魔煉體達到第三重的重點:神魔熔爐,進化成神魔祭壇!
  
周謙還完全無暇摸索這第三重的奧妙,僅是完成突破,就讓他感到大大的吃不消了!
  
周謙雙掌朝天一拍:「給我收!」他剛才特意存起未用的兩名三竅神闕的生魂,以及最強大的那個楚明月的四竅靈台生魂,就等著現在吃了!
  
尤其那楚明月的生魂,乃是絕望而死的,雖然親手殺他的人是涂大富,可是其對周謙的怨念,依舊無比強大,跟周謙親手殺的也差不多了!
  
周謙一口吞噬了這三個生魂!一股強大的白焰灌進了他體內的神魔祭壇上!形態改變後的神魔熔爐吸收了生魂後,隨即轉換成生魂之力!
  


這轉換的效率,比起神魔煉體還在第二重時,竟然有了逾倍的提升!
  
「咔嚓」一聲!周謙感到渾身一陣暢快!
  
他的噬天訣也突破了!輕易衝上了「二訣」不止,還二次突破,直接來到了「四訣」!
  
噬天訣一訣,吞噬親手宰殺者之生魂!
  
噬天訣二訣,吞噬一切游離的新死生魂!
  
噬天訣四訣,可吞噬的是殘留在「物」上之生魂!
  
這功法若一直進境下去,能吞噬之生魂範圍越來越廣,是以有「噬天」之名!元始魔尊當日聲稱自己修到六十四訣,也不知有何威能,也只待周謙慢慢發現。
  
其實周謙的噬天訣早已修練到極之接近第二訣,就是欠訣生魂之力,才跨不進最後一步。他傳授給陳風的半步噬天訣,已有收取游離新死生魂之能,不過只能收取而無法吸收罷了。若單以吞噬的範圍來說,算是「一訣半」了。


  
噬天訣連晉兩階,周謙也滿意了。再說他所收集到的生魂也已經吃完了。
  
周謙瞄了瞄陳風,見他一臉可憐的樣子。
  
「主人啊,你突破得可爽了⋯⋯那、那我呢?」
  
「自有你的份。」周謙一掌隔空朝向陳風拍去!只見又有大量生魂,被吸扯進周謙掌心之中!原來陳風今天晚上好歹也親手殺了近千人,這些生魂不算游離,所以一直纏住陳風不放,還沒有被吞噬。
  
周謙自顧點頭,表情看來有點驚喜。這最後一批的生魂之力,比他想像中要強得多。
  
「陳風是我的魔胎寄生體,死在他手上,跟我親手殺的也差不多,大概有八成強度左右吧。」
  
周謙把這換算起來達到三、四萬的生魂之力,直接吐回到陳風之上!
  


「魔頭祭煉!」
  
陳風沐浴在生魂之火中,爽得狂吼怪叫!
  
八品、七品、六品、五品⋯⋯瘋狂地接連突破!陳風本來就是紫府級的煉氣士,修為約相等於通玄境巔峰強者,而自他被祭煉成魔頭後,肉身(頭)更是大大強化,完全彌補了純粹煉氣士肉身脆弱的缺點!以牠本來底子,絕不應停留在最低階的九品魔頭,只是周謙沒有祭煉的本錢罷了。
  
而如今,正好讓陳風自力更生,他賺到多少生魂之力,全反饋給他罷!
  
沒幾個貶眼,陳風就突破到了一品魔頭!周謙加快輸出,把所有陳風應得的生魂之力,一口氣的送出!
  
「啪裂!」一聲!陳風的頭皮從中裂成兩片,漸漸褪落到地上!
  
只見褪皮後的陳風,已長回了身體,雙膝屈曲抱成球狀般!他睜開眼醒來後,隨即伸展四肢,確認真的長回身體後,便手舞足蹈的興奮亂叫!
  
「老夫終於突破成「人魔」了!修為媲美宗師武者!通玄境內,老夫是想吃誰便吃誰了!」


  
只見他忘形起來,又變回了頭顱狀態,在周謙的神識空間中肆意亂飛!周謙心想,大概他是當魔頭當慣了吧⋯⋯
  
血盾小隊野外扎營地。
  
這個晚上大家都沒有甚麼睡覺,可是到早上集合時,卻是所有人都精神抖擻,幾乎可說是脫胎換骨!
  
周謙所贈的仙果,對眾人的修為,都有極大好處!那是因為眾人起始點比較低,突破還較為容易;再加上眾人體質從未承受過這個級別的大補之物,通常此種食補,都是第一次進食時,效果最佳的!
  
梁良和趙雨二人本來修為最低,也因此突破最大!梁良剛好足夠跨入通玄!趙雨緊隨其後,武師九階,突破指日可期。
  
如芸也是穩穩突破到了通玄境第一竅:下極。而除此以外,她感到自己的精神力有了極大提升,其施放威壓之意的範圍和強度,竟然是梁良的兩倍,血盾小隊當中,只是僅次於余思敏罷了!
  
洪葉本已是一竅下極,吃了仙果之後,接連突破兩階,直接跨過關元,來到了三竅神闕!她手中的柳葉好刀,總算可以隔空殺人了!
  


而三竅神闕的余詩敏,更是突破到了第四竅:靈台!靈台竅便是之前那使用「酷月大幻覺」的楚明月的層次,能釋放「心輪漣漪」,在精神層面上攻敵或輔己。本來四竅靈台的心輪漣漪,若沒有專屬功法配合應用,是無法施展得出此境界的真正妙處,然而此時,商天真卻是二話不說,將一枚記載靈台竅功法的玉簡,丟給了余詩敏。
  
余詩敏對商天真的性格已十分了解,知道這當中沒有甚麼人情可言,他不過是想要提升她的利用價值,好提高任務勝算吧。是以余詩敏也不謝過,直接就到一旁修煉去了。
  
涂大富更是霸氣地大笑著。
  
「老子也邁入通玄境了!而且直接晉升到第二竅關元,能夠隔空操縱法器了!老子這塊重寶之盾的妙處,終於可以使出來了!」
  
只見涂大富釋放出他的威壓之意!血盾隨之感應震動,一個血紅色的五丈光幕,把小隊眾人罩在其中!
  
「這具光幕,就連第三竅的神闕之火,都燒不進來!哇哈哈哈⋯⋯這面盾太強大了!好像還有下一重禁制未解開!老子修為要快點追上來!快!我們這就去殺山賊!沒有比實戰更快捷的練功方法了!」
  
只見白光一閃,周謙和陳風也都從獅山香川圖出來了。
  
陳風維持著頭顱般的模樣,可是看其滿臉紅光,面貌變得越來越不似人類,就是傻子,都知道牠修為有大突破了。其實陳風不願真身見人,是因為他沒有衣服可穿!
  
倒是周謙有沒有突破,眾人不大看得出來。他的武道修為,還停留在武師九階罷了。
  
「周顯,你練的是甚麼武者功法?」余詩敏好奇問道。
  
「黃牛犁土勁。」周謙道。
  
眾人都是張大了嘴,目光停留在周謙面上。
  
「你是在開玩笑吧?這是小兒入門功法啊!」余詩敏道。
  
「他修武道的日子,實不比小兒要長啊⋯⋯」洪葉道。她身在尖兵營中,自是有聽聞過周顯的眾多事蹟,包括這黃牛犁土勁,也是他不屈不撓地拾了個把月的箭,才賺得回來的。
  
「可是黃牛犁土勁不是入門級功法麼?周隊長是怎麼修煉到武師九階的?」
  
「大概黃牛到了周隊長手上,也給操成瘋牛了吧?」眾人同笑。
  
「要是我們隨意拿一套功法出來,恐怕你練一練,就能馬上晉入通玄了。不過誰會帶著已學會的功法上戰場去?」洪葉道。
  
「商天真?」余詩敏直接對他伸手道。
  
「我手頭上沒有適合他練的基礎功法。」商天真搖了搖頭。「通玄境前的我都沒有帶在身上。」
  
「那也不急。反正我有別的對敵手段。」周謙聳了聳肩。
  
周謙問涂大富借了一件遮雨用的黑色斗篷,披在身上,只露出了面孔。
  
「商師兄,距離你的任務地點,還有多久的路程?」周謙問道。
  
商天真道:「若是謹慎前行,還有兩天左右距離。」
  
周謙點了點頭:「我們全力殺過去,今天內把你送到吧。」
已有 0 人追稿